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國際 評論 烏克蘭戰爭

大戰?肢解?慢性死亡……開戰邊緣的烏克蘭危機還有哪些劇本?

目前的這場危機及可能出現的戰爭,很可能是冷戰結束之後東歐地區的最大變局。


2022年2月19日,烏克蘭首都基輔,平民參與一個由當地的領土防禦部隊舉辦的軍事訓練課程,參加者手持木製模型甚至樹枝充當槍械練習。 攝: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22年2月19日,烏克蘭首都基輔,平民參與一個由當地的領土防禦部隊舉辦的軍事訓練課程,參加者手持木製模型甚至樹枝充當槍械練習。 攝: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當地時間2月21日晚,俄羅斯官方放送了總統普京的一次長篇電視講話。坐在辦公桌前,普京滔滔不絕地,以虐待同聲傳譯的方式講了將近一個小時。通篇講話幾乎都在抨擊和諷刺烏克蘭政府。在結尾,他宣布俄羅斯將承認烏克蘭東部兩個親俄武裝控制的自治地區——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DPR)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LPR)的獨立地位。隨後,俄羅斯官方宣布:將派遣部隊進入這兩個地區「執行維和任務」。

冬奧會的「奧運休戰期」才剛剛結束。儘管2008年普京在奧運會時刻和格魯吉亞開戰的戲碼沒有重演,但這份長篇演說和對兩個烏克蘭內部「叛亂地區」的官方承認,以及其後的部隊調動,讓這一輪從去年底開始不斷升級的烏克蘭危機正式走到了開戰邊緣。這兩個宣布獨立的自治共和國各有一部分區域由親俄武裝控制,亦有一部分區域掌控在烏克蘭政府軍手上。未來無論是烏克蘭政府軍宣布要「清剿」叛亂,或是俄軍或地方武裝宣布要全面實控領土範圍,都會導致一場俄軍/親俄武裝和烏克蘭政府軍之間的正面戰事。

儘管一天過去,暫時還未有直接的成規模的戰事爆發,但烏東局勢已經在戰爭邊緣試探了。而撇開各種各樣的「看戲」式的猜測,目前的這場危機及可能出現的戰爭,很可能是冷戰結束之後東歐地區的最大變局。這一切在未來短時間內有可能如何發展?

紛亂的表態和應對

儘管在此之前,美國、英國和歐洲國家的情報機構已經連番表示俄羅斯很可能會採取軍事行動,但相比普京早有準備的演講說教和俄軍的隨即開拔,各國的應對其實還是倉促而忙亂。這多少解釋了普京為何敢於推動局勢進一步升級。

目前為止,美國和歐洲國家最大的舉動仍然是討論制裁。2月22日下午,德國總理朔爾茨(Olaf Scholz)宣布俄羅斯的行動不可接受,並暫停與俄羅斯之間跨越北海的「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項目。這是至今為止歐洲國家對俄羅斯作出的最直接的制裁——雖然德國自己也將承受不少損失。與此同時,法國總統馬克龍表示將醖釀歐洲對俄羅斯的集體制裁方案。美國方面,總統拜登在當地時間21日下午簽署行政令,在2014年因兼併克里米亞而施加的對俄製裁的基礎上追加條款,包括禁止兩個自行宣布獨立的地區獲得美國投資和與美國進行進出口貿易等。從目前的信息看,制裁主要施加於這兩個地區而非俄羅斯本土。白宮方面表示將和烏克蘭政府一起觀察俄羅斯的後續行動,再決定之後的反制措施。

聯合國秘書長古鐵雷斯(António Guterres)則通過發言人表示,俄羅斯承認烏克蘭境內兩個政治體「獨立」的行為是對烏克蘭領土完整的侵犯,也和《聯合國憲章》在內的原則不符。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國家明確站在烏克蘭一邊。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稱俄羅斯的行為不能接受,希望各方遵循國際法;日本則跟隨美國,表示將對俄羅斯施加制裁。

