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來函

讀者來函:如何識破陰謀論及辨別假新聞

操弄情緒的文章,多半都是不懷好意的假消息。


2020年3月2日,北京下班後,公共巴士上的人都戴上防護口罩。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0年3月2日,北京下班後,公共巴士上的人都戴上防護口罩。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編者按】有話想說嗎?端傳媒非收費頻道「廣場」的「讀者來函」欄目歡迎各位讀者投稿,寫作形式、立場不拘,請來函community@theinitium.com,跟其他讀者分享你最深度的思考。

在一個資訊不透明的社會,每當社會遇到重大危機,各種陰謀論就會特別流行。就算在一個信息不封閉的社會,即便沒有出現重大社會危機,也時不時會有陰謀論流行,比如像《貨幣戰爭》這本書,流傳了二十多年依然在傳的中情局十誡,電視片《較量無聲》,美國登月是假的,馬航370航班失蹤事件,以及911是美國政府自導自演的等等,不一而足。

陰謀論某種程度上屬於一種心理認知, 因為一般性的認知偏見都與小概率相關。當某種事件發生的概率相當小的時候,往往人們會從陰謀論的方向來理解他。

陰謀論在中國的流行,歸結起來,有以下幾大原因:

行政不透明,黑箱政治。比如大家都對宮廷戲,宮鬥劇之類的情節都津津樂道。醬缸文化。權謀經濟。階級鬥爭與冷戰思維。以及受害者心理。

另外,由於政府的公信力缺失,造成了塔西佗陷阱。就是無論政府說什麼,都無法讓公眾相信的時候,也給各種陰謀論的流行提供了土壤。正是因為政府信息不公開,不透明,才導致坊間的各種小道消息,各種猜測說法盛行,所以我們也不好苛責各種傳播陰謀論的人。但是我們要提防靠着陰謀論製造恐慌騙取點擊的各種自媒體。

相信陰謀論的人,往往放棄了基本的理性和邏輯,採取走捷徑的方法,通過簡單粗暴的方式得出一個結論。此結論雖然容易證實,但是也很難證偽。

陰謀論不只是指理論,也用來指許多沒有證據的說法、傳聞。陰謀論往往缺乏證據,其荒謬邏輯不符合奧卡姆剃刀原則,是很多謠傳之基礎。

這次武漢新冠肺炎,坊間普遍傳聞,病毒起源於該地區唯一一家P4級別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病毒泄漏。各種陰謀論甚囂塵上。比如有人翻出2018年一段央視新聞片段,說當時病毒所就研究了廣州豬流感(swine flu)的冠狀病毒。但是冠狀病毒成千上萬種,目前已知的傳染人的有七種。有三種比較致命,他們是SARS Cov,Mers Cov,和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2019 nCoV)。豬流感病毒跟2019新型冠狀病毒(已經正式命名為COVID-19)並不是一回事。經過筆者認識的一位在美國最大的基因測序商用機構工作的人告知,2019年新冠病毒基因和SARS病毒80%相似的話,就可以認為是差得很遠了。人和猩猩的基因還有96%相似度。

之後有印度科學家發表論文說是蝙蝠基因插入了四段HIV病毒的基因,這個結論被太多科學家發言反對和駁斥,導致後來印度科學家的論文不得不撤稿。

還有網上流傳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陳全姣,實名舉報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說王延軼水平低。還說拿實驗室的動物去野味攤位出售。這篇舉報信寫的邏輯很不清楚,如果王延軼確實拿實驗室野生動物賣給華南海鮮市場攤位的話,得證明野生動物身上確實有發生了肺炎的新冠病毒,還得證明這野生動物在華南海鮮市場把病毒傳給了人。這封舉報信寫得語焉不詳,關鍵的邏輯鏈細節都不完備。一個中科院的研究員不可能邏輯這麼差,關鍵證據都不提供就寫實名舉報信,那這樣研究員的水平也太差了。

但是就是有大量立場先行的人,不會去做仔細的查證,把意識形態看得比事實真偽更為重要,看到觀點符合自己立場的文章,馬上就迫不及待的轉發。

俄羅斯政府宣布新冠病毒是人造的文章被闢謠了。日本媒體說美國CDC說上萬流感病人中有新冠病例的新聞也被闢謠了。稍微有點邏輯和思辨能力的人都不會相信這類謠言,可是還是有大批的人願意輕信這類謠言。

最可笑的就是政府支持者(俗稱粉紅)說病毒是美國政府製造的生化武器,而不少異議人士普遍認為病毒是人為製造,並從武漢病毒所泄漏。有民運人士看到五毛網站一篇題目是病毒是人造的馬上就轉了,根本沒看內容是說病毒是美國人造的,鬧了個笑話。

