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百萬人遊行後港府依舊強硬,政治性罷工罷市是另一條抵抗之路嗎?

不少論者提及香港勞工保障匱乏等工人政治性罷工的成本問題,你怎麼看是次政治性罷工的可能性?


2019年6月9日,民陣發起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反送中」大遊行。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6月9日,民陣發起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反送中」大遊行。 攝:林振東/端傳媒

多團體及商戶發起6月12日罷工罷市罷課號召,政府在百萬人遊行後對修例依舊態度強硬,政治性罷工、罷市會是另一條表達抗議的路嗎?

不少論者提及香港工人政治性罷工的成本問題,你怎麼看是次政治性罷工的可能性?

目前,來自零售、物流、餐飲、文化教育等各個界別的133間商戶已宣布6月12日罷市表示抗議,不過有網民指出這些商戶體量多位中小企業,最終聲量難以估計,你怎麼看?

6月9日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反送中」大遊行,主辦方民間人權陣線報稱103萬人參加,如數字真確,該遊行將是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香港最大規模的遊行。然而面對民眾抗議,政府擬照舊於周三(6月12日)交立法會大會「二讀」。特首林鄭月娥也於10日上午記者會中重申不會撤回修訂。

與此同時,「行動升級」的聲音也悄然傳開。Facebook 上有網民發起「一人政總野餐」行動,號召參與者於6月12日早上9時在添馬公園政府總部「免費欣賞維港景色」,並指因擔心被定為「非法集結」而強調活動一人成行,不過「到場可以認識朋友」。目前,活動已有近四千人稱將參加,近萬名人士表示有興趣參加。

此外,各界同時號召周三罷市,毛記電視、《100毛》和客貨車app「CALL4VAN」、藝術家工會等紛紛宣布6月12日罷工,並呼籲各商戶及員工加入罷市行列,形容是「背水一戰」。目前,來自物流、零售、教育等界別的133間商戶已填寫參與線上表格。部分大專院校及系會也宣布將罷課,理工大學學生會以及中大哲學系會已經宣佈將參與。

全球多城辦6.9集會,香港夜間示威者與警方對峙

6月9日氣溫炎熱,大批香港市民身著白衣,也有人撐黃色雨傘,高呼「反送中」、「撤回惡法」以及「林鄭下台」等口號,從起點維多利亞公園出發,前往終點立法會。在遊行終點立法會及政府總部附近,示威者與警方持續對峙多個小時。

接近10日零時,仍有大批遊行人士坐在政府總部外不肯離去。不久,多名戴上口罩的示威者開始衝擊立法會大樓外的車閘,闖入大樓地下範圍,警員則施放胡椒噴霧及用警棍驅散市民,整個「清場」活動持續至凌晨三點,以警方制服剩餘示威者告終。

端傳媒記者見證了雙方流血衝突的整個過程,在歷經三小時的衝突中,警員和示威者均有人受傷,《明報》、《立場》等媒體的記者亦遭警方毆打或阻撓採訪。警方10日記者會中稱,共拘捕19名示威者,承認使用催淚水劑、警棍和胡椒噴劑,但否認曾施放催淚彈,並指其中有人是「有組織、有預謀的激進人士」,稱是有組織犯罪案件。

事實上,據「全球集氣反送中」臉書專頁指,6月9日全球供12個國家29個城市發起了聲援香港「反送中」的行動,包括台灣台北、澳洲坎培拉、美國紐約、洛杉磯、日本東京等。在台北「反送中」集會中,銅鑼灣書店前店長林榮基亦到場聲援並發言呼籲港人上街。

中國大陸官媒《環球時報》10日凌晨發表社論支持修例,指雖然示威規模較大,但「特區政府及主流民意為法治與公義而作出的努力絕不能半途而廢」,「不是反對派貼標籤就能裹挾」。另外,該篇社論還表示,是次遊行或與中美貿易戰有關,懷疑美國將香港作為中美博弈籌碼,甚至「不惜以損毀香港繁榮穩定為手段遏制中國發展」。

未完待續:多團體及商戶發起6月12日罷工罷市罷課號召

遊行發起方民陣亦於10日下午見記者,譴責政府漠視民意,並對社交媒體中湧現的罷工、罷課、罷市等提議表示「樂觀其成,希望發生」,認為可以對政府施加壓力。

「容許我繼續爭多陣」,客貨車app「CALL4VAN」是率先宣布6月12日罷市的商戶之一,知名網絡傳媒體平台毛記電視、觀塘中醫診所「懸壺善學堂」、香港藝術家工會等相繼加入。截至發稿前,由匿名網民製作的罷工店舖匯總表格中已有共計133個店家,其中有24家零售類,十餘家餐飲店,二十餘家文藝出版類商家等各類界別。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社總)也同日發起非緊急服務同工6月12日集體請假的活動,目前已有16個社福界組織宣布參與。社總更指正為罷工做準備,表示由於罷工涉及同工的法律及權益,因而建議參與罷工者最好為工會會員。

香港大規模罷工回顧 碼頭工潮和雨傘運動當居首要

香港的社會運動歷史悠久,但除雨傘運動引發的組團罷工外,近年來並無全港性的罷工行動。最近的一次大規模著名罷工行動,是發生於2013年3月28日的葵青貨櫃碼頭工潮。由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外判工人亦為香港戰後最長的一次工人運動。最後事件以9.8%的加薪幅度達成共識,整個罷工行動於2013年5月6日結束。

2014年雨傘運動時期的「組團罷工」,則是雨傘運動的延伸,對多個行業產生了影響。當時,教育界、勞工組織並共同展開大規模抗議行動,以罷課、罷教、罷工、罷市支持「佔領中環」。私營企業諸如國泰航空公司、恆生銀行、中國銀行(香港)、渣打銀行、麥當勞及新傳媒集團等機構皆有員工正式組團罷工,許多業者也發文支持。

有人認為,不同於碼頭工潮以及台灣的長榮航空罷工的是,此次可能出現的反逃犯條例罷工及罷市,屬於「政治性罷工」,較為急促,不屬於權益性罷工,不在法律保障之內,且此並非事先可組織的、而且工友可以商討、可以籌罷工基金的行動。

事實上,早前雨傘運動期間就曾有論者提及,香港工人政治性罷工的成本問題,指出香港勞工保障匱乏,使工人在罷工期間沒有收入且需面對「秋後算帳的壓力」,甚至有公司會將罷工工人列入行業的黑名單。認為若要工人站出來,需要給予相應的支持,使他們有更大的誘因與民主民生產生連結。

此外,工黨副主席麥德正也在臉書中表示,想全社會「政治性罷工」及「罷市」,需要一段時間去討論,去醖釀。如12日即發起罷工,時間或過於短促,或會影響工人合理權益。不過,他也提到,對工人而言罷工之外,還有其他工業行動,例如:按章工作、集體請假等。「但萬變不離其宗,工人之間有討論,有共識,集體行動,持續團結,先至係真正有力量。」

目前已有133間商戶已宣布6月12日罷市表示抗議,政府在百萬人遊行後對修例依舊態度強硬,政治性罷工、罷市會是另一條表達抗議的路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 楊小川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