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大陸深度

張學友是敵是友? ——民粹愛國者與中國宣傳機器的分野時刻

沒有敵人之後的鬥爭,對敵人的「辨認」只會更加殘酷。

2018年6月30日,香港歌手張學友於遼寧省瀋陽市舉行音樂會上表演。

2018年6月30日,香港歌手張學友於遼寧省瀋陽市舉行音樂會上表演。攝: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

簡素

刊登於 2022-07-08

#香港主權移交#大灣區哥哥#廣東歌#宣傳#加速主義#評論

減速時刻,當官方批評「極化」愛國者

張學友一開始遭遇的是一個舊劇本。他在給中央電視台錄的祝福香港回歸25週年視頻中,提到「香港這25年經歷了很多,高高低低,起起伏伏」和「香港加油」,引起一些網民的不滿——「全程沒有提祖國兩個字」,「怎麼的?你這是不滿意啊」。央視也見風使舵,刪掉了這則視頻。

但舊劇本有新變化。此事後續進入更大的公衆視野、成爲輿論事件,主流聲音不是譴責「張學友不愛國」,而是對「張學友不夠愛國被網暴」表達厭惡。事情發酵一輪後,從新聞客戶端、短視頻平台、到微博的評論區,普遍看到的是對「愛國者」的批評——「現在的內地人思想都走火入魔了」、「太敏感了」、「讚美不夠也是罪」。

政治站位一向頗高的《北京日報》(正是兩個月前主動對「極端女權」出擊的黨報),也發聲批評極端化的愛國者:「如今網絡上確有一批人,喜歡拿着放大鏡對別人的隻言片語進行 『道德審覈』。強行關聯、亂扣帽子,憑空製造事端、加劇戾氣。」《北京日報》還把此事跟湖南衛視改歌詞(將鄭智化《星星點燈》中的「骯髒的一片天」改爲「晴朗的一片天」)的事件關聯,稱社會風氣「有時候過於敏感、愛搞極化,是形式主義的『正能量』」。

《北京日報》指出的「愛搞極化」正是最近幾年愛國生力軍的重要特徵,實際上它也曾經有份參與「極化」,黨媒和民粹領袖合作獵巫、引導輿論風向也已經是中文互聯網的常態。這種「極化」現象幾乎沒有被官方點名批評過,多數時候反而會得到權力意志的加持。以明星張哲瀚因靖國神社的合影而被封殺爲例,儘管張哲瀚本人並沒有任何不愛國言論,所有的罪名都圍繞對一張照片的放大鏡式解讀,但《北京日報》當時的評論是「明星不能總以無知爲由踩底線「,更指出要「始終銘記先輩的流血犧牲」,「才稱得上真正的熱愛祖國」。換言之,《北京日報》在張哲瀚事件中要求明星要提高愛國的上限,在張學友事件中則要求網民不要上綱上線,此時明星要守的只是底線。是什麼發生了變化?

閱讀全文,歡迎加入會員

華文世界不可或缺的深度報導和多元聲音,了解更多

立即訂閱

已經訂閱?登入

本刊載內容版權為端傳媒或相關單位所有,未經端傳媒編輯部授權,請勿轉載或複製,否則即為侵權。

端傳媒的下一程,需要你的守護。今天就成為訂閱會員,支持我們走下去,支持華文世界不可或缺的深度報導和多元聲音。點擊了解更多會員計畫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