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三名網紅如何擊退了美國封禁TikTok的計劃?

三名TikTok網紅狀告美國政府勝訴。但知情人士稱其幕後是由TikTok及其中國母公司字節跳動策劃的。


特朗普在8月份簽署了一項行政令,要求 TikTok 要麼關停,要麼出售給一家美國企業。特朗普政府此前表示,擔心字節跳動可能與中國政府分享美國用戶的信息。  攝:STRF/STAR MAX/IPx 2020/AP/達志影像
特朗普在8月份簽署了一項行政令,要求 TikTok 要麼關停,要麼出售給一家美國企業。特朗普政府此前表示,擔心字節跳動可能與中國政府分享美國用戶的信息。 攝:STRF/STAR MAX/IPx 2020/AP/達志影像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今年9月初,幾名大多20歲出頭的 TikTok 網紅在 Zoom 電話會議上討論一個沉重的問題:他們是否應該與美國政府對抗?

在進行了更多討論之後,來自新澤西州的23歲喜劇演員馬蘭(Doug Marland)舉手加入了一項訴訟,反對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對這款應用的禁令。另外兩人也自願加入,分別音樂人錢伯斯(Alec Chambers)和時裝設計師里納布(Cosette Rinab)。

這三人在 TikTok 上共有740萬粉絲,靠這個應用謀生。他們在上述訴訟中指出,對 TikTok 的禁令將意味着他們會失去收入,而且會限制他們表達自己的能力。

這場訴訟在賓夕法尼亞州的一家法院提起時幾乎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這幾位網紅最後取得了勝利,而這一案件也成為 TikTok 繼續在美國立足之路的關鍵所在。目前幾乎每三個美國人中就有一個人使用 TikTok。

這看起來像是一場草根努力,但事實並非如此。據知情人士透露,在幕後,這場法律行動是由 TikTok 及其中國母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 Inc.)策劃的。這些人士稱,字節跳動組織這幾位網紅作為原告,為他們聯繫了一位頂級的第一修正案律師,並幫助設定了一個法律策略,與該公司以自己的名義提起的另一場訴訟相互補充。

這是始於今年夏天的由地緣政治角力所引發的商業事件中一個意外轉折,而涉及甲骨文公司(Oracle Co., ORCL)和沃爾瑪(WalMart Inc., WMT)入股 TikTok 的一項仍在談判中的初步交易繼續推進。

據了解磋商內容和內部想法的人士稱,字節跳動及其潛在的美國合作伙伴對在未來幾周內完成一項交易持樂觀態度。特朗普政府週三批准將字節跳動完成剝離 TikTok 美國業務交易的最後期限延長一週,至12月4日。

特朗普在8月份簽署了一項行政令,要求 TikTok 要麼關停,要麼出售給一家美國企業。特朗普政府此前表示,擔心字節跳動可能與中國政府分享美國用戶的信息。字節跳動表示,該公司絕不會這麼做。

首個有利於 TikTok 的裁決是在該公司自己所提訴訟中作出的,該訴訟稱美國商務部起初一項禁止下載或更新 TikTok 的禁令會有損該公司的業務。9月27日,華盛頓特區美國聯邦地區法院法官尼科爾斯(Carl Nichols)裁決,根據國家安全法,特朗普政府可能越權了。特朗普政府對該裁決提出了上訴,此案目前仍在審理中。

10月30日,賓夕法尼亞州東區聯邦法院的法官比特爾斯通(Wendy Beetlestone)就上述網紅提起的訴訟做出了裁決。比特爾斯通阻止了美國商務部禁止美國公司將 TikTok 在各自應用商店上架的限制,商務部的這項禁令實際上將導致 TikTok 在美國無法運營下去。

比特爾斯通在其裁決書中說:「如果不能使用 TikTok,原告將無法接觸到所有這些粉絲,也將失去 TikTok 提供的職業機會。」

美國政府已就這一裁決提出上訴。美國政府稱,原告的主張毫無根據,並認為他們提出的阻止禁令的要求「必然會侵犯總統在國家安全緊急狀態下阻止與外國實體進行企業對企業經濟交易的權力」。

