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台灣大選 深度 2020台灣大選

選前72小時,候選人的情感動員:從拜票、買票到黑函

台灣2020總統選戰進入最後關頭,各家候選人從網紅直播間和街頭大看板走入里巷細弄,電話打進手機、握手不怕髒、深蹲鞠躬法、乃至在印刷廠偷看對手文宣,雙方都在努力對選民做最後的情感動員。


2019年12月15日,蔡英文到彰化的宮廟參拜。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12月15日,蔡英文到彰化的宮廟參拜。 攝:陳焯煇/端傳媒

「各位鄉親父老兄弟姊妹,大家好,我是韓國瑜。這次,2020,總統大選,拜託大家,支持第二號,登記第二號,韓國瑜、張善政,特別拜託,讓我們台灣安全、人民有錢,韓國瑜、張善政給大家拜託,多謝大家,謝謝,謝謝!」

2020年1月,距離台灣總統大選倒數十日,許多台灣選民的手機開始接到大量的候選人拜票電話。韓國瑜發動密集的電話攻勢,民進黨也不敢鬆懈,為了拉抬區域立委選情,蔡英文與副手賴清德也原訂在1月2日上午,串聯民進黨立委候選人同步在全國各個路口拜票,但因當日發生參謀總長沈一鳴等數位高階將領空難事件,才臨時取消,暫緩了雙方的拜票攻勢。

拜票,是台灣選舉中的重要關鍵陣地,目的在於與選民「搏感情」(台語,意指套近乎、懶熟),以近身握手、彎腰鞠躬、揮手問好等方式,就是希望讓選民感受到自己的「親民」與誠意。在台灣,「握手」幾乎可以說是選舉拜票的核心精神之一,許多候選人在選舉結果出爐之後,都會以一句台詞感謝選民:「我永遠不會忘記我握過的每一雙手!」

以「握手」為核心,每至選舉季節,台灣候選人就會競相展開拜票、催票,甚至部份候選人會以違法「買票」的方式,務求動員到人際網絡中的每一個大小節點,使選民將手上的一票投入票匭之中。對於不熟悉台式選舉文化的外地人來說,台灣選舉的這些動作實在過於熱情,甚至有些冒犯,但對於多數台灣選民來說,少了這樣的「搏感情」環節,就是少了一味,連現任總統蔡英文都必須親自站上十字路口拜票,其他候選人更不敢輕忽,構成了具有台灣特色的選舉文化。

「頭家,黃國昌本人來跟您拜託!」「哩厚,哇係黃國昌(台語:你好,我是黃國昌),政黨票請投時代力量!」熙來人往的周末建國花市,時力不分區立委排名第四的黃國昌與十多位黨工,把握選前黃金周末,一天連跑三場掃街,時力黨工背上揹著大氣球寫道「把黃國昌留在國會,政黨票請投時代力量」,一邊發面紙、一邊適時在黃國昌握手完後向選民送上選舉小物,並在選民與黃國昌合照的那一秒,高舉看板以求讓宣傳口號一同入鏡。

台灣大選進入倒計時,候選人無不使出渾身解數,爭取在最短時間內與最多的選民接觸,不放過每一秒的曝光機會,與選民拉近距離。他們知道,有知名度還不夠,要有「親和度」選民才會買單。

某位參與主導過多次大型選舉的民進黨資深組織幹部告訴端傳媒,選舉的組織戰是一種「佈建」,從一開始的後援會、百工百業系統、以及各地區系統、各縣市競總、區域造勢大會的成立,是要讓各種不同行業別、各地不同的支持者聚集起來,掃街拜票是其中一環,「最後是讓這些組織動起來」,「更貼近民眾」。

2019年12月31日,蔡英文到新竹宮廟參拜。

2019年12月31日,蔡英文到新竹宮廟參拜。攝:陳焯煇/端傳媒

掃街拜票:不可「惜皮」、握過每一雙手

台灣人選舉看重「情分」,談政策不容易進入人心,拜票才能展現誠意。候選人在採訪中展示自己如何在拜票環節各顯神通:

在市場拜票,秘訣是不能嫌髒。市場內的各式店家,舉凡肉攤、魚商、蔬果批發,老闆經常是一手拿著油膩膩的菜刀刮板與客人吆喝招呼,騰出的另一手與候選人打招呼,還沾滿油漬,候選人一到,照樣面不改色的大力握上去,最重要的,洗手最好等離開攤販再處理,才不會讓選民感覺候選人「嫌選民髒」。「身為候選人,身段要夠軟,不管選民的手乾不乾淨,握手就是展現誠意的一部分」,某位民進黨立委曾私下透露,太「惜皮」(台語,意指愛乾淨)的候選人,往往會讓選民感覺有距離,「手髒了再洗就好,與選民交流的時刻過了就沒了」。

追垃圾車,秘訣是掌握黃金十分鐘。在台灣,每日晚間,會有政府的垃圾車依序到街上定點巡迴,街坊會在此時將家中垃圾拿出,丟進垃圾車中,在等待垃圾車來臨前、倒完垃圾之後,會有一個空檔時間,候選人便會趁此機會與選民握手、寒暄。一位松山區的選民回憶,他就曾經在倒垃圾時遇到該區的立委蔣萬安,「我跟他說手很髒,不好意思握,但他完全不介意,讓我印象很深刻。」

在拜票的肢體動作上下功夫。由市議員成功轉戰立委的民進黨立委何志偉先前受訪時就曾透露,他在跟選民握手致意的時刻一定會「努力深蹲」,彎下腰讓選民感覺更有誠意;此外,有多位連任多屆的資深民進黨立委則說,掃市場時會在短時間內遇到很多人,因此需要不斷主動向選民伸手又抽手,為了不讓選民感到草率沒誠意,通常會右手握完後、左手接續輕拍選民的手,好讓選民感覺候選人「不是那麼匆促」。

千萬不能拒絕選民塞來的食物。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說,掃街時常常會遇到太過熱情的選民,一直想拿東西給他吃,有些支持者還會沿路追著掃街車跑,只為了給候選人奉上熱騰騰的食物,「這種時候再怎麼吃不下,也還是要吃!」有不少選民會藉機送上「粽子」(包中)或是象徵好彩頭的「菜頭」。

面對反對陣營選民的嗆聲要陪笑臉。時代力量台北市議員林穎孟在2018年首度投入大安文山區的市議員選舉,由於她本身是出櫃同志、過去也曾多次公開表態支持同婚,在保守的大安文山選區引起不少關注。林穎孟坦言,九合一選舉時,經常在掃街拜票時遇到反同婚、反性平教育的選民,且不少選民態度激動,見面就開門見山地說「我絕對不會投你」,甚至有的選民會刻意在掃街路上等待,為的就是要與候選人碰面時大力表態反同立場。林穎孟受訪時說,面對就是要來嗆你的選民「當下只能陪笑臉」。林穎孟表示,台灣選民會先希望候選人「形象好」,認為妳形象好之後,有機會才討論政策。

2020年1月7日,總統候選人韓國瑜陪同立委候選人宋瑋莉參拜基隆慶安宮。

2020年1月7日,總統候選人韓國瑜陪同立委候選人宋瑋莉參拜基隆慶安宮。攝:林振東/端傳媒

人情社會,滲入台灣選舉文化

掃街拜票作為台灣選舉文化的日常,民眾早已習慣,每到選舉季,各種宣傳車、掃街行程便在大街小巷中展開,若是選舉期間見到候選人的次數少,經常會被批評「好像沒在選」,選民需要見到候選人、與其近距離互動,反應的其實是台灣社會重視人情的文化特質。

