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2020停跑的經濟 2019冠狀病毒疫情 國際 全球疫情觀察

疫情或比金融危機可怕,美國經濟能避免衰退嗎?

美國股市歷史上一共發生過五次熔斷,其中四次發生在今年 3 月。


2020年3月19日,一名戴著防毒面罩的FedEx員工於美國紐約時代廣場走過。 攝:Michael Nagle/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3月19日,一名戴著防毒面罩的FedEx員工於美國紐約時代廣場走過。 攝:Michael Nagle/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三年時間內,美國商品和服務業經濟產出下降三分之一,工業產值下降一半,」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經濟學教授巴里·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對《紐約客》說。「四年時間內,失業率上升到約 25%。」

這說的是 1929 年美國大蕭條對經濟的衝擊。之後,美國又經歷過 1987 年股災、2001 年「911」恐襲、2008 年金融危機。每一次都對經濟造成巨大傷害。

但就這位博學的經濟史學家來看,2019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將史無前例:空前規模的經濟以空前驚人的速度停擺。

高盛預測,美國經濟全年或將收縮 3.8%

截至上週日(3月22日),美國本土確診病例超過 25000 例,紐約州和華盛頓州疫情最嚴重,部分醫院已經耗盡了呼吸機。紐約市市長白思豪(Blasio)說,四月份疫情將更嚴重。目前紐約患病人數超過 8000 人,1000 人住院。

還有更多州市尋求聯邦政府給予醫療物資支援。對此,白宮表示正在協調企業生產或者轉產醫療物資,包括福特和通用汽車。不過,特朗普政府的最高緊急事務管理官上週日稱,「沒有受到疫情嚴重影響的地區只能等待」。

在等待或者籌備救援物資的同時,越來越多的州政府宣布封城命令,包括加利福尼亞州、紐約州、伊利諾伊州和康涅狄格州等。這份名單隨時可能變長,而伴隨着名單增長的,是對美國經濟的擔憂。

2008 年金融危機發生半年後,一些經濟學家仍在爭論美國經濟是否已經進入衰退。但這次似乎沒有爭議。德意志銀行預測二季度美國經濟總量收縮 13%;摩根大通預計一季度收縮 4%、二季度收縮 14%;高盛預測二季度經濟收縮 24%、全年收縮 3.8%。

上述預測基於疫情在夏天就能得到控制 —— 關於這點,目前充滿了不確定性。與此同時,《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一系列揭露白宮如何錯過疫情控制最佳時間窗口的調查報導,以及特朗普在電視中口無遮攔的形象,打擊了外界對政府疫情控制的信心。美股上週五最後交易時段大跳水,反映的正是這種不確定情緒所造成的擔憂。

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延時統計,美國確診病例從 15 人漲至 6500 人,用了大約一個月時間。而從 6500 人變成 25000 人,僅用時四天。參考中國內地、意大利、西班牙、伊朗等地的疫情增長曲線,病毒開始社區傳播以後,如果沒有及時檢測、隔離,病例數將呈指數級增長。

特朗普 3 月 16 日宣布美國進入國家緊急狀態,聯邦政府將有權向各州釋放數百億美元援助。上週,美國經濟實力最強大的兩個州,加利福尼亞州和紐約州,各自發布了封州的命令。其中紐約州要求全州 2000 萬人除非特殊情況,一律留在家中,同時所有非需要的商業設施全部關閉。紐約是全美疫情最重的地方,確診人數幾乎佔到全美一半。

在《紐約時報》的現場走訪中,上週末的紐約時報廣場空空蕩蕩,所到之處無不門簾緊鎖:SOHO 區的精品店,格林尼治村的專賣店……「這是一處被關閉的街景。沒有商業,沒有喧鬧的腳步聲、喇叭聲,甚至沒有人的聲音。」《紐約時報》寫道。

這種蕭條,一個多月前率先出現在中國,並且還沒有結束。美國也將面臨那種窘境。美國10 年期國債收益率創記錄的跌破 1%,正代表了市場對美國經濟衰退的預期。

2020年3月20日,行人在美國紐約東區附近的麥迪遜大道上。

2020年3月20日,行人在美國紐約東區附近的麥迪遜大道上。攝:Gabby Jones/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如果政府不實施救助計劃,美國失業率可能飆升至 20%

