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Whatsnew

柏基投資撤資海伊文學節後,英國文化界陷入「杯葛」之爭|Whatsnew

一些藝術界人士表示私人資助的好處長期以來被誇大了,行業最需要的其實是更多的公共資金。

2020年2月18日,英國最重要的藝術節之一的海伊文學節(Hay Festival)。攝:Lucas Vallecillos/VWPics via AP Images/達志影像

2020年2月18日,英國最重要的藝術節之一的海伊文學節(Hay Festival)。攝:Lucas Vallecillos/VWPics via AP Images/達志影像

特約撰稿人 沈宇東 發自柏林

刊登於 2024-07-02

#文化政策#英國

柏基(Baillie Gifford,又稱「巴美列捷福」)投資管理公司,曾經被譽為英國藝術屆最重要的投資者,至少是英國最重要的藝術節之一——海伊文學節(Hay Festival)最重要的贊助商。尤其是在2019年另一個贊助商塔塔集團(Tata Group)因被指控損害了印度貧困社區的利益並限制他們的言論自由而撤資後,柏基更成為其贊助的主要來源。但在5月24日,海伊文學節宣布停止與柏基投資的合作。

組織「Fossil Free Books(FFB)」是促成海伊文學節停止接受柏基投資資助的主要推手。FFB 的官網上對自己的介紹是:我們作為工人組織起來,是為了建立一個沒有化石燃料和化石燃料融資的圖書行業。FFB 於5月15日發表了聯署公開信,指控柏基投資在化石能源行業投資了25 億至50億英鎊,而且向與以色列國防、科技和網絡安全行業有直接或間接聯繫的公司投資近100億英鎊。FFB呼籲柏基投資向這些公司以及從化石能源行業撤資,並呼籲所有文學組織與文學節在其同意撤資之前杯葛柏基投資。

該公開信得到了800多名作家和出版業專業人士的聯署。包括夏洛特·丘奇(Charlotte Church)和尼什·庫馬爾(Nish Kumar)在內的知名作家宣布退出海伊文學節,抗議其接受柏基投資的贊助。而柏基投資對此回應,其客戶只有2%的資金投資於「一些與化石燃料相關的公司」,而市場平均水平為11%,並且有關柏基投資資助了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佔領的說法是「嚴重的誤導」。

2022年8月16日,英國愛丁堡,Baillie Gifford & Co. 的總部。攝: Robert Ormerod/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8月16日,英國愛丁堡,Baillie Gifford & Co. 的總部。攝: Robert Ormerod/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儘管看起來 FFB 對柏基投資的杯葛得到了大量業內人士的支持與認可,但由於柏基投資同時是相當多藝術節或文學節的贊助商,業內也有人擔憂這可能會觸發柏基投資對藝術行業的全面撤資。

出乎衆人意料的是,柏基投資6月6日取消了其對所有文學節的贊助,涉及了9個文學節,另有3家藝術畫廊不再接受柏基投資的資助。其家族基金會資助了英國文學獎項布克獎(Booker Prize)的邁克爾·莫里茨(Michael Moritz)說:「這是一場令人心碎的鬧劇,只有輸家。」他還警告,除非「冷靜而堅定的思想」佔上風,否則英國對藝術的慈善支持可能很快就會「凍結」:「沒有一個值得尊敬、善意的贊助商願意冒被公衆嘲笑的風險。」

更現實的問題是,下一個「乾淨」到足以滿足 FFB 等倡導者的要求的贊助商並沒有那麼容易找到,而一旦本就欠缺公共財政支持的藝術節、文學節等被撤資,即時的資金短缺將帶來可能需要數年才能恢復的長期影響。愛爾蘭達爾基圖書節(Dalkey Book Festival)的負責人麥克威廉姆斯(David McWilliams)表示:「如果你得不到企業資金,就必須提高票價。而如果這種情況持續下去,很多人將退出圖書節。破壞某樣東西很容易,創造某樣東西則需要數年時間。」

FFB 也因此成為了這場資助論戰的衆矢之的,儘管其並不是唯一的也不是最激進的倡導組織。與 FFB 有合作的獨立作家湯姆·傑弗里斯(Tom Jeffreys)6月27日在《衛報》發表評論,對 FFB 在過去這段時間遭到的攻擊一一進行辯護。

針對柏基投資所聲稱其對化石燃料的投資僅為2%,他表示,既然這個佔比已經如此之低,那麼在不影響利潤的情況下撤資理應不難實現。他還列舉了諸如與以色列國家武器製造商有聯繫的英國大型國防公司 Babcock International 如何接受了柏基投資的資金等具體例子,稱柏基投資「不是、也從來不是可持續或合乎道德的藝術資金來源」。而柏基投資對這些指控的正確回應是重新考慮自己的資助,而不是對文學節撤資並對 FFB 施加輿論壓力。正如 FFB 的一位匿名代表在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說的那樣:「當聽說海伊文學節要結束與柏基投資的合作時,我們都非常震驚。我們原以為這會是一場更長期的運動,我們的運動旨在成為談判的開端。」

在評論的最後,傑弗里斯呼籲大家不要因文學節資助的爭論而忘記了最重要的問題:「在過去九個月中,以色列屠殺了加沙37000多人,其中大多數是平民。」

2020年2月18日,英國最重要的藝術節之一的海伊文學節(Hay Festival)。攝:Lucas Vallecillos/VWPics via AP Images/達志影像
2020年2月18日,英國最重要的藝術節之一的海伊文學節(Hay Festival)。攝:Lucas Vallecillos/VWPics via AP Images/達志影像

而對於各藝術節、文學節而言,更重要的問題或許是,是否要改變自身的資金來源結構。根據海伊文學節首席執行官朱莉·芬奇 (Julie Finch) 的說法,該文學節採用的是混合融資模式,其資金來源包括「贊助、撥款、門票收入、會員資格和捐贈」。此事引發業界討論後,一些藝術界人士表示私人資助的好處長期以來被誇大了,行業最需要的其實是更多的公共資金。

英國慈善組織 Campaign for the Arts 的數據顯示,過去十年英格蘭當地政府對文化領域的資助減少了約500萬英鎊。但在7月4日的大選中無論是工黨還是保守黨勝選組建政府,都不太可能會增加對文化領域的財政開支。

本刊載內容版權為端傳媒或相關單位所有,未經端傳媒編輯部授權,請勿轉載或複製,否則即為侵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