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零八憲章》十週年,是抗爭的起點,還是自由的高峰?

「21世紀的中國將走向何方」,十年之後,《零八憲章》中「不容迴避的抉擇」有答案了嗎?


2017年7月15日,香港支聯會舉辦燭光遊行,參與者在遊行期間手持蠟燭悼念劉曉波。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7年7月15日,香港支聯會舉辦燭光遊行,參與者在遊行期間手持蠟燭悼念劉曉波。 攝:陳焯煇/端傳媒

《零八憲章》發布十年,它是抗爭的起點,還是自由的高峰?

《世界人權宣言》公布70週年,「民主牆」誕生40週年,中國政府簽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20週年,《零八憲章》發布10週年,如今,我們該帶著怎樣的視角回望這部憲章?

《零八憲章》的前言部分提到,「21世紀的中國將走向何方,是繼續這種威權統治下的『現代化』,還是認同普世價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體?這是一個不容迴避的抉擇。」十年後,這個抉擇有答案了嗎?

由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等人發起,提出促進中國民主化進程、改善人權狀況等的《零八憲章》,如今問世整十年。12月9日,多位參與十年前首批連署的異議人士在紐約舉辦《零八憲章》十週年紀念活動,為10年來劉曉波等12位過世的連署者默哀,並宣讀和重新探討《零八憲章》。

據中央社,活動由總部設在紐約的中國民主黨、中國民聯、「北京之春」月刊等組織,紀念活動現場貼有含去年7月13日因肝癌病逝的劉曉波在內共12位連署者照片,中國人權律師滕彪等部分首批連署者及中國政治評論家陳破空等異議人士均有到場參與活動及悼念。

滕彪提及,十年後的今天,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推崇「高科技集權主義」並鼓動個人崇拜,完全背離了當年《零八憲章》要求的自由憲政邏輯,但伴隨經濟發展及民眾觀念的變化,民間抗爭的基礎和反抗意識也在不斷擴大。而早前,滕彪也曾對端傳媒表示,政治的崩潰不知道還要多久,但是社會的潰爛、潰敗,卻是我們看得到的現實,而社會道德、倫理、生態的潰敗,可能讓中國的民主化更加艱難。

在紐約活動當日,中國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則以「手無寸鐵的書生」形容在場人士,並表示,雖然中國已成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並是軍事強權國,但國家聲譽等均在全球排位的末端,希望中國可以遵循《零八憲章》最終建立文明民主的國家,「有民主中國的話,劉曉波銅像一定會矗立在天安門廣場」。

在經歷了長期的人權災難和艱難曲折的抗爭歷程之後,覺醒的中國公民日漸清楚地認識到,自由、平等、人權是人類共同的普世價值;民主、共和、憲政是現代政治的基本製度架構。...... 21世紀的中國將走向何方,是繼續這種威權統治下的「現代化」,還是認同普世價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體?這是一個不容迴避的抉擇。

《零八憲章》前言

2008年12月8日晚,劉曉波被一張涉嫌罪名欄為空白的拘留通知書帶走,其海外同伴得知消息後,翌日便通過互聯網發布了原定於12月10日發表、為紀念《世界人權宣言》發表60周年的《零八憲章》,提前一天開始了聯署的公開徵集階段。

《零八憲章》受捷克斯洛伐克反體制運動的象徵性文件《七七憲章》(Charter 77)啟發,是由張祖樺負責起草、劉曉波等人修改並由303位各界人士首批簽署的一份宣言。

其中提到,「自由、人權、平等、共和、民主、憲政」為其六項基本理念,而主張則包含「分權制衡」、「司法獨立」、「人權保障」、「集會自由」、「言論自由」等共計19條主張,要求中國政府進行政治民主化變革,並希望最終促成一個「自由、民主、憲政的國家」。

然而,在最早簽署該憲章的303位各界人士中,至少70人遭警方傳喚及審問。2009年12月25日,北京第一中級法院更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參與者劉曉波有期徒刑11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2010年,劉曉波因「為中國基本人權所進行的長期、非暴力的鬥爭」獲諾貝爾和平獎,與此同時,中國官方媒體則發文批判《零八憲章》「違反中國現行憲法和法律的主張,宣揚徹底否定黨的領導和現行政體,以修憲為突破口推行西方政治制度,以循序漸進的方式擾亂群眾思想,並且鼓吹『暴力革命』的思想。」更指該憲章會使中國「淪為西方的附庸」。

此外,香港、台灣則爆發要求釋放劉曉波及支持《零八憲章》的抗議活動,美國、德國等地當時的政府及不少國際非政府組織也對該憲章表達了支持。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秘書鮑彤之子、新世紀出版社負責人鮑樸對BBC表示,《零八憲章》內容溫和,「《零八憲章》的大部份條款,中共的憲法的裏頭是有明文規定。因此,《零八憲章》只是要求政府去監督、實施這些憲法已經有的東西。」

而政治學家高敬文則曾對端傳媒分析指,雖《零八憲章》一出世便遭重壓打擊,但2008年時胡錦濤時代「放」的一個高峰,這份聲明可以問世本身就表明有一定的空間,「而現在絕無這種可能。」

《零八憲章》發布十年,是抗爭的起點,還是自由的高峰?十年後,我們該帶著怎樣的視角回望這部憲章,而過去在憲章前言提到的問題,如今有答案了嗎?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