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香港警方多次進入大學校園執法掀爭議,你如何看?

示威衝突戰線蔓延至大學範圍,甚至越發激烈,將如何收場?


2019年11月12日,警方進入香港中文大學,發射催淚彈。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11月12日,警方進入香港中文大學,發射催淚彈。 攝:林振東/端傳媒

警方多次進入大學校園執法,這是合法的緊急行動還是一場濫用權力的不受控?

示威衝突戰線蔓延至大學範圍,甚至越發激烈,有學生及示威者期望校方高層能保護同學的安全,且在雙方中間擔當緩衝調和的角色,你如何看這角色的影響力?

警方強調學校並非私人地方,其有權進入大學校園範圍執法,公眾或私人地方如何明確界定?警方執行任務的法理基礎又是什麼?

內地媒體將此衝突報導切角為「內地生緊急撤離」,有人指中港侊如處於平行時空,你如何看?

反修例運動已持續近五個月,而因早前於停車場墮樓的科大生周梓樂不治身亡,全港民眾氣氛一下子變得灼熱。11月11日,有人發起全港「雙十一、大三罷」及意圖癱瘓交通的「黎明行動」。防暴警員進入多家大學校園執法,並發放多枚催淚彈驅散示威者。12日,示威者與警方再次於各校園範圍發生劇烈衝突,事件引起各界嘩然。

警方曾進入多間大專院校並發射催淚彈,被指曾四度違反協議

11日,因早上有示威者紅磡隧道設置路障,大批防暴警察其後一度進入香港理工大學校園範圍內追捕示威者,其後更於校內發射催淚彈及布袋彈,有指一名年輕人中布袋彈受傷。

而在香港中文大學,早上大批防暴警察來到中大校園二號橋位置築起防線,示威者和警方對峙後演變成衝突。警方發射多枚催淚彈、布袋彈,示威者亦不斷投擲燃燒彈回擊。衝突期間,共有5名學生被捕。另外,據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相片顯示,防暴警察曾一度進入港大校園範圍,向校園高處舉槍。

因警方首次進入中大校園範圍執法,示威者及警方各於二號橋徹夜留守。12日下午3時,中大傳訊與公共關係處處長曾到現場與警方溝通後,防暴警察一度後退,示威者將防線推進期間,警員突然增援,雙方再次爆發激烈衝突,警方及後衝前進入校園範圍,制服多人。示威者退至運動場後,警方隨即又發射多輪催淚彈。

約5時半,中大校長段崇智現身,後與警方協商,表示將在橋頭安排保安和義務員工維持治安,警方退至橋尾。但近7時半,在一眾人士護送段崇智通過二號橋離開前往警署期間,警方一度表示「現在不是談判的時候」,後舉橙旗和黑旗連續發射催淚彈和橡膠子彈,示威者則不斷回擲汽油彈;雙方劇烈衝突再度一觸即發。

至晚上9時20分,中大副校長吳基培表示已與警方指揮官協商,警方將暫停施放催淚彈及撤離中大,惟最後仍無法達成共識,現場槍聲持續不斷。近10時,警方於Facebook發出貼文,表示正安排撤退以停止對峙情況。惟數分鐘後,警方水炮車抵達二號橋附近,並朝示威者人群發射藍色水後方撤退。

衝突期間情況混亂,多名學生受傷;中大在大學健身室設立臨時醫療站,部分人需要包紥和縫合傷口。較早時間亦有記者腹部中彈。其間懷疑有男生頭部中彈倒地,一度失去意識。

警方稱學校並非私人地方,有權進入大學校園範圍執法

12日下午,警方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於警方例行記者會上解釋,警方並非要攻入校園,而是因有人犯法才作出驅散和拘捕行動。他強調不會容許香港任何地方變成罪犯的窩藏地,表示即使沒有搜查令,《警隊條例》已經賦予法定權力進入如學校、商場、港鐵站等處所進行搜查、拘捕。江永祥又稱,「在《公安條例》下,學校根本不是私人地方,不用手令都可以入」。

關於警方被指「反口」違反中大協議一事,江永祥則表示警方調派到中大校園,是合乎法律賦予警方的權力。他又稱,有人犯法警方就需要處理,認為「不存在攻入校園」。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13日回應,指警方在撤離時,有示威者仍在橋上燒雜物彈等,指「反口」的「不是警察,是暴徒」。

而有指中文大學是私人土地,警方不得進入。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指二號橋是公眾通道,橋的前後是有中大業權,中大有責任讓任何人使用通道,警方進入是為救人及保障各人安全,相信中大對通道公眾使用權會同意,亦有與中大人員溝通相信他們會了解。

