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2019冠狀病毒疫情 新冠肺炎

疫情蔓延、WHO失信,台灣能否重返世衛體系?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發酵,被排除世衛組織之外的台灣,這一次有可能在防疫工作的前線烽火中重新取得觀察員身分嗎?


2020年1月29日,台北捷運上的乘客大多數都戴上口罩作防範。 攝:Eason Lam/端傳媒
2020年1月29日,台北捷運上的乘客大多數都戴上口罩作防範。 攝:Eason Lam/端傳媒

在知名請願網站 Change.org 上,一項請求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辭職的連署頁面 ,已經有超過二十萬人連署。

1月中旬,當新冠肺炎正快速向全球擴散的同時,全世界都在關注WHO是否要將此疫情列為「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PHEIC)。 哈佛大學流行病學專家丁亮(Eric Ding)接受 BBC 採訪時表示,WHO應盡快宣佈全球緊急狀態,「這個病毒的傳染性已經達到可廣泛蔓延的危險程度。」

1月23日,WHO總幹事譚德塞先是公開表示新冠肺炎的危險性只處於「中等」(moderate),過了4天則改口說危險性是「高等」(high),接著在1月30日又召開緊急委員會宣布新冠肺炎的疫情已經達到 「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一週內三次更改,如此決議引發眾多人的質疑。不少人認為WHO這段期間與國際專家的判斷背道而馳,完全無法即時反映疫情擴散的實情。除此之外,總幹事本人的發言也引來不少質疑,他在多次宣告重大消息時,皆會提及中國政府如何迅速控制疫情。

2020年1月29日,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就新型管狀病毒的疫情召開記者會。
2020年1月29日,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就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召開記者會。攝:Fabrice Coffrini/AFP via Getty Images

1月28日譚德塞前往北京會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與外交部長王毅時,公開表示,中國政府在此次疫情中採取有力的舉措,而WHO並不建議各國從武漢撤僑。當他宣布「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也特別強調:「這一宣佈不是對中國的不信任,而是擔心疫情在衛生條件不佳的國家擴散。」

《日經亞洲評論》在一篇報導當中指出 ,這名衣索比亞籍的總幹事在多次公開場合中都明顯展現出非中立的態度。報導引述一名北京外交人士透露,「中國和世界衛生組織有著極為密切的聯繫」:中國向衣索比亞提供了大量援助,習近平的夫人彭麗媛也長期擔任世衛組織結核病和愛滋病親善大使。

2月3日,WHO第146屆執委會上,中國代表提到,新冠肺炎出現後,中方自1月3日起定期與世衛、相關國家及地區組織、港澳台地區即時主動通報疫情訊息,分享病毒基因序列,另有港澳台專家赴武漢實地考察。中方的發言引起台灣不滿,台灣中央社報導中稱:「中國今天發言意在誤導國際視聽,將台灣視為中國一部分及讓國際錯誤認知台灣未被排除在防疫體系之外」,「世衛迄今排除台灣專家參與武漢肺炎緊急會議,卻宣稱台灣了解所有情況,但實情是台灣並未從世衛的對口得到即時、有用的資訊。」

自1972年以來,隨著中華民國退出WHO,中華民國的領土台澎金馬亦自此與WHO無緣;自1997年開始,台灣政府開始推動加入/重返WHO,曾經以不同的名稱、策略進行,至今都未能成功。

台灣歷年於WHA推案情形。

台灣歷年於WHA推案情形。圖:端傳媒設計部

在WHO執委會中,目前台灣唯一的邦交國是非洲的史瓦帝尼(Kingdom of Eswatini,舊稱Swaziland)。但 中國駐南非大使館1月31日發布聲明威脅史瓦帝尼 ,希望史國轉向中國,稱「沒有外交關係,就無商業利益」。台灣外交部對此表示強烈譴責,史瓦帝尼也多次重申堅決維護與台灣邦誼。

新冠肺炎危機席捲全球以來,台灣政府重新向國際社會呼籲,讓台灣加入WHO,成為全球防疫工作的一環。此時加拿大、日本等國也開始向WHO施壓,表態應讓台灣加入WHO。加拿大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在1月29日接受保守黨聯邦眾議員庫柏(Michael Cooper)的質詢時公開表態承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則在兩天後表示,WHO應該排除政治立場,將台灣納入WHO,否則亞洲區域整體很難維持健康及防止疫情擴散。

讓台灣重返世衛,有可能開啟討論嗎?