再加上一些無良視頻自媒體,以散布陰謀論製造恐慌為噱頭來騙取點擊。比如一個叫「stone記」的非專業自媒體,經常字都認不全,念縮寫全唸錯,造謠說一個叫黃燕玲的人是零號病人,他持有的唯一根據,就是這個人在武漢病毒所的網站上沒有掛照片。還說這個人因為意外染病毒死亡了。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和黃的導師都出來闢謠,說這個人沒死,也沒有接觸過病毒工作。stone記隨後也在視頻上承認自己搞錯了,還給祖國點讚。結果還是有人出來質疑,說這個人怎麼自己不出來闢謠,出來走兩步就行。可以想見,就算這個人出來了,以這幫人的思維方式,又會說這不是本人,是替身。到時候到底是露臉還是不露臉很成問題,不露臉說這人是假的,露臉了又會對當事人造成困擾。還會出來一系列是否冒名頂替的質疑。

另外據BBC最新的報導披露,第一例確診的武漢新冠病毒病例是一個躺在床上不能動的老人,根本就沒去過海鮮市場。病毒是從海鮮市場傳染上的可能性不大。且最新研究人員發現,華南海鮮市場病毒並非新冠病毒發源地。武漢病毒研究所跟華南海鮮市場的聯繫(距離不到400米),導致病毒泄漏的傳言不攻自破。

另外一個傳謠的是一個叫武小華的人,為了製造噱頭,質疑武漢病毒所研究員石正麗。方舟子的推特和北大飛的微信文章都揭露,這個叫炮製陰謀論的武小華其人,不具備生物醫學常識,水平極差,是個騙子,根本就是譁眾取寵,吸引眼球。方舟子說,之所以個這個武小華廣為流傳,是因為有人把她當成了教授吳曉華。實在是張冠李戴。

對這些充斥着陰謀論的無稽之談,只要會用搜索引擎,和一些基本的邏輯推理能力,都可以輕易識破。但是要避免屁股決定腦子,立場先行,不做查證,就輕易相信別人的論斷。鑑於中文互聯網特別是微信上傳播的中文信息,垃圾信息率佔99%以上,養成得到一條消息首先查證的習慣,才是不被別人帶節奏牽着鼻子走的不二法門。

判斷一則消息是否真實的方法,其實不難。

首先要看消息是否來自可信可靠的信源,如果只是一張微信截圖作為孤證的話,顯然不是可靠信源。由於微信圈中文信息環境之惡劣,消息單一來源如果是微信中文公眾號的話,都可以算作是不可靠信源。根據莫之許老師的說法,中文微信圈基本上就是內容農場,完全不值得采信。所謂內容農場(英語:content farm)是指圖謀網絡廣告等商業利益,以獲取網絡流量為主要目標,而以各種合法、非法手段大量、快速生產質量不穩定網絡文章的網站或企業。

隨着互聯網發布門檻的降低,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做自媒體,這本來是個好事,但是由於審查制度的存在,做調查記者是個費力不討好的實情,一有閃失,輕則銷號,重則可能有牢獄之災。所以多數營銷公眾號發文的目的,不是為了傳遞信息,而是為了賺取流量,他們不會對信息做謹慎的查證,而只是靠駭人聽聞的標題和內容,製造焦慮,散播恐慌,從而騙取更多的點擊和達到更廣泛的傳播。所以中文公眾號絕不是可靠信源。像一些臭名昭著的微信公眾號,比如「北美留學生日報」,「北美省錢快報」,「舊金山灣區華人諮詢」等,基本上就是成天靠駭人聽聞的題目做噱頭,靠唯恐天下不亂的造謠製造點擊和傳播,這幾個微信公眾號基本上可以算是「官謠」,就是無論他們怎麼造謠,微信也不會處理。普通小民隨便說點跟官方不一致的內容,很容易就刪帖封號,文章被404。所以這幾個公眾號基本上就是帶任務專門造謠,禍害海外輿論場的。

第二,看到一則消息,一個行之有效的判定真偽方法,就是到搜索引擎比如google上去搜索一下,能找到有嚴肅媒體報導過的就可以認定為是真實信息。

海外的新聞媒體根據版面大小分為大報(Broadsheet)和小報(Tabloid)。一些被廣泛認可的嚴肅媒體都是大報,例如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WSJ,英國的衞報等,電視媒體像BBC,CNN也是嚴肅媒體。大報發布一條消息的原則是要求被多方查證,只有一個消息源的內容,他們都會說據消息人士透露,或者是未經證實的消息。被這些嚴肅媒體報導過的事件就可以認定是可靠並經過確認的消息。而像一些小報,以八卦信息為主,也是以各種噱頭來製造賣點。例如new york post,英國的dailynews,也類似內容農場,若作為單一信息來源的話,不是可靠信源。值得一提的是,公眾號「舊金山華人諮詢」就經常喜歡引用dailynews的內容來嚇唬人。

