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台灣大選 深度 2020台灣大選

小端網絡觀察:2020年大選前夕,台灣選民在討論哪些話題?

2020年大選來到選前最後24小時,選前的最後一個月,《反滲透法》、黑鷹直昇機墜毀事故、女性不分區立委到韓國瑜的「新莊王小姐」,都是台灣選民的熱門話題。


2020年1月9日台北龍山寺,民進黨支持的無黨籍台北市立委候選人林昶佐舉行造勢晚會。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20年1月9日台北龍山寺,民進黨支持的無黨籍台北市立委候選人林昶佐舉行造勢晚會。 攝:陳焯煇/端傳媒

1月11日的步伐不斷臨近,韓粉?英粉?老宋?圍繞在2020總統大選三位候選人之中,總有說不完的話題,端傳媒社媒組連同台灣組,簡單為讀者梳理此次大選過程中引發台灣輿論較大關注的幾次事件,若干年後,當我們再次回顧這場選舉時,除了結果,還有哪些內容讓你難忘?

2019年12月31日,反滲透法三讀期間,國民黨的立委坐在議會中央抗議。
2019年12月31日,反滲透法三讀期間,國民黨的立委坐在議會中央抗議。攝:陳焯煇/端傳媒

《反滲透法》

為避免境外勢力介入干預台灣民主政治運作及影響選舉,台灣立法院去年12月31日三讀通過《反滲透法》,訂明任何人不得接受「滲透來源」的指示、委託或資助,進行捐贈政治獻金及影響選舉罷免、公民投票等行為,違者最重處5年刑期、罰千萬元。法案從草案至三讀通過,引起台灣輿論熱議及中方的關注。

《反滲透法》於大選前夕三讀通過,背後是2019年一整年兩岸圍繞一國兩制的論戰:從去年1月2日,習近平提出「探索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蔡英文以強硬態度回應,自此「堅決反對一國兩制」成為蔡英文競選連任的選戰主軸;三月韓國瑜赴香港中聯辦、台灣新聞界多人參與「第四屆兩岸媒體人北京峰會」及隨後引發的「反紅媒」遊行,都讓「紅色滲透」成為輿論焦點。而香港自六月爆發的反修例運動,更升高了台灣民眾的緊張感,使「亡國感」成為此次大選的熱門關鍵字。

不過《反滲透法》制定過程中也引來多起爭議。首先是程序正義,國民黨立法院黨團曾銘宗,即在上月24日的記者會上批評民進黨「不願意經立法院內政委員會詳細審查,也不願多開公聽會聽取各界意見」,親民黨總統候選人宋楚瑜則表示,未經過行政部門、立法院委員會討論,就完成立法,有違程序正義。

其次,國民黨黨團認為規範項目過於模糊,且法案未有行政院版本,認為對「境外敵對勢力」、「滲透來源」的定義都未說明清楚。隨著法案三讀通過,國民黨、親民黨的立院黨團表示將聯合提出大法官釋憲,連署人數已跨過聲請門檻,預計在總統公告法案後正式聲請。釋憲申請文指出,《反滲透法》規範定義不明,藉此科予人民刑罰制裁,違反「罪刑法定原則」、「法律明確性原則」及「比例原則」,已嚴重侵害憲法保障人民集會結社自由、財產權及參政權等權利。

另外,缺乏施行細則也讓《反滲透法》備受爭議。

法案三讀通過隔日,蔡英文於元旦談話強調《反滲透法》的通過不會影響兩岸正常經貿交流,只會讓臺灣的民主自由更受保障。蔡英文表示,法案內規定的都是國內法本來就規範、禁止的事項,只要不是接受中國指示、委託或資助,來從事法律不許可的事,就不受《反滲透法》的規範。

蔡英文也強調,「有沒有違法,不是行政機關或任何人說了算,它必須經過法院判決。」然而,總統的談話並未停止《反滲透法》在台灣輿論的熱議。

前台北縣長周錫瑋1月7日召開「我要GG了!反滲透法害到我」記者會,邀請宗教、勞工、農漁民團體代表與會。陸委會於後則回應表示,單純的宗教活動與文化交流,赴陸探親訪友聯誼、農產品銷售等活動,只要不涉及受境外敵對勢力指示、委託、資助,並且從事5種具體的不法行為,都不會是反滲透法的適用對象。並強調條文中「指示、委託、資助」等用語,都有現行法律及司法實務為基礎,不會有定義不清或適用困難的疑慮。

中方也對《反滲透法》多所批評,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在上月25日的記者會上直指法案是民進黨操弄選舉的一貫套路,在「綠色恐怖」之下,台灣工商業者、退役將領與官員、師生、媒體、旅遊業都被肅殺,「只要所持立場和民進黨不同,就可能遭到鋪天蓋地的打壓。」當《反滲透法》三讀通過,朱鳳蓮也隨即指其破壞兩岸交流交往、製造兩岸敵意對抗。而根據《聯合報》報導,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市辦事處前處長包道格,則是在法案通過後表示,《反滲透法》可能是民進黨一項有效的政治工具,以保持選民持續關注來自中國的威脅。

