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19年來第一次:這個週三,台灣沒有《壹週刊》

回顧過去19年來,《壹週刊》帶給台灣讀者的「驚奇週三」時刻,不只是「跟監爆料」,也標誌了台灣社會的轉型與變遷。自李登輝的國安密帳案始,《壹週刊》記者潛入因SARS封院的和平醫院報導、揭露扁家弊案,乃至休刊的前半年,都持續交出左右台灣總統大選的調查報導。


昔日的壹週刊。 攝:陳焯煇/端傳媒
昔日的壹週刊。 攝:陳焯煇/端傳媒

自2001年5月31日,台灣《壹週刊》創刊以來,曾一度改寫台灣社會對「週三」的定義。每逢星期三出刊日前夕,「這期週刊會登什麼?」是各方熱議的話題,不但政治人物、演藝明星恐懼被偷拍爆料,記者等待「本週最熱話題」登場,一般市井小民也會津津有味地期待週刊在超商上架的時刻。

2018年,《壹週刊》宣布停止紙本刊物、轉為網路媒體;2020年2月29日,《壹週刊》在台完全停刊。《端傳媒》精選了七期《壹週刊》經典封面,不只針對報導內容重新回顧,也還原當時的社會氛圍,重新耙梳當年的「猛料」在台灣歷史上留下什麼痕跡。自今日回看,它不只是當時的「獨家爆料」、「八卦熱話」,其揭穿的國安密帳案、扁家貪污案,太陽花女王「遭爆援交」落下學運神壇,跨海報導章子怡伴遊薄熙來,乃至最後的韓國瑜王小姐案,見證了19年來台灣社會與民主政治的重要時刻。

其中,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此刻,不少讀者回想起2003年SARS疫情期間《壹週刊》記者潛入和平醫院所製作的報導,如今回看,其報導作法仍具有高度爭議性,但最後的作品與《壹週刊》在刊物內多次詳述公司如何在自家大樓對採訪記者進行隔離、器材消毒的紀錄,仍相當具有意義。

2002年3月20日,台灣壹周刊雜誌主編向媒體展示了最新的雜誌封面。
2002年3月20日,台灣壹周刊雜誌主編向媒體展示了最新的雜誌封面。攝: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一、國安局絕密文件曝光 李登輝非法挪用 35 億

《壹週刊》進入台灣後,連續製作了數期左右政壇時勢的封面故事,但當中首次「撼動層峰」的專題,堪稱43期的「國安局絕密文件曝光 李登輝非法挪用35億」,取得國安局內部機密文件,直指前總統李登輝非法動用高達35億元的專案經費,除了拿來進行秘密外交,也「拿來幫私房錢發放」,對於當時民間聲望仍高的李登輝而言,是一次難以抹滅的報導記錄。

猛料所及,於出刊前夕,地檢署應國安局要求,前往《壹週刊》總部進行搜索,調查局更監聽記者謝忠良與朱明長達兩年,堪稱一次國家級的週刊封面故事,也意外見證了台灣民主化與國安局法制化歷程中的轉型之路。如今回看,可謂是台灣正在逐漸向戒嚴黑幕告別、艱難走上法治之路的一個註解。

根據《壹週刊》當期取得的文件資料顯示,李登輝分別在1994年6月、1997年5月在「奉天專案」及「當陽專案」名義下,成立「七○一」、「三三一」和「明德」等專案,開始動支相關經費。在1994年之前,這筆經費是國安局可以依法動用的款項,但在該年國安局完成法制化之後,這筆經費依法必須全數繳回國庫。

根據當年《壹週刊》報導,時任國安局長的殷宗文,並未依法將35億繳庫,而以「展開情報蒐研工作,籌措專案基金事宜」為由,「在同年六月簽了一份極機密文件,呈報給李登輝,計畫從奉天專案30億80多萬元經費中,提撥15億元成立『七○一專案基金』,利用每年高達九千萬元的孳息,進行情報蒐集研析。」