第三,對於英文消息,有很多可以做事實檢測(fact check)的網站,例如factcheck.org, politifact.com,還有另一個比較著名的是snopes.com,看到英文信息拿不準的可以去factcheck網站看看是不是被判定為謠言。對於中文信息,騰訊較真推出的「新冠病毒實時闢謠」欄目做得不錯,每天流傳比較廣的謠言都會做總結匯總。微博也會每天把闢謠信息,通過私信發給用戶。

比如前兩天在微信群和朋友圈流行這樣一則消息,說「柬埔寨首相洪森感染新冠病毒,緊急去新加坡就醫」。像這種一個國家元首中招新冠病毒的新聞,必定應該是世界各國媒體的頭條,但是如果搜遍網絡,像紐約時報,華郵,華爾街日報,CNN,BBC,路透社,美聯社都沒有一個字報導的話,則可以判定是一則假新聞。

事後證明,這張照片是洪森2017年在新加坡因為過度勞累而送醫住院的照片,與今次的新冠病毒無關。

推特上著名博主安替(mranti)也介紹了一個簡單的識別真假消息的辦法。就是用tweetdeck在推特上搜洪森的英文名Hun Sen,然後選定只搜索認證(verified)的賬號,這樣搜到的都是認證過的媒體記者推特發布的消息。如果正規媒體的記者推特上都沒有這條消息的話,則可以判斷為是假消息。安替老師還說: 假新聞很多都是由一幫外語不好、又努力瞎翻的人創造出來的。

2月22日,在微信群和朋友圈流行另一篇署名「紐約君」的文章,標題是「美國承認新冠疫情即將大爆發!吹哨人稱:CDC刻意隱瞞全美已超1000例」。

一看這種標題就是不負責任的誇大事實,嚇唬人的討論。美國CDC在星期五2月16號確實開了個例行發布會,CDC官員原話說的是,「現在並沒看到社區性傳播,最終可能是有可能發生」。

這種說法,只是非常官方外交辭令的說法,對將來會不會發生不置可否,既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現在社區傳染還沒有發生,但是將來總是有可能會發生的。」,就跟明天要麼下雨要麼不下雨一樣。而且美國的醫生一向是會把醜話說在前頭,把所有的可能都事先告訴你。去拔個牙,都會列明所有可能的後遺症,嚇得人小心肝不要不要的。學校關門這個是最壞的可能。可是到了無良公眾號這裏,就成了CDC承認新冠疫情即將大爆發,用嚇唬人的題目製造恐慌騙點擊。

文章裏面引用的日本朝日電視台的說法,說美國CDC說14000多死亡病例裏面有部分死者死於新冠肺炎。這種說法先後被騰訊官方和CDC官方否認,CDC表示從來沒有過這種說法,沒有證據支持日本朝日電視台的這種說法。

這篇文章最駭人聽聞的部分,是說一個叫Paul Cotterell的人,在Youtube網站上爆料說CDC隱瞞疫情,美國感染數字已經上千,而不是幾十。這位小編還說:「作為一名博士,聲譽極其重要,我個人更傾向於他手上leak的信息是真實的」。

看了這位仁兄Paul Cotterell的linkedin個人頁面,他拿PhD的學校是一個叫Walden University的網絡學校,所學專業是金融管理(finance management)。根據美國類似知乎的網站Quroa上面的高分解答,這個學校就是一個所謂的文憑工廠,就是一個花錢就可以買到學位的學校。看來這個瓦爾登大學跟圍城裏的克萊登大學有一拼。

可見這個人即不是醫學背景出身,也不是科學家身份,在Fordham大學讀了兩年的醫學預科班,現在就讀哈佛的生物學碩士。看他的YouTube頻道就知道他也是陰謀論觀點的持有者,認為病毒是人工製造,並且引用已經被撤回的印度科學家的文章說冠狀病毒是插入了四段HIV的基因。而且視頻裏還可以穿上印有Harvard字樣的套頭衫以顯示自己的哈佛背景。

就是這麼一個通過文憑工廠買PhD學位,沒有醫學背景,在哈佛只上了2年碩士的人,從陰謀論角度出發說CDC隱瞞疫情的人,這個紐約君小編要把自己的信譽和他捆綁在一起,那麼好吧,我們送他一程。

綜上所述,陰謀論製造者和內容工廠性質的公眾號,利用讀者的恐慌情緒,令讀者放棄邏輯判斷,從而去輕信他們販賣的荒謬觀點,以到達洗腦讀者和賺取點擊的目的。所以當我們看到一篇文章,有通過駭人聽聞的標題和內容來操控我們的情緒的時候,比如標題裏帶有「就在剛剛」,「突發」,「傳瘋了」等,這類騙點擊的字眼,就要多點心眼,這種操弄情緒的文章,多半都是不懷好意的假消息。

讀者來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