中國和印度則延續了一貫的立場。北京方面在聯合國會議上表示希望各方剋制,「推動外交解決」;印度同樣在安理會呼籲剋制,並表達了對烏克蘭境內的僑民安全的關注。

值得注意的是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的反應。此前,他一邊指責俄羅斯推動局勢惡化,要求美國和歐洲給予更多支持;另一邊主張不要誇大局勢,要保持冷靜。在22日普京作出決定後,澤連斯基發表了一通簡短的電視講話。在講話中他呼籲烏克蘭人保持鎮定,抨擊俄羅斯的行動破壞了此前的《明斯克協定》。澤連斯基強調稱烏克蘭仍然在盡力保持克制,並試圖通過聯合國安理會、《布達佩斯備忘錄》、「諾曼底模式」四方會談等渠道處理問題。而據美國媒體報導,華府方面希望澤連斯基出於安全考慮離開首都基輔,轉移到西部城市利沃夫(Lviv)。但澤連斯基的發言人對此表示否認。此前,澤氏離開烏克蘭參加德國慕尼黑舉辦的安全會議,美國國務院也試圖勸阻他,但他照原計劃出席了會議,發表講話,再返回了基輔。

2022年2月22日,烏克蘭邊境城市頓涅茨克,一輛坦克在馬路上駛過。俄羅斯總統普京於同日簽署行政命令,正式承認「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為獨立國家,並下令俄軍進入這兩個地區進行「維和任務」。。

2022年2月22日,烏克蘭邊境城市頓涅茨克,一輛坦克在馬路上駛過。俄羅斯總統普京於同日簽署行政命令,正式承認「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為獨立國家,並下令俄軍進入這兩個地區進行「維和任務」。。攝:Alexander Ermochenko/Reuters/達志影像

肢解烏克蘭?事態發展的劇本選擇

閲讀普京宂長的講話,我們會看到它和數年前普京發表的歷史論文《論俄羅斯和烏克蘭的歷史統一》包含着相同的基本邏輯。可以說,普京對他構築的歷史觀念有着相當強烈的執着,並且希望將其付諸實現。

對俄羅斯歷史和意識形態不夠熟悉的人,也許會認為無論是普京的演講還是論文都意味着一種「瘋狂」的歷史解釋——把俄羅斯和烏克蘭說成一個國家,最終是不是要徹底吞併烏克蘭?不過,這種解釋,以及將普京形容為已經「瘋了」的描述,對理解和預判事態發展可能會造成一些影響。從歐洲或美國的視角看來,普京的歷史觀確實「瘋狂」並帶着沙俄帝國的歷史遺產,但是也正是這份演講中包含了普京對局面的理解,並且便於我們理解:事態可能發展得多壞。

首先,普京的通篇演講仍然在召喚幾個重點人群的支持。其一,他長篇大論地把烏克蘭描述為一個「列寧發明的國家」,是為了召喚那些大俄羅斯主義者的支持,在他們看來,列寧推翻了沙俄帝國,允許小民族獨立出去,是俄羅斯的歷史罪人;其二,儘管抨擊列寧,但普京不批評斯大林,並且指責烏克蘭在蘇聯解體中扮演了推動者的角色,這是召喚那些懷念往日榮光,以及勃列日涅夫時代蘇聯的中老年人群,將他們對現實的不滿引導向烏克蘭;最後,他抨擊烏克蘭的寡頭統治和政府腐敗,是針對烏克蘭反對派和俄羅斯國內希冀改革的群體——往往是温和的城市中產。

但是,相比之前的論文,普京的演說對歐洲的期待似乎到了歷史的低點。法國總統和德國總理的接連斡旋似乎沒有得到普京的認可。另一方面,通篇討論烏克蘭,也很明確地給出一個信號:俄羅斯此次的地緣政治目標完全是針對烏克蘭——不一定是要吞併,但是一定要按照俄羅斯的設想重新「安排」烏克蘭這個國家。只不過,我們可以觀察:普京會如何、在多大程度上、以多大力度介入烏克蘭。