TikTok 的臨時負責人帕帕斯(Vanessa Pappas)在一份聲明中稱:「我們支持我們的社群,因為他們分享了自己的聲音,我們致力於為他們提供一個家園,讓他們可以做這些事。」

上述知情人士稱,字節跳動近幾個月的目標之一是拖延特朗普政府的攻擊,押注隨着大選臨近,一些關鍵政府官員可能日益關注其他事宜。

美國政府對 TikTok 的審視始於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U.S.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簡稱CFIUS),該委員會負責評估交易對國家安全構成的風險。CFIUS 已下令字節跳動剝離其 TikTok 美國業務,擔心該公司可能會將用戶數據分享給中國政府,因為中國法律法規要求公司向政府提交大量信息。字節跳動已表示,絕不會與中國政府分享數據。不過分析師和專家表示,若被要求這麼做,公司通常別無選擇,只能遵守。

字節跳動的法律行動旨在削弱特朗普政府更具懲罰性的舉措,該公司同時尋求達成一項符合 CFIUS 指令的交易,該指令也得到了華盛頓兩黨的支持。不過,任何交易最終都需要美國總統簽字同意。

雖然候任總統拜登(Joe Biden)沒有明確表示他對 TikTok 問題的立場,但新政府上任後,CFIUS 的剝離令可能繼續有效。

目前,徹底封禁 TikTok 似乎已經不可能。美國商務部11月12日曾表示,鑑於上述網紅提起的法律訴訟,不會執行實際上強制 TikTok 關閉的指令;而且政府的法律選項越來越少。

一位高級政府官員表示:「這些訴訟讓事情變成一大團亂麻。」

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21歲的學生里納布說,當她得知法院的勝訴判決後,她哭了起來。她說道:「我當時特別、特別的高興。」

馬蘭表示:「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經歷過的這一切。」他說道:「這件事讓我學到了許多有關國家、法律運作和法庭程序的知識。」

TikTok 在法庭上積極回擊擬議禁令的同時,也承諾對於這筆潛在交易該公司將與美國國家安全監管機構展開合作,以解決美國政府對數據安全的擔憂。

2020年9月16日,一面中國國旗在甲骨文公司的辦公大樓前飄揚。
2020年9月16日,一面中國國旗在甲骨文公司的辦公大樓前飄揚。攝:Tingshu Wang/Reuters/達志影像

TikTok 在9月中旬曾宣布,已選擇甲骨文公司作為其合作伙伴,以確保在美國的TikTok數據安全。甲骨文和沃爾瑪將在新成立的、負責運營 TikTok 美國業務的公司中持有股權。

據了解談判內容和內部想法的人士透露,一個仍需敲定的關鍵問題是字節跳動及新加入的美國投資者可持有的所有權規模。

據知情人士透露,這些談判幫助沃爾瑪與 TikTok 建立了更緊密的聯繫,而這正是最初促使沃爾瑪參與該交易的動機。一些知情人士表示,沃爾瑪正致力於與 TikTok 合作,為通過該應用銷售的商品提供倉儲和發貨支持,而且沃爾瑪首席執行官董明倫(Doug McMillon)現在已與 TikTok 的執行領導層建立了關係。

一位知情人士說,甲骨文高管預計該交易將在今年年底前完成。甲骨文高管將 TikTok 視為該公司雲業務的一個大客戶。

字節跳動繼續對美國政府提起訴訟,一定程度上是為了確保該應用在談判進行期間不會面臨被關閉的風險。

特朗普政府的上述高級官員稱,特朗普仍傾向於將 TikTok 徹底趕出美國,但他的注意力已轉移到其他事情上。該官員表示,儘管特朗普初步批准了一項交易,但他從來沒有完全接受這個想法,因為他不想要一筆可能被視為對中國有利的交易。