事實上,早在《壹週刊》爆料之前,台灣檢調單位便已經開始對國安局相關專案經費流向進行調查,監察院亦因相關案由而做出彈劾案,其追究層級卻只到國安局長殷宗文和丁渝洲。《壹週刊》在當期報導中直指,「單單根據這兩份『極機密』及『絕對機密』文件即可看出,李登輝就是動支三十五億多元非法經費的最高決策者與授權者,但在監察院的調查過程與彈劾名單中,卻獨漏真正決策人士,是否明顯『選擇性辦案』?或者,國安局在共犯結構錯綜複雜中,一開始就蓄意將完整資料隱藏,藉以掩蓋事實?」

在這篇重磅報導中,也可見到現任總統蔡英文參與「兩國論」起草的軌跡。現任總統蔡英文時任政大國貿系教授、國安會諮詢委員,1999年8月,蔡英文以「八一六專案」名義,請求國安局長丁渝洲提供262萬研究經費,八一六專案包含「WTO因應小組」和「特殊國與國關係因應小組」,執行期間由1999年8月至2000年5月30日為止,恰巧跨越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的政權交接期間。

當時,對於台灣民間來說,雖已經歷過兩次總統直選,相關國安經費仍是國家藏得最深的秘密,然而在《壹週刊》資深記者的爆料與調查下,不但直指「明德專案」是當時台、日、美三邊官方會談的主要管道,統合了三國的黨政與軍情系統,並曾成功化解九六年台海危機,連「地點是台灣、日本、美國三地輪流」這種細節都能夠寫出來,且輔以內部公文書作為證據,讓當時的台灣讀者看得津津有味。

壹週刊封面。

壹週刊封面。圖:網上圖片

二、SARS封院第 《壹週刊》入院一手報導

自從 2019 年 12 月底,中國武漢市首次爆發「新冠肺炎」(COVID-19)以來,人們時不時就把這場疫情與 17 年前肆虐全球的 SARS 疫情相互對照。尤其 1 月 23 日凌晨兩點,當武漢市突然宣布封城,部分台灣輿論比喻成「大型和平醫院」,意指 2003 年 4月 24 日上午七點半,前台北市長馬英九召開緊急會議,宣布已爆發院內感染的「和平醫院」將在當天中午進行封院。

誠然,「封城」與「封院」的量級與帶來的後果完全不同,但皆是因應失控疫情而下的嚴厲舉措,兩者都為社會帶來極度的不安與恐懼。隨著封院禁令的下達,院內的真實情況像是被層層高牆給圍了起來,外界難以得知真實情況。此外,十七年前的資訊也不如社群時代快速,院內的第一手消息並不好獲得。到底院內發生了什麼?被封鎖的人們又遭遇什麼困境?瞬間成了台灣社會最關注的問題。

在恐懼之下,有些病患家屬,會偷偷向窗外丟紙條與媒體訴講述院內慘況,不少媒體記者也苦守在窗外,等待那一張張突破封鎖線的紙條。然而就在和平醫院封院的當下,《壹週刊》的莊姓與李姓記者正好在院內進行採訪,他們沒有撤離,而是決定假裝病患家屬留在醫院。儘管院內情況惡劣,他們還是選擇與一千多名醫護人員、病患與家屬一同隔離,記錄封院之後的一百多個小時,再以無線通訊設備傳輸出封院後的真實影像。

《壹週刊》記者的獨家直擊,讓外界清楚看到官方口徑外的院內真相,比方說,剛封院時,一個只能容納四百多人的空間,瞬間擠進了一千多人,沒有區隔也沒有防護器具。A 棟、B 棟的病房也沒有妥善隔離,醫護人員和病患都可以自由來去。

院內人員因缺乏配套措施陷入忙亂與無序,不僅無法防堵疫情,甚至造成醫護人員感染的人數攀升。此外,記者也記錄封院後的種種荒謬景象,像是穿著全套防護設備進入院內視察的官員,對比只有口罩與普通防護衣的院內人員,或是沒被隔離的屍體,運送至太平間的路線經過院內人員領便當的櫃檯。

