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吳崑玉:擺不平的國民黨不分區名單,與恐創歷史新低的政黨票

大菜還沒上桌,就先炸了鍋。


2019年9月11日,吳敦義在國民黨的競選活動上。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9月11日,吳敦義在國民黨的競選活動上。 攝:陳焯煇/端傳媒

過去十幾天中,韓國瑜爆出買賣豪宅事件,重傷其「庶民」形象,危機處理更淪為笑柄;宋楚瑜宣佈參選總統,再令韓國瑜選情雪上加霜。依台灣選舉法規,11月18日至22日為總統候選人和立委登記日,各黨陸續發布不分區名單,而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主導下的國民黨不分區名單爭議較大——他們調了又調,換了又換,大菜還沒上桌,就先炸了鍋。

爭議

國民黨不分區名單發表後,不但黨外惡評如潮,而且連副主席郝龍斌、另一位黨內要角朱立倫,都不顧顏面,撕破團結外衣跳出來猛批。郝龍斌在中央委員會正式程序通過後,指希望利用登記前幾天,能再修改不分區名單;朱立倫則直言身邊朋友對此名單「罵聲連連、幹聲連連」;熟悉台語俗諺,群眾魅力極佳,被視為本土派韓粉代表的文宣大將謝龍介,被調到15名,一度氣到想退出不分區名單,後被安撫。總統候選人韓國瑜雖不便批評黨中央,仍呼籲大家支持國民黨,但也坦承這份名單「與民意有落差」。

國民黨是在11月13日中常會第一次正式提出不分區名單,首份名單中擠進邱毅,據說是連戰系統大將林豐正力薦,但外界將邱毅視為大陸方面要的人,所以一提出就炸了鍋;15日國民黨又召開臨時中常會調整名單,吳敦義從第10名降到安全邊緣的14名,邱毅被拿掉,放進張顯耀;16日又召開中央委員會投票,結果張顯耀被刷掉,當了不到24小時的不分區提名人,其他名單幾乎不變,只有名次移動。

綜觀各方抨擊,大約集中於四個方面:

吳敦義自列不分區安全名單,被視為延續政治生命,圖利自己。既不敢自列第一以示主帥衝鋒打頭陣搶奪立法院長,也不願列在邊緣以激勵士氣。即使在爭議聲中,吳從10降到14名,卻同時把戰力頗強的謝龍介壓到15名。這招似乎是要逼韓粉買單,為了拱上謝龍介而「保送」吳敦義。路人怎會不測吳算計?

從提名以來,不斷發聲支持香港警察、指責香港示威者為「暴民」的葉毓蘭、參加退將集會去對岸聽習近平訓話的吳斯懷、公開贊成「武統台灣」的邱毅、曾被指控涉及共諜案的張顯耀⋯⋯都讓這份國民黨名單染上「紅統」之名,綠軍當然非常樂意藉機為國民黨扣上「中共代理人」的紅帽子。後來邱毅、張顯耀雖然在龐大民意壓力下,僅當了24小時「不分區候選人」,但葉毓蘭仍高居第二,吳斯懷穩列第四,都在絕對當選的超安全名單之內。而一直與大陸關係密切的新黨,雖然通過當選門檻機率很低,但已準備提名邱毅為不分區第一名。

第一份34名不分區平均年齡56歲,被質疑是「千歲團」、「老人安養中心」。在青壯派前往黨部門口徹夜靜坐抗議後稍有調整,但16日新名單中,前14位安全名單中仍有9位超過60歲,平均年齡仍高達58歲。新名單為了拉低平均年齡,將具外交專長,47歲的陳以信,從第16名拉到第10名;40歲的吳怡玎從第17名拉到第9名,她雖是學霸,還擔任過高盛集團副總裁,學經歷專業都相當亮眼,但國民黨卻公佈她是前立委吳光訓的女公子,強調她的政二代身份而非專業度,凸顯國民黨傳統上「身份血統論」的價值觀,令人啼笑皆非。

