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流」起落 深度 評論

王宏恩:韓國瑜罷免案,為何投票率遠超預期?

「成功」罷韓的經驗可以複製嗎?


2020年6月6日,台北酒吧的電視上播放罷免韓國瑜新聞報導。  攝:張國耀/端傳媒
2020年6月6日,台北酒吧的電視上播放罷免韓國瑜新聞報導。 攝:張國耀/端傳媒

這一次的高雄市長罷免案,選前民調大致都同意會通過。但令人驚奇的點,在於這一次的投票率遠高於選前民調的預期。

過去台灣兩次著名的罷免案,黃國昌罷免案與蔡正元罷免案,贊成票也都遠大於反對票,但兩者最後都是因為贊成票數沒有超過門檻而失敗。這次罷免案的宣傳期間,韓國瑜團隊也試著選擇冷處理,壓低討論、不讓支持者投票、不辦造勢晚會,韓國瑜支持者間也彼此約定不要起衝突、當天出去玩或負責監票等,整體策略就是希望可以把選前大約35%打算去投贊成罷免的比例往下拉。但最後事與願違,投票率反而比選前民調35%更高,達到42%。為何如此?

2018年11月23日,台灣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坐選舉車到果貿社區拜票。
2018年11月23日,台灣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坐選舉車到果貿社區拜票。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總統選戰等級的罷免票

如此一致的選舉結果,意謂著這次罷免案支持者在參加罷免時,投票考量基本上是跟五個月前的總統選舉是差不多的,才有辦法有相同的動員強度且遠大於一次性的地方罷免案。

首先,假如我們攤開這一次的罷免案投票結果,對應四個月前的總統選舉的話,我們可以看到兩者的分布幾乎是完全一致的。下圖是高雄市八百多個村里選舉結果,X軸是2020年各村里蔡英文的催票率(得票數除以選舉人數,也就是全村每100位合格選民有多少人跑出來投蔡英文),Y軸是這次罷免案各村里的同意票催票率(每100位合格選民有多少人跑出來支持罷免)。兩者的相關係數高達0.962,線性回歸的斜率是0.997、截距為7%。

簡言之,五個月前的每個村里有多少人跳出來投蔡英文,五個月後的罷免案就有同樣多人再度跳出來支持罷免,唯一的不同的是,所有村里都降低了一點催票率。

圖:端傳媒設計組

如此一致的選舉結果,意謂著這次罷免案支持者在參加罷免時,投票考量基本上跟五個月前的總統選舉是差不多的,才有辦法有相同的動員強度且遠大於一次性的地方罷免案。

五個月前的總統選舉,蔡英文主攻且成功設定的議題是反對一國兩制的兩岸議題。對於高雄市選民來說,在總統選舉時的投票可能的確就包括了對韓國瑜的不滿,但是當罷免案跟總統選舉有幾乎一樣的結果時,尤其是有這麼多外縣市的選民願意返鄉投票,這更代表了高雄市民並沒有只照韓國瑜在高雄市的表現來投票,而涉及到了總統選戰等級兩岸議題的層次,最後才催出總統選戰等級的支持罷免票數。

因此,韓國瑜團隊在選戰期間,企圖把選戰拉回政績討論,包括清淤、防水、觀光等,顯然就不足以應對,資料上看不出來這些特定地區的政策,有讓特定地區的選民回心轉意。

從這個角度來看,那些比本來民調多催出來的支持罷免票,當然就可能跟最近兩岸議題有關,尤其是上周才爆發的中國對香港通過國安法的議題,讓非常多的香港人與支持香港的台灣人對這次罷免案格外關注。這就不是當初韓國瑜陣營想降溫就能降下來的。

投票所刪減對於這次罷免票數沒有任何的負面影響。換言之,這些想要投下罷免票的人,反對韓國瑜的動能不是把投票所變少、變遠、或者換位置得以影響的。

除此之外,值得注意的是,這些選民出來投票的熱情,完全沒有受到投票所改變的影響。

2020年6月5日,高雄市民上街參加罷韓遊行集會。

2020年6月5日,高雄市民上街參加罷韓遊行集會。攝:Eason Lam/端傳媒

本文在端傳媒工作人員的協助之下,整理了214個2020年總統選舉與這次罷免案中變動、或者遭到刪除的投票所。我在選前的分析中,有發現被刪減的投票所,大多都是選民比較多的地方,因此刪減投票所可能會降低投票率。因為理論上來說,投票所改變,會增加人們的投票成本(可能會迷路或懶得找新的投票所)。但我在整理資料後發現,各種統計模型中,以村里為單位分析的話,投票所刪減對於這次罷免票數沒有任何的負面影響。換言之,這些想要投下罷免票的人,反對韓國瑜的動能不是把投票所變少、變遠、或者換位置得以影響的。

鄉間也突破顏色壓力?

