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2019冠狀病毒疫情

走在鋼索上的各國政府:「撤僑」兩頭難、台灣尤甚

在「保護本國國民」與「防止疫情擴散」的兩難之間,各國政府陸續展開武漢撤僑行動。為了讓留滯當地的台灣人「回家」,兩岸政府進行協商,讓第一批247名台商可以返台,而在第一班包機內,已發現第一名確診病例。


2020年2月3日桃園國際機場,武漢台商午夜抵達機場,飛機直接進入維修棚,醫護人員上機檢疫後安置隔離。 攝:攝:Johannes chen/端傳媒
2020年2月3日桃園國際機場,武漢台商午夜抵達機場,飛機直接進入維修棚,醫護人員上機檢疫後安置隔離。 攝:攝:Johannes chen/端傳媒

「大家第一個時間聽到都很沮喪,但這也是我們帶他們回來的重要原因,就是避免有一些病人留在武漢,在比較不好的醫療環境裡面,有可能喪失了寶貴的性命。」2月4日晚間,台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衛福部部長陳時中在記者會上,宣布一名武漢包機回台民眾確診新冠肺炎,「我們雖然不希望在統計上有確診的病人,但是反過來想,等於是很有可能能夠救他一命,讓我們的醫療界盡最大的努力來幫助他」。語畢,陳時中突然拿起衛生紙擦拭眼角淚水,並哽咽說道:「抱歉,在情緒控管沒有做好⋯⋯總是覺得同仁大家都這麼努力⋯⋯」隨後陷入一陣沈默。

指揮官在出現確診時流露沮喪情緒,引起不少網友注意,眾人回顧陳時中行程發現,為了確保247名台商包機返台,陳時中已經超過24小時沒睡覺,本該是引發恐慌的「武漢民眾返台、發現一名確診患者」事件,卻沒有引來批評,反而得到民眾體諒。在短短4小時之內,衛福部臉書的打氣貼文就有超過14萬名網友按讚、6萬多則留言、1萬多次分享,多數留言都說要請陳時中部長「去睡覺」。

以分析政治人物臉書聲量的知名專頁「聲量看政治」分析,或許是因媒體報導和社群討論,陳時中的聲量在2月4日開始飆高,在短短3小時之內暴增了15.7倍,且絕大多數都是正面的評價。或許還是無法與其他政治人物相比,但也已是極高的肯定。

陳時中的情緒與發言,展現了一個世界各國政府都在面對的難題:站在防疫工作立場,各國指揮官都「不希望統計上有確診的病人」;但站在照顧國民的責任上,又希望「很有可能能夠救他一命」,如何同時兼顧兩者,是一場鋼索上的路程。而對台灣政府而言,特殊的兩岸關係,又替撤僑工作加上新的難題。

農曆年前在中國大陸武漢市爆發的新冠肺炎,因人傳人疫情嚴重,武漢政府採取「封城」措施,希望藉此減低病毒持續擴散的機率。1月23日上午十時,武漢正式封城後,對外交通聯繫幾乎全斷,許多在當地經商、探親、旅遊的各國僑民被迫留在當地,台灣也有約500人滯留在當地,無法返鄉。

1月29日,封城第七日,美國率先啟動「撤僑」程序,派機前往武漢載走200多名美國公民。而後英國、澳洲、法國、日本、南韓等國也紛紛啟動撤僑程序,台灣卻因台海關係非同一般,如何撤離,牽動兩岸政府敏感神經,滯留在當地的台灣人要回家,困難度又更高。

2020年2月4日,台北市的公車上的乘客戴著口罩。

2020年2月4日,台北市的公車上的乘客戴著口罩。攝:Jose Lopes Amaral/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華僑」一詞在兩岸間各自定義不同、屢有爭議,早在民國15年(1926年)10月,中華民國還統有全中國時,即設立「僑務委員會」專門處理海外僑胞事務,但在定義上並無明確規定,只要是海外支持中華民國的「華人」皆認定為「華僑」,後因「台僑」、「華僑」、「華族」名稱爭議,僑委會於2018年正式將「華僑」一律改為「僑民」。

按照陸方「一個中國」原則,非但不存在「中華民國海外僑民」這種分類,台灣人更應該跟其他省份民眾一樣留在武漢,也正因如此,中國大陸政府不願讓台商以「撤僑」名義離開武漢。就連日本、英國、德國等國在撤僑過程中也遭遇困境,據各地媒體報導,中國政府對於「撤僑適用者」的身份頗為敏感,不甚願意接受持中國護照、但配偶非該國國籍的民眾一同撤離。