第一次公佈的名單中,各大家族與系統安排的痕跡太明顯,專業性完全被犧牲,以往不分區頭幾名起碼是專家學者,功能取向,這次幾乎完全從缺。林文瑞是農田水利會大老、翁重鈞是嘉義海線大咖、廖婉汝則是前屏東縣立委,李德維是連勝文嫡系好友,鄭麗文和陳以信是馬英九系大將。安撫各派系本是政治日常,也無可厚非,但有些名字實在少見。像是車宜靜,連熟悉藍營的人也要搜索一番才知道她是救國團主任葛永光的夫人,後來才在壓力下被調到安全邊緣的16名。

2019年11月5日,韓國瑜在台灣苗栗舉行造勢活動。

2019年11月5日,韓國瑜在台灣苗栗舉行造勢活動。攝:陳焯煇/端傳媒

山頭、資源、選情,國民黨為何擺不平今年的不分名單?

各界的抨擊雖然凶狠,但仍無法解讀之前的主要問題:不分區名單向來都會搶破頭,但為什麼以往爭議可以擺平,這次卻鬧到撕破臉?

首先,國民黨內雖有幾座山頭,但筆者認為早已沒有從上到下、一脈相承的所謂「派系」,只有個別政治人物或利益集團,經由「關係」組成或代表的「家族」。這就像一盤散沙上搓出了幾顆泥丸,每個政治人物身邊雖有一些支持者,但沒有像以往一樣連結成一串葡萄或一串粽子,上下之間是朋友關係,缺乏命令系統連結,分合聚散相當快速而且現實。

例如,連戰家族的連勝文,有好朋友李德維,以前的助理徐弘庭;郝伯村與兒子郝龍斌雖代表一部份老軍系,但已無實力;吳斯懷代表的是反年金改革的退休軍系「八百壯士」,未上榜的于北辰又代表另一批少壯派軍系,與吳斯懷又不算同一掛;吳敦義、朱立倫形同孤鳥,連朱立倫一手拉拔起來的新北市長侯友宜,現在都不一定聽朱立倫指揮;至於顏清標、顏寬恒的台中顏家,張榮味、張麗善代表的雲林張家,翁重鈞的嘉義海線,家族味道更加明顯,雖然在立委、縣市長等公職之下,仍各自掌握若干議員、鄉鎮長、村里長等基層公職,但其實力與組成方式,已非當年地方派系的聯合組織型態。

所以,從李登輝以降的國民黨黨主席,要麼有威(李登輝),要麼有錢(連戰),要麼有勢(馬英九),足以吸引各個「泥丸」自動向中央靠攏,從而聽從中央安排。某位馬英九時代初期做過時任黨主席吳伯雄的幕僚,曾與筆者提過:某位南部立委帶人來中央黨部抗議,想爭不分區,結果被吳伯雄「曉以大義」——如果馬英九選上了,有幾百個位子可以安排,選不上就什麼都沒有,批評兩位立委「不懂事」。

反觀今年,吳敦義是個政壇孤鳥——認識很多人,但多半稱不上朋友,更缺乏死鐵兄弟;加上國民黨遇上黨產問題,連薪水都發不出來,遑論「有錢」。而所謂的「勢」的魅力與光環,目前又聚焦在韓國瑜身上。筆者認為吳敦義其實是誰都指揮不動,又處處防備。這次不分區名單中,雖有馬英九的陳以信、連系的李德維,但沒有副主席郝龍斌的嫡系人馬,也沒有朱立倫的人馬,吳敦義雖然很努力的去把人一個一個「喬」出來(調解),但沒有分到一口湯汁的,自然會全部跳出來放砲,直指吳敦義本人。

其次,從1996年總統選舉以來,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一直都是有高度當選希望的,因此有足夠資源分派黨內利益,包括部長、次長等公職,銀行等國營事業或公股掌控單位的董事長、總經理,基金會等財團法人董事長及相關職缺。1996年李登輝沒有對手;2000年連戰落敗,但年底立委選舉時,立委總名額還有225席,足夠分配。2004年,林義雄等人推動「國會減半」,2005年,國、民兩大黨為了消滅親民黨等第三勢力,聯手推動修憲,實施「單一選區兩票制」,立委總席次降到113席,不分區名額降為34席,使得僧多粥少、各黨爭搶狀況不斷出現。