法案通過當天,《上報》獨家報導,指中國涉台系統正動員停刊《中國時報》以示抗議。報導指出,國台辦日前曾秘密與蔡衍明及旺中高層研商對策,認為正在爭取連任的國民黨立委無心留在國會防守立法戰場,由媒體停刊的激烈方式抗議,更能引起台灣輿論譁然。屆時國台辦會透過台企聯系統,由台商聯合發表聲明或受訪以示抗議。

報導也指出,旺旺集團總裁蔡衍明上月31日下午親自召開會議,與旺中媒體高層討論可行方案,然而媒體主管多持保留態度,擔心停刊的衝擊反而不利韓營選情,會議議而未決,目前暫不停刊,待選後結果再決定下一步。報導也引述北京人士消息,表示指令應來自國台辦,最高層級不會超過中選部,統戰部、全國政協等更高層級應不會採取策動單一媒體反制的做法,反而會藉央視《海峽兩岸》等國際頻道發動輿論攻勢。

《中國時報》、《旺報》則在元旦發布聲明,指《上報》的報導是「污衊」。聲明指出,所謂「國台辦秘密與蔡衍明及旺中集團高層研商對策」是記者的杜撰,已傷害蔡衍明及《中國時報》,將於1月2日向法院提出告訴,對記者、總編輯、社長、董事長提出名譽及商譽損害賠償。

《華爾街日報》報導則表示,中國以假訊息影響台灣大選,台灣制定《反滲透法》、與Facebook等業者聯手等反制方式,可供擔心選舉受到極權政府干擾的美國、澳洲、加拿大等國借鑒。報導指出,Facebook已針對台灣選舉,在亞太區總部新加坡設立「戰情室」(war room),確保台灣大選在社群媒體平台上透明公正。

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近日則表示,《反滲透法》三讀通過後尚未公佈實施,已削弱中國網軍的力道。沈伯洋指出,法案通過後部分受中國資助的YouTube帳號停止運作,Facebook專頁上的留言互動率也下降,研判相關人士為恐觸法、現休兵觀察。不過同樣長期關注假消息的相關人士對沈的意見持保留態度,業內人士告訴《端傳媒》,沈伯洋的說法恐怕過度樂觀。

沈伯洋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表示,網絡上來自中國的假消息未必都是受到北京的指使,「大部分的活動似乎都是零散的搗亂者所為」。《紐約時報》指出,中國正實驗操弄社群媒體,影響台灣選民,在台灣民主充斥假消息的環境中,細膩的分化手法更容易操作。

2020年1月02日,國防部在三軍總醫院懷遠廳為黑鷹殉職官兵8位罹難官兵設置靈位,三軍儀隊列隊,遺體剛運抵靈堂。

2020年1月02日,國防部在三軍總醫院懷遠廳為黑鷹殉職官兵8位罹難官兵設置靈位,三軍儀隊列隊,遺體剛運抵靈堂。攝:林振東/端傳媒

黑鷹直昇機墜落

台灣軍方一架黑鷹直昇機於2020年1月2日墜毀,國軍參謀總長沈一鳴等八人殉職、另五人生還。事故發生後,各陣營相繼宣佈暫停或取消競選活動。 蔡英文表示,該事故是有史以來最高將領因公殉職,下令所有國防軍事單位降半旗三天。1月3日,蔡英文召開國防軍事會談,裁示追晉參謀總長沈一鳴一級上將,頒授青天白日勳章,並交付國軍「三個確保」任務:務必「確保軍心民心穩定」、「確保台海周邊安全」、「確保裝備檢整完善」。

韓國瑜競選辦公室對總統追晉沈一鳴表示支持,但呼籲中央同步追晉另外7名英勇殉職的國軍弟兄,以慰軍心。韓辦也指出,黑鷹直昇機已在兩年內發生兩起意外,政府應徹查以讓國軍得到最大保障。國防部於後表示,于親文少將、洪鴻鈞少將等6人依原階各追晉一階,已故國防部總士官長韓正宏總統核頒「雲麾勳章」,以表殊榮。

不過黑鷹事件卻並未就此落幕,反而發酵成各陣營的攻防焦點。

台灣媒體人唐湘龍事發當天以「蔡英文站街頭,沈一鳴摔山頭」引起輿論譁然。唐湘龍隔日又以「國軍,不如網軍」為題撰文,自稱是「精神上的沈一鳴」,指自己持「華統」立場,且每一個中華民國軍人都應該是「華統」,引來更多批評與討論。

