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阿富汗局勢

阿富汗陷入赤貧,一些人賣孩子求生

聯合國警告稱,這個冬天將有95%的阿富汗人吃不飽飯。


2021年9月17日阿富汗昆都士,阿富汗北部的一個市場上,一名乞討的阿富汗婦女被男孩包圍。 攝:Michael Nagle/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9月17日阿富汗昆都士,阿富汗北部的一個市場上,一名乞討的阿富汗婦女被男孩包圍。 攝:Michael Nagle/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薩莉哈(Saleha)是阿富汗西部赫拉特的一名房屋清潔工,為了養活家人,她欠下了一筆難以償還的「巨額」債務,在她看來,目前唯一的解決辦法是將自己三歲的女兒納吉巴(Najiba)交給債主。

這筆債務的金額是550美元。

40歲的薩莉哈(只有名沒有姓)有六個子女,平時她在赫拉特一個較為富裕的街區打掃房屋,每天賺取70美分。她的丈夫年齡比她大不少,目前沒有工作。

這是阿富汗貧困日益嚴峻的一個寫照。今年8月15日塔利班(Taliban)奪取阿富汗政權後,美國凍結了阿富汗央行90億美元的資產,大部分外國援助也暫停,這致使阿富汗人道主義危機迅速惡化。

據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World Food Program),目前已有95%的阿富汗人吃不飽飯,該機構警告稱,「民眾正被推向生死存亡的邊緣。」按照聯合國的說法,未來數月,幾乎所有4,000萬阿富汗人的生活都有可能跌至貧困線以下。

這些數字的背後,類似薩莉哈家處境的悲劇數不勝數。她和丈夫曾經在西部省份巴德吉斯(Badghis)的一個農場幹活,兩年前,由於當地爆發戰爭,加之旱災的影響,夫妻倆失去了農場的工作。於是,他們唯有找人借錢購買食物。為了找到工作,後來他們搬到了赫拉特一處名為沙拉克薩比茲(Shahrak Sabz)的營地,在這個龐大的營地裡,到處都是來自其他省份流離失所的人。

塔利班掌權後,阿富汗的金融體系和貿易陷入癱瘓,自8月中旬以來,麵粉、食用油等基本食品的價格已經上漲了一倍。本月早些時候,薩莉哈的債主提出,如果她把自己的小女兒給他,之前的債務就一筆勾銷。

按照約定,還款期為三個月。如果逾期不還,小女兒納吉巴就要到債主家中做家務,等她到青春期時,將與債主三個兒子中的一個成婚。他們還不確定是哪個兒子。債主的長子目前只有六歲。

「如果日子還是這麼苦,我會殺掉孩子們,然後自殺。」薩莉哈在她狹小的兩居室家中說,「就連今晚吃什麼我都不知道。」

「我會想辦法籌錢來救我們的女兒。」她的丈夫阿卜杜勒·瓦哈布(Abdul Wahab)說。

債主哈利德·艾哈邁德(Khalid Ahmad)證實,他確實向夫妻倆提出過上述交換條件。

「我也沒錢。他們還沒有還我錢。」艾哈邁德在巴德吉斯接受電話採訪時說,「所以別無選擇,只能帶走他們的女兒。」

塔利班接管阿富汗政權後,鄰國巴基斯坦和伊朗為防止難民大量湧入,紛紛關閉了邊境,而這兩個國家恰恰是許多像瓦哈布那樣的人過去經常打工的地方。如今,他們唯一可乾的只有收集塑膠瓶和其他垃圾,拿去回收賣錢。當地居民說,這裡有其他家庭已被迫用孩子來抵債。

不斷加劇的赤貧或許會動搖塔利班目前穩固的權力地位,同時也會被該組織的唯一勁敵——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在當地的分支勢力加以利用,藉機招兵買馬。阿富汗西部的一名塔利班官員說,阿富汗民眾將不得不習慣這樣的苦日子。

「我們經歷了20年的聖戰,我們失去了親人,我們吃得也不好,但最後,我們得到了這個政府。如果人們要過幾個月苦日子,那又怎樣?」這位官員說,「民眾的支持對塔利班來說並不重要。」