武漢封城第十日,一場「滯留武漢台胞要求人道立場協助返台記者會」上,湖北武漢市台商協會副會長徐正文偕同多名滯留武漢民眾的家屬,高舉「我要回家」標語,他說他收到許多人反映當地物資缺乏,包括口罩、消毒水、藥品等,尤其是慢性病患者的需求,盼望兩岸相關單位能給予協助。

徐正文在會上公布了武漢台商協會統計滯湖北、武漢人數共有501人,其中433人(86%)因探親、旅遊、出差短期停留,另有36人(7%)是常駐台商、32人是不明原因受困武漢。他建議兩岸可仿效「年節包機」模式,不要用「撤僑包機」,避開政治問題讓台人得以順利返台。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擴大,確診案例遍佈中國各省。一位不願具名的上海台商對《端傳媒》表示,當地的口罩、酒精等醫療物資極度缺乏,民眾多待在家中不敢出門,街上非常空蕩,只有外賣、快遞人員穿梭其中,維持人民日常生活的運作。即便中國政府宣布延長春節,部分產業卻早已開工,透過網路連線遠程工作,他說,不過因為很多作業仍然無法透過遠端完成,公司的業務基本上還是呈現半停擺狀態。

這名台商指出,疫情爆發後,上海政府也透過社區區委會向居民以「戶」為單位派發口罩,但許多台灣人跟當地租戶因為房產證在房東手上,房東又不在本地,因而無法拿到政府派發的口罩。同時,又因台灣限制口罩出境,有些人的口罩已不敷使用。

另一名台商則說,上海市的醫院門口外圍,佈滿全套防護裝備的人員,「氣氛非常肅殺」,如有需要就醫,須經過社區統一申報到地籍醫院、再透過醫院上報疾病中心,但因為病患人數眾多,許多地方的醫院已沒有病房收容,快檢試盒又十分稀缺,目前出現病徵者幾乎只能在家隔離。他觀察,中國民眾相較於2003年SARS爆發時普遍更有防疫自覺,一般人儘量不去公共場所、許多餐廳也主動停業,降低了交叉感染的風險。

一名赴陸十年的台幹在疫情爆發前就已經返台,她說有些當地的台商朋友受到疫情影響,航班大亂而感到十分不方便,而春節回台過年的台商也因為無法放下公司事務,「在元宵節前不得不回去」。她稱讚台灣政府防疫工作做得很好,目前已經開始透過網路連線遠端工作,因擔心對岸疫情持續擴大,短時間內都不會回中國。

台灣對陸聯繫窗口陸委會、海基會積極協調「撤僑」事宜,海基會已於1月27日去函要求包機回台,陸方卻遲遲不願正面回應。情勢直至2月2日終於展露曙光,武漢市台辦決議將協助滯武漢台人返台,但據傳因陸方不滿台灣使用「撤僑」一詞,原先交通部指示華航待命接送台商返台,最後交由陸方安排的中國東方航空將247名台商送回台灣。依據法律規定,國籍船舶和航空器屬於國土延伸,相信這也是其中協商的爭議點之一。

陸委會表示,透過兩岸既有管道幾經溝通,最後以「春節加班機」方式處理滯武漢返台工作,「對於雙方能以民眾健康福祉為先,透過共同努力合作達成今日的成果,表示肯定與欣慰。」一名上海台商接受《端傳媒》訪問時,便肯定兩岸政府這樣的做法,他說,相信中間溝通協商的過程並沒有外界想像得那麼容易,雖然時程上較晚,但能夠順利回台已經很好,「有些台商比較自視甚高,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其實大陸政府算是滿照顧台胞的。」

不過,大批滯留在武漢僑民的撤離回國後,如何隔離、安置以免僑民成為疫情擴散的溫床,也成了各國最頭痛的問題。

有媒體披露,美國的首批撤僑行動,就因為洛杉磯與舊金山當地華人的激烈抗議而二度更改了飛機降落地點——即使包機上的201人,有30名華人與20名兒童。澳洲則是安排撤離僑民降落在西澳州的空軍基地,再轉乘另一班機前往距離澳洲西岸首府伯斯2600公里外的一座海外領地聖誕島(Christmas Island)進行隔離檢疫,但因聖誕島過往是移民拘留中心,島上的設施及拘留情況曾遭受聯合國及人權組織批評,澳洲政府的處理引發歧視爭議。

法國至今也已派出兩架包機撤離法國僑民與歐洲、非洲等國公民,並安排僑民居住在距馬賽南方約30公里的卡里勒魯埃鎮(Carry-le-Rouet)濱海度假中心隔離兩週,據法國衛生部公衛署長沙羅孟 (Jerome Salomon)的說法,隔離中心「風光宜人、場地充足,不可能把沒生病的人關在拘留中心」。法國的作法被媒體評為最為「人道」,但同樣引起部分附近居民恐慌。

