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南海衝突與台海危局——中國對外開戰的可能性有多大?

在中國開啟或捲入戰爭的機率問題上,最大的風險其實是北京的認知。


2019年12月28日,軍艦在伊朗、俄羅斯和中國聯合海軍演習中。 圖:Iranian Army via AP/達志影像
2019年12月28日,軍艦在伊朗、俄羅斯和中國聯合海軍演習中。 圖:Iranian Army via AP/達志影像

近來,海內外對中國可能對外開戰的預期不斷升高,戰場當然不是南海就是台海。對從長期的宣傳和教育中習慣了戰爭只會發生於「反侵略」場景的大陸公眾而言,因為爭取領土權益或國家不容分裂不成功,就訴諸戰爭加以搶奪,其理論和實踐其實都是頗為「超綱」的,甚至可以說對大陸國家機器亦是如此。因此,在這個問題上陷於認知困境就不奇怪了。

一、南海左支

不久前,南海還維持着各說各話的局面:美國不斷用艦機「航行自由行動」否定中國對有關島礁的主權和權益主張,但中國一面表示從未妨礙「航行自由」,迴避正面對抗,一面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領土認定原則只取有利一面,並徹底排斥其爭端司法解決機制,同時加緊建設島礁軍事堡壘,增加武力解決籌碼。

同時,中國又急欲簽署有法律約束力的《南海各方行為準則》,一面阻止其他聲索國跟進大舉改變領土現狀,一面以相關國家間協商成果阻止「域外大國」攜眾介入。正是在這一點上,中國遭到抵制。6月27日越南代表東盟十國聲明應以《公約》而不是「歷史權利」為依據解決南海爭端。這自然令一直在分化東盟上頗為得手的中國陷入被動。

當日,中國就宣布7月1-5日在廣西北海海域軍事訓練,結合此前中國撞沉越南漁船,指向明顯。萬沒料到的是中美關係大局逆轉,13日美國國務卿一番演講,將中國對南海的大部分主張和依據一筆勾銷,而此前美國「對南海主權權益爭端不持立場」的官方態度還算得上中國「奮進有為」的有利條件。

驚恐之下,北海海事局13日從上午到深夜又一氣發出3條禁航通告,宣布14-18日北部灣將有軍事訓練。23-24日又是三條,覆蓋25至8月2日。24日95180部隊也發出封海通告。

其實這些密集通告涉及同一海域,只是禁區邊界略有差異。而且23日的一條宣布訓練時間是26-28日,臨到27日上午10:14了竟然又以新通告將時間改為27日10:00至28日24:00。直到8月10日還在3分鐘內連發兩條,時間一模一樣,僅位置稍異。很明顯,中國軍方是奉了旨,倉促公開正常的小規模戰術訓練,以供媒體造勢,實際上具體實施只能隨後細化。

中國官媒還發布了7月26日海軍航空兵某旅實彈射擊的視頻,其實只是殲轟7小編隊對島礁數十架次的打擊,「射擊上千枚」的主要是不值錢的航炮炮彈和火箭彈,投放的炸彈也只是航訓彈。95180部隊聲稱「打靶覆蓋範圍廣,彈藥威力大」,其實其駐廣東遂溪的蘇-35戰鬥機也是現學現賣。即使7月30日國防部故意「官泄」轟6G/J兩個新子型號在南海跨晝夜高強度起降,問題是13日以後,中國在南海的主要壓力已然來自美軍而不是一個東盟弱國,這樣的軍事水平談何威懾?對此,疲於奔命的北京軍事機關已全然顧不上了。

只有在維持國內雞血氛圍方面,大陸民間軍事自媒體們更加駕輕就熟。5月初海軍第35批赴亞丁灣護航編隊途經南沙時的反海盜訓練,7月初東海艦隊154艦臨檢拿捕訓練,北海艦隊598艦的實彈射擊訓練等,都能被吹噓為「大規模實彈軍演」。

然而就是大陸各種軍事評論節目自己紛紛梳理的局勢也可謂黑雲壓城。7月4日美軍在南海展開雙航母演練,14日美驅逐艦在華陽礁和永暑礁12海里內「無害通過」,17日又舉行第二次雙航母演習。19-23日「里根」號航母與澳日艦隻先後在南海和菲律賓海聯演,期間澳艦也行經南海爭議水域。英國表示「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戰鬥群即將赴南海。在空中,美機7月向南海派出的67架次大型偵察機已是5月的2倍。行動不光涉及美軍幾乎全部主力偵察監視型號,還明顯增加了戰場監視及指揮機型,更多次深夜光臨中國沿海數十海里。

