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立峰:港人对媒体整体信任度提高,不过,“信任”未必是一件好事评论

专访李立峰:港人对媒体整体信任度提高,不过,“信任”未必是一件好事

“做记者,本身就不是太现实(笑)。”

专访乌克兰经济部副部长索博列夫:乌克兰的战时经济是如何运转的?

战争开始的第一年,乌克兰的经济出现了全方位的断崖式下降,GDP暴跌29%。但战争进入第二年之后,经济得到了大幅度的改善。

哈金专访(上):把英语当成第一语言写作,心理的压力是一般人承受不了的

“你要不把你自己认真看待,谁能认真看待你?一定要有伟大的幻觉。”

哈金专访(下):乡愁,是一个语言陷阱

作为一个普通人,国家不重要。我也是好多年以后悟出来的,我觉得国家并不重要,就这个意思。

王净专访:来自宇宙的讯息,和生活的救赎

很多事不是你可以控制的,它就是会在你愈小心,愈不想要失去的时候离开你。

专访政治学家裴宜理(下):我对中国革命的兴趣,在于它未实现的道路和可能性

如果回到历史上的那些时刻,人们为了更美好的世界而做出巨大牺牲的時候,是否有一些方法,也许令人们最后可以看到不同的结果?

专访政治学家裴宜理(上):对研究中国的学者来说,现在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

我们面临种种不利因素,比如中国普遍存在的对美国的反感,还有获取材料的难度——曾经开放的档案现在即便对中国人自己也不公开。

专访经济学家陈志武:中国经济的复苏困境,与未来发展方向的结构性转变

过去苏联的经济结构,对于理解未来十到二十年中国的经济结构会非常有帮助,这个是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的。

延安为何是“意外”的革命圣地?——历史学家周锡瑞谈陕甘革命的起源

中国革命不是某种不可避免的农民对贫穷和压迫的反应,而是在一个不断变化的地方、国家和国际事件下的意外产物。

专访岑珈其:有好剧本人人开心,但假如剧本不好呢?

电影,剧集,综艺,试当真网片,岑珈其深信自己会将他把握到的机会做到最好。

专访施永青:共同富裕之下,“中国共产党要重写党纲”

国安法年代施永青依然敢言,连番批评中国共同富裕、三次分配的新路线 。“我为香港做了一个示范,香港还可以妄议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