2022年2月21日在烏克蘭頓涅茨克,有親俄民眾慶祝當地獲俄羅斯承認為獨立的「人民共和國」。

2022年2月21日在烏克蘭頓涅茨克,有親俄民眾慶祝當地獲俄羅斯承認為獨立的「人民共和國」。攝:Alexander Ermochenko / Reuters

首先,俄羅斯完全佔領烏克蘭的可能性並非不存在,但是非常小。普京在演說中、在論文中,都沒有否認烏克蘭在蘇聯解體後的獨立已經是定局。但是,他也鮮明地表達出了從1990年代葉利欽時代俄羅斯政治精英就一直堅持的一種邏輯:烏克蘭的領土和人口是蘇聯的遺存,對其進行調整和商榷是符合「歷史正義」的。因此,此次危機,如果俄烏最終陷入戰爭,那麼普京的目標很可能會在阻止烏克蘭加入北約之外,加上重新調整烏克蘭的地圖——比如,這次「獨立」的兩個政治體是否會作為緩衝區或直接併入俄羅斯?俄烏的東部邊界會否進行調整?是否會進一步「劃分」烏克蘭為東西部不同的區域?

要達到以上不同的目標,普京可以選擇的戰爭規模會各不相同。如果只是為了將東烏克蘭作為緩衝區,那麼一場小規模低烈度的戰爭就可以完成任務。但如果克里姆林宮需要更多的政治收穫,那麼更大規模的戰事,乃至對烏克蘭核心地帶的進軍,也將不是不可能。

而這其中很關鍵的一點是,普京的風格未必是將一切都提前計劃好。比如已經有研究者指出,在2014年的克里米亞危機中,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很可能是臨時起意,而恰恰因為烏克蘭政府軍沒有反抗,俄羅斯的目標意外地順利實現了。這次,普京會否也「見步行步」地試探各方反應,再據此調整目標和策略?如果是這樣,那局勢進一步惡化的可能性將會更大,畢竟對克里姆林宮來說,既然已經走到如今這步,也算是押上了「國運」的一次賭博,能夠多有斬獲,自然是具有吸引力的。目前俄軍的某種沉默,是否說明普京正在觀察?往後,如果在軍事衝突時烏克蘭內部發生了危機,普京是否有興趣扶持一個更加親俄的政府?又或者莫斯科會否有興趣將反俄的烏克蘭力量壓縮到傳統烏克蘭民族主義盛行的西部,而將包括基輔在內的區域都變成「中立區」?又或者,克里姆林宮是否會將烏克蘭進一步「肢解」為更小的部分?

只是,如果一旦整個劇情從小規模衝突變成大規模戰爭和軍事冒險,人道主義危機的可能性就會指數級增長。屆時,無數難民會流離失所,甚至烏克蘭內部的族群關係也會被軍事衝突點燃,已經發生在頓巴斯的殺戮、仇恨和暴力可能會大範圍擴散。此外,普京既可以選擇大規模的軍事行動,也可以選擇「頓巴斯模式」的非正規、低速率、長消耗戰爭的擴大化,這也足以進一步將烏克蘭這個國家和烏克蘭人的生活拉入更多的痛苦之中。

在當下,避免最壞可能的方式仍然是「外交渠道」。考慮到俄羅斯國內未必支持一場大規模戰爭,又考慮到如果對烏克蘭下手太過分可能會刺激其他前蘇聯國家對莫斯科主導的歐亞共同市場的不信任,普京也許會在適當的時候接受美國和歐洲的安排——前提是後者妥協並施壓烏克蘭政府接受更傾向於俄羅斯的解決方案——比如默認東部地區的獨立,宣布不加入北約並修改憲法等。然而我們也可以想見,烏克蘭的精英和主流大眾幾乎不可能直接接受這樣的一個結局。這一切都使得俄烏之間爆發直接軍事衝突的可能性大增。

