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法庭外的12小時,弦子訴朱軍案開庭首日

外賣小哥來到法院門口,舉起快餐向在場的人高喊:「誰是弦子的朋友?」「我們都是。」在場的人同聲道。


2020年12月2日,朱軍被控性騷擾案兩年後開庭,大批民眾聚集於海淀法院門口聲援弦子。 攝:Andy Wong/AP/達志影像
2020年12月2日,朱軍被控性騷擾案兩年後開庭,大批民眾聚集於海淀法院門口聲援弦子。 攝:Andy Wong/AP/達志影像

編者按:12月2日下午1點30分,弦子起訴央視主持人朱軍性騷擾一案在北京首次開庭審理。2018年,弦子在社交媒體公開發文,稱中央電視台著名主持人朱軍在2014年對她進行性騷擾,並向朱軍提起訴訟。朱軍否認了這些指控,反訴弦子和她的一名支持者侵犯名譽權及造成精神傷害。這是MeToo運動在中國一個里程碑式的案件。儘管案件不公開審理,開庭當日依然有上百人來到庭外聲援弦子,並引發大量輿論關注。端傳媒整合多位在現場聲援人士的記錄,為你呈現庭外的12小時。

中午12點,已有人帶著「打破黑暗 與你同在」等標語到達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門口。一天前,名為「支持弦子的小夥伴們1群」微信群已建立起來,人們把聲援弦子的話用照片或視頻的形式發到群裏:「弦子加油」「we are with you」「我們活著就是證據」「我們在乎我們記得 謝謝你」。

12點10分,1群便滿了,又建了2群、3群……一共建了6個群。僅僅是在微信群中「在場」的,就有近3千人。人們在微信、微博和豆瓣上接力轉發現場的照片、橫幅,「當所有人都沉默,請支持那個在寂靜中站出來發聲的人」——人們寫道。

1點10分,法院門口已聚集近百人。現場有大學師生、媒體、行動組織、亦有人專門飛了2600公里從外地趕來支援。法院南門外的街道上,人們站成兩排,舉起標語,高呼「我們一起向歷史要答案」。

也有人準備了花束、現場寫信等方式表達對弦子的支持。聲援者中有很多男性,一位中年男子稱,自己專門從南方城市趕來支援弦子,他說:「未來需要靠這些年輕人。」一個沒能到場的男孩在紙上寫:「男孩們醒醒,沒有人應當生活在恐懼中」。

有兩名外籍記者在拍攝途中被工作人員帶離現場,引發現場騷動。人群中有人聲援:「要扣人請出示證件」、「不要穿便衣直接扣人」,一些聲援者在外媒記者被帶至的辦公室外守候。

弦子來了。身為被告人的朱軍沒有到庭。進入法庭前,弦子站在法院門口的竹林旁,被圍在一層又一層人群中間,哽咽地看著大家。

人群中突然有人喊:「弦子,接著!」一張條幅不偏不倚地落在她手上。她打開條幅,上面寫著:「必勝」。弦子舉起這兩個字,她的前方是密集的鏡頭,身後站著幾位手持「禁止性騷擾」標語的女生。

時間到了。弦子收起條幅,在哭著擁抱她的朋友後,一個人走進了法院。

之後,逾百人依舊靜靜地在原地等待。一位化身「豬軍」的男生成了現場的調味劑。他戴著豬頭面罩和綠色的軍帽,對現場的人們說:「你們打我吧!」

法院門口,一位便衣警察站在警戒線外,舉起自己的警官證,對聲援者說:「不要舉標語!」有人反問為什麼不能舉、違反了什麼條例?沒有獲得回應。在他身旁,一位身著警服的警察,一直在用執法記錄儀記錄現場情況。一個記者在做採訪時,聽到現場的幾個人說,做好了被帶走的準備,「我為自己的決定負責」。

現場之外,在微博、豆瓣和朋友圈裏,弦子手持「必勝」二字的照片廣為流傳。許多人聯想到日本記者伊藤詩織在控告上司性侵並勝訴之後,面對全世界媒體展示的那張「勝訴」條幅。

2020年12月2日,弦子在海澱區人民法院外向支持者講話時哭泣。
2020年12月2日,弦子在海澱區人民法院外向支持者講話時哭泣。攝:Andy Wong/AP/達志影像

六點多,法院門口的馬路兩頭,警戒線再次被拉起,但仍有更多人陸續趕到。一個接一個的外賣小哥來到法院門口,舉起快餐、烤串、熱咖啡和暖寶寶,向在場的人高喊:「誰是弦子的朋友?」

「我們都是。」在場的人同聲道。外賣的下單人也是「弦子的朋友」——一群未能到場的聲援者。「盛世螻蟻的互助互愛」——有人在微信朋友圈中這樣描述道。也有人在群裏感慨,今天聽到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你是弦子的朋友嗎?」

氣氛是熱絡的。外賣送到後,不停有志願者穿梭在人群當中送餐。一位女生捧著一桶炸雞,逢人就說:「吃塊雞翅嗎?吃一塊就是給弦子加一次油!」還有一位男生,拎著一袋烤串到處吆喝:「還有人要抽燒烤盲盒嗎?」有人抽出了一串雞翅,笑著說:「大吉大利!」

入夜,氣温從4度降至零下4度,人們一直在等。

11點多,留守現場的人們紛紛猜測,快要出來了吧?考慮到現場有許多大學生,有志願者拉起了打車群,群裏已經工作的人士,發出紅包貼補學生們的車費。

11點54分,弦子走出海淀區人民法院的安檢廳。在數位警察的護送下,她進入封鎖線內,來到了庭外等候的人群當中,人們高呼:「弦子辛苦了!」「弦子加油!」

外面等候的人們自發圍出了一塊空地,弦子站在中間,接過了聲援者送來的鮮花,語氣平靜地向大家介紹庭審的進展:「我們今天的庭審結果是休庭,我們申請了三位法官迴避,以及人民陪審員,我們會再次申請公開審理和朱軍本人到庭。這就是我現在可以和大家說的信息,謝謝大家!」

人群沒有散去,弦子再次開口:「今天特別難,但是我們能夠申請到休庭,申請到下一次機會,我們還有機會發出下一次聲音。這個已經是我和兩位律師能夠做到的全部了。真的非常感謝大家!因為大家的關注才能取得這樣的結果!」

說完,弦子向所有人鞠躬。人群再次爆發出掌聲和「弦子加油」的呼喊。

弦子和家人朋友在海淀法院的路口等待離去時,下午那位手持證件要求人群放下標語牌的便衣警察又出現了。一位弦子的朋友手捧一箱不知是誰送來的豆漿,另外幾位在場的記者則懷揣著伏特加和韓國燒酒。他們紛紛招呼那位警察:「您也辛苦了,喝一點吧!」

「不能喝,」便衣警察連忙擺手,「下次來不要再帶標語了!再帶的話就給你們收了!」說罷,離開了現場。

朱軍 弦子 #MeToo 在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