塔利班官員曾多次表示,他們歡迎國際社會向阿富汗提供援助,但不會為了獲得援助而在自己的伊斯蘭信仰上做出妥協。

然而,這場人道主義危機在國際社會引發了一場辯論,人們開始討論是否應在援助塔利班時設置附加條件,包括要求他們減少極端行為以及更加尊重女性和少數族裔的權利。

塔利班任命的阿富汗新任衛生部長卡蘭達·伊巴德(Qalandar Ibaad)懇請國際社會不要放棄阿富汗。伊巴德是一名泌尿科醫生,他也是阿富汗新政府中為數不多的非神職人員之一。

「他們就是你們曾經幫助過的母親、孩子和病人,他們都沒有變。」伊巴德博士在一次採訪中說,「任何國家都有政權更替的時候。」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聯合國等組織提醒說,緊急人道主義援助必須是無條件的才行。他們指出,要求塔利班允許女性上學和工作固然重要,但確保女性在這個冬天不會被凍死或是餓死才是當務之急。

一些參與援助事務的官員說,過去20年在阿富汗作戰的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尤其應負起責任。

「當地的惡劣局勢中到處都是這些國家留下的印記,他們起碼應該提供我們需要的資金,這樣我們才能避免今年冬天出現大量民眾死亡的情況。」挪威難民理事會(Norwegian Refugee Council)秘書長揚·埃格蘭(Jan Egeland)在喀布爾接受採訪時說,「僅僅因為我們仍在就女性權利進行談判就中斷‘救命錢’,這種做法完全錯誤。」該理事會的援助範圍涵蓋十餘個阿富汗省份,秘書長埃格蘭曾是聯合國緊急援助機構負責人。

埃格蘭說,挪威難民理事會不會在禁止開設女子學校的地方重開男子學校,不過一旦涉及生死攸關的緊急援助,它依然會施以援手。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女性權益事務副主任希瑟·巴爾(Heather Barr)說,捐贈者曾決定基於塔利班的實際行動對他們作出評判,但面對飢荒風險,他們幾乎別無選擇,唯有拋開一切考慮提供援助。

她說,「塔利班把阿富汗民眾當成了人質,他們在和國際社會較勁。」

塔利班掌管阿富汗之前,該國約有2,300家醫院和診所依賴於外國資金。而據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區域性緊急事務負責人理查德·布倫南(Richard Brennan)說,目前它們當中僅有17%處於完全運營的狀態,有64%都出現了基本藥物短缺。

此外,數萬名醫生、護士以及教師的工資同樣有賴於國際援助,眼下這群人正艱難度日。

在赫拉特,法國慈善機構「無國界醫生組織」(Doctors Without Borders)針對嚴重營養不良的嬰兒開設的一家緊急餵養中心已經人滿為患,不得不擴容。來到此處的嬰兒時常伴有呼吸窘迫、脫水和休克。他們的母親由於食物攝入不足,無法產生足夠的母乳。

赫拉特地區醫院(Herat Regional Hospital)的員工已威脅要辭職,他們已經四個月沒有拿到工資。在這家國有醫院,就連抗生素等常用藥物以及外科手套、繃帶這樣的基本醫用物資也已用完。此外,氧氣供應也出現短缺。患者若要做手術,只有自行購買藥品、麻醉劑及其他必需品。

「我希望我們不會回到25年或是30年前的情況,那會兒這個國家基本沒有衛生設施。」赫拉特地區醫院醫學主任穆罕默德·阿里夫·賈拉裡(Mohammad Aref Jalali)博士說,「我們所取得的一切成績都可能化為烏有。」

骨科病房裡,37歲的工人阿卜杜勒·拉赫曼(Abdul Rahman)正躺在病床上,一條腿上打著鋼釘。之前他騎摩托車時遇到劫匪,為了搶走摩托車,劫匪開槍打傷了他的腿。傷口已經感染,醫生告訴他,這條腿恐怕必須要截肢了。

「如果截肢的話,就沒有人養家了。」七個孩子的父親拉赫曼說,「年幼的孩子們怎麼辦呢?」

英文原文:As Afghanistan Sinks Into Destitution, Some Sell Children to Survive

阿富汗難民 阿富汗局勢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阿富汗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