跟中國類似,美國服務業和旅遊業料將率先受到重創。中信里昂證券美國銷售主管馬修·西格爾(Mattew Siegel)在 3 月 17 日舉行的電話會議上告訴投資人,美國現實情況比經濟數據演變的更快,比如 3 月 14 日他們監測到紐約餐飲業客流量下降了 42%。他們預計,美國 30 個大城市可能都將採取紐約一樣的管制措施。

服務業對美國經濟的貢獻率超過 80%。據光大證券統計,去年美國新增非農就業人數 220.5 萬人,其中服務業達到 180.5 萬人,佔比 81.9%。如果再加上金融從業人員,服務業新增就業數佔比超過 86%。

《財富》引述的貝倫伯格資本市場公司(Berenberg Capital Markets)的一份報告說,在全美 1.53 億勞動者中,有 1.09 億從事私營服務業,其中零售業、休閒業和酒店業各佔 3300 萬。

本月初公布的美國 2 月份就業數據顯示,當期美國新增非農就業 27.3 萬人,失業率回落至 3.5%。但數據公布後美股依舊下跌,三大股指跌幅均一度超過 3%。中國光大證券研究部指出,市場不認為 2 月就業數據完全反應了疫情真實影響。該月美國批發、零售、交通運輸數據表現均下降,新增就業主要靠醫療護理和社會救助。

上週美國大約 28.1 萬人首次申領失業救濟金,環比增幅 33%,是 1992 年以來的最大增幅。投資銀行高盛預測,這一週申領人數將創記錄的飆升至 225 萬人。本月早些時候,美國財政部長史蒂文·努欽(Steven Mnuchin)警告共和黨參議員,如果政府不實施救助計劃,美國失業率可能飆升至 20%

疫情對服務業第一層衝擊是各種線下門店關停,導致員工沒有收入。第二層衝擊是沒有收入的員工減少消費,構成負面的連鎖強化。

3 月密歇根大學消費者信心指數初值已經公布(調查週期覆蓋 2 月 26 日至 3 月 11 日),指數從 2 月份的 101 大幅下降至 95.9。機構預測下一次的數值將因疫情擴散對消費帶來的負面影響,而進一步惡化。

在高盛的估算中,美國二季度體育消費減少 85%、交通消費減少 75%、酒店和餐飲消費減少 65%。其他受重創的還包括家政服務業(-50%)、賭場(-90%)、個人護理業(-30%)等。 而零售和消費業務的癱瘓可能很快升級為破產、企業債務降級和銀行資產負債表減值。從而牽扯進更多的行業衰退 —— 大蕭條就是這麼一步步形成的。

美國服務業另一個重要領域便是旅遊業。據美國國家旅行和旅遊辦公室的統計,2019 年前 11 個月,中國內地居民入境美國的次數達到 270 萬,在海外國家中排名第三,僅次於英國和日本。

這也使得在美國對中國浩大的貿易逆差中,旅遊成了少有為美國貢獻貿易順差的領域。去年美國對中國貨物逆差大約 4000 億美元,而服務貿易則是順差 300 億美元左右,主要是由旅遊順差貢獻。曾有機構估算 2018 年中國遊客為美國經濟貢獻 350 億美元。

這塊收入今年肯定受到嚴重折損。在 2 月美國疫情還沒有大爆發的時候,經濟諮詢公司 Tourism Economics 便估計美國旅遊業今年可能損失 58 億美元。據 CNBC 報導,美國旅遊業正在尋求總額高達 1500 億美元的援助。

2020年3月17日,一名婦女抵達華盛頓杜勒斯國際機場並經過一家酒吧,電視上可看到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新聞發布會上講話。

2020年3月17日,一名婦女抵達華盛頓杜勒斯國際機場並經過一家酒吧,電視上可看到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新聞發布會上講話。攝:Andrew Caballero-Reynolds/AFP via Getty Images

疫情對工業投資、消費和供應鏈帶去的傷害也不容小覷。首先,在美國實質性的停工、停產影響下,商品、貨物交付停滯,收入減少,影響經濟。其二,中國經濟尚未完全復工,一些依賴中國中間產品生產的美國公司,比如福特、通用等汽車廠商,或者蘋果公司,產能和商品履約能力也會受到制約,從而影響交付,造成損失。

除了中國,美國對日本和韓國的中間品依賴程度也不算低。中日韓三國分別為 9.66%、4.65% 和 3.42%。中國天風證券研究所的分析師說,「東北亞普遍為生產-出口型經濟,導致疫情的影響和擴散將帶來更嚴重的供應鏈衝擊,也減少了中國之外的供應鏈替代選擇。」