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全球衛生研究中心主任吳宜瑾向《端傳媒》介紹,WHO有兩個決策單位,一個是執委會(Executive board,EB),一個是世界衛生大會(WHA),兩者都由會員國組成。WHA 包含所有會員國,包括副會員和觀察員。觀察員分常駐型、邀請制和決議文式(大會通過一個決議文,讓這個實體變成觀察員,比如巴勒斯坦),台灣曾在世衛體系中的身影,是WHA的邀請制觀察員,需要總幹事的發函邀請來參加,但WHO的其它活動,包括執委會的活動,則不能參加。

WHO組織與架構。

WHO組織與架構。圖:端傳媒設計部

WHO歷任總幹事任期、國籍。

WHO歷任總幹事任期、國籍。圖:端傳媒設計部

事實上,若能夠通過大會決議,如巴勒斯坦一般,成為正式的觀察員,當然是相對穩定的參與狀態,不必等待一年一次的總幹事「發函邀請」方能成為觀察員,但衡諸現實,台灣政府近年來的策略,仍多半以爭取「邀請制觀察員」為優先策略。

無論哪一種觀察員身份,台灣政府將如何爭取?吳宜瑾指出,有兩種可能的場合可以提出,一是每年五月的WHA 大會,一是針對新冠肺炎的緊急委員會。有三十四名成員的WHO執委會,有決策表決權,會決定WHA大會的議程,也可以召集緊急會議。如果執委會有代表可以將「台灣該不該重新加入世衛成為觀察員」作為提案,放入今年5月WHA的議程,那麼這就是重啟討論的起點。

台灣向WHO執委會、WHA提案策略。

台灣向WHO執委會、WHA提案策略。圖:端傳媒設計部

這也是為什麼,在執委會中台灣唯一的邦交國家史瓦帝尼屢遭中國打斷發言的原因。

而台灣醫界聯盟執行長林世嘉也提到,除了史瓦帝尼,執委會如果討論台灣議案,美國、日本、德國、澳洲、紐西蘭、英國、法國等可能都與台灣理念相近,若能採用議事規則,要求唱名表決,一個一個表態,像SARS期間的做法,那台灣議題仍然有機會闖關至WHA大會。

吳宜瑾補充,就算不是執委會提出相關提案,在新冠肺炎的具體防疫戰中,台灣也可以有專家參加WHO的會議,但方式在中國的壓制下,會被限縮在特定範圍。而實際運作中,這樣的邀請函會是WHO經由北京,再從北京發給台灣,要報名參加會議也是經過北京,於台灣而言非常被動。

2018年5月18日,瑞士日內瓦的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標誌。

2018年5月18日,瑞士日內瓦的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標誌。攝:Fabrice Coffrini/AFP via Getty Images

對此,台灣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對《端傳媒》表示,對於台灣而言,今年的推案環境「特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已被世界衛生組織宣布為「國際公衛緊急事件」(PHEIC),「導致國際間的普遍憂慮、也更凸顯我國被充分納入國際防疫體系的必要性與急迫性」。歐江安也指出,台灣已經出現10起確診病例,卻不能完整參與WHO相關防疫會議,已經引起國際社會的高度關切,這將使台灣參與WHO的相關議案會獲得各國更廣泛、更強力的支持。

台灣衛生福利部部長陳時中在接受《端傳媒》採訪時,沒有透露重啟台灣案在WHO討論的具體計劃,但他提到:「當防疫時的緊張程度不是以『天』計,而是以『小時』計,沒有參加WHO相關會議,會很大影響訊息的即時性,無法第一時間得到重要訊息。」陳時中並強調,「大家也從新聞上看到,WHO的相關人員,我認為他們對整個防疫的認識其實是有待商榷的。」

另一方面,陳時中也認為,台灣在流感防疫中,有幾個世界矚目的貢獻:疫苗的涵蓋率、採用最新型四價的疫苗、疫苗的注射率、對疫苗本身品質的檢驗,這些相關的醫療成就,「同樣可以貢獻整個世衛體系。」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