這次選戰仍有很大的藍綠對抗的成分。

假如把總統票拆成各政黨票來看,則有更多有趣的細節。我接著把這次罷免案在各村里的催票數,跟各村里五個月前在立委不分區政黨票的催票比例放在一起,並且計算其關聯性。首先可以發現的是,這次罷免案延續了藍綠對決,國民黨跟罷免案的相關係數是-0.75,而民進黨得票跟罷免案的相關係數是+0.80,代表在高雄市的各村里中,假如2020年有越多人支持國民黨,就有越少人跑出來支持罷免案,同時有越多人支持民進黨,這次罷免案就會有越多人出來支持。相關係數最大只能到+1或-1,因此這裏罷免案跟兩大黨得票高度相關,代表這次選戰仍有很大的藍綠對抗的成分。

比較有趣的是,在各小黨之中,統一促進黨(Unify)跟罷免案相關係數是負的,而基進黨(Radical)以及時代力量(NPP)都是跟罷免案支持票正相關,這也不意外,畢竟這兩個團體在這次罷免案都有主動動員。比較特別的是台灣民眾黨(TPP),台灣民眾黨在2020年各村里的得票,跟這次支持罷免案也是正相關(且統計上顯著),意謂著一個村里有越多台灣民眾黨的支持者,這次也會有越多人支持罷免。

我進一步使用回歸模型並把各政黨同時放進模型內,在控制其他政黨支持度不變的情況下,台灣民眾黨的支持選民人數,跟罷免案的支持程度仍呈現顯著的正相關。這個結果很可能代表台灣民眾黨的支持者,或者跟台灣民眾黨支持者有類似社經背景的群體,也有很多人是支持這次罷免案的。

2020年6月5日,高雄市民上街參加罷韓遊行集會。

2020年6月5日,高雄市民上街參加罷韓遊行集會。攝:Eason Lam/端傳媒

事實上,選前的民調也顯示多數台灣民眾黨支持者是大於反對者的。這樣的結果,也支持了台灣民眾黨一直企圖在高雄推自己候選人的民意基礎。

韓國瑜仍然對自己的幾十萬支持者有很大的動員力(不投),同時也間接證實了這次選舉很乾淨。

最後,這些資料或許也可以分析韓陣營一些策略的效果。首先,就動員能力來說,最後僅有一萬多人出來投反對罷免。在選舉前一個月,其實高雄市民有分成兩派,對於是否出來投票莫衷一是,兩派人甚至互相指責對方是間諜。但在韓國瑜喊話之後,兩派迅速團結,並且都不出來投票。而在選舉當天,韓陣營也遵照指示出來監票、點各個投票所的投票人數、不歡迎外縣市朋友來高雄等,這意謂著韓國瑜仍然對自己的幾十萬支持者有很大的動員力,同時也間接證實了這次選舉的乾淨。

這次投下罷韓票的選民,或許因為人數夠多,而成功的突破了鄰里之間的顏色壓力。

假如我們使用資料分析來初步觀察韓陣營動員的監票效果。我們可以假設在韓國瑜2020年總統大選支持者越多的地方,理論上罷免案的支持度越低,同時投票率降低的程度也應該更高——因為這些地方的人可能會害怕被里長記錄到、害怕鄰里的報復。但我們從相關係數或者從回歸模型來看,韓國瑜或國民黨的得票率,跟這次罷韓催票率下降的程度來比,沒有顯著的關係。這意謂著這次投下罷韓票的選民,或許因為人數夠多,而成功的突破了鄰里之間的顏色壓力,而走出來投罷免票,最後造就了遠高於封關民調之前的投票率與支持度。

總結來說,這次為何高雄市長罷免案可以有超越民調的投票支持呢?我認為是全國(台)層面議題的張力、 罷韓方成功團結降低支持者的心理壓力、以及兩岸議題中間派選民(包含台灣民眾黨)的支持。這樣的動力,並不是每一次的罷免案都可能成功複製的,因此這結果也不代表以後台灣的罷免案會成為常態,仍需天時地利才有可能再次達陣。

(王宏恩,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王宏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