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議事 香江霧語

傘運學生領袖梁麗幗入境澳門被拒,年輕抗爭者們該如何面對審查困境?

澳門立法會議員蘇嘉豪指,過去澳門在風災等情形是拒絕過不少記者、學者、香港議員等入境,認為澳門警方濫用相關法例,政治凌駕法治,你怎麼看?


梁麗幗。 攝:吳煒豪/端傳媒
梁麗幗。 攝:吳煒豪/端傳媒

傘運學生領袖梁麗幗入境澳門被拒,然而早前黃之鋒、黎的琛等早有先例,去年8月更有「香港眾志」兩成員被大陸國安帶走盤問,然而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指梁麗幗近幾年已轉趨低調,年輕抗爭者們該如何面對審查及政治困境?

澳門立法會議員蘇嘉豪指,過去澳門在風災等情形是拒絕過不少記者、學者、香港議員等入境,認為澳門警方濫用相關法例,政治凌駕法治,你怎麼看?

傘運學生領袖、香港大學學生會前會長梁麗幗1月16日午間入境澳門時被拒,澳門治安警察局以「有強烈跡象顯示她會從事危害澳門公眾秩序的活動」為由,將她即時遣返。事實上,這已非首次傘運學生領袖出入境遭阻,澳門當局的拒絕亦非第一次。

據「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16日下午1:10,澳門治安警察局以《澳門特別行政區內部保安綱要法》第17條第1款第4項將香港大學學生會前會長、學聯前常委梁麗幗遣返,該法例要求警察當局「阻止對依法被視為不受歡迎或對內部保安的穩定構成威脅,或被視為涉嫌與包括國際恐怖主義在內的跨境犯罪有關的非本地居民進入澳門特別行政區,或者將其驅逐出境。」

梁麗幗是香港雨傘運動期間,與政府公開談判的五名學聯代表之一,現時在香港律師樓全職工作,半工讀法學專業證書(PCLL),而在過去一年不少傘運及旺角騷亂的抗爭者被訴案中,她也多次以辯方律師團隊成員列席。

「我真的很怕自己投身了一場運動,不肯定有什麼成果,但很快就看到身邊的人付出了代價。這種感覺很難受,像一個個疊上去的負擔。」梁麗幗曾對端傳媒表示,希望用法律途徑償還傘運創傷留下的「債」,「將來做一個主力人權法的律師,給為我付出過、承擔過代價的人一個公義社會」。

事實上,梁麗幗被拒入境澳門並非孤例。港大校園電視表示,梁麗幗非首位被拒入境澳門的港大學生會中央幹事,2015年曾任學生會外務秘書的黎的琛,在2016年9月曾被澳門政府以同樣理由拒絕入境。

此外,2016年10月5日,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擬到泰國朱拉隆功大學及法政大學分享傘運、眾志參選立法會等經驗,卻被泰國當局拒絕入境並扣留十個多小時,隨後被遣返回港。

2018年8月27日,「香港眾志」召開記者會對媒體表示,其兩位成員分別在2018年3月和8月於中國大陸返港期間在深圳和廣州被大陸國安強行帶走,並在扣留盤問期間遭迫坐在裝有手銬腳銬的椅子上。

2016年12月31日,香港泛民主派前立法會議員馮檢基入境澳門被拒,澳門當局以其「對內部保安穩定構成威脅」為由,將他即時遣返,而馮事後接受記者訪問時表示其原本打算與家人到澳門探望朋友,並無任何參加公開活動的計劃。

2017年8月,澳門遭受強颱風「天鴿」吹襲並造成嚴重傷亡損失,然而8月26日,《蘋果日報》、《香港01》、《南華早報》等多間香港媒體表示旗下記者入澳採訪被拒,理由為「對內部保安的穩定構成威脅」;8月29日,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擬到澳門大學訪問交流,亦被澳門當局以「對內部保安的穩定構成威脅」為由拒絕入境。

聲音

很久以前,黃成智曾試過由珠海去澳門,也被澳門海關拒絕入境而要遣返珠海。連大陸都唔驚嘅人,澳門都驚,你話幾咁戇居,遲啲大灣區咪仲麻煩,樣樣都驚,真是好難理解,匪夷所思。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

關於澳門及中國拒絕一些香港的社運人士或是政治運動參與者入境,已不是新鮮事。但梁麗幗近幾年轉趨低調,亦無特別高調的政治參與,她這樣仍無法入境,實在是於禮不合。

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

我認為這完全是無稽的。我完全不能理解一個弱質纖纖的女子,去澳門能對澳門造成甚麼威脅。更甚的是,究竟特區政府過往幾年看到那麼多香港人,不論是現役或是以往與政治有些少關係,都被拒進入澳門時,有沒有盡最大努力為香港人討回公道?我認為這點更值得關注。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

我認為係澳門警方一貫做法,屬於過度緊張,過去有唔少年輕人、學生、文化工作者,甚至記者(被拒入境),正常思維睇唔到符合佢所講嘅危害(社會)定義,但澳門警方往往濫用安全同保密而唔評論呢啲個案,導致佢哋有濫用權利嘅空間,以政治凌駕法治。

澳門立法會議員蘇嘉豪

澳門議事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