加之7月24日澳大利亞首次反對中國在南海的主權主張,美日澳印在南海問題上正協調行動,中國一面排斥「域外」干預,一面對幾個爭端當事國分而治之的策略徹底失靈。

2019年10月1日北京,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中國北京的天安門廣場的閲兵典禮。

2019年10月1日北京,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中國北京的天安門廣場的閲兵典禮。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二、台海右絀

然而,不待南海「實彈射擊」到8月14日收官,國人的眼球13日就被台海奪走。中國東部戰區當天宣布了一連串實戰化演練,應對美國衞生部長阿扎訪台。

其實,8月5日美國在台協會官網剛披露這一消息,次日傍晚中國舟山海事局就連發兩條禁航通告,宣布11-13日和16-17日每天上午當地兩個海域將有實彈射擊訓練。不料阿扎9日傍晚就已抵台,中國10日上午趕緊派出多達20多架戰鬥機接近或飛越海峽中線,當天中午浙江海事局又宣布11-13日每天上午舟山另一水域實彈射擊,傍晚宣布14-15日每天上午台州某海域實彈射擊,兩分鐘後又詭異地以一條純英文通告宣布在完全相同的海域有實彈射擊,時間卻改為13-15日上午。

到13日東部戰區(而非國防部)發言人表態時,阿扎已於12日離開,而浙江海事局還在15日一早宣布16-17日每天上午舟山某地還將實彈射擊,終於湊成持續一週的「嚴厲震懾」。眾多媒體一見東部戰區13日表態立刻興奮不已,以致紛紛誤報13日當天宣布11-13日有演習。

這一連串軍事行動的威力,《環球時報》當然甚至從台灣媒體中也不難找出「三面合圍」,「規模和效果都比1996年台海危機更高,形勢比1996更危險」之語,大陸「軍事專家」更是連呼「罕見」。

分析東部戰區的自我評價,「多軍種」沒問題,「成體系」顯牽強,所謂「在台灣海峽及南北兩端連續組織」的「多方向」,不就是10日戰鬥機群分別從漳州、武夷山及水門等多地分批起飛嗎?對並不廣闊的台灣海峽,這不過大陸的天然地緣優勢,但是否能如胡錫進所稱還將有「環島大演習」甚至軍機直接臨空,恐怕還要看交戰和介入情況吧。大陸海軍的訓練更集中在杭州灣南側領海線內,距台灣最近也有三四百公里,比起1996年的導彈「夾叉射擊」和「萬船齊發」差距明顯。

東部戰區還使用了「巡邏和訓練活動」的措辭,甚至沒有自稱「軍事演習」。在《解放軍報》上,8月10-17日雖不時涉及海空訓練,但從時間、地域、部隊軍種和所屬等細節上無一與同時期內東部戰區聲稱針對台美的訓練有關。

與之對應,8月11日美軍3架B-2A隱身轟炸機從本土部署到印度洋上的迪戈加西亞島,上次它部署到此正是2016年南海仲裁案之際;16日又一架B-1B轟炸機從關島飛向台灣東北空域,逼近中國的東海防空識別區。中國這一輪威懾顯然效果不佳。

再往前追溯,5月11日中國海事局還宣布唐山港京唐港區將為軍事演習禁航長達兩個月,「遼寧」號航母甚至從4月30日起就在台灣周邊「機動訓練」了近一個月,誰都知道這是因應5月20日蔡英文的就職典禮。

且不說「遼寧」號的戰力,京唐港的軍演被外界盛傳為利用當地類似台灣港口的大型滾裝船和集裝箱碼頭,演練奪取港口後迅速卸載一個機械化集團軍,甚至可能在演習中途直接進入戰爭,類似納粹攻蘇的「巴巴羅薩」計劃。

這樣匪夷所思的戰爭勝算,想必是堅信大陸兵鋒所指,台美盡已「嚇尿」。實際上在官方層面,當時國台辦和軍方的例行發言將「有決心、有信心、有能力、有辦法」改為「有堅定的意志,充分的信心,足夠的能力」,「決心」和「辦法」兩個關鍵不見了。軍方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在兩會的發言也老生常談。