台大政治系教授王業立說,台灣文化與社會重視人與人間的人際互動,候選人與選民面對面的接觸較容易讓選民對候選人產生好感,尤其並非每個人都有政黨取向,「台灣選民候選人取向比例蠻高」,揮手拜票不僅能提高知名度,也能藉此與選民產生連結;王業立也提到,中南部地區流行語「婚喪喜慶,來了不見得有票,但沒來一定掉票」,說的就是這種「重視感覺」的選舉文化。儘管學術研究上很難精準計算拜票能增加多少選票,但這確實是台灣選舉文化重要的一部分。

美濃農村田野學會的溫仲良用鹹粥與拜祭的關係來比喻拜票與選舉:「美濃傳統廟會晚上會拜伯公,祭完,一定會吃鹹粥,後來,吃鹹粥成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記憶,大家都期待吃鹹粥,成了參加儀式必備的一個符號。延伸到選舉場合,拜票之後請吃東西,就有點像那個意思。」

王業立說,台灣或日本等「注重人情」的國家,較會強調這種產生連結的行動,但每個候選人畢竟時間資源有限,如何在最短時間、讓最多選民了解自己的特質,是每個候選人都要面臨的抉擇,「花太多時間在揮手拜票,相對議題討論、政見辯論就會少很多」;王業立強調,選民若重視揮手拜票活動,候選人自然就會認為不討論政見也沒關係;就他看來,「能逐漸加強議題政見的討論,才是成熟民主的表現」。

對此,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研究員兼中心主任蔡佳泓認為,台灣因為選舉制度設計、產生小選區,導致選民認為立委與議員都需要在「想找的時候就能找到」。此外,選民對立委工作的認知落差,可能也讓候選人無法把時間花在審法案、監督政府。

蔡佳泓並不認為拜票掃街對已經決定投票意向的選民能產生關鍵影響,但對於部分搖擺的中間選民,「可能到最後一刻都在想要投給誰」,最後就會用殘留印象決定投票結果。但若掃街拜票的文化越來越普及、候選人越來越少對重大議題表態或討論,要求政策討論的中間選民也越來越少,可能間接影響台灣民主發展的成熟度、產生兩極化擺盪的選舉結果。

拜票的另一面:夾報與黑函

另一個選舉前候選人爭取「民眾感受」的關鍵,是拜票的反面:夾報與黑函。

選前一週,前時代力量、後退黨參選的立法委員洪慈庸在臉書社團分享一張照片,控訴清潔隊員趁著夾帶年節垃圾車通知單(告知民眾春節期間哪幾天會收垃圾、哪幾天不收垃圾)的機會,將對手的傳單夾帶在政府政令宣傳之中,然而清潔隊員卻說不知情。一名在立法院超過十年的資深立委助理表示,在過往,只要跟清潔隊關係好,「他們都會願意半夜幫你掛布條,塞傳單也是會。」而就他的經驗,等這些傳單送出去,鄉親印象已經造成,再怎麼澄清、反擊都已經無效,最好的方式,就是料敵機先,而料敵機先的關鍵,就是掌握「印刷廠」。

一位資歷超過十年的立委助理回憶,過往在地方黑函戰時,「對手黑我們(國民黨籍委員)的文宣,我們第一時間就知道,因為印刷廠的老闆會把檔案送過來給我們看,我們一看就馬上出反駁的文宣,自己送去高雄印,高雄那邊是深綠,有自己的廠,印好用國光客運直接送回來,對手黑函發出去的那一天、我們的澄清函也會同時出現。」文宣戰爭所及,現在不少民進黨候選人在印文宣時,都會派辦公室助理親自到印刷廠督軍,要求「清場」,只留下老闆跟負責印的工人,務求保密到家。

這名助理說,單一選區兩票制改革之後,選區變小「跑起來比較好跑」,但也造成競爭更加激烈,「像我前老闆(某位卸任立委),是個很懶惰的人,他做政策很認真,但就是很懶得跑、很懶得拜票、懶得去做這些事情,所以以前複數選區(即由一個大選區選出多人)時代,他就會吊車尾上,但他也無所謂。不過現在單一選區,可能沒辦法容下這麼懶惰的委員。」

