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城中村社區隱患重重,一拆可以解千愁?

城中村是貧苦大眾的樂土,產生了低成本競爭力,但區內隱患處處,又該如何解決?


廣州珠江新城區裏一個清拆中的城中村。 攝:Zhong Zhenbin/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廣州珠江新城區裏一個清拆中的城中村。 攝:Zhong Zhenbin/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居住成本低的城中村,是外來打工仔的樂土,還是社區災難的溫床?

北京大興18日發生重大火災致19人死亡,而六年前大興舊宮鎮服裝廠也曾發生過一場致17人死亡的重大火災,頻頻出事、環境混雜的城中村,該如何進行安置?

面對城中村充滿違章建築、違章線路等種種隱患,「拆除重建」是解決城中村的唯一路徑嗎?

北京大興一處集生產經營、倉儲、住宅於一體的「三合一」建築11月18日晚發生火災,事故共造成19人死亡、8人受傷,死者中包含8名孩童,最大11歲,最小剛滿1歲,警方刑拘18位與起火房屋相關的承租、經營及日常維修人員,事故原因尚在調查。

「那黑煙和火葬場裏的一模一樣」,大興區西紅門鎮新建村的聚福緣公寓火災起於當晚18時左右,其地下冷庫的明火於21時被撲滅。這處廉價公寓中居住著400餘名租戶,一間房屋月租500至800元不等,租戶多為外來務工人員,周邊有小商舖,毗鄰一所小學與兩所幼兒園。而這片被定於年末搬遷完的土地,也因火災被要求三日內立即搬離,否則將採取強制措施。

起火的聚福緣是一處三層的老舊公寓,佔地6080平方米,地下一層,地上兩層,局部三層。地下一層為冷庫區,有6個冷庫間,目前正處於設備安裝調試階段;地上一層是商店、餐飲、洗浴、生產加工服裝等商戶;地上二層及局部三層均為出租房,共305間,每戶二至四人,而逃生通道僅一條。

事實上,排滿違章建築、治安混亂、人口混雜的「城中村」似乎是近年來城市治理的一塊「頑疾」。一方面,它為外來務工人員提供了租金低廉的居住場所,而另一方面。它又充滿違章建築、違章線路等種種隱患。

就深圳而言,1600萬人在租房,當中1100萬人住在城中村,有的一房一廳租金僅數百元人民幣左右。租金便宜、區內生活成本低的城中村,成為初來報到的打工者的樂土;在城中村註册的企業,也可在城中村獲得合法產地證明,成為低成本的競爭力。

有商戶表示,「沒有這場火災,我們還可以幹到年底」。2017年3月的《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0年)》提出,北京市人口要「長期控制在2300萬左右」,由此也開始對大批外來務工人口的清理,事發的西紅門鎮也在拆遷的範圍之一。

據《新京報》,起火點南側的一處建築商張貼了「西紅門鎮作為北京城鄉結合部改造試點鎮,啟動了新建一村、新建二村、新建三村、新建四村和北京市五連環投資有限公司的『工業大院拆除騰退工作』」的告示。

同時,在今年3月至6月,北京至少有6000多家的臨街店鋪因城市治理運動被迫拆除清退,被稱為「整治開牆打洞行動」的城市治理運動同步在上海、廣州、武漢等多地開啟,上海的目標是在2017年內治理「不低於5000萬平方米的違法建築」。

近日發布的《深圳租賃》白皮書,顯示深圳740萬套租賃住房中,城中村租賃住房高達450萬套,佔比為60.8%,其中73.8%的城中村住房租金在2000元內,26.1%的租金水平在1000元內。廣州也曾在2014年提出方案清除「二合一」、「三合一」、「住改倉」等建築3200多棟(間),然而縱無發生重大火災,但耗資100億元的整治卻也並未真正提升城中村居民的生活質量。

充滿拆牆打洞和違規電路的城中村,究竟該如何安置?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