2020年7月16日,台灣軍隊在台中舉行的漢光演習期間。

2020年7月16日,台灣軍隊在台中舉行的漢光演習期間。攝:I-Hwa Cheng/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三、狂熱源泉

如果說民間將攻台視為「進港卸貨」如同兒戲,5月,《艦船知識》這類多少有官方背景的雜誌也趁熱發布了「24小時解放台灣」視頻。其實,後者也不過是以電玩圈內熟知的戰略型模擬遊戲冒充「兵棋推演」,其「大陸導彈癱瘓敵機場和防空,空海軍順勢分別取得制空和制海權」的情節早在十幾年前就有了。相同的是,中國官方的新聞管制對這些就如此重大的話題發表的如此輕率的言論突然視若無睹,任憑其鋪天蓋地。如果說這是震懾台獨所需的輿論戰,不僅效果適得其反,而且堪稱丟人現眼,難道真地看不出來嗎?

有經驗的觀察家或可對中國民間戰爭囈語和官方思路加以區分,但今日最為弔詭的現象是:戰爭囈語帶來的收益早已超越了眼球經濟的流量收入,還產生了迎合上意,實現政治自保或投機的巨大價值。當這些囈語因為後一種價值而在大陸一大批網絡知名的退役將領、軍事專家、國際關係學教授或官媒總編口中不斷翻新和強化時,所形成的聲勢已足以迷惑整個國際視聽,進而影響各國認知和行為,同時也因其對國內情緒的空前強化,而使這種情緒反過來影響本已極不清醒的中國社會和高層對實力和形勢的判斷。

理論上,這些半官方囈語也是最高層完全可以管束的,但不讓他們說話,國內的民族主義狂熱情緒頓時失去動能,勢必直接掏空多個「自信」,由此形成相互依賴的局面。

這一現象甚至從美國得到助力。近日一個以技術崇美為特色的知名博主翻譯了一篇「重磅」文章——「美上將預測:三天統一寶島」。這看似與大陸民囈異曲同工,但如果你知道原文作者是貨真價實的美軍最高作戰指揮機構——參謀長聯席會議的前副主席,以及中情局前副局長,怕又覺得不像譁眾取寵。

問題還是出在外界難以辨別的專業細節上。文中提到的一些對華認知不無道理,比如中國必須突襲和速勝,在大肆張揚的大規模軍演中假戲真做當然是一招;西方因習慣了這種虛張聲勢,加上大選和疫情影響而麻痺大意,也很有可能。但文章對整個戰爭的推演堪稱荒誕不經:大陸通過事先大規模滲透和發展內應,破壞了台灣關鍵設施和防務;參演部隊迅速奪取澎、金、馬,潛艇封鎖海峽並癱瘓台海軍,數千枚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大量兩棲艦艇和漁船,以及防空力量均蓄勢待發;同時大陸外交恩威並施,帝吧網友全球出征,成功分化世界;由於全球股市崩潰,新舊總統尚未交接的美國手足無措,西方亂作一團,求助安理會也為中俄破壞;最終,美國面對中國的直接攤牌,以及基礎設施遭到中國警告性破壞,只能選擇不戰而敗,坐視台灣投降。

這顯然已經遠遠超出了正常的「料敵從寬」,兩位美國過氣「老首長」無非是唯恐美軍扭轉忽略大國競爭的局面力度不夠而腦洞大開,受虐狂一般將中國無限拔高,將自家貶得一文不值,基本談不上科學的研究方法和參考價值。發表此文的《紀事》(Proceedings)也只是非官方的美國海軍協會(USNI,長期被誤為學會、學院或研究院)的論壇式雜文期刊。該學會只為暢所欲言而設,觀點五光十色,並無學術和智庫性質。

由於美國戰略政策研究和國會決策的開放、競爭和透明性,這種危言聳聽不會擾亂美軍陣腳,但對中國大陸,心態複雜的中文傳播者並不敢多加解釋,這些觀點的嚴重缺陷很難廣為人知。可以想像,「美軍高級將領也承認中國三天即可奪台」的判斷豈止將助力大陸的愚昧和狂熱,考慮到大陸當前畸形的政治氣氛下,官僚機器內專業機構、專業人士和專業主義已然不敢有任何不順耳之音,此類信息完全可能影響中高決策層的印象。

2018年4月12日,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的核潛艇在南中國海的一次軍事演習中。

2018年4月12日,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的核潛艇在南中國海的一次軍事演習中。圖:Reuters/達志影像