到2008年馬英九選總統時,第一次進行單一選區兩票制,當時由於陳水扁陷入貪污爭議,社會氛圍向馬英九與國民黨一面倒,不分區雖有爭搶,但很好擺平。

另一方面,在馬時代,不分區的前幾名還是很重專業形象與功能代表,以體現不分區政黨票制度設計的原意。到2016年,朱立倫雖然毫無勝選總統希望,但他作為黨主席,還是把不分區名單弄得相當漂亮,頭六名依序是王金平(國會龍頭)、柯志恩(北部教育)、陳宜民(高雄醫界)、林麗嬋(新住民)、許毓仁(青年創業)、曾銘宗(財政金融),第七名開始才是黃昭順等各個地方政治人物,所以爭議不大。

但這次的名單,頭14名安全名單中,除了曾銘宗(財政)、李貴敏(法律)、陳以信(外交)的專業度被肯定之外,其他人多半被視為打手或各種系統代表,專業形象不盡如人意。這很難不讓各方人士群起而攻之。

最後就是選票考量,這牽涉到所謂「安全名單」,與選後政治力量分佈。

依照台灣的選舉制度,不分區立委是由「政黨票」的比例來分配,通過5%門檻便能分配2席,此後約每增加3%政黨票得票率,便能增加1席不分區。政黨票通常要通過兩次計算,第一次先計算所有政黨票的比例,第二次剔除得票率低於5%的政黨後,再依比例進行不分區立委的席次分配。所以,各政黨估算安全名單時,會依照民調估算政黨票得票率與席次,再往上加1~2席,因為被剔除的小黨得票,通常會為通過門檻的政黨,「貢獻」1~2個席次。

以過去國民黨政黨票得票紀錄來看,2012年馬英九仍在執政,與蔡英文藍綠對決,最後以689萬票勝選,得票率51.6%。當年國民黨得到政黨票586萬,得票率44.55%,第二次計算後為47.59%,得到16席不分區。2016年朱立倫氣勢很差,總統票只拿到381萬,得票率31%。政黨票只拿到328萬,得票率26.91%,第二次計算後為32.19%,足足增加兩席,得到11席不分區立委。換句話說,國民黨的支持者中,有15%左右有「分裂投票」傾向,政黨票只能拿到總統票的85%左右,如果小黨搶票多又過不了門檻,第二次計算後約可增加2席。

由此反推,國民黨宣稱不分區安全名單為14名,代表其對政黨票的估算,大約是3X12席=36,再加過門檻5%的2席,約41%。依過往選票數字反推總統票約可得到48%,算是相當樂觀的數字,甚至是過度樂觀。這就是為什麼謝龍介被擠到第15名後、不滿想要退出的原因。照台灣不分區立委應有半數女性的規定,第15等於第16,政黨票要得到47%,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

而以吳敦義一開始自列第8來反推,約等於5%(2席)+(3% x 6席)=23%,這可能才是國民黨中央心中估算的政黨票最低得票,是狀況最壞最悲觀的數字,是安全名單中的絕對安全名單,比2016年的26.9%還低一席。而第一次正式發佈不分區名單,吳雖退到第10名,但此位置代表5%(2席)+(3% x 8席)=29%,約等於2016年國民黨第二次計算後的32%少一席。 換句話說,國民黨中央對選情的真實估算,並不見得如同對外宣稱的那麼樂觀,真正的政黨票安全線在30%以下,席次10-11名。更慘的是,若政黨票的估算是以2016年的悲慘數字為基底,以此回推總統大選,在黨中央心中,韓國瑜的選票數字最慘可能與朱立倫差不多,落在400萬以下。

宋楚瑜宣布參選2020台灣總統選舉。

宋楚瑜宣布參選2020台灣總統選舉。攝:陳焯煇/端傳媒

宋楚瑜、第三勢力的影響?

