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

晚報:中印外長在莫斯科舉行會談,就兩國關係及邊境局勢達成五項共識


2020年9月10日在俄羅斯莫斯科,俄羅斯、印度及中國舉行三國外長會談。 圖片來源:Russian Foreign Press Service / Handout / 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9月10日在俄羅斯莫斯科,俄羅斯、印度及中國舉行三國外長會談。 圖片來源:Russian Foreign Press Service / Handout / 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中印外長在莫斯科舉行會談,就兩國關係及邊境局勢達成五項共識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和印度外長蘇傑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在莫斯科會面,雙方達成五點共識,包括不讓兩國分歧上升為爭端、通過邊界問題特別代表會晤機制保持溝通等。

中印邊境爭議於近月再趨緊張,兩軍於今年6月在拉達克東部加勒萬河谷爆發45年來首次流血衝突,本週一再於班公錯(Pangong Tso;中方稱:班公湖)發生45年來首次兩軍鳴槍。

據互聯網流傳片段,中國解放軍本週再有約150人試圖在拉達克一處河邊入侵印度,印軍部隊到場阻止,雙方發生肢體衝突,解放軍士兵一度需要保護中國國旗。另據印度傳媒報導,解放軍約40人於週二(8日)駕駛兩艘快艇,企圖在班公錯入侵印度,但被印軍部隊發現後掉頭撤退。

印度政府隨後指出,中國解放軍已經沿邊境實控線集結約五萬人,包括火箭部隊,以及近期部署的約150架戰機、地對空導彈等,而且由北京直接指揮。印方指出,中方早前曾派輕型坦克及機械化軍車試圖越境,印度武裝部隊成功攔截。

緊張局勢至當地週四(10日)出現緩和曙光,中印外長在莫斯科舉行近兩個小時的會談,會後聯合公佈有關發展中印關係的五項重要共識

  • 不讓兩國分歧上升為爭端;
  • 同意邊境地區當前形勢不符合雙方利益,兩國邊防部隊應該繼續對話,儘快脫離接觸,保持必要距離,緩和現地事態;
  • 恪守現有邊境事務協議和規定,維護邊境地區和平與安寧,避免採取任何可能使事態升級的行動;
  • 同意繼續通過中印邊界問題特別代表會晤機制,保持溝通,開展中印邊境事務磋商及協調工作機制磋商;以及
  • 隨着局勢緩和,雙方應加快建立互信,維護和增強邊境地區和平與安寧。

此外,中印外長亦於東道主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舉行三方會談。

就在中印外長舉行會談前後,中國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微博發文,指出「靈活外交」和「軍事冒險」是印度對華交替使用的兩種手段,因此對印度應該聽其言觀其行,假如印軍不撤離班公湖地區,則必定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胡錫進認為假如中印兩軍持續對持,印軍後勤根本不足以支持部隊在高海拔地區過冬,屆時必有印軍士兵凍死、或染上「2019 冠狀病毒」而病死,而一旦開戰則會全部被消滅。

曾參與「反送中」、去年被發現浮屍海面,陪審團今一致裁定陳彥霖死因存疑

曾經參與「反送中運動」的香港職訓局青年書院15歲女生陳彥霖於去年9月底被發現死亡,屍體赤祼浮於海面,惟警方指其死因無可疑。死因庭就陳彥霖死因進行研訊,至今天陪審團一致裁定陳彥霖死因存疑

(編註:關於死因研訊過程,包括警方、陳彥霖家屬、法醫、精神科醫生等的作供內容,以至陳彥霖死亡事件與「反送中運動」的關係,詳見端傳媒專稿報導。)

由兩男三女組成的陪審團今天作出裁決,裁定陳彥霖於去年9月19日至20日間受傷及死亡,但地點和時間不詳,並且因屍體腐化而不能確定死因,一致就陳彥霖死因作出「存疑裁決」。