2019年12月29日花蓮,民進黨於花蓮的造勢活動中派發紙巾。

2019年12月29日花蓮,民進黨於花蓮的造勢活動中派發紙巾。攝:陳焯煇/端傳媒

由拜票到買票:找到樁腳,催動游離中間票

而在選舉中,講求「人情世故」的文化所及,展現的最經典的一種形式即是「賄選」,即俗稱的「買票」。

其實,就合法範圍而言,競選小物搭配掃街拜票的組織戰節奏,是選戰中掌握節奏的重要一環。各陣營設計贈送的競選小物五花八門,從最傳統的牙籤、面紙、扇子、貼紙、礦泉水、原子筆等,到近期發展出垃圾袋、牙膏、抹布,充滿候選人巧思,希望能讓選民在使用的同時,也留下深刻印象。但在此同時,這些小禮物,也很容易就站在賄選邊緣,台灣《選舉罷免法》有規定,免費贈送的競選小物文宣品不得超過新台幣30元,否則可能就構成賄選。

這「30元賄選」的門檻,是由已故前法務部長陳定南定下的標準。90年代台灣選舉賄選之風盛行,近年來,檢調嚴抓賄選,成為一種賽局。且近年來法院判決「當選無效」的案件數持續上升,確實讓候選人有所忌憚。一名樁腳便說,「因為賄選的要件很嚴格,法院有時候要查到證據,但現在就用當選無效來處理,這樣真的會讓候選人害怕。」

歷年選舉當選無效人數。

歷年選舉當選無效人數。圖:端傳媒設計部

各級選舉當選無效人數。

各級選舉當選無效人數。圖:端傳媒設計部

法律並不能禁止買票行為,但確實會讓它提高難度,也更加要求候選人買票的精準度。出身政治世家、現任民進黨台中市議員江肇國在政大政治所的碩士論文,題目就是〈金錢與選舉動員〉。他在論文中,以台灣中部某選區為研究對象,將一次候選人選舉「到底要買多少票」稱為「動員成數」,根據論文研究,一般而言,候選人會先預算「期望得票數」,當候選人想得到越多選票、或其估計的買票成功率越低,需要買的票就越多。

江在論文中也提醒,候選人不是想買多少票就能買多少票,「預期買兩萬票,但手中樁腳只有三五十個,那兩萬票的錢是無論如何發不出去的。」這與端傳媒在南部訪談所得一致:即買票並不是「花錢買就有」,它是候選人人際關係網絡的體現。

這位樁腳進一步指出,最理想的選舉狀態,當然是不用買票就當選,但只要雙方勢均力敵、競爭激烈,候選人就一定要面對「買(票),或不買(票)?」的掙扎。候選人與團隊會根據選舉的類型(中央或地方選舉)、候選人財力、雙方實力差距、對手動向等條件進行計算,綜合各種研究與訪談記錄,買票的成功率約在一到三成之間,若第一次買票無用,到了選前最後一晚都有臨時加碼的可能。

「買票,其實不是去把對手的票買過來變成自己的,而是把那些原本要投你卻懶得出來投、還沒決定怎麼投、或者沒想法投誰都可以的人。」這位樁腳分析,其實對於很多選民來說,對兩方候選人都沒有太大好惡,但若其中某一位候選人透過親情網絡來大力拜託時,「不投就不好意思了。」

換句話說,買票之所以有效,「找到樁腳」是比「發錢」更關鍵的工作,是以「賄款」作為信物,激活原有的人際關係,進而達到催票的效果。

選前倒數72小時,是選民的對於選舉戰況注意力高度集中、也是最後決定投票意向的黃金時期。套一句不少鄉村地區候選人喜愛掛在嘴上的台詞,「一張票、一世情」,期待候選人說之以理、端出政見說服選民,固然是最理想的狀態,但在更多時候,選民最後決定的關鍵,乃是候選人「動之以情」的結果。誰能成功說服選民,誰就是會是投票日的最後贏家。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2020台灣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