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中國制定整頓阿里巴巴的計劃

熟悉北京方面思路的官員說, 只要阿里巴巴與馬雲撇清關係,該電商巨頭可能受到比螞蟻集團要溫和一些的對待。


2019年12月,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在日本出席一個論壇。 攝:Kiyoshi Ota/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12月,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在日本出席一個論壇。 攝:Kiyoshi Ota/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BABA, 9988.HK, 簡稱:阿里巴巴)在創始人馬雲(Jack Ma)帶領下成長為中國版亞馬遜(Amazon.com Inc., AMZN)的過程中,得到了監管機構和地方官員的支持。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最近對這位中國最知名企業家麾下帝國的打壓,則給這一切畫上了句號。

自去年年底以來,阿里巴巴及其金融關聯公司螞蟻集團(Ant Group Co.)一直受到中國政府的審視。監管機構已經對螞蟻集團下了重手,他們認為該公司對金融系統構成了風險,迫使其做出將嚴重阻礙其前景的改變。

不過,阿里巴巴似乎會受到較為溫和的對待。熟悉北京方面思路的官員說,只要該公司與其說話隨意的創始人撇清關係,更緊密地站在中國共產黨一方,監管機構並不希望打倒這家在中國家庭和全球投資者中都很受歡迎的科技巨頭。

知情人士透露,反壟斷監管機構正考慮對阿里巴巴處以創紀錄的罰款,金額或超過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在2015年因反競爭行為支付的9.75億美元罰款,這是迄今為止中國企業歷史上的最高罰款。

這些知情人士表示,阿里巴巴還將被要求終止一種被稱為「二選一」的做法。監管機構認為,這家科技巨頭利用這種做法懲罰了一些同時在阿里巴巴及包括京東(JD.com, JD)在內的競爭對手平台上銷售商品的商家。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說,阿里巴巴必須採取的具體補救措施可能要在決定宣布之後才能敲定。

此外,監管機構正在考慮是否要求阿里巴巴剝離與其主要在線零售業務無關的部分資產。一旦敲定,針對阿里巴巴的措施將需要得到中國最高領導層的批准。

阿里巴巴現在面臨著雙重挑戰:糾正監管機構指稱的反競爭行為和支持政府的政治議程。這種壓力反映了中國領導層看重國家主義至高權力勝於商業的立場,這有可能使近幾十年來推動中國經濟增長的創新和競爭精神有所衰減。

阿里巴巴的代表不予置評。中國最高市場監管機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未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雖然過程可能會痛苦,但規劃中的任何措施都不會讓阿里巴巴陷入癱瘓,該公司的業務包括在線零售、娛樂、媒體和雲計算。監管機構雖然將螞蟻集團視為顛覆者並對金融體系的穩定構成威脅,但與螞蟻集團不同的是,阿里巴巴被認為是中國的驕傲,一個展示技術創新的平台,對中國經濟的意義亦至關重要。去年,約有7.8億中國消費者——相當於中國人口的一半——通過該公司旗下平台購物。

對一家最近一財年淨利潤近200億美元的公司來說,交罰款就可以解決問題,然後繼續前行。阿里巴巴的一些高管表示,就一家飽受監管不確定性和員工士氣低落打擊的公司而言,即便是巨額罰款,起碼也是一種暫時的解脫。

自去年年底監管機構開始對馬雲的帝國發難以來,在紐約和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的市值已經蒸發了超過2000億美元,大約相當於四分之一。

當前中國領導人正在重塑領導層與國內互聯網巨頭之間的關係。這些互聯網巨頭手握大量數據和資金,影響力滲透到中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因此逐漸成為一個國家安全問題。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習近平親自叫停了螞蟻集團的 IPO,這一方面是因為對馬雲在去年10月演講中批評他限制金融風險的行動感到憤怒,還有一個原因是,一批人脈廣泛的人將從此次 IPO 中大賺一筆,這也令習近平不滿。

在上周的人大會議開幕式上,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表示,「國家支持平台企業創新發展。」不過,北京方面也向科技巨頭釋出了另一個訊息:不管它們有多大規模、有多少創新能力,必須站在國家這一邊,支持政府的各項事業,比如扶貧。

不再有特殊待遇

接近馬雲的人說,馬雲喜歡看毛澤東寫的文章,他採用了毛澤東的策略——讓不同的政府機構和地方利益進行博弈。監管機構和阿里巴巴員工表示,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手段給馬雲的企業帶來麻煩。

