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城市 GO LOCAL

南非設計師答Sienna:深水埗是遊樂場

Brigitte 幾乎熟悉布街的每一個店家,我們每經過一個店鋪,她就指點着告訴我他們的某些特徵:「這位女士特別熱情」、「那個小夥子不時有些好東西,但他幾乎不會說英文」……


Brigitte 幾乎熟悉布街的每一個店家。Lit Ma/ 端傳媒
Brigitte 幾乎熟悉布街的每一個店家。Lit Ma/ 端傳媒
從大約十年前起,設計師 Brigitte 開始以幾乎每週一次的頻率來深水埗尋寶。Lit Ma/ 端傳媒
從大約十年前起,設計師 Brigitte 開始以幾乎每週一次的頻率來深水埗尋寶。Lit Ma/ 端傳媒
微笑和耐心是 Brigitte 與店家建立友誼的秘訣。Lit Ma/ 端傳媒
微笑和耐心是 Brigitte 與店家建立友誼的秘訣。Lit Ma/ 端傳媒

上期談到上海獨立設計師 Sienna 聽說香港有個區域集中銷售進口的面料,也想淘到扣子一類的小物件,於是我們邀請居港已十多年的南非時裝設計師 Brigitte Mitchell Da Silva,帶我們逛一逛她鍾愛的深水埗——她多年來尋找優質布料和各種時裝材質的聖地。

深水埗石硤尾街一間布店,數百卷布匹再加上滿牆的布樣,令這近千呎的店鋪顯得擠擠攘攘,熱鬧非凡。頂着一頭紅髮的 Brigitte Mitchell Da Silva 站在這叢林般的布堆裏,即使隔着數十卷色彩斑斕的歐根紗(organza)、塔夫綢(taffeta)、色丁(satin)──它們散漫地來自意大利、中國、印度、日本等不同地方,我也能輕易感受到她的興奮。

「這是什麼?來自哪裏?還有其他的顏色嗎?價錢多少?」

看中合適的布料後,Brigitte 向她認識近十年的店主Ricky拋出一個又一個問題。Ricky 站在櫃枱後,只需要眼睛一掃,就能不緊不慢的,將熟稔在心的關於布匹的信息一一道來。Brigitte 滿意地笑着,然後頑皮地向他表示讚賞:「看,我總能在這裏收穫新知!」

這是七月底的某個早晨,捱過足足一個星期的暴雨後,香港終於放晴,又開始迫不及待展現炎夏的威力。但酷暑和紋絲不動的空氣,絲毫沒有令 Brigitte 的熱情受阻。這位在港居住近15年的南非設計師需要為自己的獨立品牌 Viniga 蒐羅製作今年秋冬新款所需的布料,而深水埗就是她的尋寶地。

「你幾乎能在這裏找到任何你想要的材料,而它總能比你想像中的提供更多!」

深水埗是香港最老舊的地區之一,上世紀60年代區內工廠林立,尤以製衣廠發展蓬勃,連帶提供原材料的商鋪勃興。到70、80年代,包括製衣業在內的香港工業逐漸北上,區內也漸衰落(居民收入指數多年排香港18區末尾,同時老齡化程度嚴重),連帶許多先前只做批發生意的布料及輔料店鋪也改做零售。不過,這反倒給因訂單量不夠,而常常無法找到合作廠商和材料供應商的設計系學生和獨立品牌,提供了尋找材料的好機會。

每週一次的約會

「這裏是我的遊樂場!」Brigitte 大概從十年前起因為幫一個時裝品牌做插畫師時,得知深水埗的布街(主要由基隆街、汝州街、南昌街組成的區域),然後迅速愛上了這裏,以幾乎每週一次的頻率在這裏花上3、4個小時:「你幾乎能在這裏找到任何你想要的材料,而它總能比你想像中的提供更多!」