除了獨家直擊之外,《壹週刊》在接下來的每個星期三陸續推出多篇重磅報導,持續追查和平醫院的過失,包含:〈和平院長謊言殺人 SARS 九命冤死〉、〈 官僚殺人,死亡SARS 台灣超高〉、〈火化名單現真相,政府掩蓋 SARS 死亡數字〉等。多名記者通過第一手的採訪資料,試圖還原和平醫院院長吳康文與感染科主任林榮第是否在初期隱匿疫情,造成後續院內醫護感染與死亡的原因。

5 月 8 日的報導〈和平院長謊言殺人 SARS 九命冤死〉刊出後四天,和平醫院院長吳康文就遭到免職,接著更被檢調起訴,聲譽瞬間跌落谷底。儘管多年之後,吳康文被台北地院判定無罪,但當時《壹週刊》的「官僚殺人」系列報導,還是給政府的防疫工作打出重重的一拳,提供民眾觀看封院政策的另一視角。

另外,當時在封院期間採訪的記者,瞬間也成了全台媒體的追逐焦點。2003 年 5 月 5 日,這兩名記者分別被送往基河國宅第三期展開為期十四天的隔離。台北市政府甚至打算以「妨害秘密罪」名義,對兩名記者提出告訴,時任台北市政府新聞處長吳育昇稱「壹週刊應負起法律上、道義上,有形的、無形的完全責任」。

《壹週刊》在 5 月 8 日所刊出的封面報導最後一頁上發表聲明:

「SARS 疫情失控,台北市和平醫院封院,本刊兩位記者在院內採訪,因此同遭隔離。媒體記者身繫採訪事實、報導真相的天職;和平醫院決策粗糙、狀況混亂、感染人數攀升,台北市政府在記者會中一味粉飾太平,已傷害公眾權益。深入和平醫院採訪的本刊記者完全遵守隔離規定,隨著和平醫院逐步實施分棟、分層隔離措施,採訪範圍也逐漸縮限,採訪後留院繼續隔離,本刊送入防護衣和口罩。記者採訪時,發現院內極度缺乏防護面罩、防護衣和免洗長襪等物資。」

不只如此,《壹週刊》也在報導當中寫下防疫週記向讀者解釋,追查 SARS 疫情真相的過程中,編輯部與前線記者如何以「戰鬥狀態」面對混亂與恐懼。

「SARS 疫情擴大,本刊記者『上戰場』深入和平醫院與大陸第一線採訪,為防記者中招或傳染病毒『大後方』辦公大樓也做了萬全的防護和隔離措施。和平醫院封院後,本刊進一步在一樓設置 SARS 新聞辦公室,採 訪記者隔離此區發稿,並關閉一樓健身房,改為 SARS 採訪人員清潔間。大樓電梯每小時清潔一次,按鍵都加上防護膠套,按時拆換,煙灰缸也盛裝漂白水。本刊規定採訪前必須自備換洗衣物,回公司先領取毛巾、塑膠袋和牙刷,進入健身房標示『以清潔消毒過』的淋浴間洗澡、洗頭、刷牙,以滴露消毒液沖洗。記者必須把髒衣服放在塑膠袋內綁緊帶走,將毛巾投入有漂白水的置物箱,戴上新的口罩。至於從大陸回來的記者,則在飯店一人一間隔離,一律不准回辦公室。」

十七年過去,SARS 疫情已然消失,當一新型病毒再度肆虐全球,SARS 的慘痛經驗成了現時政府的重要借鑑。此時,當我們再度回頭觀看 SARS 期間那一篇篇記錄前線的獨家報導,格外具有歷史意義。