2020年12月份,政府反壟斷調查人員進駐阿里巴巴杭州總部進行現場調查,就在同一天,附近一棟杭州市政府大樓的官員用一大塊布蓋住了一個政府部門的標牌,該部門是兩年前為專門協助阿里巴巴而設立的。

這個信號表明阿里巴巴享受特殊待遇的日子已經結束。據接近阿里巴巴的人士透露,那些長期以來站在阿里巴巴一邊的官員告訴該公司,不能再依靠他們了。政府召開了一次又一次的會議,專門討論如何納入新規,防止大型科技公司壟斷消費者信用數據和其他資源。

阿里巴巴總部所在省份浙江的中共省委書記承諾「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過去曾支持馬雲的其他中共高官也紛紛響應這一主張。

冉冉升起的政壇新星陳敏爾便是其中一員,他之前曾敦促監管機構用開放、前瞻、創新的角度看待阿里巴巴。

浙江最近開通了一個渠道,允許本地商家舉報阿里巴巴強迫他們只能在淘寶(Taobao)和天貓(Tmall)平台銷售商品的行為,在此之前,有關部門基本對這些投訴視而不見。

浙江省政府對《華爾街日報》表示,餘杭區服務保障阿里巴巴領導小組辦公室的牌子被遮蓋是出於裝修目的,浙江作為互聯網大省,始終關注互聯網平台經濟和金融領域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重視提昇平台經濟和金融的監管能力。

螞蟻集團在杭州的總部。
螞蟻集團在杭州的總部。攝:Long Wei/VCG via Getty Images

「最大不穩定因素」

據阿里巴巴員工透露,在該公司內部,一些以996工作模式出名的員工在等待公司的新指導方針期間陷入尷尬境地,幾乎沒什麼事可做。996是指每周工作六天、每天從早9點工作到晚9點的公司文化。

一些員工開始質疑公司處理螞蟻集團IPO的方式。阿里巴巴擁有螞蟻集團三分之一股份,許多員工曾期盼從此次上市得到一筆意外之財,有些人甚至已經交了買車或買房的定金。雖然螞蟻集團董事長井賢棟(Eric Jing)向員工承諾,該公司最終會上市,但投資者預計,按照監管機構的最新要求進行重組後,螞蟻集團的估值會縮水。

在阿里巴巴的內部交流平台上,一些員工公開稱馬雲是該公司「最大的不穩定因素 」 。

馬雲試圖鼓舞員工的士氣,他表示,公司經歷起起伏伏是很常見的。他於2月27日在該交流平台上發帖稱,這個時候最不缺的是情緒和指責,最缺的是冷靜理性客觀,繼續放眼未來,調整自己。

接近該公司的人士透露,馬雲的個人辦公室已經暫停了與中央辦公廳的大部分互動;過去雙方曾保持密切聯絡。阿里巴巴的公關部門已經設立了一個辦公室,以修復被許多監管機構形容為傲慢的公眾形象。

近年來,監管機構對馬雲的做法越發不滿。對於本公司利用監管漏洞或挑戰北京的做法會適得其反的可能性,一些人認為馬雲及其公司的員工無所畏懼,另外一些人認為他們一無所知——這要取決於你問的是誰。

2015年,在阿里巴巴以當時全球最大規模 IPO 在紐約證交所上市幾個月後,中國最高市場監管機構發報告批評該公司的平台打假不力。在當地官員的支持下,阿里巴巴進行了公開反擊,稱該報告存在瑕疵,並通過公關手段在網上寫文章譴責該機構工作方法武斷。

不久後,該機構在其網站刪除了這篇報告,並表示該報告是內部備忘錄,而非正式文件。在國際品牌的壓力下,2016年阿里巴巴承諾改變其網站上處理假貨的方式。

馬雲在北京失寵的初步跡象出現在2018年年末,當時習近平邀請了大約50位企業家座談,對批評其政策傷害了民營部門的聲音進行反駁。這些企業家包括阿里巴巴的對手也是流行應用微信的所有者騰訊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簡稱﹕騰訊)的創始人馬化騰(Pony Ma),搜索引擎百度(Baidu.com Inc., BIDU)的負責人李彥宏(Robin Li)和智能手機製造商小米集團(Xiaomi Corp., 1810.HK)的聯合創始人雷軍。

據了解相關安排的官員稱,馬雲未受邀請。

據官方媒體報導,習近平對這些高管稱,政府希望加強民營企業,無意削弱。官員們表示,在會議公開的內容之外,習近平隱晦地向科技界高管傳達了一條明確的資訊:與加強國家技術安全的使命相比,商業成功是次要的。