四、歷史遺產

一提到1995和1996年台海危機,大陸人的普遍印象是「它成功地用軍事威懾制止了台獨」,即使經過足足二十餘年,直到近日李登輝逝世,也極少有人能對此論正本清源。

雖然釐清台海問題政治根源並非本文主題,但哪怕表面地看,起碼大陸「一個中國」的附加條件和默認前提其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因而也就無從「一中各表」和「一國兩制」)。正因為觸及這個最要命的利益,李登輝及其後來的「兩國論」,美國1995年接受他訪美,以及1996年台灣首次民選,才被大陸從一開始就罵得十惡不赦。

當時的另一時代背景是,中共雖然在1989年後被西方制裁和孤立,但以1992年「南巡」強化了改開路線,壓制了極左回潮後,仍得以用十年經濟成果製造「西化」假象,取得2001年入世,為美國體系接納的關鍵轉折。然而這十年間發生的「銀河」號「炸館」「撞機」事件仍揭示了中國與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格格不入的一面。對這一面,應對經驗不足的江澤民又本能地通過一系列應激反應,有意無意地培養了中國最初的民族主義情緒。

1995年,由於認為李登輝訪美危及「一個中國」的原則,加之俄式軍備現代化初見成效,貌似能對台灣和駐日美軍構成一點威脅,鄧小平和江澤民認為中國必須,也完全有能力給台美兩方一個強硬的震懾。

於是,1995年7月中共先後向台海發射6枚「東風」15;8月大批艦機海上攻防演練;9月15日至10月20日,又在閩南沿海集結大量艦機,於10月31日到11月23日在東山島舉行兩棲登陸作戰演習。針對1996年台灣大選,中共又於當年3月8日向台灣南北兩處共發射4枚「東風」15,當月中下旬又在東海和南海舉行聯合登陸作戰演習。

這兩次威脅的確令台軍高度緊張,全面戰備,鄰國和民眾也出現恐慌,但美軍3月11日就加派「獨立」號航母戰鬥群,與已在東海的「尼米茲」號會合。誠然,江事後對他在美軍加派航母後仍然繼續軍演得意洋洋,這一系列軍演也為中共官媒和民間吹得天花亂墜,神乎其神,但如果說中共向美國傳達了清晰的信號——如果支持李登輝,中共就將武力攻台,那麼美國也傳遞了有力的信號——你這樣做,美國就將武力協防台灣。同時,在美國的支持信號和民眾對大陸武力威脅的反感中,李登輝順利當選台灣首任民選總統。

因此,從威懾的角度說,中國這是一次嚴重的失敗。因為若以「有力打擊了台獨的囂張氣焰」為勝利標誌,「氣焰」是否「囂張」根本就不是一個容易衡量的指標。事後的確未出現美台建交或台灣宣布獨立之類不可容忍的行動,但台灣自我認同和法理地位的新理論層出不窮,美台關係悄然演進,以致大陸因「文統」失敗不斷威脅「武統」與台灣對大陸離心傾向加速之間形成惡性循環,越發不可收拾。若將美軍兩艘航母(在成功保障台灣大選後)撤走強說成中國導彈威懾成功,更是自欺欺人到了荒謬之境。因為美國航母此後一直在中國附近來來去去從未斷絕,反而是中國再未故伎重演。

然而最令人震驚的是中共操縱下的理論界、輿論界能在事後將此事件記載、解釋和宣傳得截然相反,聲稱軍演是一次經典的偉大勝利,二炮的理論研究更居然據此總結出常規戰術導彈威懾性發射的重大戰略價值並沿用至今。此後歷屆民進黨執政期間,大陸幾乎軍演不斷,每次都自稱又挫敗了台獨的野心,其實以具體的可衡量指標——比如美台官方接觸、軍售或民進黨當選——來看,每次都適得其反,以致大陸人都看懂了大陸軍演為民進黨助選的規律。

當然,這樣的武力威脅也不是一點效果沒有,它以不計代價,魚死網破的決心約束着台灣不敢宣布獨立,可是台灣在默認「不宣布獨立」是保障現階段安全的必要妥協的前提下,事實上獨立地建成了國際公認的民主文明和繁榮社會,與大陸統一的希望也幾乎消失殆盡,這對大陸的「軍事威懾」來說也堪稱天大的嘲諷。

2019年10月1日北京,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中國士兵在天安門廣場閲兵儀式上。

