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阿富汗局勢

塔利班崛起打破大國對阿富汗的外交格局

美國尋求孤立塔利班的努力可能會因新政權與俄羅斯、中國等國家的接觸而受到影響。


2021年8月17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塔利班武裝分子用武力及槍械控制前往機場的市民,多人受傷,有小孩被打至頭破血流。 攝:Marcus Yam/Los Angeles Times/Getty Images
2021年8月17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塔利班武裝分子用武力及槍械控制前往機場的市民,多人受傷,有小孩被打至頭破血流。 攝:Marcus Yam/Los Angeles Times/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美國及其對手正爭相塑造阿富汗的未來,它們的外交圖景已因塔利班崛起而被重繪。

中國和俄羅斯已然行動起來,與塔利班建立聯繫,甚至在駐阿美軍完成撤離之前就接待了塔利班官員。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周一與中國及俄羅斯的外長通了電話,這是對於中俄兩國在阿富汗日益擴大的影響力的一種承認。

俄羅斯外交部發表聲明稱,俄美外長表示願與中國、巴基斯坦等相關方面代表繼續磋商,為「在新背景下開啟包容性的阿富汗內部對話」創造條件。布林肯周一也與巴基斯坦外長通了話。

美國正想辦法克服在影響阿富汗的政治和安全發展態勢方面遇到的困難,拜登(Joe Biden)政府正是在這一背景下展開上述對外聯絡。美國正撤離所有駐阿美軍,同時很多長期與美方密切合作的阿富汗公民試圖逃離這個中亞內陸國家。

拜登政府尋求兌現其保護女性權利的政策,並已多次警告稱,如果一個由塔利班掌控的政府不能維護基本的人類自由,美國將尋求孤立它。

雖然拜登政府一再威脅稱,如果塔利班侵犯踐踏人權,就將把阿富汗變成「被國際社會孤立的國家」,但倘若中國和俄羅斯不配合,並且塔利班領導的政府加強與巴基斯坦和伊朗的關係,那麼拜登政府的威脅效果就可能被削弱。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賴斯(Ned Price)周一在被問到華盛頓方面是否會承認塔利班政權時說:「我們仍在評估過去72小時內發生的事情以及此事引發的外交和政治影響。」

在美國不再擁有軍事籌碼的情況下,聲稱取消現有制裁或實施新制裁可能會成為美國試圖影響塔利班主導的政府的主要手段。

前美國財政部官員和分析人士表示,由於美國和其他國家已經對塔利班施加了制裁,在塔利班奪取阿富汗首都後,實際上就相當於把美國、歐盟和聯合國目前對塔利班實施的反恐制裁舉措延伸到了當前由塔利班掌控的政府實體。

阿富汗的大部分金融賬戶也都設在海外,其中包括由美聯儲監管的託管機構持有的賬戶,因此塔利班很難獲取這些資金。

曾在奧巴馬(Obama)執政時期在財政部處理制裁事務的高級官員Brian O'Toole表示:「任何與塔利班政府有關的美元交易都將被阻止。」美聯儲官員未回覆置評請求。

然而,任何對於新的聯合國制裁的建議都可能面臨來自中國和俄羅斯的挑戰,這兩個國家在安理會擁有否決權。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亞洲項目跨大西洋高級研究員Andrew Small表示,中國或俄羅斯「可能願意發揮這一作用」。

在大多數西方官員紛紛逃離阿富汗的情況下,俄羅斯、中國和伊朗保留了本國駐阿大使館。近幾個月來,儘管對塔利班在中亞的盟友感到擔憂,俄羅斯政府仍尋求與塔利班建立關係。

俄羅斯阿富汗問題特別代表Zamir Kabulov周一向俄羅斯國家電視台表示:「我長期以來都認為,塔利班比喀布爾的傀儡政府更有能力達成協議。」他表示:「當然,我們相信相關人士,但不是完全信任。我們將密切關注進一步的措施。」

布林肯就阿富汗局勢的快速發展致電俄羅斯外長之舉,標誌著美國總統拜登2020年競選時的論調發生了轉變,當時還是美國總統候選人的拜登指責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在阿富汗通過懸賞鼓勵針對美國士兵的襲擊。拜登政府上任後表示,美國情報部門對這些指責的信心為低至中等程度。

中國政府沒有完全承認塔利班掌權,至少在公開場合是這樣。一名中國政府顧問表示,中國高層認為目前塔利班的接管是過渡性的。

分析人士說,中國也可能向塔利班提供經濟命脈,近期可以提供現金,長期可以投資,以在其標誌性的「一帶一路」基礎設施項目下開發礦產資源。

上個月,美國副國務卿舍曼(Wendy Sherman)曾向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提出阿富汗問題。

拜登政府的一位官員說,中國一直密切關注美國過去20年陷入阿富汗泥潭的情形。他補充說,北京方面似乎有些猶豫,不太急於填補美國撤軍留下的空白。

由於擔心中阿邊境出現不穩定形勢,中國外長王毅的討論主要著眼於東伊運(ETIM)。在美國看來,作為一個恐怖組織的東伊運已經不復存在。

在舍曼與王毅舉行會談兩天之後,王毅會見了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員會負責人巴拉達爾( 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根據中國外交部的一份聲明,王毅對美國倉促撤離提出批評,並表示中國「尊重阿富汗的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

對美國在阿富汗駐軍持批評態度的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似乎對塔利班接管阿政權表示歡迎。

汗周一稱,他們已經打破阿富汗奴隸制的枷鎖。

7月下旬,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華盛頓會見了巴基斯坦國家安全顧問優素福(Moeed Yusuf);1996年至2001年塔利班上一次掌權期間,優素福是塔利班的主要支持者。周一,布林肯與印度外長進行了通話。

與此同時,伊朗周一作出的反應是對美國進行抨擊,沒有批評塔利班,儘管伊朗在官方上是現已被推翻的阿富汗政府的盟友。伊朗總統萊希(Ebrahim Raisi)周一在一份聲明中稱,美國在軍事上的失敗以及從阿富汗撤軍,是阿富汗恢復生機、回到安全和持久和平狀態的一個機會。他還稱,作為一個鄰國和兄弟國家,伊朗邀請所有相關團體達成一項全國性協議。

對於阿富汗前總統卡爾扎伊(Hamid Karzai)宣布成立一個由阿富汗領導人組成的委員會與塔利班協商解決方案,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Javad Zarif)表示歡迎。

扎里夫在Twitter上稱:「我們希望此舉能促成阿富汗的對話與和平過渡。伊朗隨時準備繼續其締造和平的努力。」

英文原文:Taliban Conquest of Afghanistan Scrambles the Diplomatic Map

阿富汗局勢 華爾街日報 WSJ 塔利班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