壹週刊封面。

壹週刊封面。圖:網上圖片

三、利用黃睿靚洗錢,扁密匯三億出境

前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的政治生涯中,至少有三個重要轉折:一個是 2000 年當選中華民國總統,正式終結國民黨五十年執政,迎來首次政黨輪替。另一個是 2004 年 3 月 19 日,總統大選前一天,陳水扁遭遇槍擊的三一九事件,造成支持者群情激憤,讓他以 2.9 萬險勝連戰與宋楚瑜。最後一個則是 2006 年,他遭人踢爆不法核銷國務機要費,自此政治生涯急轉直下,到 2008 年卸任之後,從總統淪為階下囚。

這些超過十年的重要事件,足以改變台灣政治生態與樣貌。在這當中,《壹週刊》更是從 2001 年創刊以來,就緊盯第一家庭的動態,不管是陳水扁兒女的私生活,或是陳水扁深陷弊案的過程。

2006 年 6 月陳水扁之妻吳淑珍遭前親民黨立委邱毅爆料,以不法方式核銷國務機要費,檢調開始介入調查。同年 11 月台灣高等法院宣布國務機要費偵查案終結,檢方認定陳水扁、吳淑珍均涉貪瀆。但當時陳水扁因還在任,擁有刑事豁免權。

國務機要費弊案重創陳水扁政府,根據當年民調結果,民進黨政府施政滿意度只有 5.8%,不滿意度高達 88%。同年8月,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發起「百萬人民倒扁運動」,要求陳水扁為弊案負責並主動下台,施更號召支持者於9月9日身穿紅衣於總統府前靜坐抗議,外界稱為「紅衫軍」。

2008 年 5 月 20 日,陳水扁甫卸任,新任總統馬英九註銷國務機要費的絕對機密等級,讓最高檢查署特偵組將可疑資金列為清查重點,並開始偵查此案,將陳水扁列為被告。

8月14日《壹週刊》踢爆 2006 年底國務機要費一案爆發之後,吳淑珍將陳水扁和她的帳戶、及用股票進出的人頭帳戶,包含兒子陳致中、女兒陳幸妤的部分全部結清,總額將近三億元台幣,並通過媳婦黃睿靚及他的家人的戶頭先經由新加坡,再匯至美國。此外,《壹週刊》也披露台灣檢調與國際洗錢防治組織「艾格蒙聯盟」合作調查的過程。一名檢調核心人士透露,陳水扁的資金清查工作非常繁重,資金量大概有幾十億元(台幣),很多地方都有疑點。

儘管陳水扁此前接受《壹週刊》查證時通過律師出面否認,表示絕無海外密款,並指出這又是有心人士為了奪權,刻意穿鑿附會提出的惡意指控。然而,《壹週刊》報導刊出後,文章裡的調查詳盡、舉證歷歷,很快引發台灣社會對扁家不滿,許多民進黨支持者打電話到黨部,要他們給個交代。

《壹週刊》刊出的當天下午五點,陳水扁卸任後首度召開記者會,坦承將四次「選舉結餘款」匯向海外:「我不能繼續騙自己、騙別人,我曾經做了法律所不許可的事,我願意就從市長到總統大選四次選舉,有關競選經費有申報不實。逕向全國人民深深地道歉。今年年初,太太吳淑珍首度坦承選舉剩餘款,她有部分匯流到海外,沒有讓我知道。」

隔一天,陳水扁又發表退出民進黨聲明,表示自己犯了嚴重錯誤,讓大家失望、蒙羞。「海外密帳風波」正式讓陳水扁與民進黨一分為二。時任民進黨黨主席蔡英文接下聲望盡失的民進黨,並表示:「過去八年信賴阿扁的權威,大家都放棄思考,導致如今一人錯全黨皆錯,今後沒有權力核心,也沒有個人英雄。陳水扁的『海外密帳』,讓民進黨就此告別『陳水扁時代』」。

壹週刊封面。

壹週刊封面。圖:網上圖片

四、陳致中召妓事件

陳水扁作為台灣第一位出身本土政黨的民選總統,於2000年獲得近498萬票當選,其「第一家庭」光環底下的私生活更是受到無數媒體追捧,《壹週刊》自不例外。2001年5月31日發行的創刊號便以「準駙馬四年女友,大爆薄倖內幕」為封面故事,配上「記者直擊」趙建銘、陳幸妤一同購物的封面圖片,爆料趙建銘當時為追求第一千金陳幸妤,不惜分手交往四年女友一事,創下27萬本的銷售量。

