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台灣大選 深度 評論

王宏恩:蔡英文如何從2016年進步到2020年?

蔡英文贏在哪裡?


2019年12月30日,蔡英文到淡水的宮廟參拜。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12月30日,蔡英文到淡水的宮廟參拜。 攝:陳焯煇/端傳媒

台灣2020總統大選,蔡英文得票超過815萬票,與賴清德聯手當選中華民國十五屆總統、副總統,票數打破台灣總統直選以來最高記錄,創下史上新高。

在立委選舉方面,民進黨共得61席,單黨過半。國民黨總席次僅比上次多3席,獲得38席。台北市長柯文哲領軍的台灣民眾黨獲5席、時代力量保有3席、台灣基進獲得1席。

從催票率來看,蔡英文在2020年的選舉中,一共從1931萬選民中動員出了817萬位選民投給她,也就是平均台灣每100位選民,就有42位選民投給蔡英文、29位投給韓國瑜、3位投給宋楚瑜,另外有25位選擇不投票。相較之下,蔡英文在2016年的選舉中,一共從1878萬位選民中動員出了689萬票,平均每100位台灣選民有37位投給蔡英文。每100人多5人。

這些選民從何而來?

368鎮、兩大議題

在缺乏民調個體資料的狀況下,我們只能從整體資料分析。我分析的單位是368個鄉鎮,因為這鄉鎮層級的資料,方便我們納入各種區域的社會經濟變數,我找到的是2018年各鄉鎮的年輕人比例(20~40歲佔全體多少)、各鄉鎮的大學學歷人口比例、以及各鄉鎮的人口密度。這些資料可以捕捉到各個鄉鎮之間發展的差異,然後我們試著用這些資料來找找能否解釋蔡英文催出來的票。

另一部分,我是考慮了13個月之前的公投案:當時讓政府大敗的兩大議題,一個是同性婚姻,另一個是空汙公投。這兩個議題在這次也被國民黨拿來做為基層動員,布條掛滿天、舉辦連署與大遊行。我們同樣使用各鄉鎮在2018年公投案的支持度,來捕捉各鄉鎮對於這些議題的重視程度。在把數年的資料整理之後,我就針對2020年各鄉鎮的催票率進行線性回歸分析。

2016年版塊效應延續

首先,當模型中只有2016年的催票率時,整個模型的表現就已經非常好了:用來解釋變異數的 R-Squared 已經高達0.97,而偏迴歸係數也是1.05,配上常數是統計顯著的3%。

這個結果顯示,對於蔡英文來說,2016 跟 2020 的結果是十分接近的。她 2016 年在哪裡催出選民,2020就在哪裡催出了一樣多再多一點點的選民,這結果也反映了台灣長期的藍綠板塊是穩定而慢慢改變的,蔡英文在這次又讓泛綠的每一塊板塊多長大一點點。

除了板塊之外,常數3%,意謂著平均而言,蔡英文在四年之內,在全部的選區都多催出了3個人投給自己。這結果也暗示著有一些全國性的議題讓整體的民意在2016與2020之間有所平移。雖然還需要個體民調資料進一步佐證,但我們可以猜測這可能就跟這次的兩岸議題、或者跟韓國瑜參選有關。

2020年1月7日,蔡英文嘉義的造勢晚會,一名支持者在台下看表演。

2020年1月7日,蔡英文嘉義的造勢晚會,一名支持者在台下看表演。攝:陳焯煇/端傳媒

年輕選民加持

這意謂著,假如這鄉鎮有比較高比例的高教育程度居民或年輕人的話,蔡英文更容易在2016年的基礎下在這裏催出更多選票來。

接著,我們把各鄉鎮的社會經濟變數也納入回歸模型。在已經控制2016年的影響力後,回歸模型顯示各鄉鎮的年輕人比例以及大學畢業生比例都顯著的與蔡英文2020年得票有正相關(p<0.001)。

這意謂著,假如這鄉鎮有比較高比例的高教育程度居民或年輕人的話,蔡英文更容易在2016年的基礎下在這裏催出更多選票來。這結果可能代表是青年們自己更願意投票挺蔡英文,但也不排除是因為青年多、青年議題變比較重要、所以有更多選民因為這些議題而願意投票支持蔡(而不一定是青年本身)。比較有趣的是,放入這些變數後,各鄉鎮的人口密度的效果並不顯著。這意謂著蔡英文在這次選舉中,並沒有在人口較多的地方因此催出更多人,而是均勻的在不同人口密度的鄉鎮都催出更多支持者。

同婚與空汙

這意謂著假如這鄉鎮2018年越支持同婚,蔡英文就可以在2016年的基礎下催出更多票。但假如這鄉鎮越反對同婚,就意謂著蔡英文能多催出的票也越少。

最後,我們把模型放入2018年各鄉鎮公投案第7案以及第14案的支持度進入回歸模型。即使已經控制了2016年得票以及人口經濟發展變數,各鄉鎮2018年同婚的支持度仍然跟蔡英文2020年的催票率有顯著正相關(p<0.001)。

這意謂著假如這鄉鎮2018年越支持同婚,蔡英文就可以在2016年的基礎下催出更多票。但假如這鄉鎮越反對同婚,就意謂著蔡英文能多催出的票也越少。

有趣的事又來了。在回歸模型中,上次空汙公投的結果,對於這次蔡英文催票率之間的關係是不明顯的(在大部分的模型中p>0.1)。

換句話說,上次公投雖然反空汙公投獲得極大多數選民的支持,我之前研究也顯示這跟台中市長盧秀燕的得票成長有高度相關,但當來到2020年以後,這個議題對於這次大選的影響就比較有限了。蔡英文並沒有因為在民眾比較反空汙的地方,就催出比較少或比較多的票。

蔡英文這一次的選舉是在四年前既有的板塊基礎下,拓展年輕人較多鄉鎮的票源,並成功限制住之前公投議題帶來的額外影響力,穩健的讓支持者人數增加並收進口袋。

總結來說,從現在有限的整體資料來看,蔡英文這一次的選舉是在四年前既有的板塊基礎下,拓展年輕人較多鄉鎮的票源,並成功限制住之前公投議題帶來的額外影響力,穩健的讓支持者人數增加並收進口袋。

這對於仍圖再起的國民黨來說可能不是好消息,尤其在年輕人不支持或不加入國民黨、以及公投案與大選脫鉤之後,國民黨或其他想挑戰民進黨的政黨,勢必得從全新的角度來進攻選舉,方有未來一搏的可能。

(王宏恩,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王宏恩 2020台灣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