宋楚瑜參選,藍綠票源都有所斬獲。依照美麗島電子報近日所做民調,在三腳督情況下,宋楚瑜的支持度有10%,交叉分析後發現,宋的參選可吸引蔡、韓各約8%的選民。

值得注意的是,宋楚瑜的信任度35.2%,僅略高於韓國瑜,除親民黨員100%信任宋以外,台灣民眾黨也有近半數(49.3)信任宋。但宋的不信任度卻有41.5%,其中國民黨支持者59.2%不信任宋楚瑜,而且是負評最高的一群。一般而言,不信任度高於信任度,等於較多人不相信他講的話,文宣擴張力受限。這與韓國瑜的狀況一樣,但症狀輕很多(韓的不信任度高達57.1%)。

宋楚瑜在參選聲明中,很明白的表示:自知離當選有一段距離,但仍堅持宣揚理念。不言可喻的是,他仍在為拉抬親民黨不分區選票而努力。依過去投票經驗,許多人認同宋的理念,但在大局考量下不敢亂投總統票,便將同情票轉向親民黨,這種票會隨藍綠候選人的厭惡度增高而增多,成為一種情緒出口。

比如2012年,馬蔡打成統獨大戰,藍綠對決,宋僅得36萬總統票,但親民黨政黨票得到72萬,剛好跨過不分區門檻,得到兩席。2016年,由於年金改革與「換柱」等事件影響,深藍票投民進黨又投不下去,於是大批轉投宋楚瑜,選前軍方群組中,大量傳播「佳山(+3)計劃」(當年宋是3號候選人),使宋的總統得票達到157萬,親民黨政黨票也微幅增加到79萬,得到三席不分區。

這兩次選舉說明,親民黨的本盤票大約有70多萬,一半深藍,一半鐵橘,在選情緊繃時,深藍會回歸國民黨,但仍會給親民黨一些補償。不過宋楚瑜的總統票與親民黨政黨票之間,分裂投票狀態非常明顯,相互間轉換率不高。從2012到2016,宋的總統票增加了121萬,但政黨票只增加7萬,轉換率不到6%。

今年選情恐怕與2012年藍綠對決狀況較為相近。2016年投宋的深藍票早已回歸成為韓粉。反而是討厭韓國瑜又討厭蔡英文的郭台銘支持者和柯文哲支持者,原本在蔡韓之間被迫從一而終,現在宋剛好成為出口,但其數量難以估算,還有柯文哲的台灣民眾黨在分食。隨著選情緊繃,香港情勢可能再度狂給蔡英文送槍兼賣「芒果乾」(亡國感),使藍綠各自用力催票,有可能最後又拉低了宋的總統票,使得宋難以超越上一次的157萬。

在政黨票方面,親民黨雖可吸引對兩大黨不滿而掉出來的游離票,但與此同時也有一大票小黨在搶食。偏綠的可能走去綠黨、基進黨、與時代力量,偏藍的可能走去柯P的台灣民眾黨或新黨等其他小黨。親民黨如果能提出亮眼的不分區人選,尚可奮力一搏。但依現在他們提出的不分區名單來看,只能說是「平平」。宣明智、劉宥彤、蔡沁瑜都入列,而且名列前茅,郭家軍體味甚濃,被鄉民酸為「親銘黨」。而且若以上次不分區三席為參考點,如能通過5%門檻,僅有第一名滕西華(民間監督政黨聯盟),與李鴻鈞(親民黨秘書長及黨團總召)可以上壘,再增加一席的話,由於憲法增修條文中「各黨當選名單中需有1/2婦女保障名額」的規定,將是劉宥彤上壘,而非科技大老聯華電子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親民黨政黨票必須衝到4席,約11%得票率,才能送宣明智進立法院。

柯P的台灣民眾黨的問題也很大。從去年到今年,柯P在兩岸問題上的接連失分,已使柯粉狂跌超過一半,選情並不樂觀,可能只有8%~12%、4席空間。雖然藍綠交戰,第三勢力在理論上形勢一片大好,但如果沒有亮眼人選,沒有踩對發言方向,沒有做出與藍綠思維完全不同的價值取向和議題主張,自命拋開藍綠的第三勢力,也只能高嘆「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幫太監逛青樓」,看著滿地珍珠,卻誰也串不起來。

悲觀造就了算計,算計又造就了爭議。一場不分區立委提名,令各黨都出現輕重災情,只能說,哀之而不鑑之,亦使後人復哀後人矣。

(吳崑玉,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擔任過國會助理,多方參與政治實務,現在為自由撰稿人、政治評論員,及企業顧問)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吳崑玉 台灣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