韓國瑜也在1月4日的造勢場合上,以此事件強調政府因為年金改革的政策失去軍公教的心,彰化縣長王惠美也同樣連結事故與年金改革,表示政府應正視軍警消保障,同樣引起大量批評。

而國民黨立委候選人蔡淑惠,在事故當天的造勢中表示民進黨「全國聯合同一時間在路口拜票,就造成國軍軍機失事」,也引來爭議。民進黨發言人鍾佩玲對此表示,勿因選舉而泯滅基本人性,對此言論予以嚴厲譴責,蔡淑惠於後發表聲明致歉。

民進黨發言人1月5日便召開「國民黨停止消費災難」記者會,批評韓國瑜、唐湘龍等等人,企圖消費黑鷹事件來獲取選舉紅利。然而就在同一天,韓國瑜又爆出「墜機中邪說」,指:「幾十年中華民國建軍史也沒有發生過最高軍官參謀總長、最大的士官總士官督導長一口氣罹難,我們的國運也不昌隆,到底怎麼回事?台灣到底是得罪誰?台灣是中邪了嗎?」

「國運不昌隆」、「台灣中邪了」等語句快速在媒體及社群間發酵,民進黨多人抨擊韓國瑜此番言論。蔡英文表示,以這樣的話語消費將士犧牲,是對逝者最大不敬,也是對生者最殘忍的傷害,韓國瑜應向家屬、國軍與國人致歉。國防部也發布新聞稿表示,國軍向來遵守行政中立,呼籲各界切勿為選舉消費國軍。

韓國瑜競選辦公室總發言人王淺秋回應,韓國瑜當時只是在論述台灣這幾年所發生的狀況,「表達自己的心聲,是擔心台灣有不好的氣氛、情緒,不是刻意要攻擊。其他很多的聯想,或是放大候選人言論來作為自己政治利益的攻擊,這才是消費。」

韓辦表示「蔡總統有時間放大韓國瑜的發言,不如先好好關心國政」,呼籲民進黨政府將心力放在盡快查清墜機事故的原因,並檢討如何捍衛軍公教警消尊嚴。

立法委員林靜儀。

立法委員林靜儀。攝:陳焯煇/端傳媒

民進黨發言人林靜儀「主張統一即叛國」事件

民進黨國際部主任、蔡英文連任競選總部發言人林靜儀,日前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的一段談話內容引起軒然大波:

『民主國家他有兩狀況,第一個事情,我們要談的定義上面是,認為跟中國統一,是不是叛國?當然在我們憲法上面,或我們現在認為中共因為對我們一直是個威脅的政黨,威脅的政權,他們有飛彈對我们,不斷的威脅要用武力来入侵我們。那麼這樣的主張在國家來說是叛國的。他是不能允許的。大家會談的言論自由限度到哪裏?』

一月三日,林靜儀表示因自己的用詞不夠精確,辭去蔡英文競選辦公室發言人。林靜儀指出,明確的說法是,「在中共堅持武力併吞台灣並且完全不承認中華民國主權存在的情況下,附和支持中國以武力併吞台灣的主張,是對於我國主權的威脅,也會對國家安全造成危害」,並表示民進黨了解台灣內部對於統獨爭議與主張或仍存在些許差異。

蔡英文也表示,林靜儀「錯誤的表達引起誤會」,不會把不同的主張視為叛國,民主機制會幫助找到最大公約數,即「中華民國台灣」。蔡英文也表示在辯論會時已經說明,國名是中華民國、主權在兩千三百萬人手上,沒有修改國號的問題。

國民黨則聲明表示,感謝《德國之聲》客觀、中立的報導和分析評論,讓台灣民眾了解民進黨對於憲法、兩岸關係以及台灣前途的看法。國民黨強調,蔡英文應尊重人權,保障民眾言論自由,不會因為主張統一或台獨而受雙重標準對待,且應釐清「主張統一,就是叛國」的說法。

林靜儀辭職後,接連取消公開行程,包括台灣醫界舉辦的「三代女性台獨之路」座談會。因民調已自元旦起封關,無法以民意調查方式了解風波對選情的影響。但《聯合報》引述民進黨立院黨團書記長李俊俋說法,評估此事不會影響選民的投票意向。尋求連任的民進黨立委吳思瑤接受《端傳媒》採訪時也表示,基層選情受到的影響不大,但國民黨一定會藉此議題大作文章。

1月5日,國民黨立院黨團即召開「林靜儀謬論叛國,戳破芒果乾騙局」記者會,黨團首席副書記長陳宜民表示,「叛國說」沒有言論自由觀念,也不懂中華民國憲法,林靜儀作為發言人戳破民進黨透過選舉販賣「亡國感」的騙局。國民黨強調,林靜儀對民進黨的政策與立場瞭若指掌,立委童惠珍表示,相關說詞絕非偶然,只是把民進黨的一貫主張、想法與認知說了出來。

