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輿論觀察 烏克蘭戰爭 小端網絡觀察

戰火裏的烏克蘭童年:沒有歡笑,只剩下炮火、警報聲和死亡

6歲的布查男孩直視母親的死亡後,「現在他知道什麼是死亡了。」


2022年4月6日,烏克蘭西部伊瓦諾-福蘭基夫斯克州,一位女孩在一所修道院裏避難。 攝:Nariman El-Mofty/AP/達志影像
2022年4月6日,烏克蘭西部伊瓦諾-福蘭基夫斯克州,一位女孩在一所修道院裏避難。 攝:Nariman El-Mofty/AP/達志影像

「媽媽,這封信是我給你的婦女節禮物。謝謝你給了我生命中最棒的九年時光。」

這封信在週一(11日)的聯合國安理會會議上被烏克蘭駐聯合國大使Sergiy Kyslytsya用英文朗讀出來,它是一位9歲烏克蘭男孩寫給已不在人世母親的家書:「很感謝你帶給我的童年。你是全世界最棒的媽媽。我永遠不會忘記你。希望你在天堂能夠好運。我希望你能去天堂。我也會好好表現,以後也才可以進入天堂。」大使告訴安理會,男孩的母親是在他們乘車逃離俄羅斯佔領的城鎮時慘遭俄軍殺害的。在他被當地居民解救、送入庇護所前,男孩一直和死去的母親待在上鎖的車裏。

「這樣的信件根本不應該被寫出來。」Kyslytsya說,「如果它們存在,那表示某些事一定出了問題,包括聯合國。」他在會上對俄羅斯仍被允許使用常任理事國的職權表示抗議,「如果我們不能阻止克里姆林宮,越來越多的孩子將成為孤兒,越來越多的母親將失去她們的孩子。」

隨著烏俄戰爭仍未見停止,許多烏克蘭兒童被迫放棄自己熟悉的家園、學校,甚至親人,在恐懼與飢餓中流離失所。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的報告,截至4月11日,烏克蘭750萬兒童中,有近三分之二在俄烏開戰後逃離故土,其中超過200萬已離開烏國。而仍留守家中的約320萬兒童裏,近半數面臨食物短缺的風險。學校的關閉影響了烏克蘭570萬學齡兒童的學習和未來。

戰火之下,何以為家?

由於戰爭爆發後烏克蘭政府頒布限制18-60歲男性離境戒嚴令後,大量別無選擇的母親帶著孩子離開丈夫,家庭分崩離析。

「我們把爸爸留在了基輔,」2月28日,一則影片在社媒平台流傳。烏克蘭男孩Mark Goncharuk在逃往邊境的車上,對著鏡頭講述離開父親的不捨,「他會變賣家當來幫助我們的英雄和我們的軍隊,甚至也許會走上戰場。」短短59秒的影片中,Goncharuk數次哽咽。

在基輔近郊布查鎮(Bucha)俄軍的暴行震驚世界。數百本地居民在俄軍佔領期間遭到殺害,當地政府向美聯社確認,遇難者中至少有16名兒童,還有更多孩子的父母撒手人寰。

6歲的布查男孩Vlad在母親Maryna墓前放上一盒果汁和兩罐焗豆。上個月,他目睹了自己死去的母親被抬出庇護所,送到附近人家的院子裏。戰爭爆發後,Maryna在壓力下幾乎吃不下什麼東西。而她的家人至今不知道是什麼病導致了她的死亡。Maryna的葬禮進行得很匆忙,家人用壁櫥的碎片拼湊了一口棺材。Vlad的父親Ivan Drahun告訴美聯社,兒子起初似乎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但當男孩在葬禮上看到父親跪下哭泣時,「現在他知道什麼是死亡了。」

在烏克蘭,一些帶著孩子逃亡的父母甚至做好了遇難的心理準備。Sasha Makoviy在俄軍入侵烏克蘭第一天就選擇撤離基輔的家。臨行前,Makoviy在兩歲女兒Vira背上寫下了她的名字和聯繫方式,希望即使自己與家人遭到殺害,女兒的安全也能夠得到保障。「如果我死了,她也會知道自己是誰,來自哪個家庭,也許還能找到一些熟悉的人來照顧她。」這位33歲的烏克蘭藝術家向每日郵報解釋自己的用意。在成功逃往法國後,她將照片上傳至Instagram,引發無數網友感慨。

活下來的孩子,艱難長大

更多活下來的烏克蘭兒童則在想盡辦法躲過戰火,對於本已脆弱不堪的烏克蘭患病兒童,戰火下的逃難之路顯得更為艱難。當俄羅斯軍機展開猛烈轟炸,身患慢性心臟病的10歲女孩Zlata Moiseinko與父母在Bila Tserkva地下室躲了一個星期後,踏上艱難的求醫之路。驅車離境的途中,飛機和空襲的警報緊緊跟隨著他們。在嚴寒的天氣裏,Moiseinko與家人只能睡在車中。由於文件出現問題,他們的出境請求遭到拒絕,只得再次離開,輾轉前往靠近波蘭的邊境城鎮Mostyska,向一家以色列戰地醫院尋求幫助。