據這位高級政府官員透露,在特朗普政府內部,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和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都曾時而在會議上表示,他們相信此類交易能起作用;不過對中國持強硬態度的白宮經濟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建議特朗普不要批准這樣的交易。

據知情人士透露,TikTok 認為,仍可能需要剝離其美國業務,否則該公司對美國數據的處理將會一直受到質疑。

交易最終必須得到 CFIUS 和特朗普的批准 ,也需要中國政府同意。

這場訴訟的目的之一是為了讓 TikTok 有一張人性化的面孔。音樂人錢伯斯於2018年底登錄TikTok,他在父母家地下室的工作間錄製了哈爾西(Halsey)歌曲 Without Me 的翻唱版,為自己贏得了數以千計的早期粉絲。

現在有200多萬用戶關注他的視頻,其中許多視頻是他自己的原創音樂或他翻唱的熱門歌曲。這位來自康涅狄格州的25歲的年輕人已經贏得了益達(Extra)口香糖和 Cinnamon Toast Crunch 麥片的代言合同。

他說:「像我這樣的普通孩子,沒有多少錢,也沒有行業高層的人脈關係,但TikTok讓我們能夠在音樂行業中留下印記。」他表示,他覺得他需要為 TikTok 而戰。

喜劇演員馬蘭稱,他同樣積累了足夠多的 TikTok 粉絲,因此辭去了服務員的工作,並輟學。他現在靠包括士力架(Snickers)和鋭步(Reebok)等品牌的贊助來養活自己,擁有300萬粉絲。

據知情人士透露,隨着夏季該應用面臨的威脅越來越大,TikTok 管理人士與該應用的知名網紅保持密切聯繫,向他們保證 Tiktok 有一個確保業務存續的計劃,並勸阻他們轉投競爭對手的平台。這些知情人士表示,在這些溝通過程中,該公司強調,這些網紅需要捍衞自己的權利。

9月份時,TikTok 召集這些網紅在 Zoom 電話會議上討論美國政府的威脅以及可能採取的措施。據一位參會人士稱,他們回答了關於 TikTok 如何影響自己生活的問題。最終,錢伯斯、馬蘭和里納布自願成為該訴訟的原告。

里納布和馬蘭之前曾在行業活動中見過面,他們對錢伯斯的工作也很熟悉。9月初,三人開始每天通過群聊方式互相傳遞有關該起訴訟的信息。

TikTok 為他們指派的律師多蘭(Ambika Doran)說,她覺得他們的理由非常充分,因為她認為特朗普政府越權了。多蘭也意識到,他們可能會覺得與美國政府對簿公堂是一件令人生畏的事情。

業務側重言論自由和技術方面的多蘭表示:「政府完全關閉一個言論自由的論壇是史無前例的做法,無論出於什麼原因。」 她不予討論該訴訟的形成過程和資金來源。

多蘭於9月18日代表這些網紅提起了訴訟,當時距美國商務部起初設定的禁止下載TikTok的日期還剩兩天。在這起代表 TikTok 的並行訴訟中,一名法官在該禁令生效前幾小時阻止了該禁令。

這些原告稱,10月份那會兒壓力很大,他們在等待自己的法庭聽證會。有幾天,馬蘭整天都在刷新聞和 Twitter,希望聽到一項會拯救 TikTok 的交易。

里納布聽說其他網紅在討論是否要轉移到 YouTube 等其他平台。里納布發布關於時尚和生活方式的視頻,她說自己每個視頻的代言收入在5000美元至1萬美元。

10月28日,里納布把筆記本電腦放在廚房,拿着一杯咖啡、身穿係扣襯衫和睡褲,通過視頻會議進行了作證。她和馬蘭回答了雙方律師的一系列問題,主要圍繞 TikTok 是如何運作的。

兩天後,法官比特爾斯通做出了支持這些原告的裁決。

多蘭給她的當事人發短信說:「我們剛才勝訴了,查收你們的郵件。」

「是的!」里納布說。她說,放下手機後她大叫了起來。

英文原文:TikTok Stars Proved Key in Strategy to Fight U.S. Ban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