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國際

五年間,中澳關係從蜜月走向冰點

滲透論、間諜案、國安案、搜查記者⋯⋯盤點過去五年,哪些事件讓中澳關係急速降溫?


2016年9月4日杭州,澳洲總理滕博會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攝:Wang Zhou/Pool via Getty Images
2016年9月4日杭州,澳洲總理滕博會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攝:Wang Zhou/Pool via Getty Images

澳大利亞的外交政策一直在中美之間遊走:與美國結盟維繫軍事和國家安全;在經濟上依賴中國大陸的市場。這是中澳在上世紀1970年代建交之後逐漸成形的不點明的外交方向。

2015年12月,澳中簽訂自由貿易協定,允許澳洲出口到中國的農產品逐年遞減關稅,鞏固了中國作為澳洲最大的礦業和能源市場的地位——澳洲超過70%的鐵礦、煤礦和天然氣都是出口至中國。單在2017年,澳洲就向中國出口了超過850億澳元的能源產品。在留學產業、旅遊、投資方面,澳洲也獲利無數。

而澳洲與美國作為盟友,也是歷史悠久。澳洲在1941年成為「五眼聯盟」一員,和美英加紐共享情報。二戰後的「澳紐美安全條約(ANZUS)」確定了澳洲作為美國緊密盟國的地位。澳洲也長期有美軍的情報單位設站,並由美軍在澳洲開展各類軍事訓練。2001年的阿富汗戰爭和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澳洲也均有參與其中。

如今,平衡似乎難以為繼。澳洲媒體形容,中澳關係跌到建交以來的最低點,兩國貿易戰持續,引發澳洲國內農礦業擔憂。僅是短短五年,中澳兩國關係是如何隨着近年來中美關係緊張而走到如斯田地的?

2020年7月4日中國海南,人們佩帶的口罩於超級市場排隊買澳洲牛肉。

2020年7月4日中國海南,人們佩帶的口罩於超級市場排隊買澳洲牛肉。攝:Yang Xu/China News Service via Getty Images

從蜜月到冰點

事實上,在2016年簽訂自由貿易協定後,中澳雙方雖然在經濟利益推動下密切來往,然而也已經開始暗湧不斷。

2017年3月,曾批評中國政府的悉尼(雪梨)科技大學華裔學者馮崇義,在完成為期三週的學術訪問,由廣州機場返回澳洲時,被中國當局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為由,扣押一週。馮崇義持有澳洲永久居留權,此前曾批評中國當局干預澳洲,尤其是干預當地中文媒體和居澳異見人士,在中國訪問時曾和多名學者、維權律師見面。馮崇義返回澳洲後接受澳洲廣播公司(ABC)訪問,指作為離境條件之一,他和中國當局簽訂協議,不會揭露被扣押的過程和問話細節。

當年6月,澳洲廣播公司著名深度調查節目《四角方圓(Four Corners)》製作了一期節目,報導「中國共產黨在澳洲的勢力和影響」。該報導由知名調查記者尼克·麥肯錫(Nick McKenzie)主導,節目訪問了曾被扣押過的馮崇義,並調查中國領事館與各大學的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的密切關係。節目還調查了2017年3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訪問坎培拉期間,中國領事館職員如何組織當地學生列隊歡迎。

尼克·麥肯錫是澳洲報業巨頭 Fairfax(現已和澳洲另一傳媒集團Nine合併)旗下的《悉尼先鋒報 (Sydney Morning Herald)》和《墨爾本時代報(The Age )》的調查記者,以調查澳洲政府部門貪污和政治獻金聞名,曾多次獲得澳洲新聞業標竿沃克力新聞獎(Walkley Award)。2012年,麥肯錫有關澳洲海關貪污案的調查甚至推動了澳洲海關內部改革。2014年,麥肯錫報導了前香港特首梁振英接受澳洲公司UGL七千萬澳元一案,在香港引發輿論風暴。

2017年,在節目中最引起熱議的一段,是麥肯錫採訪坎培拉某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的主席,詢問對方,若有對中國政府持異議的中國學生組織人權示威,是否會告知中國大使館。對方回答:「我一定會,僅僅是為保護所有學生的安全。我也會為了中國而這麼做。」

