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逝世科大學生手機最後上線為4日凌晨1時,最後訊息可能為00:46

端傳媒查閱領展約10小時閉路電視片段,梳理出兩大關鍵信息點。


8日早上,早前於將軍澳一停車場墮落的科大學生周梓樂確認離世,中午時分多區有民眾自發組織快閃遊行及悼念活動,圖為中環的快閃活動。 攝:林振東/端傳媒
8日早上,早前於將軍澳一停車場墮落的科大學生周梓樂確認離世,中午時分多區有民眾自發組織快閃遊行及悼念活動,圖為中環的快閃活動。 攝:林振東/端傳媒

今天(11月8日)早上約8時,22歲的香港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在伊利沙伯醫院確認離世。長達五個月的反修例運動中,這很可能是第一宗在警民衝突現場因重傷而不治身亡的死亡個案。

11月4日深夜至凌晨,將軍澳街頭爆發警民衝突,警方向附近停車場方向多次發射催淚彈,而周梓樂懷疑從停車場三樓墮落二樓,腦部、盆骨多處重傷,經過兩次腦部手術仍情況危殆。多間媒體消息指,11月7日周梓樂情況轉差,至翌日早上心臟停頓死亡,無須做腦死亡測試。今日亦是科技大學的畢業禮,校長史維在典禮上宣布周梓樂離世消息時,一度落淚。

周梓樂墮樓案引發全港關注。端傳媒早前曾透過實地考察和採訪在場的市民、急救員進行還原,提出四大疑問:一、周同學為何出現在停車場?二、周同學為何墮樓?三、閉路電視有否拍攝相關過程?四、有否延誤治療?

真相未明之下,社會情緒持續沸騰。端傳媒繼續追查,透過電話和親身見面,訪問了3位周梓樂的朋友,得出兩個關鍵訊息:周梓樂手機最後上線時間為11月4日凌晨01:00;最後一次發出訊息的時間很可能為11月4日凌晨00:46。

此外,第二大問題最引人關注,輿論質疑周梓樂是被警察追趕而墮樓。11月5日警方開記者會表示,11月4日凌晨一點鐘前無警員進入事發停車場,不過隨後眾新聞公開一段行車記錄儀畫面,顯示11月3日夜晚11:28已有防暴警察從該停車場步出。該停車場的業主、地產商領展在11月6日公開案發現場附近六部閉路電視的相關錄影,未能清楚顯示周梓樂墮樓原因,而查看位於三樓的兩部閉路電視的部分錄影,未能發現警察追趕周梓樂的片段。不過實地查看發現,在三樓平台,周梓樂須翻越一面高1.2米的圍牆,才會跌落4.35米的二樓平台,到底當時周梓樂為何墮樓,原因不明。

端傳媒亦查閱領展約10小時閉路電視片段,梳理出兩大關鍵信息點。

中午大約一點,科技大學學生組織默哀活動。
中午大約一點,科技大學學生組織默哀活動。攝:陳焯煇/端傳媒

周梓樂何時出事?最後訊息懷疑為4日凌晨00: 46

周梓樂的手機 WhatsApp 最後上線時間為「星期一01:00」。

此訊息由三位認識周梓樂的朋友向端傳媒記者確認,三人為子靜、明佑及俊然,皆曾為周梓樂的同學。案發當晚,在現場參與救援的義務急救員李添聲(化名)曾聯絡子靜(化名),子靜聯絡另一位周梓樂朋友明佑(化名)。同時,李添聲亦透過在場的當區區議員候選人尋找周梓樂熟人,並在衝突現場找到周梓樂朋友俊然(化名),這3位朋友都有幫忙將周梓樂受傷的信息發布出去並協助聯絡家人。

端傳媒記者親自查看2位周梓樂朋友的手機,手機上均顯示,周梓樂最後上線時間為「last seen Mon at 01:00」,而第3位周梓樂朋友亦確認這一時間,不過拒絕跟記者會面。11月4日事發當天,為本週星期一。