根據《壹週刊》數年後的「壹週解密」單元指出,當時記者循線找到趙建銘前女友鍾敏慈,說服她出面接受採訪後,一共出動了12名攝影記者躲在各處捕捉「鍾小姐」的面貌。此外,記者為了拍到趙建銘與陳幸妤同車進出的畫面,每日都在陳幸妤的牙醫診所蹲點守候,亦步亦趨地跟隨,最後終於捕捉到趙建銘開車接送陳幸妤返回總統官邸的畫面。

《壹週刊》更在2010年7月22日出刊的第478期爆出陳水扁之子陳致中召妓風波,封面以〈背叛黃睿靚,驚爆陳致中召妓〉為題,刊出一張陳致中於7月3日凌晨開著Lexus銀色休旅車接送花名「妮可」(Nicole)的性工作者離開的照片。陳致中2005年已與黃睿靚結婚,並育有一女,此前,陳致中公開宣布將投入2010年年底的高雄市議員選舉,疑似召妓的醜聞也為選情投下震撼彈。

事發一週後,記者收到四段疑似陳致中召妓的電話錄音檔,時間從7月2日深夜11時30分至3日凌晨左右,記者循線找到妮可並錄下她的親口證詞:「在7月3日凌晨,我曾搭著陳致中凌志休旅車到『四季Motel』開房間。」證實了《壹週刊》7月3日拍到的照片內容。

即使陳致中本人對《壹週刊》查證回應「沒有印象」、「誤會」、「車子早已借給友人」,更於出刊當日召開記者會公開否認,並對《壹週刊》提出妨害名譽訴訟,要求回復名譽、求償新台幣200萬元,最後審判長證實陳致中使用不同SIM卡在同一支手機上,遭到高雄地方法院宣判敗訴。對此,陳致中出面控訴:「法院判決結果草率、離譜,是政治打壓!」黃睿靚則站在丈夫身旁哽咽力挺:「我百分百相信致中不會召妓。」

陳致中參選市議員當年,扁家弊案纏身,父親陳水扁因涉嫌貪污被關在監獄、母親吳淑珍則因病在家休養,未料他在跑選戰行程時會「叫小姐」,經《壹週刊》爆出後形象大挫,負責陳致中選戰文宣策劃陳嘉爵接受媒體訪問時就說,在陪同跑基層時,陳致中不乏碰到不想跟他握手,甚至當場轉頭就走的民眾。

即使如此,陳致中的人氣卻也未減,最後在11月27日舉行的五都地方選舉中,以第一高票取得高雄市市議員寶座,3萬2947票的得票數不但是「大高雄第一高票」,更成「新人參選最高票」、「最年輕男議員」。陳致中在勝選後登台高呼:「台灣人用選票為我爸爸、阿扁仔總統討一個公道,向馬英九證明台灣人的正港民意是阿扁仔無罪!」分析認為陳致中會衝高票數正是因部分選民認為「阿扁未受到公平審判」、不滿「民進黨處理扁案態度」,因而將選票集中到陳致中身上。

陳致中於2001年自台大法律系畢業後隨即入伍,最初在選民心中的形象良好。2000年父親陳水扁在總統選戰中更買下3月6日《中國時報》、《聯合報》與《自由時報》三大報的全版廣告版面,照片中陳致中身穿軍綠色T恤,以單手扶地挺身並搭配「他明年要去當兵,他的爸爸是陳水扁」字樣,相比對手連戰的兒子連勝文、宋楚瑜的兒子宋鎮遠都是「免役」,陳水扁的兒子願意入伍當兵的廣告不但讓當時仍在學校唸書的陳致中爆紅,更使得陳水扁在3月18日的總統大選中獲勝。