節目還重點報導了華裔富商周澤榮 (Chau Chak Wing)。周澤榮曾以七千萬澳元買下前澳洲首富James Packer在悉尼的別墅而受到媒體關注,而他向工黨和自由黨共捐款超過四百萬澳元。李克強在訪澳期間,曾出席當地華人社區一場晚宴,周澤榮則是坐在李克強的身邊。節目中,斯威本理工大學的中國研究學者約翰·費茲傑爾德教授指出:「每一個政府都會做外宣,對外延伸其軟實力,但在這方面,中國與其他國家不同的是,它是通過這些秘密行動(clandestine operations)來做外宣的。」

節目播出後,周澤榮將ABC、Fairfax和麥肯錫以損壞名譽告上法庭,指該報導暗示其涉及或參與了賄賂前聯合國大會主席 John Ashe的案件。ABC和Fairfax在法庭上引用了澳洲自由黨議員安德魯·海斯蒂(Andrew Hastie)在國會的演講,指其提到周澤榮是Ashe一案的參與者,以此辯護,卻遭到法官批評。庭審認為報社侵犯了周的名譽,但這一判決在澳洲新聞界也引起熱論,有學者和記者質疑,澳洲現行的誹謗法太嚴,會限制記者揭發政治黑箱,妨礙新聞自由。

無論如何,這期電視節目播出後,在澳洲社會影響巨大。這是近年來澳洲民眾首次從媒體中獲悉「僑務」的概念,「中共統戰部門」的概念也在民眾當中傳開。2018年,查理斯特大學學者克萊夫·漢米爾頓(Clive Hamilton)出版《無聲的入侵》一書,該書形容中共統戰部門通過政治獻金、在華人社區建立親北京團體影響澳洲政治,描述稱中國留學生危害澳洲學術自由,此外還詳細列出兩大政黨的議員和有親北京背景的華裔商人的親密聯繫,包括這些議員受邀到訪中國或出席相關社團活動。

「一邊搞關係一邊威脅懲罰,這就是中國慣用的作案手法。北京希望將澳洲變成「第二個法國」,一個敢於對美國說『不』的國家,」漢米爾頓寫道。

該書準備出版時,有出版商因其敏感內容一度拒絕出版該書,該書也被北京的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稱為「惡意炒作」。不過,也有研究中國的澳洲學者質疑該書證據不足,作者在書中的口吻也有將華人排除在澳洲人之外之嫌,引起內容涉及種族歧視的爭議。

在這一段時間,澳洲執政黨自由黨經歷了多次「內亂」,總理也由麥肯·滕博(Malcolm Turnbull)換成現任的斯科特·莫里森,自由黨一方面繼續在經濟上尋求開拓中國市場,另一方面,隨着澳洲國內對中共影響的警惕增加,指責中國干預澳洲社會的輿論加劇,自由黨也加大了對外國干預的法律審查力度。包括在2018年通過《反外國干預法》和《外國影響力透明法》,要求在職議員申報與外國機構的關係。同年,澳洲也以國家安全為由,禁止中國通信巨頭華為參與國內5G建設。

對澳洲這一系列針對外國干預的做法,時任北京外交部發言人陸慷表示不評論。2019年初,中國以間諜罪拘捕擁有澳洲永久居民身分的華裔作家楊恆均。此後中國當局一直拒絕透露有關楊恆均案細節。今年9月,仍被扣留在中國的楊恆均接受外媒採訪,否認間諜罪名,並稱在被拘留的19個月期間遭到超過300次的審問。

2019年4月,麥肯錫再次主導《四角方圓》的深度調查,推出「干預(interference) 」專題。調查中國富商黃向墨向澳洲各政黨捐款一事。黃向墨也是兩年前《四角方圓》報導中涉及政治捐款的中國富商之一,此次報導指黃向墨和中共統戰部門有密切聯繫,當時正申請入籍澳洲,而2018年,曾在南海問題上支持中國立場的工黨參議員Sam Dastyari因被指接受黃向墨的捐款而辭職。「外國干預」,尤其是來自中國共產黨的干預,再次成為澳洲輿論熱點。

同年,隨着香港反修例運動和新疆人權問題持續發酵,北京在澳洲的形象變得更差了。6月12日,在香港示威者包圍立法會阻止法案二讀的當天,澳洲外長佩恩發表聲明,高度關注事件,並稱「香港的成功與澳洲的利益實質相關」。7月,《四角方圓》發表新疆「再教育營」專題,有居住在澳洲的維吾爾族人表示家人被關入營區,並講述了一位澳籍維吾爾族人的中國籍妻子遭中國當局拘留,和澳籍兒子一起被當局禁止到達澳洲,一家人無法團聚的故事。節目播出後,澳洲駐北京大使館正式要求北京允許該母子前往澳洲,然而中國當局至今仍然拒絕,並稱是其妻子拒絕離開中國