2020年1月31日,法國政府安排一輛客機,將身處武漢的法國公民載回法國。

2020年1月31日,法國政府安排一輛客機,將身處武漢的法國公民載回法國。攝: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法國衛生部長布辛(Agnes Buzyn)表示,包機上的乘客需配戴外科口罩、定時清洗雙手與更換口罩,而每排椅子下方都有黃色塑膠袋,用以放置使用過的口罩。法國第二架撤僑包機2日抵法後,原先機上共有36人(20名法國人與16名他國公民)出現新冠病毒感染症狀,3日法國衛生部宣布20名法國人的檢測結果都是陰性。

已進行三批撤僑行動的日本,總計有565名日本人乘坐包機回國,檢驗後出現4名無症狀感染個案。在第一班撤僑專機中,有3名僑民直接返家,其中2人拒絕接受身體檢查,撤僑行動備受爭議。其餘日僑則安置在國立保健醫療科學院、警察大學校或指定飯店觀察隔離兩週。日本的僑民隔離政策最大問題是房間不夠,部分房間安排兩人一房,引發抱怨,日本政府遂於1日宣布挪出國稅廳公務員宿舍以解決房間不夠的問題。

在日本防疫工作正在多頭進行、爭議備出之時,一名負責接待從武漢乘包機回國的37歲內閣官房男官員,在第三批包機抵達隔日以自殺結束生命,現場沒有發現遺書。

連平日被認為是亞洲地區相當嚴謹、高效能的日本政府都如此焦頭爛額,台灣政府亦不敢大意。為了最大程度確保不會有交叉感染的狀況出現,陳時中在2月3日的例行記者會表示,台灣包機上防疫會採取最高等級防護的「全程全人隔離」(即所有人全程都須穿戴帽子、N95口罩、隔離衣),並提供即時的醫療照顧,且所有可能接觸的人員如機師、空服員、地勤、海關、航警等都會全程穿戴全套防護裝備。疾管署副署長、指揮中心應變監測官莊人祥說,若包機由台灣派人派機至武漢,座位安排將採取「前後空一排、有間隔的座位」。

不過,由於包機由陸方安排,台灣方面負責協商返台事宜的陸委會、海基會與指揮中心對於包機相關安排似乎掌握不足,起飛前3小時仍沒有具體說明諸如包機起降時間、飛機型態與確切返台人數等細節。而據搭乘該班機台僑攝錄的影片顯示,陸方提供的包機座位看起來並未如指揮中心早前所述安排「前後空一排、有間隔」的座位方式,也無實施「全程全人隔離」措施。

由於首批返台民眾中已出現一名確診病例,陸委會事後表示「後續的工作推動,必須提升防檢疫工作的確實度」,也承諾將與陸方協調如何強化防檢疫作業的執行方式。此外,陸委會也提到,在首批人員返台運送之前,陸委會已預先告知對方,須以於武漢短暫出差者、有慢性病患者、有長期特殊用藥與密切醫療照顧需要者(如:血友病等重大傷病)或老人、小孩等抵抗力較弱者為優先,也獲對方同意,但事後查對旅客名單卻發現上述人員多數並未在列,因此要求第二批民眾返台前,陸方須在啟航前一日將完整旅客名冊交給陸委會審查入境資格。

2月3日晚間11時40分,載著首批武漢返台民眾的班機終於降落在桃園機場。飛機落地後,疾管署檢疫人員就先登機進行初步檢疫、填寫「旅客入境健康聲明卡」,下機後到交通部事前商請台灣飛機維修公司維修廠棚設置臨時檢疫區,直接在機棚內進行發燒篩檢、入境通關,之後再由專車分別送往集中檢疫場所進行14天健康監測。

陳時中強調,搭乘專機的民眾並不會進到一般的通關處所接觸一般民眾。指揮中心指出,台商14天的隔離檢疫會由專人提供食宿、監測健康狀況,檢疫場所會以「一人一室」為原則,每日監測兩次體溫,如出現發燒、呼吸道症狀或身體不適時,將依規定送醫。集中檢疫者不得外出,活動範圍以檢疫房間為主,「因此與附近居民不會有接觸,請民眾放心。」

交通部長林佳龍也在臉書發文強調,民眾關心的行李與遊覽車車體、車胎,都會經國軍化學兵消毒,且中國籍機組員不下機,完成下客作業後,直接返回中國。

此外,為因應武漢台商返國後續檢疫與照護工作,指揮中心也於3日緊急徵調醫護人員進駐隔離所。莊人祥指出,根據〈指定徵用設立檢疫隔離場所及徵調相關人員作業程序與補償辦法〉,接受徵調的人員除了可領到原本受雇單位所發的日薪,指揮中心也會另發津貼補償,醫師每人每日新台幣(下同)一萬元、護理人員每人每班5000元、其他醫事人員每人每日2000元,且「預算無上限,視疫情需要追加分配」。目前確切徵調人數還未定,將視乎照顧個案數量評估所需人力。