2019年10月1日北京,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中國士兵在天安門廣場閲兵儀式上。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五、軍事差距

拋開神乎其神的宣傳,各方公認大陸軍力水平近二十年還是在傳統轟炸機改進、常規航母、大型登陸艦和驅逐艦、陸戰隊和空降兵擴編、陸軍合成化等方面取得了不小進展。然而,由於美國是否干預一直被作為一個始終無法完全排除的不確定因素,大陸不管政治上如何宣傳,軍隊作戰部門是不敢不考慮的。這一考慮,大陸所謂「對台軍事鬥爭準備」的重點就遠不再僅僅是1995年暴露出來的兩棲投送能力不足和制空權問題了。中國幾大「嘴炮」近來的豪言均設想以攻台速決使美軍來不及干預,而少有人斷言美軍不敢或絕不會干預,更清楚地證明,中國最瘋狂的腦子也清楚美軍干預的份量。

因而,隨着美國態度的變化,在北京官方表態中,「挫敗任何形式的外部勢力干涉」居然放在「分裂圖謀」之前。近二十年,大陸軍事力量已不得不將發展的重點放到如何阻止美國介入上。雖然從未明確公開過這樣的戰略或計劃,但當這些努力被美國代為總結並強行歸納為A2/AD(反介入/區域拒止)戰略後,中國軍方不光沒有異議,反而就勢用上了這種術語,默認了這一不公開的戰略的存在。

奇怪的是,這一戰略是否成功的判斷,陷入了一個怪圈。中國官方早就開始在「自幹五」的配合下,一本正經地宣傳它的巨大威力和成功,而美國華府對此居然照單全收,長吁短歎,這又使中國國內社會加倍相信這一成就。最終,由中國官宣定調,正式宣布中國完全有把握用彈道導彈在相當大範圍內擊沉美國航母。

然而,這是否意味着美國對台海局勢的干預就此被去勢呢?可以觀察到的現象是:美國繼續建造的新一代航母甚至沒有強調如何應對中國的反航母導彈,最多開始考慮通過空中加油增加艦載機作戰半徑;美國航母更沒有停止部署到中國沿海;美國駐沖繩等一線基地的有生力量略往二線調整,反而在澳大利亞等地扼住了新的咽喉;通過靈活的部署能力,駐第一島鏈的先進戰鬥機將有上百個分散的機場可以躲藏;而單是通過駐關島和迪戈加西亞島的戰略轟炸機配備遠程反艦導彈,以及輕鬆覆蓋整個太平洋的遠程無人偵察機,就使包括新生的航母在內的中國海軍不管在第一島鏈內還是外均生存力堪憂;雖然數量有限,但美軍從戰略反導到戰區反導的體系仍在迅速完善,而且其同樣迅速復興的電子戰手段對中國導彈的威力尚一直被低估;得益於全新的信息支撐和作戰思想,美軍對包括機動導彈發射車在內的常規遠程打擊手段更是突飛猛進。

反過來,中國「東風」15等中近程常規彈道導彈自1995年以來雖也有發展,但只能攻擊固定目標等弱點難有根本改觀,此類手段數量已不少,即使再增至數千枚也無法包辦整個戰爭的打擊任務;而且,如果火力就能解決一場戰爭,又如何解釋中國奉為圭臬的斯大林格勒和上甘嶺等輝煌戰例;中國近年大力加強的陸基常規巡航導彈,也正好是美軍防禦能力迅速提升的一個領域;殲-20和俄製先進戰鬥機相對台軍的優勢正迅速被F-35在駐亞太美軍和盟國的普及,以及台軍戰鬥機的升級所抵消。

對台軍而言,除了2021年財年國防預算增至118億美元的歷史新高,即使美軍出於謹慎不提供一流裝備,已經購買的M1A2T主戰坦克、「阿帕奇」攻擊直升機等武器,以及計劃購買的66架F-16V戰鬥機、11套HIMARS高機動多管火箭及ATACMS陸軍戰術導彈、100輛M109A6型155毫米自行火炮、最終可能達100枚的陸基「魚叉」攻陸導彈、4架MQ-9B「海上衞士」大型武裝無人機和10架MH-60R「海鷹」艦載直升機,仍將對大陸構成明顯的「不對稱」反制力。特別是這些武器中ATACMS射程300-500公里,陸基「魚叉」射程400-500公里,用「迅擊」-ER滑翔增程型水雷也能從高空精確布放到74公里外,台軍的反擊對承平日久的中國沿海經濟發達地區也絕不好受。

