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端 x 華爾街日報

華爾街日報:市場飢渴消失後,石油行業陷入混亂

沒人預料到,2020年會出現美國、沙特和俄羅斯帶領下的全球範圍石油減產。但自從新冠疫情暴發以來,全球對石油的渴求已經消失,給石油行業帶來前所未有的危機。


2020年4月15日,阿聯酋迪拜一名電單車送貨員駛過廣告牌。 攝:Jon Gambrell/AP/達志影像
2020年4月15日,阿聯酋迪拜一名電單車送貨員駛過廣告牌。 攝:Jon Gambrell/AP/達志影像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沒人預料到,2020年會出現美國、沙特和俄羅斯帶領下的全球範圍石油減產。但自從新冠疫情暴發以來,全球對石油的渴求已經消失,給石油行業帶來前所未有的危機。

由於數十億人接受封鎖躲避病毒,原油需求急劇下降,因為人們不再駕駛汽車,飛機也已停飛。

市面上充斥着太多汽油和航空燃油,因此將原油加工成燃料的煉廠正放緩原油購買速度。從亞洲到非洲,再到美國西南地區等地的儲油設施正被填滿。由於石油賣不出去,生產商已經開始關閉油井。

結果就是石油供應鏈局部崩潰。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簡稱IEA)署長比羅爾(Fatih Birol)稱:「全球石油行業正經歷前所未有的衝擊。」

4月11日,全球20多個產油國組成的聯盟同意,將把市場上的每日原油供應量減少970萬桶。尚不清楚這一聯合減產行動是否足以緩解市場的供應過剩。石油輸出國組織(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簡稱:歐佩克)秘書長巴爾金多(Mohammed Barkindo)此前稱,石油市場基本面「令人震驚」。

全球原油需求量通常在1億桶/日左右。對需求降幅的估測差異很大,並且每天都在變化,但大多數人認為目前的需求量為每日6,500萬-8,000萬桶。從絕對數量和百分比來看,目前石油需求降幅已超過1979-1983年石油危機期間的降幅。而且這次是在四週而非四年內發生的。

「這是史無前例的」

新加坡大宗商品交易公司托克(Trafigura Group Pte. Ltd.)的首席經濟學家Saad Rahim表示:「自從人類開始使用石油以來,我們從未見過這樣的情況。」該公司估計目前全球需求量為每日6,500萬-7,000萬桶。Rahim稱:「沒有什麼指南可供我們遵循。這是史無前例的。」

幾周來,石油行業每天生產價值逾5億美元的過剩原油。美國基準西德州中質油價格3月底跌至略高於20美元,創18年低點;4月13日收於22.41美元,較年初下跌63%。

其他一些主要產油地區的價格還要低得多。在加拿大西部,油價13日收於每桶3.16美元,較一個月前下跌84%。

貢渥集團(Gunvor Group, GUNVOR.YY)執行總裁Torbjorn Tornqvist表示:「作為一個貿易商,如果你今天買了一船石油,你真不確定能不能找到買家,因為大家手上的石油太多了。」該公司在100多個國家進行能源商品貿易。他擔心,再過幾週,全球能源市場將會功能失調。

2020年4月20日,美國加州信號山一個閒置的油泵。
2020年4月20日,美國加州信號山一個閒置的油泵。攝:Mario Tama/Getty Images

這一切的背後,是政府下令或敦促公民留在家中的決定。通常情況下,全球約60%的石油都用於製造交通運輸所用的成品油。但目前,交通量統計和衞星圖像顯示,全球交通陷入了停滯。

總部位於巴黎的衞星數據公司Kayrros的數據顯示,在米蘭郊外,Carosello購物中心只有少量購物者,往常熙熙攘攘的人群不見了。舊金山金門大橋(Golden Gate Bridge)的發言人表示,3月底,橋上的車流量較上年同期減少71%。根據航空數據公司OAG的數據,截至4月13日,全球航空業可出售座位數是1月份的三分之一。

產油國反應遲緩。要關閉一個油田然後再重新開放並非易事,成本也很高。沒有人願意第一個減產並放棄市場份額,因此一場全球性的懦夫博弈正在上演。

托克的Rahim表示,在南非,巨大的薩爾達尼亞灣石油碼頭倉庫已經裝滿。運營該油庫的政府機構沒有回覆記者的詢問。

在今年早些時候,Kevin Foxx在俄克拉荷馬州庫欣地區可容納共70萬桶原油的四個圓柱形儲罐只儲存了不到一半的石油。而現在,Barcas Pipeline Ventures LLC的首席執行官表示,他預計,這些油罐到本月底就將被裝滿。庫欣是北美主要的輸油管道和交易中心。