2019年11月,麥肯錫在另一深度調查節目《60分鐘》中報導王立強間諜事件。一名稱為王立強的中國男子自稱2016年起為中共統戰部門服務,負責監控台灣和香港的獨立與民主運動,如今向澳洲政府尋求政治庇護,並協助澳洲安全情報組織。2020年1月,正值中華民國總統大選前夕,麥肯錫與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研究員周安瀾發表報導,指王立強受到威脅,並被一位來自台灣政界高層的人物和一位孫姓中國商人一起要求錄製一段短片,在短片中稱其接受了民進黨的賄賂來謊稱自己為中共從事間諜工作。報導指該台灣政界高層是國民黨副秘書長蔡正元。蔡正元隨後在國民黨中央黨部召開記者會,公布和涉事孫姓商人及澳洲記者的通話錄音,否認指控。

「叛諜」王立強聲稱自己在過去數年中,參與了一系列北京策劃的情報工作——辦理銅鑼灣書店案,滲透反修例運動,再到干預台灣大選和干涉澳洲內政。

「叛諜」王立強聲稱自己在過去數年中,參與了一系列北京策劃的情報工作——辦理銅鑼灣書店案,滲透反修例運動,再到干預台灣大選和干涉澳洲內政。攝:Steven Siewert/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via Getty Images

《60分鐘》報導播出後,北京《環球時報》發文,播出一段短片,稱王立強在2016年在福建涉及一件詐騙案。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則指王立強案是「民進黨和反華勢力的騙局」。王立強事件在澳洲社會引起新一輪「中國威脅論」輿情,亦有不少學者和記者認為王立強的供詞中錯漏太多,其在情報組織中只是外層人員,實際職責並無報導中那樣大,是為了成功申請政治庇護而向媒體爆料。其後,王立強事件逐漸離開公眾視線。

今年,隨着2019冠狀病毒疫情擴散,中澳關係迎來歷史最低點。4月,澳洲外交部長馬利斯·佩恩發起動議,要求獨立調查冠狀病毒起源,動議得到超過120個國家支持,後來轉由歐盟起草。中國先是反對澳洲的號召,但後來也表示支持獨立調查。

澳洲作為領頭羊號召調查病毒起源一事,引起北京的強烈不滿。5月,中國先是宣布對澳洲進口大麥徵收80%關稅,並以技術原因,禁止四家澳洲牛肉屠宰商出口;6月,中國文化和旅遊部向遊客發布警告,稱受疫情影響,澳洲境內針對亞裔種族歧視案件上升,建議慎重到澳洲旅遊;三天後,中國教育部發布警示,建議中國留學生慎重選擇到澳洲留學。八月,中國向澳洲葡萄酒開刀,提出反傾銷調查,並禁止了第五家澳洲牛肉屠宰商入口。其後,華為宣布削減澳洲研發投資一億澳元,並在2021年前裁員1000人,此舉動也被視為中國對澳洲的貿易經濟制裁舉動之一。

澳洲方面也持續升級動作。在6月,澳洲政府宣布受到來自某一國家的大規模網絡攻擊,儘管當時沒有點名,但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指該攻擊來自中國。同月,澳洲情報安全組織搜查了工黨議員蕭克特·莫索曼(Shaoquett Moselmane)的家,指其辦公室人員中有人為中國政府服務,勸說莫索曼做北京的說客。

2019年,澳洲財政部允許蒙牛以15億澳元收購知名澳洲奶粉品牌Bellamy,然而今年八月底,澳洲財政部以「觸犯國家利益」為由,禁止蒙牛以六億澳元收購由日本麒麟(Kirin)旗下的澳洲牛奶品牌Lion。同月,總理莫里森提出議案,試圖允許聯邦政府介入州政府和大學與外國政府簽署的協定。早前,維州州長兼維州工黨領袖丹尼爾·安德魯斯 (Daniel Andrews)和北京簽署「一帶一路」協議,聯邦政府此舉被視為是為了終止維州與北京的這份協定。

