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台灣大選 觀點 島嶼深論

何明修:奇特的台灣總統大選

在目前上演的台灣總統選舉,以往選戰模式似乎已經不適用了。國民兩黨這次似乎出現了互換錯位的現象。


圖為2014年台灣九合一選舉,選民到票站投票。攝:Ashley Pon/Getty
圖為2014年台灣九合一選舉,選民到票站投票。攝:Ashley Pon/Getty

有一位民進黨黨務高層的朋友曾私下感嘆,民進黨有個選舉上的弱勢,就是主張太明確了,像台獨、反核這些價值就是明明白白地寫在黨綱。每次民進黨想要走「務實」路線,修改這些有稜有角的主張,黨內外就有一堆反彈聲浪。相對地,在他看來,國民黨的主張就含糊不清,忽左忽右、似統又獨,總是可以設法討好最多數人。

從政治社會學的分類來看,民進黨是比較接近所謂的綱領式政黨(programmatic party),從黨外時期以來就有一個核心的價值,也試着用自己的主張來改變週遭的環境。

綱領式的政黨常見的問題之一,即是經常會出現基本教義派與務實派之鬥爭,陷入現實與理想的衝突。

相對於此,國民黨則是比較接所謂的恩庇式政黨(patronage party),其核心理念並不是那麼清楚,或者不是那麼重要,黨組織的作用是在於分派政治職位。

政黨性質的差異影響了兩黨在全國性大選的策略。在以往,國民黨通常採取所謂「陸戰」:即透過綿密的地方樁脚、宗教、社團,動員出各種後援會的組織戰;相對地,民進黨的選戰策略通常是理念先行,用文化行銷與包裝,來爭取選民的支持,亦即是所謂「空戰」。

一般言,陸戰通常是守勢,枱面下面看不到;而空戰常是花哨的,需要大量而密的造勢活動,容易被媒體所看得到。因此,在選舉造勢活動中,國民黨的場子通常顯得較為單調與制式化,連「凍蒜」的口號都喊得比較不真實。然而,國民黨的選舉造勢其實與實際選情不一定有關,因為大部分的國民黨選民本來就不會來這種場子。相對地,如果民進黨的場子不夠熱,那麼就往往顯示其基本群眾的熱情沒有被喚起,選情十分不利。

國民兩黨在選戰中的互換錯位

在目前上演的台灣總統選舉,以往選戰模式似乎已經不適用了。針對民進黨最容易被挑戰的兩岸政策,民進黨提名的蔡英文自然不可能承認北京堅持的九二共識,也沒有本錢去挑戰或否定以往在九二共識「基礎」上所談成的兩岸協定。因此,蔡英文提了一個模糊不清,但是無從挑剔的「維持現狀」。這樣平淡無奇的說法,讓國民黨很難找到批評着力之處。

舉例而言,馬英九在五月批評蔡英文的維持現狀不清楚,到底是7年前的現狀,亦或是目前的現狀;到了7月,馬英九的批評則是「拿香跟拜」。相對於此,國民黨提名的洪秀柱在一開始拋出了「一中同表」的說法,明顯與目前馬英九的「一中各表」路線有所不同,反而讓國民黨內部必得要協調出一套一致的論述。

在晚近眾所關注的課綱調整的爭議案中,高中生抗議的明明是國民黨政府強行推動的新課綱。但是國民黨的政治操作卻採取了攻勢,將課綱爭議升高定調為「中華民國與台獨史綱」的戰爭。國民黨將高中生的串連與動員活動「抹綠」,宣稱民進黨在背後操作了這場高中生的運動。因此,在一位參與的高中生自殺悲劇之後,國民黨的講法即是要蔡英文出面負責。

在組織戰的層次,國民兩黨這次似乎也出現了互換錯位的現象。外省人出身的洪秀柱採取了「急統」的立場,這自然對於深藍的基層群眾有強大的吸引力。然而,這也引發了國民黨本土派反彈——從初選階段的爭議到後來的大規模開除黨籍。如此一來,要期待向來效忠於國民黨的地方派系、農漁會系統,這次再為洪秀柱賣命拉票,恐怕是比較困難的。

除了深藍與本土派的矛盾,新浮現的「民國黨」有宗教團體的背景,而「軍公教聯盟」號召公務員不要再投國民黨,也可能進一步鬆動國民黨的組織基盤。

另一方面,隨着去年九合一地方大選的勝利,民進黨掌握了13縣市的席次,也獲得發展基層組織的機會。以8月1日原住民族日為例,蔡英文除了發表其原住民族政策,其競選辦公室也打算在全國各地發展60餘個原住民後援會。

原住民向來是國民黨的鐵票部票,民進黨通常只能拿15%的選票,是否這樣企圖心十足的組織發展,將會帶來實際的選票提升,有待觀察。此外,就以蔡英文近來公開拜訪了台塑企業、竹科高科技廠商來看,似乎民進黨在向來傾藍的商界也獲得一定程度的斬獲。

理所當然,一場選舉不太可能徹底改變政黨的組織性質。但是值得觀察的是民進黨是否因此加速其恩庇式政黨的轉向,而趨向急統路線的國民黨是否會越來越朝向綱領式政黨?

(何明修,台灣社會學者、台大社會系教授)

台灣 2016台灣大選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