韓國瑜競選辦公室則表示,蔡英文有意淡化林靜儀言論,但林靜儀「講出這麼激烈的言辭,意識型態這麼讓人擔心」,發言是否反應蔡英文內心深處看法,蔡英文必須負責任向國人報告。韓半也表示,韓國瑜擔任總統必會保障台獨言論,百分之百保障台灣的言論自由。

《上報》主筆室日前以〈林靜儀專訪哪裡出問題〉發表社評,指林靜儀未在訪談中提到民進黨處理兩岸關係的原則《台灣前途決議文》,是衍生後續軒然大波的關鍵。

《上報》評論,《台灣前途決議文》的重點其實寥寥數語:「台灣已經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依目前憲法稱為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任何有關獨立現狀的更動,都必須經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決定。」這個說法把「台灣獨立」從未來式變成現在進行式,可消除中間選民對民進黨「改變現狀」的疑慮,且兼容若干國民黨的兩岸論述。該文認為,在《台灣前途決議文》的論述基礎下,《德國之聲》記者對於林靜儀的所有提問,幾乎都可以迎刃而解。

這場政治風波中,輿論熱議的另一焦點,則是《德國之聲》及這篇報導的記者鄒宗翰。許多支持蔡英文陣營的網民認為,此次專訪以誘導性的方式提問,問題內容也缺乏對台灣兩岸關係的足夠認識,使林靜儀最終掉入陷阱,可說是此次危機的「戰犯」,甚至質疑《德國之聲》背後有中資撐腰,是為北京喉舌的媒體。而《德國之聲》為這次訪談所下的標題,可說是爭議來源之一。

《德國之聲》原以「主張統一恐構成叛國」下標,多家台灣媒體也以類似標題跟進報導,林靜儀在輿論發酵後發文指出,自己並沒有說「主張統一恐構成叛國」,且不贊成「統一」一詞,重申自己強調的是「中共對台灣所謂的統一,正確來說是併吞我們主權的行為」。

《德國之聲》後將標題改為「主張統一恐構成『叛國』」,並在報導文末說明,原標引號的運用,可能令部分受眾以為該段聲明完全引用自林靜儀訪談原文,但事實並非如此,已依據訪談原文對標題符號進行適當調整。

不過作為採訪者《德國之聲》記者鄒宗翰也遭到波及,鄒本人曾在台灣媒體以「夏立民」之名主持節目,是一位積極參與性平運動的同志人物。 2019年台灣同婚正式合法化,鄒宗翰五月二十四日與伴侶赴苗栗竹南戶政登記結婚,是苗栗第一對登記結婚的男同志伴侶,不少網民視其為蔡英文婚姻平權政策的受益者,也因此,許多蔡英文支持者不滿鄒宗翰犀利的訪問風格,在他的個人粉絲專頁「夏立民的彩色世界」留言攻擊:「噁心藍甲」、「謝謝你的專訪讓林靜儀辭去職位,協助同志婚姻運動的委員就該被這麼對待是吧?」、「夏立民的紅黃世界!沒有彩色,你訪問林委員的提問,跟支那五毛一致!」、「看完您與林靜儀的專訪,我確定更反對婚姻平權了!」

但支持鄒宗翰的網民則認為,《德國之聲》不論德文、抑或中文頻道,訪問風格本就犀利,專訪的對象也不是只有林靜儀,還包括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張善政。林靜儀在臉書上也表示,鄒宗翰是非常用功的記者,訪問張善政非常犀利,還附上訪談影片連結給網民參閱。在張善政的專訪中,鄒宗翰以類似的訪問節奏,詢問關於「九二共識」及「一國兩制」之間的邏輯關聯,還一度讓張善政動怒。因此,也有不少網民認為,鄒宗翰的採訪是記者的專業表現,因為他把民眾很多的不解及心中的疑惑拋給受訪者,且不給對方任何含糊帶過的空間;作為《德國之聲》的記者,也跳脫出台灣的視角,從德國—對兩岸關係不甚了解的歐洲國家—的角度,進行深度的提問。

王立強。

王立強。攝:Steven Siewert/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via Getty Images

王立強間諜案

2019年11月底,一名自稱是中國間諜的男子王立強,向澳洲媒體披露曾奉命操控台灣選舉、影響香港的反修例運動。王立強也指控,中國創新投資公司執行董事向心與替任董事的妻子龔青,負責滲透指揮。兩人去年11月24日在桃園機場準備離境台灣時,被調查局攔回詢問,隨後被移送台北地檢署複訊,檢察官11月26日凌晨諭令兩人限制出境。夫妻兩人應訊時有問必答,但否認間諜指控。