再考慮到美國為出售MQ-9B專門放鬆了相關軍控制度,並允許台灣研發射程1200公里的「雲峰」中程導彈,美國自己在退出《中導條約》後也明言要迅速恢復常規中程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並重點部署在第一島鏈,頓時戳穿了中國近幾十年以導彈為主的軍備成就和優勢的實質——只是以前美國不以中國為重點對手而已。

美國軍事協防台灣的空間其實很大,並非「死不起人」那麼簡單。一旦美軍擺脱條約束縛,重視尤其針對中國的大國直接對抗,在遠程火力、打擊機動目標、末段機動突防等大陸頗為得意的領域發力,以毒攻毒展開對攻陣勢,對中國而言無異於釜底抽薪。

值得一提的是,大陸公眾受多年誤導,普遍認為中國核力量足以在中美對抗中早早地鎮住美國,以至《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的「中國應當擴軍至千枚核彈」的主張已被美國在聯合國裁軍會議上抓住把柄,對正在拼命擺脱被美俄拉進核裁軍進程的中國造成極大的外交被動。哪怕中國火箭軍有專業人員對此極為不滿,高層對他居然毫無批評之意。如果說這暗示胡真正揣摩透了上意,可以想像中國決策層對核武作用的混亂認知。

當中國各種民間神棍戰略家紛紛登場,將中國動用核武的門檻肆意降低到無法操作的驚人危險水平時,同樣沒有遭到無所不在的言論管控干預,更可見這種隱藏的無知無畏的潛在風險。直到金燦榮顯然因為受到敲打,突然改口稱「中美之間首先要避免熱戰」,才算是高層對挑動中美戰端的狂潮發出些許警告。

2019年10月1日北京,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的飛機在演習彩排期間飛行,紀念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

2019年10月1日北京,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的飛機在演習彩排期間飛行,紀念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攝:Jason Lee/Reuters/達志影像

六、終極僵局

在中國開啟或捲入戰爭的機率問題上,最大的風險其實是北京的認知。南海和台海的危局背後,深刻根源都是北京由於政權合法性已嚴重依賴民族主義狂熱,而對現有國際規則和秩序,以及「一個中國」和台灣地位所持的偏執態度。

為此,才會將「一寸不能少」和對外強硬片面地當作強國象徵,將一統江山作為個人和本黨急需的豐功偉績,所服務的無非還是永久權力。當然,與之配套的還有對中國崛起的狂妄和自滿,對美國實力的輕視和投機,以及在對抗中有的是財力人力可以肆意作為「代價」,卻不必擔心權力動搖的「制度優勢」。同時,北京的宣傳成功塑造出美國和台獨步步緊逼,自己義正辭嚴之勢,普通公眾若不能努力擺脱這種強大的輿論控制和灌輸,很難看出北京自身的玩火剛需。

由這種剛需決定,儘管不難看到中國不敢碰硬的妥協,比如王毅放話「南海是周邊各國的共同家園」,或者中國也嚴防台海部隊擦槍走火,但真正麻煩的是,中國也不僅從來沒打算在這兩大問題的「基本立場」上有任何鬆動,還不斷從根本上發起對整個西方的全面對抗。比如對南海問題,中國的御用專家居然會辯稱「我國歷來主張的就是整個南沙群島的領土主權,仲裁庭錯誤認定中菲爭議是關於單個島礁,中方不接受,不承認裁決恰恰是尊重和維護國際法尤其是《公約》的體現」,甚至要求美國率先縮減自己主張的專屬經濟區。

對台海,不妨從中共內部的不同意見來看。5月4日,國防大學教授喬良在香港發表《台灣問題攸關國運不可輕率急進》,其「復興大業的主要內涵是十四億人的幸福生活,……一切都必須給(民族復興)大業讓路,包括台灣問題的解決」,以及「即使武統成功,也絕不等於真正解決了中美關係問題」的大膽之語,已是堅持鄧小平「韜光養晦」和「發展的戰略機遇期」的改革派當下政治表態的極限尺度。然而為面對當前國內的狂熱情緒和習的口號體系,喬也必須言不由衷地展望提早實現復興,美國因素消退後如探囊取物般「收復台灣」,全然觸及不到台灣問題更深層面,這注定了決戰只是遲早的事。