根據陪審團就事實的裁斷,他們未能確定陳彥霖於去年9月19日當天呈現思覺失調徵狀,也未能確定她失蹤當晚在香港知專設計學院(編註:由職訓局成立)校舍正門登上的士前往日出康城緻藍天,以及在康城街近巴士總站附近下車。不過,陪審團認為陳彥霖進入海中時,身上已無任何衣物。

陪審團因未能確定陳彥霖是否有思覺失調,以及思覺失調是否間接或直接導致她死亡,因此建議醫院管理局檢討現行青少年精神科會診服務的跟進機制,以便更有效診治青少年的精神狀況。另外,由於衛生署法醫科因陳彥霖屍體腐化而未能判斷其死因,陪審團建議日後遇上同類案件時,法醫科應為屍體進行矽藻測試,以協助判斷死因。

經過為期11天的研訊,死因裁判官高偉雄今天引導陪審團,期間就陳彥霖的死亡表示惋惜。他指出儘管陳彥霖的家庭狀況及過往經歷已被披露,但相信陪審團不會因此產生偏見,並有足夠智慧作出裁決。

裁判官提醒陪審團,儘管傳媒曾經報導案件,但陪審團只能憑藉庭上證供作出裁決,也只能憑證供作出推斷、而非猜測。裁判官提到陳彥霖失蹤至其屍體被發現的這段時間缺乏目擊證人,陪審團需要推斷期間所發生的事情。

裁判官指出,沒有證據顯示陳彥霖被人襲擊致死或服用藥品致死,因此不會提供「非法被殺」作為裁決選項,同時即使思覺失調可能驅使人自殺,但在部份證人關於去年8月22日至9月18日間的供詞並不相乎,因此排除「自殺」作為裁決選項。

裁判官引導陪審團,只需考慮陳彥霖是否「死於意外」。假如陪審團認為陳彥霖自行進入海中因而溺斃,則無論她的行為出於思覺失調或其他任何原因,均可推斷她「死於意外」。相反,如果陪審團無法推斷出陳彥霖的受傷情況、時間及地點,則必須裁定死因「存疑」。

裁判官提到,法庭一般不會要求陪審團交代事實裁斷,但由於本案情況特殊,因此要求陪審團填寫一份關於陳彥霖死亡狀況的問卷。問卷共有17題目,涵蓋陳彥霖失蹤前行蹤,包括她離開校舍時有否手持物品、有否思覺失調徵狀、進入海中時身上有否衣物等。裁判官指出,陪審團必須就每道題目達致至少三比二的大比數裁斷。

經退庭商議,陪審團最終一致裁定陳彥霖死因存疑。

代表12名港人的維權律師據報受中國當局壓力,被要求退出案件

12名港人上月潛逃台灣途中被中國海警截獲,至今仍被扣押於深圳鹽田看守所。據香港傳媒報導,有受家屬委託代表涉事港人的中國維權律師收到中國當局警告,威脅他們退出案件,否則會嚴重影響律師執業資格。

眾新聞引述受家屬委託的中國維權律師盧思位表示,他所屬的四川成都司法局已向他提出約談,暫時未知約談內容。

「12港人關注組」在 Facebook 專頁發佈消息,指另一名維權律師任全牛透露收到司法局來電,局方指出「案件嚴重,擔任辯護律師會被視為不愛國」。

另據傳媒報導,其中一名家屬委託律師接獲所屬地區國保人員要求退出案件,以及要求不可接受任何傳媒採訪。國保表明案件涉及國家安全法因此十分敏感,律師必須在國保人員陪同下才可到鹽田看守所。

香港電台昨日(10日)引述消息報導,至少三名深圳律師在當局壓力下被逼退出案件。

歐盟要求撤回《內部市場法案》,英國政府拒絕

英國政府日前公佈《內部市場法案》,部份條款被指牴觸英歐此前簽署的《北愛爾蘭議定書》,雙方就此召開緊急會議。歐盟會上要求英國於月底前撤回法案,但遭英方拒絕。

當地週四(10日),英國內閣辦公室國務大臣高文浩(Michael Gove;台譯:戈文)與歐盟委員會副主席謝夫喬維奇(Maroš Šefčovič)在倫敦舉行緊急會議。謝夫喬維奇批評《內部市場法案》嚴重影響歐盟對英方的信任,要求英方在月底前撤回法案

