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 Techobell 科技

該如何獲得NASA的登月訂單?

外事不決問伊隆。


 插畫:Mantha Mok
插畫:Mantha Mok

TechoBell是端傳媒的科技訊息欄目,關注時事科技熱點話題,用最近簡潔清晰的文本提供最必需的信息要素,無需付費即可瀏覽,歡迎點擊訂閲。TechoBell是一扇窗,通過其中你將體驗端傳媒將愈加豐富的科技內容。

面對競爭者的各種利好消息,謝夫·貝索斯 (Jeff Bezos) 還是坐不住了。

4月26日,貝索斯創立的私人太空公司藍色起源(Blue Origin)向美國聯邦問責署(The U.S.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遞交了一份長達五十頁的文件,質疑NASA與SpaceX所簽訂合約的合理性。藍色起源認為NASA對競標的評估出現錯誤,聲稱「這項決定破壞了公平競爭的機會,縮小了供應基礎,延緩、而且危及美國重返月球的計畫」。

這份令人羨慕的訂單簽訂於4月17日,NASA宣布與SpaceX達成總價值為28.9億美元的合同,繼續開發首架商用載人月球著陸器。星艦(Starship)宇宙飛船將阿波羅計劃以來的首批宇航員降落在月球表面。

NASA和SpaceX尚未對貝索斯的抱怨做出回應。但馬斯克(Elon Musk)已經在Twitter上發表評論,指藍色起源目前為止從未成功發射任何火箭進入軌道——這顯然是最能刺激貝索斯的一種反擊。

再一次,重返月球

自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阿波羅計畫(Project Apollo)於1972年結束後,人類已經有近50年的時間未踏足月球表面。而NASA最新的阿爾忒彌斯(Artemis)登月計畫將繼續推進人類對月球的探索,預計於2024年再次將宇航員送抵月球,並為人類移民火星做進一步的準備。

自2017年底,時任美國總統的特朗普便呼籲NASA進行重返月球的研究,其簽署的第一個太空政策指令便指出:「美國將帶領人類返回月球進行長期探索和利用,然後是火星和其他目的地」。在2019年阿波羅計畫的50週年紀念活動上,他再次反覆詢問NASA的登月計畫:「要到達火星就必須降落在月球上」,特朗普說, 「那有沒有不用降落在月球上的方法?有可能嗎?」

NASA署長吉姆·布萊恩斯坦汀(Jim Bridenstine)回答月球是前往火星的“試驗場”。「最好的方式是,我們學習如何在月球上生活和工作,然後從繞月球軌道運行的一個空間站前往火星」。

人類登月計劃很快提上日程。 2019年5月,特朗普政府向NASA提供16億美元,以啟動Artemis計劃。2020年4月,NASA宣布選擇三家公司包括藍色起源(Blue Origin),達尼提斯(Dynetics)和SpaceX合作開發人類著陸系統(Human Landing System)的設計。同年NASA發布Artemis計畫概覽,稱將建立可持續的太空勘探,並將會有人類歷史上第一位女性和有色人種航天員登月。

NASA署長布萊登斯汀在概覽中稱,該計畫將再次突破太空探索、科學研究與技術的界限:「人類將探索月球上無人踏足過的區域,探索未知、未曾見過、曾經不可能的世界 」。

獵鷹與龍

就在拿到NASA登月訂單幾天後,4月23日,美國太空探索科技公司(SpaceX)的獵鷹9號火箭(Falcon 9)在日出前的黑暗中發射,離開佛羅里達州的肯尼迪航天中心 (Kennedy Space Center)。搭載著4名宇航員的龍飛船(Crew Dragon)經過長達23小時的飛行後,NASA確認宇航員成功到達國際太空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準備開始進行為期6個月的任務。

獵鷹9號火箭是由SpaceX設計和製造的可重複使用的軌道級火箭,長70米,直徑3.7米,重逾50萬千克,可將人員和有效載荷運輸到地球軌道及其外部。早在2015年,SpaceX的獵鷹9號火箭就在進入太空後,毫髮無損地降落回佛羅里達州卡納維拉爾角的堅固地面上。

在現有的航天技術下,所有進入軌道的火箭在起飛後都無法避免地被摧毀或丟失。每次發射都必須製造一個全新的火箭,大大增加了太空飛行的成本。而這項重返飛行的任務創造了歷史:它使SpaceX能夠重複利用火箭上最昂貴的部件,是可重複使用火箭發展的重要一步。

降低太空訪問的成本正是馬斯克於2002年創立SpaceX時的目標,以便於實現火星的殖民化。 SpaceX的主要產品包括獵鷹(Falcon)系列運載火箭、載人龍飛船(Dragon)、客貨運飛船星艦(Starship)以及Starlink衛星等。

屬於未來與商業的新航天

NASA的商業運輸項目主要包括兩部分:商業載人(Commercial Crew)和商業貨運(Commercial Cargo),分別從2006年和2011年開始實行。商業貨運主要由SpaceX,諾斯羅普·格魯曼航天系統公司(Northrop Grumman)和內華達山脈公司(Sierra Nevada Corporation)三家公司參與。商業載人項目的主要合作夥伴包括波音(Boeing)公司和SpaceX。

商業運輸項目向私人企業投資資金和技術資源,以開發其安全、可靠、高成本效益的太空運輸能力。此外,通過與美國航空航天業合作,鼓勵工業界提供往返於低地球軌道的人員運輸服務,NASA可以將精力集中於製造用於深空任務的航天器和火箭。

除NASA外,太空旅遊、商業發射服務、太空旅館等商業航天產業近年來也蓬勃發展。2019年,全球太空經濟與上一年相比增長超過90億美元,總額達到4,238億美元。而《太空報告2020年第4季》數據顯示,2020年的通信衛星部署與2019年相比增長了477%,太空船部署數量超過1200個,是2019年的三倍,軌道發射也有所增加。

哈佛商學院教授Matt Weinzierl在《哈佛商業評論》發文稱「商業航空時代已經來臨」。他認為SpaceX成為歷史上第一家將人類送入太空的私人公司,不僅標誌著一項巨大的技術成就,而且標誌著一個嶄新產業的到來。

「私營公司現在不僅具有慾望,而且還具有將人們送入太空的能力。一旦我們有私人公民進入太空,SpaceX和其他公司將滿足他們所創造出來的巨大需求,從而創造出使目前由政府主導的太空產業(甚至整個地面經濟)相形見絀的市場。這是一個巨大的機會——現在我們能做的任務只有抓住它」。

登月 NASA 航空航天 Spac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