此事在台灣輿論引起掀然大波,時至投票日前夕再起波瀾。澳洲《時代報》、《雪梨先驅晨報》一月八日引述消息人士,指王立強去年聖誕夜受到國民黨副秘書長蔡正元等人的威逼利誘,要求他公開收回之前所述,否認自己為中國從事間諜工作的說法,並改稱是受到民進黨收買,才放出自己是共諜的假消息。

報導指出,澳洲國安機構獲悉,王立強收到一連串威脅,聖誕夜是首次。涉嫌參與者包括蔡正元,及一名孫姓中國商人。王立強若發表公開聲明,撤回相關說法,家人將免於受到懲罰,債務也將得以償還,否則將被遣送至中國面臨死亡,或在澳洲受到報復行動。

報導也稱,有人提供王立強劇本,要求他錄製影片訊息,聲稱民進黨提供他大筆金錢,行賄要他撒謊。蔡正元答應,若王立強完成任務,國民黨將讓他自由地在台灣安頓;而孫姓中國商人,則威脅王立強,若不配合任務將被送回中國殺害,在中國的家人也會遭到懲罰。《時代報》和《雪梨先驅晨報》也釋出一張截圖,表示是蔡正元及孫姓商人的通訊對話: 「請王立強錄一段視頻,說明:1、他從上海到香港,再去澳洲的經過。2、在澳洲跟澳洲媒體接觸的經過。3、在澳洲跟台灣方面的人接觸的經過。國民黨答應可以讓他自...」

據報,蔡正元給王立強的訊息包括自己與習近平會面的合照。《時代報》和《雪梨先驅晨報》稱目前聯絡不上王立強,推測已藏匿自己的行蹤。蔡正元在接受該報採訪時,否認報導所稱的不當行為,並指自己一直有在與王立強聯絡,「他的朋友」孫先生也持續在和王立強聯繫。

1月9日,蔡正元召開記者會,否認自己威脅王立強,也沒從王立強口中聽過民進黨給錢一事,只有孫天群—澳媒報導中的中國商人「孫先生」—堅稱王立強曾親口說過民進黨行賄。蔡正元於記者會公開孫天群與澳洲記者的通話,錄音中孫天群否認受國民黨委託。

蔡正元也在記者會上指控,是新境界基金會執行長邱義仁收買王立強。邱義仁隨後發表聲明否認指控,並強調法律追訴權,表示自己生平未曾入境澳洲。

據《中央社》報導,該社取得兩張對話截圖,顯示與王立強交涉的過程。第一張截圖的對話內容為:

孫天群:請把你們對王立強的承諾也發過來給我 蔡正元:1、讓大陸撤銷他的通緝且不干擾他在海外居留。2、有台商會替他清償在大陸的債務,不讓他姐姐和父親為難。3、讓大陸輕輕處理他的司法責任,可以自由進出大陸。

第二張截圖則是王立強與孫天群的對話:

王立強:明天吧,不好意思因為澳洲1點了。 孫天群:如果談妥了,你的所有事都由國民黨中央負責處理。好的,明天你方便時再聯繫。 王立強:嗯,謝謝,我們明天具體溝通 孫天群:蔡正元是國民黨中央副秘書長,一定會給你幫助 王立強:好的,感謝孫總。明天安頓好小孩後聯繫 孫天群:你與國民黨談好條件,我會幫你跟進落實,晚安。

陸委會發言人邱垂正1月9日於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任何人企圖以不當或不法方式介入影響選舉,台灣人民都不會接受。澳洲政府已針對此案展開調查,台灣司法檢調機關也已進行了解,並詢問相關人員,同時透過雙方司法互助合作,積極偵辦中。

法務部次長陳明堂則指出,澳洲警方因受理王立強報案,一月初曾透過司法管道向法務部查證蔡正元身份,法務部已給予回覆。陳明堂強調,澳洲警方透過平常合作管道向我方求證蔡正元身份,並非司法互助,而澳洲警方目前僅詢問蔡正元的身份資料,並沒有提出其他進一步需求。台灣司法部也就中國創新投資公司主席向心夫婦,向澳洲請求司法互助,正洽商中。

蔡英文競選辦公室發言人莊瑞雄、簡舒培、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幹事長管碧玲也召開記者會,表示此事堪稱國際醜聞,質疑是「一石二鳥」,搶救向心、打擊大選。並呼籲蔡正元回應澳媒指控,並質疑韓國瑜對此事是否知情。

精神科醫師鄧惠文。

精神科醫師鄧惠文。圖:網上圖片

小黨紛紛推出女性作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第一名

除了總統蔡英文謀求競選連任,此次大選同時會選舉出立法院113個席次,目前這些席次中有42位是女性,約佔總體的37%。

在立法院的113席中,有34席是比例代表制選出的不分區立委,各黨的政黨票得票率須達到5%才可獲得席次。在這次選舉中,共有19個政黨爭取不分區席次,據《憲法增修條文》,各黨的不分區立委當選名單中,「婦女不得低於二分之一」。這讓許多主打議題的小黨的女性候選人成為亮點,其中尤以綠黨排名第一的鄧惠文和時代力量排名第三的王婉諭(小燈泡媽媽)在加入政黨前,本身就具有極高的知名度,入黨後也帶起該黨的關注度。

不過,這種關注是否會轉化為選票呢?2020會不會成為台灣女性不分區立委大量進入國會的一年呢?