2020年6月24日悉尼,2019冠狀病毒病爆發期間,來自中國的國際學生在悉尼歌劇院旁沿著海濱散步。

2020年6月24日悉尼,2019冠狀病毒病爆發期間,來自中國的國際學生在悉尼歌劇院旁沿著海濱散步。攝:Loren Elliott/Reuters/達志影像

從外交到教育,關係全面惡化

幾乎與中美對峙同步,中澳雙方也從貿易戰延續到媒體戰及其他各個方面。

8月,任職中國海外官方媒體CGTN的澳洲華裔主播成蕾在北京被扣留,北京當局後來指成蕾涉及危害「國家安全」。事發後,ABC和《澳洲金融評論》緊急召回其駐華記者。ABC駐華記者比爾·博圖斯 (Bill Birtles)表示在其北京的家中收拾行李期間,受北京警方上門問話,稱其涉及「國家安全事件」,並禁止其出境,後來前往駐北京的澳洲大使館尋求庇護;駐上海的《澳洲金融評論》駐華記者邁克爾·史密斯 (Michael Smith) 也有類似經歷,最後向澳洲駐上海領事館尋求庇護。博圖斯和史密斯於九月初回到悉尼後,《環球時報》發文,稱澳洲當局六月在搜查工黨議員蕭克特·莫索曼當天,以《反外國干涉法》為由搜查了駐澳洲的新華社、中國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和中新社的四名記者的家,並帶走電腦等物品。

中澳在南海上的爭端也在這段時間再次冒起。7月22日,澳洲宣布將派出五艘軍艦參加美國海軍和日本海上自衛隊在菲律賓海的軍事演習。23日,在演習時,澳洲軍艦在南沙群島附近遇上中國海軍。澳洲國防部後來的聲明指,雙方「專業地處理」了這次事件。兩日後,澳洲正式向聯合國遞交聲明,拒絕接受中國在南海的「九段線」說法,稱中國在南海的相關行為並不合法。

中澳關係惡化期間,兩國相關政府官員的一舉一動均受到關注。中國駐澳外交官先是響應「戰狼外交」模式。4月,澳洲提出獨立調查疫情源頭時,駐澳中國大使成競業接受《澳洲金融評論》訪問,暗示澳洲若繼續推動調查,北京或會抵制澳洲產品。8月,中國駐澳洲公使王晰寧接受澳洲新聞記者俱樂部(National Press Club)的邀請在坎培拉發表演講,稱澳洲在沒有通知中國的情況下就提出獨立調查,「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值得注意的是,這並非是王晰寧首次在澳洲媒體高調露面。早在2月,王晰寧就參加了ABC的電視談話節目《Q+A》,在節目中指責ABC傳播假新聞。在被澳維吾爾族人士質問到新疆人權問題時,王晰寧則試圖轉移話題。

另一方面,澳洲政圈裏,要求對中國持強硬立場的呼聲愈來愈高。據《衛報》報導,5月,澳洲總理莫里森曾邀請自由黨內著名的「對華鷹派」議員參加會議,包括早前因批評中國而被北京拒絕簽證的安德魯·海斯蒂和詹姆斯·帕特森(James Paterson),外長佩恩也有出席。據報導,會議上鷹派議員們對莫里森政府提出針對冠狀病毒起源的獨立調查讚賞有加,稱讚政府沒有為了和中國的經濟利益而退縮。莫里森也在會議中向他們表示,他會保持對華政策的一致性。

製圖:端傳媒設計部

中澳關係惡化,大學也成了「戰場」。中國干預澳洲大學學術自由再成熱點。自2019年反修例運動爆發,居澳港人社區在澳洲多個城市都有舉辦反修例示威。去年七月,阿德萊德大學、莫那什大學和昆士蘭大學的香港學生在校園內擺設街站期間,中國大陸留學生與其發生衝突,引發澳洲全國關注校園內的言論自由。同月,昆士蘭大學被揭發在沒有對外公布的情況下,任命中國駐布里斯班領事館領事徐傑為語言和文化客座教授,同樣引發爭議。

2019年10月,《四角方圓》再次推出中國專題,此次針對澳洲大學與中國政府的利益關係。報導指,有多家澳洲大學涉及參與中國政府旗下的數據科技公司的研究,其中阿德萊德大學的研究人員和中國的曠視科技(Megvii)高層合作,研究如何從短片中追蹤交通工具,而該公司被美國以「侵犯維吾爾族人權」為由列入了黑名單。