但根據地政總署的地理資訊地圖,中大地界內屬私人土地,而二號橋正處於官地與私地的交界。13日,地政總署回應傳媒查詢指出,二號橋屬於政府土地,中大獲授非專用通行權,並須負責維修保養。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何旳匡向端傳媒指出,界定整個中大是公眾或私人地方要視乎當刻背景,警方行動是否合法亦要視乎警察當時運用哪條條例及以什麼原因進入場所,如按《警隊條例》,警方需要拘捕特定疑犯,或相信對方有可能逃走,可以在無手令的情況下,進入私人處所。

若以《公安條例》執法,何旳匡解釋,公眾地方的定義是公眾人士有權可以進入的地方,他稱大學雖相對自由,但宿舍、教室等一些地方亦有管制,非公眾人士可以自由進出,質疑單純引用此例作權力來源規管中大的「公眾集會」或有不妥,除非警方在該處相信有人可能管有攻擊性武器,則有權進入相關位置。

各方反應

警方進入各大學校園執法一事惹起社會各界嘩然及憤怒。社會學術、政商、法律等各界別均有聲明:

11日,香港中文大學就校園發生事件發出聲明,指校長段崇智曾透過政府聯絡警方負責人,呼籲警方執行任務時冷靜克制,而大學職員亦努力勸籲同學離開現場。中文大學呼籲各方克制,透過溝通解決分歧,讓校園早日回復安寧。

理大學生會同日於Facebook發出聲明,譴責警方破壞校園安寧。學生會表示警員在行動期間多次指罵學生為「曱甴」,形容其行為及言語極具挑釁性,並且在衝入校園範圍後使用警棍毆打人群。理大學生會強烈譴責警方施以過度暴力滋擾校園範圍,亦對警方無理進入本港各院校私人範圍表示極度憤怒。

教協副會長兼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接受訪問時曾形容,過往從未發生警方同日一次過進入多間大學。葉建源又指,警察有關舉措似乎是為了震懾目的,「但我們知道現在大家都不信任政府,亦不信任警察,在這個情況用一個震懾的方式,我相信可能會適得其反。」

12日,建制派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於Facebook上發文,反問「其實中大有沒有必要搞成這樣?警察可不可以先撤?」他更表示不想中大變天安門廣場。

13日,中大學生會會長蘇浚鋒向高等法院提請司法覆核同時申請禁制令,禁止警方在沒有搜查令或按法例准許下進入中大校園。惟禁制令申請遭後到拒絕。

同日,中大再發出聲明,表示對於校園於12日發生的連串衝突、暴力及違法行為,深表遺憾,並予以強烈譴責;又指在對峙及衝突過程中,導致校內多名員生受傷深表遺憾及歉意。

香港14所專上院校學生會發表聯合聲明,批評警方警方「多次無理強攻中大校園,中大手足頑強抵抗,誓死保衛家園。」做法,但強調「誓與中大共存亡」,並以一切方式支援中大學生。

晚上,24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發表聯署聲明,緊急呼籲國際社會、各國駐港領事及組織,以及各界賢達向掌權者施壓,在關鍵時刻守護下一代,勿讓三十年前的悲劇重演(六四事件)重演。

「在港陸生緊急撤離」成內地媒體主要論調

12日,《環球時報》赴香港特派記者白雲怡於微博講述了中大校園發生的衝突,及親歷「救援」中大内地生撤離的過程。她在文章中形容中大校園火光熊熊,形容「仿如戰時的敘利亞」,提及示威者曾「威脅警察如果不同意他們的訴求,就要炸掉校園和放火燒山」。

白雲怡又分享護送了一名想逃回內地暫避的女同學抵達關口的經歷,並形容過程非常艱辛。其稱,自6日科大內地男同學被私刑毆打後,「很多內地學生都處在極大的惶恐之中、很多內地生現在已身心俱疲。」她最後呼籲「希望和我們有一樣心情的人能施以援手」,又表示在無眠的今夜會和內地生站在一起。

不過,網上後傳出白雲怡與中大內地生的對話截圖,有內地生要求白雲怡撤走報導,認為「學生需要離開的如果能夠幫忙安全離開當然很感謝,但並不是所有都選擇離開。但《環球日報》只報導部份情況、煽動情緒,給需要事實的人造成恐慌情緒。」

《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其後在微博上,表示同事及讀者向他們致敬,表示他們是《環球時報》的驕傲。其後該文章於微博被多間內地媒體轉發。香港局勢緊張,令在港內地生陷入危險局面一論調不斷攪動、深化內地輿論場。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余美霞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