鄧惠文

綠黨位列不分區第一位的鄧惠文是知名的精神科醫師,出書、上電視節目和廣播電台,網絡聲量頗高,在全台的心理分析領域,或許是能見度最高的醫師。她常在節目上以理性的分析、溫柔的語調講述夫妻關係、婆媳問題、親子教養等議題。

在過去,她曾談到婆媳問題其實是夫妻問題,夫妻之間「還沒有運作成某種信任,身為太太的沒有辦法信任丈夫是尊重我的,如果丈夫是尊重我的,那麼丈夫應該就會容許我用我自己的方式生活。」所以跟婆婆意見不同時,無法信任丈夫的太太才無法好好拒絕婆婆;「在跟小孩相處的時候,我想父母必須很謙卑地承認,自己的脆弱,自己的私心。」這些話語通俗易懂又撫慰人心。

即使曾太常上媒體而被同業批評為「沒有高度的醫師」,但鄧惠文在接受上報專訪時表示:「若是我的專業沒人懂,那麼我專業的使用率就會降低。」她的研究所論文〈憂鬱症論述的性別政治:台灣近年平面媒體憂鬱症報導之內容分析〉或許多少能解釋她為何選擇頻繁出現在大眾之前,且被視為「最懂女人心」的代表。

這樣一名醫師,為何選擇加入政黨? 又為何是綠黨? 綠黨是甚麼?綠黨是一國際政黨,起源於歐洲與澳紐,台灣綠黨成立於1996年,所屬的亞太綠人聯盟是少數接受以「台灣」為國名參與運作的國際組織。「綠」是指「綠色政治」的環保、和平、社會公義,而非民進黨的「泛綠陣營」。

2015年,台灣綠黨和社會民主黨合組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簡稱綠社盟,然而該聯盟於2016年的立委選舉得票率僅約2.5%,雖獲往後三屆立委選舉直接提名不分區立委的權利,但未能於是次選舉取得席次。2019年11月,綠社盟的合作正式宣告破局,綠黨與社民黨不會於2020年的選舉共同推出候選人。雙方對「分手」原因各說各話,其後綠黨自提不分區立委參選人,將醫師鄧惠文排在第一,創黨召集人高成炎排第二,現任桃園市議員王浩宇則排第三。其中王浩宇爭議不斷,許多綠黨的潛在支持者因他而對該黨有所疑慮。王浩宇曾加入「民主進步黨黨團」運作,也曾因「影響議會形象、造成困擾」在議事堂向所有議員道歉。

其實時代力量和綠黨都曾邀請鄧惠文,據了解,時代力量原也將她列為不分區名單的第一位,但她在名單公佈的前夕退出、隨後轉投綠黨,許多人對此感到驚訝。鄧惠文在回應關鍵評論網的提問時,表示她認同綠黨提倡的環保議題,也認為自己注重的醫療議題與性別議題能和該黨共同合作,包括安樂死、酒癮治療、藥用大麻、性平教育與同志的生育權,想推動的有人工生殖、代理孕母與同志共同收養等大黨推不動的法案。

鄧惠文說自己參選不是為了從政考量,畢竟綠黨至今從未有參選人在立法院拿到席次,她是希望透過參選將理念傳播給更多人。綠黨在公布鄧惠文為不分區名單的第一位人選後,曝光率與支持度皆有所上升,綠黨副秘書長張竹芩也表示今年是該黨最接近不分區門檻的一年。

政治人物的性別言論常常引發爭議,鄧惠文曾多次以心理分析的角度進行解讀。如韓國瑜的「得民調得痔瘡」說,鄧惠文在政論節目談到,人們對痔瘡的聯想是痛、坐立難安,韓國瑜這麼說代表「民調的結果像痔瘡一樣讓他坐立難安」,而他將對手的民調連結到痔瘡,其實是「極力要排除自己的焦慮」;當韓國瑜在脫口秀《博恩夜夜秀》突然示範「膝蓋走路」引起熱議後,鄧惠文說他這不是創意,而是「搗蛋鬼的模式」,因為韓國瑜知道自己在跟主持人談話時有所迴避,也無法在文的對話、在討論的層次上顯現自己的強項,遂「拉到一個不是本來大家思考的脈絡」、「用肢體的方式來跟你車拼」。當韓國瑜的搭擋張善政說蔡英文沒有結婚生子、不會懂為人父母的心情,還有柯文哲說綠黨是「太監黨」、不做家事被質疑跟陳佩琪是不公平的夫妻關係時,鄧惠文對這些熱門話題都有所回應。先不論她的分析是否準確,對支持者而言,鄧惠文的醫師身份都會使她的論述聽起來更有說服力。