不過陳致中在入伍後特權爭議不斷,不但透過增額錄取軍法官,更有同連學員爆料他在部隊裡有專屬房間、校級軍官隨扈侍候,當兵時開著300萬Jaguar跑車出入營區,甚至在2003年5月SARS疫情擴大期間、國防部通令全體官兵停止休假之時連休4日。2008年陳水扁家族洗錢案爆發後,陳致中夫婦也捲入其中,並被特偵組檢察官依洗錢罪嫌起訴。

陳水扁自2008年11月12日首度被羈押後,原先「台灣之子」的封號在卸任總統不到半年的時間因官司纏身成了「台灣之恥」。陳致中即使涉入洗錢案遭起訴,仍在隔年遷居高雄並「子承父業」以無黨籍身份參選市議員,風光當選,直到2011年8月17日因認罪偽證案定讞,被解除市議員職務後,再度宣布參選隔年的立委選舉,以第三高票落敗。

就算陳水扁一家因洗錢案遭到判刑,扁家勢力餘威仍未滅。陳致中續於2018年披上民進黨戰袍、再次挑戰高雄市市議員選舉,最後以倒數第三高票擠進市議會,目前就任中。

五、章子怡涉入薄熙來案

2012年5月31日,《壹週刊》第575期報導以〈捲入薄熙來案 章子怡伴遊10年撈32億〉為題,直指章子怡與薄熙來等高官伴遊,十年來收入高達新台幣32億元,其中與薄熙來伴遊10次,每次可得人民幣1000萬元。當時章子怡正在拍攝電影《一代宗師》,《壹週刊》在報導內指出,章並未在第一時間出面替自己澄清,經紀人也聯繫不上。

這是一篇台灣《壹週刊》跨海調查異地八卦的報導,與其他爆料的紮實風格相比,記者聲稱這篇報導多數來源引用對岸的「博訊新聞網」,不免稍弱。但這篇報導對兩岸三地社會的重要性,必須放在2012年的脈絡下來看。該年,時任重慶市委書記的薄熙來,原本因「唱紅」政策而在國內外均擁有超高聲量,是當時的政治明星,未料卻於2月爆發「王立軍案」,遭停職處分;《壹週刊》出刊前一個月,4月10日,中共中央決定停止薄熙來的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等相關職務,對其進行立案調查。報導時值薄案最受矚目的期間,當中的「伴遊」活動是否涉及利益交換、乃至與案情有關,亦引起中國官方重視,外傳章子怡因故被官方約談,詢問薄案相關細節。

報導出刊後,章子怡向台灣法院分別提出刑事與民事訴訟,但刑庭法官以「記者製作這次報導時,薄熙來正遭中國大陸地區官方貪瀆案件調查,章子怡是否與薄熙來交往等狀況,屬可受公評之事」為由,針對兩位執筆記者遭起訴家中誹謗罪部分,判決無罪;民事庭法官亦認為,「當時大眾普遍關注章子怡捲入薄熙來貪瀆案,這件事為可受公評新聞事件」且「當時全球多家媒體引用博訊獨家報導,不少報導提及無法聯繫上章子怡本人及經紀人」,判決章子怡敗訴。

壹周刊封面。

壹周刊封面。圖:網上圖片

六、太陽花女王遭爆援交

2008 年自從馬英九上任以來,有別於陳水扁時期與中國大陸的緊張關係,極力改善與大陸政府的關係,並且開展多項經貿交流。2011 年,馬英九政府與大陸當局進行磋商《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下稱《服貿協議》),被部分人士質疑,此協議的實質效益,會否導致台灣的經濟更傾向中國大陸,側面加強中共「以經促統」目的。

2014 年 3 月 17 日,國民黨立委張慶忠在混亂程序中,於立法院主持通過《服貿協議》。為了抗議國民黨政府強行通過《服貿協議》,一群反對該協議的學生與公民團體於3月18日晚間守在立法院外抗議,大約在晚上9時10分左右由幾名學生帶頭闖入立法院,接著有 200 多名學生佔領議場,正式開展長達為期 38 天的太陽花學運。

