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2019冠狀病毒疫情 端 x 華爾街日報 端 x 華爾街日報

比爾·蓋茲之憾

2019冠狀疫情爆發數年之前,這位億萬富翁就試圖警告全球領導人新型傳染病的威脅。但沒什麼人理會他。「我感覺很糟糕。」


2019年10月10日, 比爾·蓋茨於法國里昂舉行的第六屆世界基金會議的籌款日上致辭。 攝:Nicolas Liponne/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10月10日, 比爾·蓋茨於法國里昂舉行的第六屆世界基金會議的籌款日上致辭。 攝:Nicolas Liponne/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五年前,比爾·蓋茲(Bill Gates)曾發出警告稱,全人類面臨的最大潛在殺手不是戰爭,而是大流行病。這位億萬富翁投資數億美元,尋求更為迅捷的疫苗開發方法,建立疾病追蹤系統。他還敦促世界各國領導人建立國家防禦體系來抵禦新型傳染病。

回顧過去,蓋茲說:「我只可惜所做還不夠多,沒喚起人們對危險的足夠認識。」微軟公司(Microsoft Corp.)的這位聯合創始人如今對抗的正是他曾極力想要避免的情況。

「我感覺很糟糕,」他在接受採訪時說,「討論這個問題的意義在於,我們本可以採取行動,將損害降至最低。」

蓋茲的第二職業生涯是慈善家,他擔任聯合主席的基金會,是關注全球衛生和美國教育的基金會中資金實力最雄厚的之一。64歲的他投身於抗擊冠狀疫情的中心,這場疫情已經導致超過30萬人死亡,重創世界經濟。

比爾及梅琳達·蓋茲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為尋找治療方法的研究人員提供資金,該基金會正與製藥公司高管及政府合作,在候選疫苗測試期間即生產數十億支,一旦監管機構批准,就可立即發出。基金會還幫忙向製造工廠預留產能空間,一旦有了新的特效藥便可迅速投入生產。

蓋茲詢問製藥公司的首席執行官,深入了解疫苗生產的細節。「每天的日常大概都是:好,我們的玻璃疫苗瓶是不是要用完了?」他說,「你可能會認為這是很簡單的一個環節,但是以前從來沒有人生產過70億支疫苗。」

他與美國和其他國家領導人討論不斷髮展的流行病科學。在電視採訪和博客文章中,他解釋了用隔離減緩病毒傳播背後的邏輯,以及緩慢逐步重新開放商業和學校的方式路徑。「冠狀病毒現在的狀況就像我們一直擔心的那種百年一遇的病原體。」蓋茲在2月為《新英格蘭醫學雜誌》(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撰寫的一篇文章中如是說。

蓋茲在疫情期間的高調言行也使他成了陰謀論和反疫苗團體的攻擊對象。

公共衛生和全球發展領域的專家有時會批評蓋茲及其基金會自我決定要扮演的角色。他們表示,在某些情況下,基金會正憑藉其豐厚的資金決定應該優先考慮哪些疾病,以及如何防治這些疾病。

「我們做的就是投錢,同時也會分享自己的觀點。」蓋茲說,「歸根結底,我們並不是在做決定。」

2019冠狀病毒病說明了任何一個人,即使是世界上第二富有的人,在阻斷大流行病上的能力還是有局限性。蓋茲說,這種病毒是「我這輩子見過最戲劇化的玩意。」它擾亂了基金會根除小兒麻痹症、為低收入國家兒童接種疫苗以及其他長期優先事項的工作,儘管這些項目的資金仍在運作。

到目前為止,蓋茲基金會已經承諾將提供3.05億美元用於冠狀病毒疫苗和藥物療法的研發,以及向低收入國家提供藥品和物資援助。蓋茲表示,疫情結束前,他們最終會投入更多經費。