其中一名朋友為20多歲的子靜(化名)。子靜向端傳媒表示,案發當晚,一直與周梓樂在Telegram上保持聯絡,直到凌晨00:46。

在記者面前,子靜展示手機對話內容。11月3日晚11時許,子靜回家途中經過將軍澳 Popcorn 商場外的行人路,與其他途人一起被防暴警察驅趕。由於子靜在社交媒體上實時提及自己情況,周梓樂看到後在Telegram上對子靜發訊「Safe?」、「以為你中椒(胡椒噴霧)」,並在0時08分發出「攞咗枝水落黎(拿了一瓶水下來)」。這是目前掌握的,周梓樂離家最具體的時間信息。11月7日,傳媒引述警方消息指,周梓樂是於11月3日11時50分離開住所,於11月4日0時20分進入尚德邨停車場。

子靜當時已坐上的士離開,不過兩人仍透過 Telegram 互通消息。在0時30分,周梓樂向子靜先後發送「黑旗」(警告發射催淚彈)、「橙旗」(警告開槍)兩個訊息,這一時間與有線新聞直播片段顯示警方展示「黑旗」和「橙旗」的時間吻合。

根據子靜手機顯示,0時46分,周梓樂向子靜發出一張照片,從照片角度來看,相信是由停車場二樓、面向唐俊街十字路口的高層拍攝,該照片清晰見到唐俊街的十字路口,防暴警察在連接宣基中學和佛教志蓮小學的馬路列陣,防暴警察後有紅色雙層巴士及「豬籠車」、衝鋒車。接近彿教志蓮小學的牆邊有兩位身穿黃色反光衣、戴頭盔的人;畫面中沒有催淚煙。

這一拍攝位置,距離周梓樂最後墮樓的地點有一段距離,至少相隔120米。

將軍澳尚德停車場地理。
將軍澳尚德停車場地理。圖:端傳媒設計部

不過,上述資訊並無法判斷照片的拍攝時間,但亦與新聞直播片段中00:46的畫面非常相似。考慮到未經家屬同意,子靜拒絕公開手機通訊的截屏。

至11月7日,當子靜向記者展示手機的時候,兩人在11月4日0時46分後未再有任何對話,但我們並不能排除周梓樂在0時46分後有向其他人發訊息的可能性。

值得留意的是,由於在子靜的對話紀錄上,周梓樂的 Telegram 用戶名稱並非他的真名,記者嘗試與另外兩位周梓樂的朋友求證,該用戶名是否周梓樂本人。明佑稱一般不會與周梓樂透過 Telegram 聯絡,所以不肯定;俊然擔心用戶名流出,拒絕向記者確認。

公開閉路電視畫面的兩個信息點

周梓樂從停車場三樓墮到二樓重傷後第三日(11月6日),領展公開事發時的停車場地下、二樓及三樓六部閉路電視的部分影片,共約10小時。端傳媒查閱相關影片,梳理出兩個值得留意之處:

第一,出現疑似周梓樂墮樓的瞬間。從二樓閉路電視C31(對準通往三樓的斜坡)鏡頭可見,11月4日凌晨01:02:12至01:02:17,畫面內有一名穿黑衣短褲的男子從斜坡由二樓上三樓。

其後,從二樓閉路電視C30(對準周梓樂墮樓位置)的畫面見到,01:02:24在接近周梓樂墮樓位置半空出現閃光,有懷疑指是周梓樂墮樓瞬間,惟無法確定。

閉路電視出現黑衣短褲的男子,疑似周梓樂由二樓走上三樓的畫面。
閉路電視出現黑衣短褲的男子,疑似周梓樂由二樓走上三樓的畫面。圖:領展提供閉路電視
閉路電視畫面在接近周梓樂墮樓位置半空出現閃光,懷疑是周梓樂墮樓瞬間。
閉路電視畫面在接近周梓樂墮樓位置半空出現閃光,懷疑是周梓樂墮樓瞬間。圖:領展提供閉路電視