返台台商的隔離處所地點,台北市市長柯文哲2日爆料其中一處是位於陽明山的台銀宿舍,對此,陳時中指出:「未經指揮中心同意,任何人不得擅自公布隔離地點,否則將視情節輕重,依《傳染病防治法》處置。」對於柯市長公布隔離地點引發之爭議,台北市副市長黃珊珊隔日出面回應,「台商犧牲自由回到家,我們應該給予支持」,希望防疫資訊能公開透明。

因柯文哲爆料的台商隔離地點鄰近中國文化大學,遭到部分學生反彈,文化大學學生會3日表示,柯文哲的言論已造成周遭居民及文大師生的恐慌,更造成指揮中心作業上之困難,呼籲市長應謹慎發言,尊重指揮中心的指示。學生會認為,台銀宿舍距離大型醫院較遠,且陽明山之主要道路仰德大道極易塞車,「並不適合有突發狀況時醫療人員之交通,故本會建議應另尋他處安置返台國人。」強調學生會前一日的聲明無影射安置於台銀宿舍會感染周遭居民及師生之虞。

柯文哲爆料武漢返台台商隔離地點位置圖。

柯文哲爆料武漢返台台商隔離地點位置圖。圖:端傳媒設計組

首批台商的隔離地點,據聞最後是選在新北市與台中市,但指揮中心擔心公布具體地點會引發民眾恐慌,因此選擇不對外公開,至於先前傳出徵用台北市陽明山台銀宿舍作為隔離地點,記者求證台北市政府副發言人戴于文時,他表示「一切以指揮中心發布的資訊為主」。

前疾管局長蘇益仁在接受《端傳媒》採訪時表示,實際上法條並無規定集中隔離的地點不能公布,僅規定要保護安置對象的個人隱私資訊,而隔離地點選擇上會離開市區、遠離社區,避免出現社區感染,決定好地點就會開始管制,不讓一般民眾接近。

至於隔離地點能否公開?蘇益仁舉SARS時台北三軍總醫院為例,當時因醫護人員出現感染症狀,醫院也迅速封鎖數間隔離病房並隔離相關醫護人員,並不存在「不公布隔離地點」的問題。

對此,疾管署署長、指揮中心執行官周志浩也承認,不清楚不公開隔離地點的實際條文為何,但他強調,指揮中心此舉是為了保護受隔離的民眾得以安靜休養,照護者也能專心作業、不受干擾,「我們一定會妥善保護附近社區,與隔離區做出相當的區隔,民眾應該要信賴專業。為了安置而製造更大問題絕對不是我們想要的。」

不過,當《端傳媒》問及國外撤僑後的隔離地點都有公開,為何台灣卻不這麼做時,周志浩回應:「如果大家都有比較開放的態度,也許這就是最好的方法。我也期待國內這樣的環境出現,不過看到(公布地點後)民眾的反應,就會有所顧慮。」

而在撤僑工作中的第一例確診名單公布後,眾人皆關注接下來第二、第三批返台旅客工作該如何進行?對此,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在2月5日接受《端傳媒》訪問指出,當日不會運送第二批民眾返台。由於第一批返台民眾中,已經有一個確診病例,「希望對岸適當配合檢疫工作,不要因為檢疫不確實,讓搭機民眾在機上被感染。」

邱垂正指出,台灣政府接下來處理相關事宜的原則如下:

第一,有鑒於247位旅客當中已經有1位確診病例,因此後續工作推動必須推動防疫工作確實度。我方將以對岸協調如何強化防疫作業。

第二,首批人員運送前,我方已預先告知須以武漢暫時出差者、有慢性病、有長期特殊用藥與密切醫療照顧者為優先,也獲得對方同意,但查對旅客資料,上述人員多數未在其列,故接下來的旅客運送,希望對岸可以與我方達成一致。同時將優先旅客的名冊在啟航前一致交給我方。

第三,有鑒於隔離收容能量有一定程度,接回來的人必須隔離十四天,在執行下次任務前,我們需做好充分準備,確保民眾可以得到妥善照顧。

各國的撤僑行動猶如走在鋼索上,凡事都得步步為營,而複雜的兩岸關係更為台灣撤僑行動增添難度。台灣政府是否能夠同時躲過兩岸政治與肺炎病毒的夾殺,持續取得台灣民眾的信任,順利將滯留武漢或其他疫區的民眾接回台灣?各界都在高度關注。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