新的威脅

2000年,蓋茲與妻子梅琳達·蓋茲成立了他們的基金會,致力於尋找對抗傳染病的生物醫學創新以及實現這些創新的方法。2014年,埃博拉引起了他們的關注,全球至少有1.13萬人死於那場疫情。

「全世界還沒有做好應對流行病的準備。」蓋茲在2014年11月接受《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採訪時說。當時他剛聽完一場關於埃博拉候選藥物治療的演講,見了一位感染後倖存下來的尼日利亞醫生。

「怎樣才能阻斷某種形式的SARS再度出現?」他談到那場在2002至2003年由另一種冠狀病毒引起的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疫情時說。他說,下一次可能就是「SARS 2號」。

2015年3月,蓋茲在一次廣受關注的TED演講中警告稱,傳染病大流行對世界構成的威脅比核戰爭更大,因為各國幾乎沒有建立防禦措施。他呼籲建立一個國際預警和反應系統,包括醫療人員的機動團隊、快速診斷、藥物儲備和能在數月內生產疫苗的技術。

「流行病是為數不多未來幾十年內可能使世界急劇倒退的災難之一。」他在當月的《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寫道。

蓋茲與其他全球衛生專家一起呼籲加強公共衛生防護。「我絕不是在孤軍奮戰,」他說,「不過,我有一點特殊,那就是我並不是畢生都在從事傳染病防治。」

他向2016年美國總統候選人解釋了大流行疾病的風險,並敦促他們將防備工作作為國家優先事項。2016年12月,他還在特朗普大廈的一次會議上向候任總統特朗普提出了這一建議。白宮對此拒絕置評。

在國際安全政策年度會議——2017年慕尼黑安全會議(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上,蓋茲發表了事先準備好的講話,他表示,「為全球大流行病做好準備,與核威懾和避免氣候災難同等重要。」

在慕尼黑,他談到了更快捷的疫苗製造方法。其中一個想法是利用現有成分來製造針對新病毒的訂製疫苗以節省時間。

當時,蓋茲基金會承諾向捐助方和政府聯盟提供1億美元,為對抗新發感染的新疫苗提供資金。這類疫苗的開發成本很高,且由於需求零星,基本無利可圖。目前,流行病預防創新聯盟(Coalition for Epidemic Preparedness Innovations)正在資助包括冠狀病毒疫苗在內的疫苗開發。

蓋茲充分利用他能接觸到政府領導人的能力,他認為政府是唯一有能力做好準備的實體。

「當我與歐洲、美國和世界各地的高層人士會面時,我選擇和他們談論這種大流行病風險。」他說。

他將慈善事業視為催化劑。「我把基金會數億美元的資金投入到這件事上。」他說,「但這實際上是政府的事情,就像國防預算是為了應對戰爭的爆發而存在的。」

世界各國的許多領導人原則上同意他的看法。但由於缺乏直接的威脅,大多數國家不願花費大量資金來抵禦疾速發展的大流行病。「我希望我和其他人發出的警告能促使全球採取更加協調一致的行動。」他說。

由於對外國政府缺乏行動感到沮喪,蓋茲轉向了國內的一個項目。他想知道如何最好地減緩可能導致大流行病的呼吸道病毒傳播。

「每當我問到關於呼吸道病毒的問題,比如學校有多重要,如果你真實施隔離能減少多少傳播,甚至……口罩到底有沒有用?」他說,並沒有明確的答案。

為了弄清這些問題,他自掏腰包,斥資2,000多萬美元投資一項從2018年開始的研究。該研究旨在尋找更好的方法來檢測流感,利用遺傳學追蹤感染,並阻止其傳播。研究人員開始對西雅圖地區的人群進行流感樣本測試。

2020年5月16日,德國有市民抗議政府的限制令,其中的示威紙牌有德國總理默克爾和比爾·蓋茨(Bill Gates)的肖像。
2020年5月16日,德國有市民抗議政府的限制令,其中的示威紙牌有德國總理默克爾和比爾·蓋茨(Bill Gates)的肖像。攝:Kai Pfaffenbach/Reuters/達志影像

1月中旬,病毒的首發地武漢封城時,蓋茲向其基金會的科學家們提出一連串問題:哪些藥物最有希望?我們還要多久才能研製出疫苗?基金會如何能夠幫助加速試驗?