此次會議之後不久,騰訊的馬化騰發表聲明,承諾將肩負起把中國變成 "網絡強國 "的責任和使命。

公司員工和政府官員都指出了2020年5月的一個關鍵時刻,當時他們感覺到政府對阿里巴巴的態度發生了重大轉變。據看到該報告的官員透露,就是那個時候中國主要的互聯網監督機構中國國家互聯網資訊辦公室在一份給領導人的報告中稱,阿里巴巴「利用資本操縱輿論」。

這份報告出爐前,去年4月份微博(Weibo)發生了一起事件。關於阿里巴巴一名高管出軌的猜測引發了大量帖子,但在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裡,一些用戶開始抱怨他們的帖子被刪除——這種做法在政治敏感的帖子中很常見,但在名人八卦帖中卻很罕見。

據見到該報告的人士透露,該互聯網監察機構稱阿里巴巴曾授意微博採取相關行動,該機構還表示,阿里巴巴已被要求停止對媒體施加影響;阿里巴巴持有微博約30%的股份。

此事進一步激怒了有關部門以及阿里巴巴的一些競爭對手,這些競爭對手認為,該公司正利用在社交媒體和媒體機構的股權及自身公關部門進行遊說,反對會影響公司業務的政府政策。中國國家互聯網資訊辦公室未回應置評請求。

更溫和的方法

據了解監管機構思路的人士透露,儘管中國政府對阿里巴巴的策略感到惱火,但並不想大力削弱該公司。員工人數超過11萬的阿里巴巴擁有快速擴張的人工智能業務,還是中國領先的雲存儲供應商,而人工智能和雲存儲被視為對中國的未來至關重要的行業。

知情人士稱,當監管機構啟動對阿里巴巴的反壟斷調查時,調查人員曾告訴該公司在調查期間要確保維繫業務運行,因為任何服務中斷都可能影響到阿里巴巴在全球的用戶。

該公司有望獲寬大處理的一個跡象於今年早些時候——阿里巴巴發售50億美元的債券之前——顯現。馬雲自去年10月發表批評政府監管工作的演講之後,原本已經從公眾視野中消失,令投資者頗為擔憂。據一些官員透露,北京方面希望安撫國際投資者,讓他們知道馬雲安然無恙。

1月下旬,在浙江省政府機關報旗下新媒體平台「天目新聞」發布的一則影片中,馬雲公開露面。影片的內容是他在一場公益活動中面向鄉村教師發表講話。

阿里巴巴在2月初成功發行了債券。該公司表示,部分所得將用於涉及「綠色建築、新冠危機應對、可再生能源 」的項目,這些都是政府的優先事項。

馬雲逐漸減持阿里巴巴股份也有所幫助,截至去年7月份,他在阿里巴巴的持股不足5%。2019年,馬雲從阿里巴巴董事長的位置上退休,不過他一直保持著對該公司的重大影響力。馬雲仍然是螞蟻集團的控股股東。

阿里巴巴依然面臨著挑戰。一項數據安全法可能會迫使該公司向中央政府提供消費者數據。收緊對螞蟻集團貸款業務的控制也會損及阿里巴巴,因為很多客戶都是通過從螞蟻集團處獲得的貸款來購物的。

據直接知情人士透露,阿里巴巴一直在遊說立法人員,以避免剝離資產。與核心電商業務相比,非核心業務的出售對阿里巴巴來說更容易消化。

3月1日,由中共中央黨校主辦的《學習時報》(Study Times)刊登了一篇對前浙江高級官員的採訪,這位官員將阿里巴巴的成功部分歸功於習近平,習近平在2002年至2007年擔任浙江省省委書記時推動了資訊技術的發展,當時正是阿里巴巴成立之初。

與黨中央關聯密切的刊物提及一家私營公司的情況並不多見,而且,文中直接提到了習近平,表明這家公司對領導層來說仍非常重要。文中沒有提到馬雲。

阿里巴巴最近收到了政府頒發的證書,認可該公司是習近平發起的消除貧困行動的 「典範」,阿里巴巴迅速在其社交媒體賬戶上發布了這一消息。與此同時,在《上海證券報》編制的中國企業家領袖名單中,馬雲的名字沒有在列。《上海證券報》是受政府控制的報刊。

此舉傳達的資訊很明確:要跟著黨走,而不是跟著公司創始人。

英文原文:China Lays Plans to Tame Tech Giant Alibaba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