不過,由於閉路電視會180度水平轉動,並非恆常對準某一角度,從01:02:17到01:02:24這8秒鐘,沒任何閉路電視拍攝到周梓樂於3樓墮樓位置的畫面。

此外,由於畫面內人物均十分模糊,截稿前均無法確認上述兩個畫面出現的是周梓樂。

第二,出現疑似第一個發現周梓樂受傷的白帽男子畫面。從二樓閉路電視C31(對準通往三樓的斜坡)鏡頭見到,01:05 : 45 開始,一名白帽男子和一名灰長褲男子出現在二樓平台,白帽男跑上通往三樓的斜坡,他於大約01:06:00進入三樓,但10秒之後飛奔回來,同時撞見這時跑上斜坡的灰長褲男子。

白帽男子其後跑向另一邊,而灰長褲男子則快步找到消防員,並指引他們往二樓。

再看二樓對準周梓樂墮樓位置的閉路電視C30 01:06:50見到疑似灰長褲男指引消防員到二樓周梓樂墮樓位置(被矮圍墻遮住),畫面可見消防員翻過矮圍墻接觸傷者。在01:08:22,畫面可在此見到白帽男子出現在傷者旁邊。

將軍澳尚德停車場閉路電視片段重組。

綜合來看,白帽男子有可能是第一個發現傷者的人。

不過,端傳媒早前曾訪問自稱最早到場的市民 Ricky,他曾拍攝上述兩名消防員搶救傷者的現場相片和影片,不過對於白色帽子男子,他表示自己沒有印象。在場的義務急救員李添聲亦表示對白帽男沒有印象。

新證據顯示,防暴警察可能曾於廣明苑另一入口進入屋苑範圍

眾新聞昨日公開一段行車記錄儀片段,顯示11月3日夜晚11:28已有防暴警察從該停車場步出,與警方說法不乎。端傳媒翻查 Telegram 行動訊息群組,發現11月4日00:57有訊息指「廣明 尚德足球場方向有狗車」及「0057 兩eu 兩豬 廣明 落車」(編按:「狗車」為警車,“eu”為衝鋒車,「豬」為豬籠車),如訊息屬實,當晚防暴警察曾從廣明苑另一個接近停車場的入口進入屋苑範圍。

記者聯絡行動訊息群組查證,其中一位負責人透過 Telegram 回覆,指「0057 兩eu 兩豬 廣明 落車」是他們的消息來源(俗稱「哨兵」的示威者)提供,而「廣明 尚德足球場方向有狗車」,則是整合他們的報料平台訊息發出。

據有線電線直播片段,1時03分,有數名防暴警察經廣昌閣進入唐俊街,會合於該處的防暴警察大隊。

領展早前公布一批閉路電視錄影,端傳媒翻查三樓C35和C34的閉路電視錄影,0時57分至1時07分,停車場3樓沒有防暴警察的身影。

至於上述新證據所披露的其他停車場位置,領展首批閉路電視影片未有涵蓋相關範圍。發言人表示,早前因應警方進場及墮樓發生最可能的地點及時間,破例公開最可能相關片段,而當時因閉路電視影像眾多,並未翻閱所有鏡頭及更長時段的錄影片段,因外界對事發經過仍有疑問,將計劃分批發放更多片段。發言人又稱,片段眾多,需時分段複製,而為保障個人私隱及遵從法例要法,會將公眾人士面容以電腦效果遮蓋,但不會編輯片段。

端傳媒向警方查詢當晚有沒有防暴警察在該處進入屋苑,以及防暴警察有沒有進入停車場。截稿前未獲回覆。

(尊重受訪者意願,文中子靜、明佑、俊然、李添聲為化名。)

(如能提供白帽男子資訊或任何其他相關線索,歡迎發電郵至端傳媒編輯部:editor@theinitium.com)

逃犯條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