美聯儲或許不想拯救華爾街,但為了拯救美國大眾,它們必須這麼做

金融市場對疫情爆發的反應最為劇烈。

美國股市歷史上一共發生過五次熔斷,其中四次發生在今年 3 月。粗略估算,自 2 月 19 日暴跌開始,美國股票市場價值蒸發大約 10 萬億美元。曾有機構統計過,美股是美國居民資產配置的重點,包括個人儲蓄、養老金計劃等,而一旦美國股票市值下跌 1 美元,居民消費將縮減 0.23 美元。

這是股票暴跌對美國經濟的一層影響,即直接或者間接消費的減少。第二層是擔心股市暴跌誘發債務危機。

不同於 2008 年次貸危機是地產泡沫破裂引發商業銀行體系和金融市場崩潰,本輪債務危機的風險主要集中在金融市場和發行債券的企業之間,商業銀行因為「沃爾克法則」保護,暫時安全。

「沃爾克法則」是次貸危機後通過的美國銀行業監管條例,由美聯儲主席保羅·沃爾克提出。這條規則限制銀行擁有和發起對衝基金和私募基金,參與高風險交易,旨在使銀行回歸傳統存貸業務。

前一輪金融危機後,美國長期處於低利率環境之中,市場流動性相對充裕,誘發企業發債經營。上市公司對此尤為積極,它們低成本發債,然後回購股票,通過增厚每股收益,刺激股價上漲。中國興業研究公司統計,2019 年美國標普 500 非金融企業發放的股利中,16% 來源是低槓桿融資、13% 來自高槓杆融資,其餘來自企業盈利。

這種做法一直被外界詬病。例如蘋果衝向萬億美元市值就一直被認為是發債回購股票的成果之一。波音公司也被批評管理層只關心股價和眼前利益,耗費大量經營現金流並且發債回購,忽視了對研發投入的支持。

分析師們常用利潤能多大程度的覆蓋利息支出,來衡量企業的經營風險,美聯儲的數據顯示,以中小企業為主的羅素 2000 指數成分股公司,其債務風險已經超過危機前水平。

債務創造了 GDP ,創造了金融繁榮;但沒有帶來利潤。在美國股市不斷創下新高的同時,上市公司利潤停在 2014 年的水平,利潤佔 GDP 的比重跟 2005 年時候一樣。美股成了沒有利潤的繁榮。

2020年3月9日紐約華爾街,因為新型冠狀病毒蔓延,道瓊斯指數下跌1800點,導致股票大量拋售。

2020年3月9日紐約華爾街,因為新型冠狀病毒蔓延,道瓊斯指數下跌1800點,導致股票大量拋售。 攝:Andrew Lichtenstein/Corbis via Getty Images

一條悲觀的疫情傳導鏈也由此展開:經濟危機導致營收預期走低,現金流難以為繼,無法償還到期債務,信用評級進一步降低,此時哪怕利率再低,企業更不敢發債,最終違約。

為了阻止金融海嘯的發生,美聯儲已經將利率降至零利率區間,並且宣布了購買債權計劃。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一份聲明中說準備利用其全部工具,支持信貸流向家庭和企業。

有市場分析師批評美聯儲此舉相當於在為企業前期無端發債導致的劣果埋單,但非盈利性質的公共政策組織布魯金斯學會的看法是,美聯儲或許不想拯救華爾街,但為了拯救美國大眾,它們必須這麼做。

上週末,華盛頓傳出消息,美國兩黨接近達成應對2019年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經濟救助計劃,總規模可能達到 1.6 萬億美元。包括直接減税,低息信貸等。白宮經濟顧問拉里·庫卓(Larry Kudlow)的說法則是經濟救助大約 1.3 萬億美元,包括聯邦政府貸款在內的一攬子計劃的總規模可能超過 GDP 的 10% ,約 2 萬億美元。

現在的問題是在美國本土,與經濟政策配套的防疫政策是否跟上,以及全球整體疫情控制情況 。經濟學家 Ian Goldin 在《紐約時報》發表專欄文章稱,儘管這場危機的起源與次貸危機不同,但它們的衰退週期卻相似,即消費者和股市信心的崩潰,導致需求、增長、就業和收入的螺旋式下降。

「有許多事情需要立即去做,」Ian Goldin 說。「例如在美國的鼓勵下,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其他機構牽頭,協調、預防全球經濟系統。」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美國經濟 疫情改變了什麼 2019冠狀病毒疫情 全球疫情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