然而,高文浩在會後對外界強調,英國無意違背與歐盟簽署的協議,但為了英國主權,以及為了確保北愛貨物能不受限制地運到英國內部市場,英國不會撤回法案。高文浩反指,英國決心落實《內部市場法案》正正因為英國認真看待《北愛議定書》的執行,希望確保執行方式能夠尊重北愛是英國及英國關稅區的一部份。

《內部市場法案》將於當地下週一(14日)在英國國會進行二讀。假如英國最終立法,當「脫歐過渡期」於今年12月31日屆滿後,法案將授權英國官員修改或制定北愛與英國其他地區之間的出入口程序規定,同時授權補貼境內人士或企業。

然而根據《北愛議定書》,英國在「脫歐過渡期」屆滿後正式脫離歐盟關稅同盟,但北愛仍需繼續遵守歐盟有關農業和其他產品的規則,以避免出現「硬邊界」。歐盟認為議定書能夠維持北愛邊界開放及維護公平競爭環境,因此為英國推動法案以擴大這兩個範疇的自主權而感到震怒。

評論指出,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試圖借《內部市場法案》而向歐盟施壓,以為即將展開的第八輪英歐貿易協議談判爭取籌碼。約翰遜早前揚言,假如英歐雙方在下月15日仍然無法達成貿易協議,英國並不介意就此離開談判桌、即於明年元旦「無協議脫歐」。

英國《衛報》報導,歐盟法律意見認為歐盟有權就英國推動《內部市場法案》訴諸法律行動,要求英方賠償大額罰款,另外還可根據脫歐協議調解機制對英國實施經貿制裁。

除了北愛問題,英歐還就漁業、勞工權益、環境法規等存在分歧。歐盟希望享受在英國海域捕魚的權利,但遭英方拒絕,同時英國則希望享受歐盟魚類市場准入。另外,歐盟希望英國在勞工權益、環境法規、政府援助等領域與歐盟保持一致,但英方拒絕受共同規則束縛,認為那將失去脫歐的意義。

澳洲回應月前突擊搜查中國記者住所,強調基於證據調查外國干預

中國政府日前指出澳洲當局曾於今年6月突擊搜查四名中國駐澳洲記者的住所,澳洲貿易、旅遊和投資部長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作出回應,強調安全部門當日基於證據採取行動,調查涉及外國干預。

伯明翰出席澳洲廣播公司(ABC)時政節目期間,強調相關調查旨在回應澳洲輿論對外國干預的關注,而且行動完全基於證據展開。就外界質疑澳洲調查行動觸發中方不滿,導致兩名澳洲駐華記者上週被禁止離境,伯明翰作出否認,強調不認為兩件事件存在關連。

中國官媒及外交部日前確認,澳洲安全情報機構於今年6月突擊搜查四名中國駐澳洲記者的住所,以及對記者進行盤問。中方聲稱四名記者受到澳洲當局的威脅和恐嚇。

然而,外界質疑中方為何在事隔兩個多月後才披露事件。中方披露事件之前,剛有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澳籍華裔主播成蕾(Cheng Lei)被中國當局拘留,以及兩名澳洲駐華記者被中國國安人員深夜登門預約問話及禁止離境。兩名記者隨後進入澳洲駐華使領館尋求庇護,最終在澳洲政府向中方交涉後,於本週二(8日)獲准離開中國、返抵悉尼。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日前批評澳洲當局安排兩名記者進入使領館,指澳方旨在干擾中國依法辦案,干涉中國內政及司法主權。此就,伯明翰解釋使領人員有責任盡力確保兩名記者的安全,同時亦有跟中方官員合作解決事件,包括陪同兩名記者接受中國國安人員的問話。

反修例運動 印度 英國脫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