再看南海和台海問題背後的中美關係,在鄧路線被拋棄後,中美之間已然不是一場有規則的和平競技,而是一場充滿火藥味的搏擊對抗。雖明知很難戰勝美國,但同毛時代一樣,因為「美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當前的中國與美國勢不兩立的根本姿態似乎不可動搖,戰勝不了,哪怕從長計議或精神勝利,也不可能與美國合解。

即使只從技術上看,北京也面臨巨大的危險。比如,《反分裂國家法》規定的動武情形在立法技術上就模糊得可怕。要說「『台獨』分裂勢力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造成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或者發生將會導致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或者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以現在台灣的狀態,近年的一些行動和局面,非要解釋成已經符合這些前提,也是未嘗不可。由此而來的無法操作,只能增加隨個人意志和政治需要隨意操作,強行解釋的風險。

另一個技術問題是,就算東海的釣魚島爭端因日本的剋制和中國縮短戰線之需而使危機得到「管控」,但台海、南海的輪番緊張和戰線過長,四面樹敵局面仍一目瞭然,對此中國竟毫不介意。實際上,近年中國在「衝破島鏈」和「海洋強國」等課題上陷於困局,但在朝鮮、南海和台海的「血性」舉動依然不減,直到引來的美國壓力大到有些承受不起,仍從未真正打算妥協。

另外,中國當前就連戰略意圖和威懾及戰爭信號的發布渠道也已然混亂。5月12日日本共同社引用「消息人士」稱中國計劃8月在南海以奪取台灣實際控制下的東沙群島為想定,舉行大規模登陸演習,8月3日該社又稱中國國防大學教授李大光在香港發文證實了這一消息,李趕緊聲明他也是從共同社看到的消息。不過8月7日微博上又出現了中國全部7艘071型綜合登陸艦已有5艘停泊在湛江基地的信息,到底會不會有動作,外界已然只能放開想像。

即使大陸不至於不理智到在南海首先兄弟相爭,但在對台軍事選項上,的確不可忽視一種可能:大陸為避免輕易魚死網破,完全可能借鑑毛時代的金門炮戰,以外圍為絞索步步收緊,試探反應,爭取有利中間狀態見機行事,間或還可虛張聲勢,各種耍花槍振民心。而民進黨也完全可能放棄金、馬或東沙等民國內戰遺存的外島,既便於集中力量固守本島,又進一步撇開中華民國。

美國當然會在不徹底翻臉的前提下更加靠攏台灣,恢復更多事實上的協作,甚至與更多盟國形成事實上的亞太防共小北約,這些顯然是中國任何軍演都無法阻止的。不過,雖然全面攻台只能是一場對美國朝野意志的豪賭,但中國也未必沒有空間在對外示強這個耀眼舞台上收穫國內歡呼。

只要中共堅持與美國在意識形態上勢不兩立,對抗和軍事冒險都將長期具有可能性。當前,中美雙方均對此還沒有心思認真思考和準備。

由於在經濟上一時無法拋棄與西方水乳交融的聯繫,中國對如何最終實現偉大復興,並在中美間取得終局勝利其實全無頭緒。雖然義和團和庚子戰爭被作為歷史鏡鑑頻繁提及,但受美國全面對華強硬、中美軍事實力巨大差距和對美國大選不確定性的投機期待影響,中國可能會暫時保持低調。另一方面,大陸近年強化糧食儲備、物資配給、思想洗腦和人身管控等「備戰備荒」措施,大談「經濟內循環」,都是為更徹底的對抗局面做準備,加之對現代戰爭的巨大破壞力尚認識不深,這其中藴藏的無知無畏的冒險可能性不小。

對美國來說,特朗普從無改變中國政治制度的意圖,蓬皮奧的演說雖有「鐵幕」降下的意味,但他「寄望中國人民改變中共」之語也為美國解脱了過大的責任,美國的根本目標還是不再容忍並堅決制止中國對其規則和秩序的挑戰與破壞,但為此採取的任何強制手段,包括武力,都只以改變中國行為而不是使中國「變天」為目標。不管如何支持中國民主化,美國其實並無切實措施。同時,對中國變成一個新的蘇聯,或者回到毛時代,或者成為一個特大號朝鮮的局面,美國顯然也均無充分設想和對策。

(朱兆基,曾在官方國際關係智囊單位進行過研究工作,對中國和海外軍事有研究,亦對國際關係有深入了解,近年在海外遊學深造。)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台灣國防 南海爭議 中國軍事 朱兆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