8月初,澳洲新南威爾士大學刊登了由人權觀察澳洲分部主管Elaine Pearson執筆的呼籲國際關注香港事態的文章,遭到該校中國留學生投訴而撤回文章。這在澳洲社會引起聲討,迫於壓力下文章再次刊出,但並非在大學主頁,而是Pearson有份任教的法學院網站;新南威爾士大學也發表聲明,然而有網民發現,其在微信公眾號發表的中文聲明與英文聲明不一致,疑似是為中國留學生而設。此外,據《悉尼先鋒報》八月底報導,聯邦政府將會調查悉尼大學的孔子學院,看其是否違反《外國影響力透明法》。

2013年4月9日在北京,中國總理李克強(左)在人民大會堂的一次歡迎儀式期間陪同澳洲總理茱莉亞·吉拉德(右)觀看儀仗隊。

2013年4月9日在北京,中國總理李克強(左)在人民大會堂的一次歡迎儀式期間陪同澳洲總理茱莉亞·吉拉德(右)觀看儀仗隊。攝:Feng Li/Getty Images

這並非孔子學院首次在澳洲受到質疑。除了在大學教授漢語和中國文化,澳洲的部分孔子學院還提供澳洲中小學中文教師的培訓,尤其在實行雙語教學的維州,孔子學院多次和維州的中文教師協會合作,舉辦培訓講座。在悉尼的孔子學院接受調查的同一時間,墨爾本大學新聞中心與《衛報》共同發表調查報導,指維州中學的中文教科書有大量直接引述中國社科院的「中國夢」「一帶一路」等內容,並且在地圖上採用了中國官方的南海劃界方案,而非澳洲立場。該教科書的作者、維州中文教師協會的徐紀興否認在教科書中植入中共宣傳資料。該教科書現已被出版商召回。

另一方面,有學術界人士擔憂,中澳關係惡化,會導致中澳雙方的學術交流更為困難。9月, 在中國稱四名中國記者被搜查後,ABC報導兩名中國學者的澳洲簽證被以安全原因吊銷。其中一位是華東師範大學澳洲研究中心的陳弘教授,而另一位則是在北京外國語大學負責澳洲研究中心的李建軍。兩人被指和先前遭搜查的四名中國記者,以及被澳洲安全情報組織調查的工黨議員在同一微信群組。澳洲安全情報組織認為,有前中國政府工作人員利用該群組鼓勵議員為中國當說客。

中澳關係跌落低谷,夾在中間的是澳洲華人。隨着中國在澳洲影響和干預的議題不斷發酵,有關澳洲華人是否對澳洲忠誠的話題也隨之而起。華人社區被視為是中共統戰部門的「代言人」,指中共部門通過華人富商如周澤榮、黃向墨等收買澳洲政客;此外,根據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六月的一份報告顯示,中共統戰部門還會通過在澳華人社團,發揮其影響力。

另一方面,華人群體也是兩大執政黨的目標票源,2018年聯邦大選中,兩大執政黨在華人聚集的奇瑟姆選區都派了華人候選人參選,然而兩人隨後均被揭發曾為澳洲中華總商聯合會的榮譽主席,該商會是世貿基金(World Trade United Foundation)的「分支機構」,而世貿基金被指是中國統戰部門旗下的組織,其多個負責人有中國政協或統戰部背景。

北京在澳洲的影響力也讓不少華人害怕發聲。據澳洲智庫China Matters的最新政策報告顯示,有在澳華人擔憂其在中國的家人會受到影響,而害怕表達對中國的批評。報告指一名華人在參加完去年澳洲的「六四」紀念活動後,收到了來自中國國安部的信息,警告他的行為會影響到他的家人。

在這次疫情中,華人也成了種族歧視的對象,墨爾本有華人家庭車庫門被用紅字噴塗「COVID 19 CHINA DIE」,有新加坡華裔留學生在街頭被襲擊。據澳洲亞裔聯盟委託的一份最新調查顯示,將近三分之一的澳洲人認為,澳洲境內疫情是由「Chinese people」引起。

九月,聯邦政府宣布將會修改入籍考試題,並設新題目去測試入籍申請者對「澳洲價值」的認知。此次修改被視為是打擊外國影響力和保證新移民對澳洲的忠誠度。對於華人來說,在中澳關係日益惡化並看不到好轉跡象的今天,未來的處境無疑會愈加艱難。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澳洲 中澳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