當庫欣的儲油設施裝滿後,來自二疊紀盆地和墨西哥灣沿岸的輸油管道將不得不命令發貨人停止裝運原油。

Foxx稱,該系統將達到極限。他表示:「沒有庫容了」。Foxx還稱:「如果庫欣的庫容已滿,如果輸油管道都裝滿了,那我們現在只能讓生產商採取行動了。」

Colonial Pipeline Co.曾在3月中旬發出一項嚴厲提示:如果發貨人沒有找到已簽署合同的買家,就不能把汽油輸送進這個美國最大的成品油運輸系統中。該公司長達5,500英哩(合8,851公里)的輸油管線把汽油從墨西哥灣沿岸的煉油廠輸送到華盛頓特區和紐約大都會地區。像Colonial這樣的運營商不希望自己的輸油管道變成成品油的儲存倉庫。

雖然疫情重創了許多行業,但對全球石油的影響可能是長期的。在目前供過於求的情況下,需求大幅下降,而隨着新冠病毒的蔓延,俄羅斯和沙特之間爆發的價格戰更是加劇了這一狀況。沙特上月增加了產量,聲稱將把日產量提高逾250萬桶,至1,230萬桶,隨後在本月早些時候改弦易轍。

大蕭條

唯一一次與當前這種需求下降和供應增加同時出現的局面相接近的情況是在20世紀30年代,當時正值大蕭條,期間在美國德州東部發現了巨大油田。1931年8月原油價格跌至每桶24美分,經通脹因素調整後略高於4美元;需求在數年時間內逐步下降。

作為回應,德州鐵路委員會(Railroad Commission of Texas)開始調控產量,由此開啟政府對全球石油市場長達數十年的干預。德州已有逾半個世紀未曾削減石油產量,但德州鐵路委員會為歐佩克樹了先例。德州監管機構表示,他們正在討論是否再次削減德州產量。

能源經濟學家Philip Verleger等樂觀派認為,一旦與病毒相關的封鎖舉措解除,人員又開始流動起來,石油行業將能夠重新站穩腳跟。

他說:「當前的低迷態勢很嚴峻,但可能並非有史以來最糟的,特別是在全球經濟像許多人預期那樣出現反彈的情況下。」不過他認為,當前的形勢堪比20世紀30年代。他說:「我們已經有90年沒見過這樣的需求衝擊了。」他還補充說,2020年的經濟萎縮速度比大蕭條時期快得多。

油價仍低於大多數公司在不虧損情況下運營現有油井所需的價格水平。達拉斯聯邦儲備銀行近期的一項調查顯示,石油運營商估計,西德州和新墨西哥州東南部二疊紀盆地現有油井生產一桶石油的成本為26美元至32美元。

一項對生產商向達拉斯聯邦儲備銀行報告的數據進行的分析顯示,若油價在20美元,該盆地的運營商一週將總計損失2億美元。

Whiting Petroleum Corp.本月申請了破產保護,是這場危機中倒閉的首個大型生產商。能源分析公司Rystad Energy稱,油價在30美元,可能會有逾70家美國油氣生產商在支付債務利息方面遇到困難;若油價在20美元,在這方面遇到困難的生產商會增至約140家。

二疊紀盆地大型石油生產商Parsley Energy Inc. (PE)的首席執行官Matt Gallagher說:「這是大峽谷(Grand Canyon)般的供需缺口。」像二疊紀盆地的其他很多生產商一樣,Parsley正關閉不盈利的油井,並且削減了今年資本支出計劃,以保存現金。Gallagher正敦促美國政府針對部分海外原油進口實施為期兩到三個月的禁運,這實際上會扭轉美國數十年來鼓勵全球石油自由流動的政策。

Gallagher的擔心並非空穴來風:作為市場份額搶奪戰的一部分,沙特有一支運送降價原油的船隊正在前往美國和歐洲的途中。沙特是世界最大的石油出口國,今年3月初,沙特在新加坡掀起了一波租船狂潮;當時由於市場需求驟減,新加坡很多超大型油輪(VLCC)都沒有租出去。Braemar ACM Shipbroking亞洲油輪研究主管Anoop Singh說,沙特幾天內便租賃了24艘超級油輪。他說:「當時他們率先想要租船,他們想要儘快租到船。」

幾艘VLCC目前正駛往休斯敦,可能會加劇美國市場的供應過剩狀況。

儲油能力為王

在供應過剩環境下,控制石油存儲就成了關鍵,而沙特則是這方面的王者。根據衞星公司Kayrros的數據,在3月26日前的兩週半時間裏,該國境內存儲的石油增加了800萬桶,達到7,900萬桶。

據沙特官員和貿易商稱,沙特人預訂了埃及一家儲存設施的剩餘存儲容量。儘管如此,需求下滑的速度仍快於租賃存儲設施的速度。3月下旬,隨着印度進入封鎖狀態,該國最大的煉油商Indian Oil Corp.將產量削減了三分之一。沙特能源部發言人沒有回覆尋求置評的請求。

如果沙特無法或不願恢復其作為全球石油央行的角色,即在市場供應過剩時減產,在市場供不應求時增產,那麼油價將會由無拘無束且動盪的市場來決定。

曾為美國前總統布殊(George W. Bush)擔任能源顧問的Bob McNally稱:「我們只能採取防護措施,學會用過山車走勢的油價週期來管理世界。」McNally着有研究石油繁榮和蕭條週期的《Crude Volatility》一書。

端 x 華爾街日報 石化工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