小說連載 風物 閱後即焚

懸疑連載:1984(5)

我看見遠方香港島,沒了IFC、中環廣場及中銀大廈的港島天際線,還能依稀見到後方翠綠的太平山。我想起,媽曾說以前香港最高建築物是合和中心。


[閱後即焚] 港產類型小說系列,閱後切記即焚。

第五節 九廣鐵路大長征

我決定要找家人,不然太陽下山後還睡在尖沙咀街頭,不管1984還是2015,也同樣危險。我家住東涌,可是東涌城鎮發展要到九十年代中才開始動工,也就是說,在1984年現在,我家還是一片海。

退而求其次,我該要找的是在生小孩、甚至是還沒有結婚的父母。我忽然想起,祖母搬家前,我曾到過爸爸小時候老家。那棟舊式公屋,面積小、附近有山有河、可以踏單車、鄰近火車站、爸爸還說一部電視劇曾在那拍攝。噢,我想起來了,是路家敏的《小時候》……

沙田!

沙田瀝源邨!

坐言起行,我立即離開九龍公園,開始往沙田的大長征。這年代的巴士路線跟我所認知的必然不同,安全起見,我計劃走到紅磡坐火車。錢是個問題,幸好我剛發現錢包裏有一張還印着港英標誌的「青蟹」,該足夠了。這故事教訓我們,錢包隨時都要帶着幾塊「女皇頭」,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何時會像我一樣穿越時空。

路上風景尚算有趣,途人衣著(我碰到的每個人都如無線經典劇集台裏的角色)、中古汽車(說不出型號,但一定值錢)、街道店鋪(少了藥房,很多中式茶樓!)、甚至過馬路時紅綠燈少了「噠噠」聲,於我來說都非常驚訝。車排放廢氣臭了,天卻藍了,溫度也比我所認知的冬天要冷,溫室效應之說原來是對的。最震撼畫面是當我站在通往紅磡火車站,海底隧道入口前的行人天橋,我看見遠方香港島,沒了IFC、中環廣場及中銀大廈的港島天際線,還能依稀見到後方翠綠的太平山。我想起,媽曾說以前香港最高建築物是合和中心。就像電影,我對自己說,這就像部電影。

情況有點像玩電腦RPG遊戲時,跟系統預設角色講話。心不禁疑惑,他們真的會說話的嘛?

當我抵達紅磡火車站,已經是下午四點(我成功在車站大堂的吊鐘前對錶)。我發現這裏根本不叫「紅磡」,而是「九龍車站」。我走到售價處,準備向那女的買票,忽然有種奇怪的感覺——這是我穿越後頭一遍跟這時空的人交談。情況有點像玩電腦RPG遊戲時,跟系統預設角色講話。心不禁疑惑,他們真的會說話的嘛?

「你好,單程沙田。」我試着說。

她沒看我一眼:「兩塊。」

成功了,我心想,她聽得懂我說話。我向售票處裏扔出「青蟹」,那女卻眉皺:「我們只收港幣。」我說:「這是港幣,十塊錢-」說到這,我才注意到在櫃台裏的鈔票……

「 香港上海匯豐銀行 拾元 TEN DOLLARS Hong Kong 1st JANUARY 1992 」

糟糕!

「咦?你這真是港幣,可為何我沒見過呢?」女售票員拿起鈔票研究,只要稍一翻轉,就能看到日期。我連忙伸手進櫃台:「不好意思,我拿錯馬幣了!我是馬拉華僑!」我握着這張在八年後才會出現的紙幣離開。不能想像假若她收了鈔票,把事情鬧大了會有什麼後果。

經一事長一智,我明白身上所有具時代標籤的物件,都得小心處理。

最後,我放棄買票上車,趁沒人看到,彎腰穿過入閘機。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