3 月 19 日深夜,隨著學生佔領議場的消息傳開,立法院外開始聚集大批人潮,他們表示要守護場內學生。

由於整場運動爆發之初,乃至於支持群眾更多是通過網路所號召的大批青年。不少媒體也紛紛將此事件定調為「學運」。一場由「學生們」所領導的運動,有別於政黨發起的運動,自然被外界賦予純潔性的期待。

2014 年 4 月1 日,統一促進黨主席張安樂於立法院外鬧事,時任高雄市長陳菊就表示,學生運動是有高度理想性,社會要珍惜學生運動所帶來社會自省,對於不當勢力破壞、干擾、阻擾純潔的學生運動,會讓大眾高度質疑國家法治,應該給予譴責。

在太陽花學運裡幾名活躍份子此後也紛紛成為主流媒體追捧的對象,塑造成新一代的青年領袖,包含陳為廷、林飛帆、吳崢、賴品妤等人。此外,媒體也會捕捉靜坐的青年臉孔,解讀成一場青春的革命記憶。

而當時,人在抗議現場,頭戴「民主不能交易」的布條的劉喬安,因為身著火辣受到媒體注意,一夕爆紅被網友稱為「太陽花女王」。此後,即便學運落幕,許多因為這場運動而爆紅的青年,也開始成為主流媒體的追逐重點。

同年 12 月 11 日《壹週刊》刊出一則〈太陽花女王遭爆援交》的獨家報導,曝光劉喬安與客人議價援交價碼的影片與細節。影片中,劉喬安與一名香港男子,在飯店討論援交細節,但最後因為價格談不攏,交易破局。

這則報導當中,劉喬安回應「援交」其實是遭人設計,她說,目前接到電話說有香港老闆想買酒,但對方堅持約在飯店,為了做生意,只好依約前往,沒想到進房後男子突然說要援交,為求自保,她只好附合他,並找個時間離開。

此篇報導刊出之後,很快就引起大量討論,不少人開始「起底」學運名人中的過往,質疑學運領袖的純潔性與道德性。

另一個與太陽花學運相關的性騷擾案,則是學運領袖之一陳為廷於2016年預備以政壇新星之姿參選苗栗縣立委時,再次被網友爆料曾於客運及夜店性騷擾女性。此事也在社會引起軒然大波,陳為廷為此公開道歉,並且退出選舉。

2015 年劉喬安再次接受香港《蘋果日報》的採訪時表示:「壹週刊的事我錯了,要丟掉以前的我,人生還是得過。」她說人生最後悔的事情是「出現在那個場合(太陽花學運)」而成了公眾人物,並補充當時只是為了發聲而去到現場,如果可以重選,一定不會現身。

壹週刊封面。

壹週刊封面。圖:網上圖片

七、韓國瑜王小姐豪宅案

台灣《壹週刊》繼香港《壹週刊》宣布於2018年3月15日發行最後一期紙本雜誌、其後轉型為網路媒體之後,也在同年4月4日做出相同決定,改為每週在網上發行內容。時任社長的邱銘輝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就說,近年紙媒經營困難,廣告量已大幅減少,為了讓《壹週刊》能繼續經營,因此決定進攻網路,「但『踢爆』的精神不會改變,依舊會『不畏權勢、揭發真相』」。

2019年9月2日起,《壹週刊》推出以月費新台幣90元或年費860元的訂閱方案,轉型做付費媒體,未付費訂閱將無法查看網上雜誌內容。即便轉型網媒後,《壹週刊》的影響力似乎已大不如前,但在某些關鍵時刻的爆料,依舊頗具話題性。

2020台灣總統大選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民調「開高走低」,最後以近265萬票的差距敗給現任總統、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藍營在選後提出的敗選檢討報告中指出,「在本次競選過程中,外界及競爭對手指稱因市長就職之後不到半年旋即宣布參選總統,⋯⋯失言、歧視語言、違規農舍、豪宅案、麻將等等,備受考驗,庶民形象亦受波及。」

