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读上野千鹤子x铃木凉美的《始于极限》:女人如何爱、付出、自尊和诚实?评论

倒读上野千鹤子x铃木凉美的《始于极限》:女人如何爱、付出、自尊和诚实?

似乎每一个人,都能在这本书中找到一点点自己。

恐怖片中的怪物女性:从被排除的他者,到“害怕就对了”

Monstrous feminine可以是一个真正的“婊子”吗?

女性主义的具体生活:我们需要其他女性作为人生楷模吗?

历史书上满是男性的样子,语文课本里多是男作家的选篇,女性除了是谁的妻子,谁的女儿,还能是谁?

女性主义的具体生活:洗碗这项家务活,性别为女吗?

“我确实也找到个不把家事视为女性范畴的男人了,但身边人对我们二人关系的那些假设和期望,还是让人很困扰(和困惑)。”

弦子: 《金发梦露》——影像虚假,痛苦真实

作为影迷,梦露带给了我迷影的幸福,但作为女性,我更希望能爱她的失败与痛苦。

烂尾的Killing Eve,影史上拉拉爱情的死亡症候群

代表是重要的(representation matters),编剧最后塑造出的形象与结局都会成为“代表”本身。

端开麦:我们讨论女权运动——女性“出柜”了,男性徬徨了?

如果把女权运动比做一个广场,那么现在是谁占据了广场,在广场上男性和女性应该是什么角色?

新女性、新国潮与无尺码内衣,进击的中国女性内衣产业

这场商业热潮的背景板是女权意识上升的社会思潮,但目前为止,它仍停留在“用女性主义的话语营销”。

爱欲录:为了忘掉政治抑郁,我迷上了网上交友约会

我很快掌握了网络情色文学的要义:专注细节,掌握节奏,避免直白。

《追杀夏娃》:这时代政治正确当道,她却不为“观众”而活

《追杀夏娃》完全反其道而行,故事之中真正掌握权力、可以看破全局的角色,全是女性,一切的善与恶,也都来自女性。

谁能定义Billie Eilish:已经自居女性主义,还可以脱衣服吗?

我们是在争取成为“某种模样”的自由,还是成为“任何模样”的自由?哪天我们才有权自由地活成令自己愉快的模样?

从《我的姐姐》开始盘点:“女性命运共同体”的背后,其实与性别无关?

安然、李焕英,以及其他四部女性导演作品中,女性命运在隐秘的继承,背后的权力结构令所有无名氏成为“第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