說這話時,我們正在一面是布店、一面是露天布檔的基隆街上閒逛──在香港找到條寬綽的街緩慢地走走,而不至於招致白眼,並不是件容易的事。然後眼尖的 Brigitte 停住了,「那裏有間新店!」

這間名叫「earth」的鋪子,是街上少數幾間只有英文名的店鋪之一。店主 Winnie 熱情地接待了我們,她用英文告訴 Brigitte,店鋪剛開張三星期,批發的同時,也可以零售,所有布料可以一呎起賣。「這簡直太棒了,不是嗎?」Brigitte 十分興奮,「不少店鋪需要五呎起賣呢!」

她眨眼間就挑中了幾款非常有她個人特色的布匹:黑或灰、無印花,摸起來有一定質感和重量,因而更容易在製作過程中為衣服帶來某種結構。「我幾乎從不使用印花,」Brigitte 解釋:「印花會搶了衣服本身的風頭,而我希望一件衣服的主角就是衣服本身。」

「來深水埗你一定要有耐心!耐心!耐心!」

「我在深水埗尋寶正變得越來越容易,」走出店鋪後,Brigitte 解釋說,這包括越來越多的布店正在聘請會說英文的店員。十年前可不是這樣,那時 Brigitte 的生存秘訣是「微笑和做手勢」,或者帶上照片,「按圖索驥」。如果實在難以交流,她會問對方要名片,然後回家請擁有部分華人血統的丈夫和對方交流。

「來深水埗你一定要有耐心!耐心!耐心!」兩個多小時後,當我們坐下來在去年底開的 Sausalito 咖啡店坐下來進行午餐時,Brigitte 向我解釋她的尋寶之道:「你要意識到這裏的店家都很忙,不會花費太多心思來照顧你,也要知道這裏是街道而不是商場,你會遭遇日曬雨淋。你要穿舒適的衣服和鞋,微笑、謙虛、知道自己要什麼,見縫插針的問問題,然後你就會收穫知識、優質的物品和友誼。」

時間培育的交情

Brigitte 幾乎熟悉布街的每一個店家,我們每經過一個店鋪,她就指點着告訴我他們的某些特徵:「這位女士特別熱情」、「那個小夥子不時有些好東西,但他幾乎不會說英文」…… Brigitte 買東西快人快語,從不講價,當我好奇她是否擔心作為一個「鬼佬」而受騙時,她說:「不。這是一種相處方式。如果你開價過高,或者欺騙我,那我下次就不會再去你那裏。而如果你誠實可靠,我們就會在時間裏建立起十分牢靠的關係。」

Brigitte 設計的衣服有時可以達到數萬元。它們在設計漂亮的網站上銷售,又在上環的工作室裏,以誘人的方式陳列着。

「你會告訴客戶你的布料來到深水埗嗎?」我問,因為不確定那些穿着她的衣服、出入私人俱樂部的客戶,聽到「深水埗」,會不會撇撇嘴。

「我最看重的是一件東西如何被妥當地處理,而不是從哪裏來。」Brigitte 說,她使用的材料除了深水埗,也會來自韓國、日本或者意大利,但「它們並不一定就更好」。她舉例稱,曾經從意大利訂購一批羊絨,整個流程加上關稅、運輸,都十分麻煩,而且使得布料的價格「高的不尋常」。然後,她去了深水埗,找到了一批「同樣質地、而品質更好」的羊絨。「這裏的許多店家有豐富的知識、有出色的貨物,我們互相尊重,這令整個製作過程更出色,不是嗎?」

可是我們都知道時裝界從不欠缺 snobbish。在《Sex &the City》裏,大膽無謂的凱莉小姐在面對放在貨車裏銷售的香奈兒包包時,她還是退縮了。

「碰上怎樣的顧客,你怎麼辦呢?」

Brigitte 狡黠一笑:「那我會理直氣壯地告訴他們,我的布料來自一個非常棒的秘密供應商!」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