到達戰地醫院時,Moiseinko已經嚴重脫水。躲在冰冷潮濕地下室避難、聽著爆炸聲睡在車裏的日子導致這個曾喜歡玩鬧和表演的小女孩活潑不再。為了緩解女兒的不安,Moiseinko的父親冒著生命危險回到家鄉公寓,只為救出她心愛的寵物倉鼠Lola。「我希望整個烏克蘭都能夠和平」Moiseinko告訴美聯社記者。

而為了能讓腦瘤復發的女兒Yevheniia接受放射治療,烏克蘭蘇米(Sumy)美甲師Oksana Besidovska在警報中匆匆收拾行李。3月12日,提著兩個灰色行李袋,Besidovska帶著女兒和妹妹坐上通向邊境城市利沃夫(Lviv)的巴士。接下來的19天中,她們輾轉超過1900英里,只為前往位於波蘭中部的「獨角獸診所」。已有超過700名身患絕症的兒童在那裏進行中轉,被運送到世界各地的兒科中心。

更多烏克蘭兒童被迫學會接受戰爭帶來的殘酷現實。在烏克蘭第二大城市哈爾科夫(Kharkiv)的地鐵站台,來自烏克蘭國家緊急事務處的Julia Gorlenko用玩具車、小熊毛絨玩具和果汁紙盒,教一群小學生如何識別俄羅斯炸藥。「以前我們常常在沙坑裏玩這些玩具,」6歲的Semen告訴CNN記者,「但我現在害怕拿起它們。如果你把玩具拿出沙坑,可能會發生爆炸。」

戰爭帶來的被迫成長,無疑給許多烏克蘭兒童留下難以修復的心理創傷。許多逃離故土的孩子已開始顯現創傷後壓力症(PTSD)的症狀。華沙心理學家Dariusz Skorupa在接受網媒Vice採訪時,回顧了波蘭志願者與一名烏克蘭難民男孩交談時的經歷。當一輛救護車開到附近時,這名9歲的男孩嚇了一跳。「當他聽到救護車的警報聲經過時,就開始詢問是否需要逃去庇護所。」Skorupa說,這正是創傷後壓力症的症狀之一。

這還只是有父母陪伴的兒童,更多無人陪伴,獨自踏上逃亡之路的孩子則面臨更大的險境。「這種無人陪伴的兒童遭受暴力、虐待、剝削和販賣的風險要高得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緊急項目主任方丹(Manuel Fontaine)說。

3月19日晚,烏克蘭馬里烏波爾(Mariupol)市議會通過Telegram頻道發表聲明,指控俄軍在此前一週內,帶走數千名在避難所躲避轟炸的當地居民,並強迫他們進入俄羅斯境內,「其中多數是婦女和兒童」。4月8日,烏克蘭人權專員 Lyudmila Denysova在臉書發文,表示「最近幾週內,已有超過12.1萬名烏克蘭兒童被強行驅逐到俄羅斯,這個數字包括了孤兒與父母健在的兒童。」Denysova進一步補充說,俄羅斯正在「推動修改立法,加快收養頓巴斯地區兒童的程序」,企圖複製2014年在克里米亞佔領區收養兒童的劇情。

儘管針對俄羅斯強行轉移兒童和非法收養的指控尚未得到獨立證實,但俄軍在烏克蘭佔領區的軍事行動確已將無數兒童推到命懸一線的位置。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OHCHR)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4月12日凌晨,俄烏戰爭已導致至少1892名烏克蘭平民喪生,2558人受傷。在這其中,有153名兒童遇難,受傷的未成年人更是達到246人。 烏克蘭兒童令人憂心的生存現狀也引發各界支援。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表示,因為擔心東部戰區衝突惡化,他們正在烏東預先準備更多的補給品,並向5.2萬戶家庭提供現金,以緩解戰爭帶來的經濟壓力,支持在烏克蘭境內流動的兒童和家庭。治療及研究兒童重大疾病的醫療機構St Jude Global,也在戰爭爆發後啟動SAFER Ukraine人道主義計畫,將身患絕症的兒童和家屬從烏克蘭撤離、轉往全球各地的專科醫院。儘管沒有理想的環境,烏克蘭慈善組織「兒童之聲」(Voice of Children)仍堅持在該國境內的心理諮詢中心為因戰爭產生心理創傷的兒童提供疏導。

烏克蘭難民 烏克蘭戰爭 烏克蘭 小端網絡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