其中「麻將」指的便是重傷韓國瑜的「新莊王小姐」案。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吳子嘉自2019年5月24日開始公開爆料,指韓國瑜多年前曾在新莊王小姐家中過夜、打麻將,並與王小姐產生婚外情、育有一名私生女,引發輿論譁然,韓國瑜也隨即對吳子嘉提出妨礙名譽告訴。在當時,韓國瑜的民調仍以約10%的幅度領先對手蔡英文。

《壹週刊》記者隨後循線找到檢察官起訴書,發現檢方傳訊本名「王安莉」的王小姐出庭作證後,認為吳子嘉部分爆料內容有誤,未盡查證之實,因而在8月底起訴吳子嘉。12月初,記者追查到「麻將屋」位置與王小姐實際住處,並因此專訪到王小姐本人,以「獨家專訪」、「獨家調查」的方式,在12月18日韓國瑜控告吳子嘉二度開庭日當日刊出王小姐案的重磅內容,使得韓國瑜原本就持續低迷的民調在出刊後一週持續探底,在26%左右徘徊,落後蔡英文近20個百分點。

將政治人物的私德公開放大檢視素來就是媒體追逐的焦點,也是選民關心的議題。在《壹週刊》的獨家內容中提到,檢調指出王小姐在新莊買房的資金來源是透過韓國瑜匯款600萬元而得,但遭否認,另也從王小姐口中證實台北地檢署於2017年1月調查韓國瑜「北農菜蟲案」時,也曾搜索她位於新莊的房子。

調查內容則引述知情人士消息指出,韓國瑜很愛打麻將,王小姐及關鍵友人黃文財都是固定班底,「且韓常常打『一將』(四圈)還不夠,要打兩將才過癮,但兩將就要打8個小時,因此有時的確會在她新莊房子過夜。但王女強調,雖然自己自2009年離婚已近10 年,兩人絕對沒有任何不正常的男女關係。」

《壹週刊》在專訪中透過記者問答的方式呈現王小姐與記者的逐字對答紀錄,其中問到「韓國瑜和你們都打多大?」時,王小姐這樣回答:「我們打13張,算番數的,我只能說韓國瑜真的滿愛打麻將,平均一週會約1、2次,我們一晚輸贏,平均在2、3千元,最衰大概會輸7、8千元這樣,以這樣的金額來說,應該是庶民能負擔得起的。」

韓國瑜的「庶民」形象是他崛起的關鍵之一,本人也經常以「庶民」自居,將「莫忘世上苦人多」掛在嘴邊,但去年11月遭民進黨立委林俊憲爆料他於2014年時曾向官股企業台肥借貸1400萬購置南港7200萬豪宅後,庶民形象已然破滅,《壹週刊》加碼繼續追查王小姐案,更讓韓國瑜形象大傷,使得他與夫人李佳芬的感情是否生變備受外界關注。

《壹週刊》在2019年12月18日出刊的32期電子版雜誌中爆出專訪王小姐的獨家內容後,持續於25日、1月1日發布追蹤報導,文中提到李佳芬自12月18日的首場總統政見發表會後,數度缺席韓國瑜重要公開場合,「她內心衝擊不言可喻。」此外《壹週刊》更爆料韓國瑜曾與王小姐一起出國至少5、6次、甚至住在同一間旅館,記者向韓競辦總發言人王淺秋求證後,得到回覆是「都有其他同行的人的商務考察」。

這是《壹週刊》在完全停止發刊前夕,留給台灣的最後一個「猛料」,讓不少婦女選民對韓國瑜失望,咸認為對於韓國瑜最後落敗的結果有推波助瀾之效。最後選舉結果出爐,當年亦曾被《壹週刊》爆料收受李登輝國安密帳經費的蔡英文,以817萬票擊敗韓國瑜,當選台灣總統。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壹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