無論事態會向什麼劇本發展,皆大歡喜的結局都不可能了。

2022年2月21日,俄羅斯莫斯科克林姆林宮,總統普京召開俄安全委員會會議。

2022年2月21日,俄羅斯莫斯科克林姆林宮,總統普京召開俄安全委員會會議。攝:Getty Images

布魯塞爾和北京

就在普京宣布承認兩個「自治共和國」之前,雄心勃勃的法國總統馬克龍還在繼續他的「穿梭外交」,並且剛剛宣布東烏地區承諾維持停火狀態。結果,普京宣布俄軍的行動時沒有給愛麗捨宮任何面子,馬克龍試圖在美國和北約框架外以歐洲的集體身份應對事件的嘗試,跌了個大跟頭。

在此前的分析中,筆者認為俄羅斯政治精英仍然介意歐洲如何看待自己。不過,從當下普京的選擇和反應看,其對一個「獨立於美國之外的歐洲」的期待已經很低了。並且他也毫不介意一手推動的事態發展將歐洲的獨立性進一步削弱,讓美國對歐洲的影響力繼續增加——一個最新的例子是前文所述的德國宣布暫停「北溪二號」油氣管道——這是柏林長期以來頂着美國壓力繼續堅持着的和莫斯科的合作項目。拜登沒有做到的事情,普京以自己的方式做到了。現在的俄羅斯外交政策,更像是玩美式枱球時最開始的那一杆——不顧三七二十一大力衝撞出去,看看衝撞出什麼結果。

和布魯塞爾一樣尷尬的,其實還有北京。雖然中國大陸民間有不少支持俄羅斯的聲音,但對北京來說,烏克蘭危機一定構成了一個棘手的問題:如何表態?如何選擇?

2022年2月7日,烏克蘭東北部城市哈爾科夫,數名烏克蘭國民警衛隊士兵在一個哨站站崗。

2022年2月7日,烏克蘭東北部城市哈爾科夫,數名烏克蘭國民警衛隊士兵在一個哨站站崗。攝:Evgeniy Maloletka/AP/達志影像

儘管剛剛和俄羅斯簽署了一系列新的合作項目的中南海已經表示中俄的「合作不設上限」。但是,北京一直以來也沒有正式和俄羅斯成為軍事同盟。儘管美國當下已經成為兩國的共同「競爭對手」,但為了和美國對抗而支持俄羅斯在頓巴斯的行動,無異於北京要公開違背自己過往數十年以來標榜的不結盟形象,收穫很可能遠小於其損失。《華爾街日報》的最新報導就指出了北京的這一困境。其記者指出,北京希望在支持俄羅斯遏制北約東擴的同時不惡化和美國之間的關係。這使得北京採取了一種「既支持俄羅斯聲討美國,也反對俄羅斯進軍烏克蘭」的立場。於是,在慕尼黑安全論壇上,外交部長王毅就公開表示,支持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受侵犯。而回過頭來,在安理會上北京的發言則強調要解決各方的「關切」——言下之意是俄羅斯阻止北約東擴的需求也很合理。

無論如何,北京沒有外交工具和手段,亦未有足夠強烈的意志阻止俄羅斯在烏東地區進行軍事行動。布魯塞爾其實也是一樣。真正能夠影響到普京的,無非是華府將如何回應事態。普京大概看準了:拜登既不願意將更多資源投入歐洲以分薄東亞和北京的競爭,又無法在北約問題上對俄羅斯作出退讓。拜登和華府的這種兩難,可以想見助推了普京的賭徒心態。畢竟,至少從目前華府的反應來看,拜登在烏克蘭問題上並沒有足夠的決心。其底線可能不高——比如只要把問題擋在現有的北約邊界之外就行,又或者只要確保烏克蘭西部不會落入俄羅斯的控制。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烏克蘭危機 楊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