2019年12月18日,王婉諭在基隆掃街拜票。

2019年12月18日,王婉諭在基隆掃街拜票。攝:陳焯煇/端傳媒

「非典型受害者」小燈泡媽媽王婉諭

王婉諭作為時代力量不分區名單的第三位,僅排在環保老將陳椒華、時力前黨主席邱顯智之後。時力官網上對她的簡介是「司改國是會議委員」,她本身從南加大畢業、曾在竹科擔任工程師與行銷經理,但她較為人熟知的身份其實是「小燈泡媽媽」。

2016年,王婉諭小名「小燈泡」的四歲女兒被素不相識的王景玉當街持刀殺害、身首異處,此一隨機殺人案引起輿論關注。事後王婉諭儘管悲痛萬分,在警局外仍對著大批記者的鏡頭,呼籲社會「從家庭、從教育,讓這樣子的人(隨機殺人的兇嫌)消失在社會上面,讓我們的子子孫孫都不要再出現這樣子的人。」接受報導者專訪時她問道:「他(王景玉)到底怎麼了,這些人他們的故事是什麼?是什麼讓一個曾是單純善良的孩子,長成這樣?才是我更想知道的,而不是他造成的結果以及處罰。從以前到現在,他的家人怎麼對待他?如今做出這麼誇張的事,國家要如何看到矯治這件事情?但沒有人應該被放棄,現在似乎只能靠他的父母,但若他的家人也不關心,那該靠誰?」

王婉諭作為「非典型受害者」的冷靜與理性令很多人覺得心疼,但也因超過人們對受害者的既定印象而遭致質疑,在她宣布參選後,網路上更出現「用女兒的死換立委」、「台灣不需要另一個洪仲丘姐姐」的聲音。王婉諭在臉書寫道:「過去我也不理解,為什麼會有被害人會從政;而過去,我的人生中從來也沒有從政這個規劃。但就是在這些年,跟政治人物、跟政府體系幾經接觸後,我的心情,大概是從覺得荒謬、到無奈、再到憤怒...這樣的憤怒,也成了我最後決定跳入選戰的原因之一。」所謂「跟政府體系幾經接觸」,應是指她於2016年11月以「犯罪被害人家屬」的身分獲邀加入「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在司法改革的路上,我們的聲音或許被聽見了,但並沒有太多實質的力量推動,許多決議的落實可惜地仍遙遙無期。」王婉諭的參選聲明這麼寫道。 

在聲明中,王婉諭也寫出她的政見,包括提升犯罪被害人的司法地位、多部門合作補起社會安全網、加強兒童人權與推動科技業轉型等。她特別提到,當自己非常猶豫是否接受提名時,「我的先生鼓勵我、支持我,如果可以為台灣做點事、為社會多發聲,何不嘗試看看?」

2019年12月24日是小燈泡案的更一審結辯庭,她請求法院判王景玉極刑,王景玉律師則盼處以刑前處遇及長期自由刑,全案辯論終結,預計將於今年1月21日宣判。庭後王婉諭於臉書發文:「身為被害者家屬,我們相當恐懼現有機制無法確切防免再發以及徹底教化,因此,我們無法承受兇手回到社會。我們希望法院依法將被告與世永隔。」表示請法院判死刑是「不得已的選擇」。並要求「國家重新分配資源,認真看待國家中、社會中,那些巨大精神壓力公民的照料、生活」,讓小燈泡「成為因無差別殺人而受害的最後一個孩子」。

時代力量曾有林昶佐及洪慈庸主張廢死,黃國昌也曾連署一封呼籲「暫停執行死刑」的公開信。2016年,iVoter於選前邀請各黨對敏感議題表態,時力就「您是否贊成完全廢除死刑?」一題回答「贊成」。其後發生小燈泡事件,黃國昌表示時力在社會達成共識前,不會貿然推動廢死政策。時間快轉到2019年底,王婉諭的這則貼文除引起廢死方與反廢死方的討論,底下也有網友質疑時力如今對廢死的立場為何。選戰倒數,廢死議題有可能影響選民的投票意向。時力在2016年的選舉獲得兩席不分區立委,2019年歷經退黨潮。在馮光遠、林昶佐、洪慈庸等人接連離去後,她能否拉抬時力的聲勢、時力是否要繼續維持與民進黨的合作,能否走出之前的「小綠」退黨風暴?

