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邊緣上的南涌和梅窩,外來人如何做一本地方書?香港

在香港邊緣上的南涌和梅窩,外來人如何做一本地方書?

人們在鄉郊開展自己的事情,反而「很多東西不可以做」的城市,「顯得很脆弱」。

南部生活共識社區:和喜歡的人建造「另一個家園」,然後呢?

他們的生活自由而散漫,起床時間視各自脾性,睡覺時間有公約。生活自己自足,彼此認可,大家哪怕什麼話不說,不言而喻都能明白——可依然有人不斷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