基金會開始承諾提供資金,啟動新病毒的治療和疫苗的開發。

2月中旬,蓋茲主持召開了一次流行病學家和全球健康專家的會議。據知情人士透露,聽取專家意見後,他告訴手下高級員工,中國控制冠狀病毒的可能性也許還不到25% 。

當蓋茲看到病毒向更多國家蔓延後,他向基金會科學家以及製藥公司負責人詢問了測試能力、疫苗計劃以及基金會可以提供幫助的方式。

2月底時,西雅圖地區流感研究人員已處於流感研究的第二個年頭,他們發現一名青少年的測試樣本中有冠狀病毒。遺傳分析顯示,這個樣本可能與該地區的一個早期病例有關。位於西雅圖的福瑞德哈金森腫瘤研究中心(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的基因組流行病學家特雷弗·貝德福德(Trevor Bedford)說,這表明「有相當數量的社區傳播」。

就在同一周,衛生官員得知距離蓋茲家約11英里的華盛頓州柯克蘭一家療養院爆發了疫情。

蓋茲多年來一直警告人們要防範致命的大流行病,而現在他自家後院地區也面臨威脅。

創始人使命

最近幾周,蓋茲受到了左翼和右翼評論人士以及在線新聞網站的嚴厲批評。它們稱蓋茲的慈善工作是為了美化自己冷酷無情的資本家形象,還說蓋茲是在包庇中國,因為他說調查北京對新病毒的應對會「分散精力」。

有人在Facebook等網站發貼散布更險惡的陰謀論,例如蓋茲想在人身上植入微型晶片,追蹤誰做過病毒檢測,這種說法已經被Facebook標記為假消息。這類說法的共同主題是,蓋茲尋求從危機中獲利。

蓋茲夫婦的發言人表示,他們兩人已經承諾,將在去世前或在遺囑中將約1,060億美元的財富中的大部分捐給慈善機構。「這些陰謀論和錯誤資訊完全不屬實。」發言人說。

蓋茲在4月15日的一條推文中為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辯護,招致了批評。這條推文是針對總統特朗普的決定作出的回應,特朗普宣布他的政府將暫停向世衛組織提供資金,以審查該機構對新型冠狀病毒的反應。蓋茲基金會是世界衛生組織的第二大資助者,僅次於美國政府。

「我們需要世界衛生組織。打斷他們的工作,進行大量調查——這整件事我都搞不懂,真的搞不懂。」蓋茲說,「我們正面臨一場疫情,世衛組織在其中發揮著非常關鍵的作用。真要說起來,他們需要的其實是更多的資源。」

蓋茲基金會最初的使命是通過改善健康和教育減少世界各地的不公平現象。它將重點放在傳染病上,部分原因在於,與癌症和其他慢性疾病相比,製藥公司投資開發用於傳染病的藥物幾乎沒有什麼利潤。最新數據顯示,蓋茲基金會2018年的捐贈額為468億美元。

基金會表示,自2014年8月以來,除了在2019冠狀病毒病上投入3.05億美元外,還在大流行病的預防和應對上直接支出2.35億美元。

政府領導人和公共衛生官員都在關注蓋茲基金會資助的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健康指標和評估研究所(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對疫情的預測。該組織將其對美國死亡人數的預測提高了近一倍,預計到8月初將達到137,184人。

蓋茲表示,世界各國阻斷疫情的努力沒有達到理想的效果。展望未來,他的態度則更樂觀一些。

英文原文:Bill Gates Has Regrets

2019冠狀病毒疫情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