談起此次時代力量的選舉口號,「讓溫柔堅定的媽媽力量前進國會!」、「我是媽媽我參政,這是我們的選擇,不該淪為被歧視的理由!」,還辦了一場親子氣球泡泡趴就叫「集氣送媽媽進國會」,這幾句的關鍵字都是「媽媽」。吳念真在為王婉諭和時力新竹市立委候選人高鈺婷站台時,特別提到:「她們兩個都是媽媽」,在為高鈺婷錄推薦影片時也說:「她是一個高階工程師,在工研院曾經有十多年工作經驗,最重要是她是一個母親。」不同於以往政治人物的「媽媽牌」是請出自己的媽媽,這些候選人強調她們自身在家庭中的角色,並力圖將「母親」這個身份賦予政治上的正面意義,也吸引許多為人母的網友在臉書留言:「加油,同為母親,支持你」;「謝謝妳,讓身為媽媽的我感受到堅強的力量,這一票我要送給小燈泡」;「台灣各位偉大的媽媽們!用大家微薄的力量集合成大力量讓小燈泡媽媽為孩子們發聲」。

「民進黨是唯一把新住民不分區立委這個席次放在安全名單的政黨。」馬來西亞裔的新住民羅美玲說,並表示自己過去在地方最重視新住民及長照,往後進入國會,會努力完善新住民政策。

親民黨排名第一的是身心障礙聯盟秘書長滕西華,被前國民健康署長邱淑媞在臉書批評:「假民間監督之名,行霸凌健保(以及許多醫療衛生政策)之實,但因她出身媒體,擅長供應所謂獨家(其實往往也是不實)的消息,歷任部長都怕她,無人敢將其從健保委員名單換下。」後邱淑媞刪掉貼文。

自1995年到2016年,立委選舉的女性參選比例從12.59%上升到33.63%,當選比例也從14.02%上升到38.05%。而2020年的比例會是多少? 就看1月11日的台灣選民如何決定自己的兩張立委選票而定。

2019年12月25日,電視播出韓國瑜的新聞。

2019年12月25日,電視播出韓國瑜的新聞。攝:陳焯煇/端傳媒

「新莊王小姐」

自去年五月開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被捲入與「新莊王小姐」之間的風波。首先,是名嘴吳子嘉爆料他與這名女子過從甚密,韓國瑜揚言提告,但隨後《壹週刊》便專訪新莊王小姐,得到韓曾借她六百萬、兩人甚至一起出國的第一手消息。究竟王小姐的真相如何,已不重要,但這起桃色事件,對選戰期間主打「夫妻和諧、子女和樂」的韓國瑜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在綜藝節目上被問及妻子對六百萬的事會不會有疙瘩,韓國瑜說:「女孩子都會有疙瘩,只要經過溝通就ok啦。」適逢李佳芬出國多日,韓辦還要特地澄清她不是因為不開心才出國散心,而是去海外見僑胞。當記者問夫妻倆何時會再同台,發言人王淺秋表示:「有需要的時候就會上台,不會刻意為了要演恩愛而手牽手。」自李佳芬回台後至今,確實沒有在造勢場合與韓國瑜手牽手,倒是韓在臉書貼了一張兩人依偎在一起的照片,並hashtag「 #你們越黑我們越好 」,似乎想藉此打破不和傳言。不過4天後,在彰化縣立委候選人張瀚天的造勢場合,李佳芬自爆曾對韓國瑜說:「你不愛我,你就慘了。」她笑著說完後,台下也呵呵回應。談到愛太太、照顧家庭,李佳芬則用台語說:「那是一個男人最基本的。」

「的確有商務的出訪行為,是有很多人同行,是可以被檢驗的,那麼當然也不會有什麼同房這些問題。」韓辦發言人王淺秋日前在記者會上頻頻被問到韓國瑜和「新莊王小姐」的關係,稱許多爆料都是週刊發揮想像力在做夢,「說真的,漱口杯漱掉了就好,漱過了吐掉就好,完全沒有必要放在心上,也沒有任何參考的價值。」

韓國瑜在2019年12月初參加青年論壇時,被問到先前說要把同性婚姻改回來,要怎麼改? 他回:「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但,「不要忘了還有件事情非常重要,也就是家庭價值。家庭價值這一塊,是我們整個中華文化最重要的堡壘,這一部分我們絕對不能輕言放棄。」

儘管韓國瑜說自己重視家庭價值,但關於異性的新聞也一直圍繞著他。這邊「新莊王小姐」的紛擾尚在,在出席新北市立委候選人柯志恩和林國春的造勢活動時,韓國瑜又自爆國中念放牛班是因為每天看前座女同學「那個又白又漂亮的小腿,看完以後成績就一落千丈。」事後王淺秋上政論節目為韓國瑜辯駁時,說:「又不是偷看她上廁所。」這些發言是否會對韓國瑜選情造成影響?又或者並非他的支持者所關注的焦點?1月11日,將見分曉。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2020台灣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