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英國貨車39屍案,八問歐洲偷渡版圖

希望這樁慘劇能夠推動我們對移民問題和邊境問題的進一步思考。


2019年5月9日,貨輪在日落時等待進入法國勒阿弗爾港口。 攝:Jean Francois Monier/AF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5月9日,貨輪在日落時等待進入法國勒阿弗爾港口。 攝:Jean Francois Monier/AF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10月23日星期三凌晨,在英國埃塞克斯郡的一個集裝箱中發現39屍,其中還有一名未成年人。翌日,英國警方發布聲明稱39名受害者皆為中國公民,而中國駐英大使館則發表聲明稱其國籍尚未被確認。新聞一出,中國和歐洲社交媒體一片譁然。再之後,英國傳媒報導,一個越南家庭懷疑其中一名死者是他們的親人,據稱她在貨櫃內用手機發放臨終信息,稱偷渡英國計劃失敗,因為無法呼吸,將會死去。英國方面目前表示,死者中可能有更多的越南人。

無論是中國人還是越南人,這樁慘案無疑令全球震驚。目前案情未有進一步披露,此文僅以一問一答的方式,澄清一些背景問題,希望這樁慘劇能夠推動我們對移民問題和邊境問題的進一步思考。

1、為什麼確認國籍這麼複雜?到底是越南人還是中國人?

因為很有可能是偷渡。根據歐盟的移民政策,一旦能夠確認偷渡者身份國籍就能順利遣返回原籍國,反之,無法確認原籍國就無法實施遣返。偷渡集團在安排偷渡的時候,通常會把偷渡者的護照收走,以增加在被邊境警察查到的情況下實施遣返的難度。在這次的事件中,大致可以推測受害者身上並沒有什麼能夠直接證明身份的證件,警方需要藉助其他信息如指紋、DNA等來確認受難者身份,而且這同時需要移出國大使館的配合,這也就是為什麼確認國籍的過程複雜且耗時。

2、如何判斷這次是人口販賣還是偷渡?

根據一般經驗,偷渡的可能性比較大。外國媒體一般會將這種人數眾多的集體偷渡行為稱為「people trafficking」,字面意思是人口販賣,但其實該罪名針對的是組織偷渡的犯罪集團,實質上還是偷渡行為。而這種躲在集裝箱中以避開邊境檢查、非法入境的移民行為,其行為主體一般都是有自己的移民意願,而非個體意願任由偷渡集團支配的被動者。為了在沒有合法證件的情況下抵達目的國,他們通常要支付一筆不菲的費用給蛇頭。因此,花十多萬甚至三十多萬讓偷渡集團把自己給人口販賣了,似乎邏輯上和理性上都不太可行。

偷渡是無奈之舉。偷渡一般指的是沒有合法的證件(簽證)或者通過偽造證件而非法穿越國境線而入境、繼而非法居留的移民行為。另外一種常見的無證移民的方式則是憑合法證件入境、後逾期滯留的移民行為。這一種方式多為來自非傳統僑鄉地區的潛在移民所使用。

舉例來說,僅就中國而言,浙江温州地區和福建福州地區,作為著名的僑鄉,也就是移民遷出地,已經被頗有移民管理經驗的歐美發達國家列入「黑名單」,被認為是移民意願非常強烈的地方,因此,這些地區的人經常無法通過正常的渠道獲得簽證、以合法的方式入境。十多年前,筆者的一門授課老師就分享過作為一名福建籍學者,想進行國際學術交流之難,她的美國簽證申請波折不斷。對那些下決心出國的人來說,面前所剩的路寥寥無幾:勞務輸出是一條路,可是條件苛刻,首先需要有僱主願意僱用自己,其次僱主得證明其從事的行業屬於本國勞動力市場上的人才匱乏職業;結婚,以配偶的身份過去家庭團聚;還有偷渡。

偷渡費用因是否來自著名僑鄉和要去的國家而異。對去往英國的越南人來說,危險的路徑價格相對便宜,1萬至1萬5美元,而比較安全舒適的路徑即乘坐飛機價格也翻幾番,要3、4萬美元。對目的地為法國的温州人而言,費用在10-18萬人民幣之間。他們經常羨慕北方人,「幾萬塊就能過來」。不過跟想遷去英國的福建人比起來,10多萬只意味着漫漫偷渡路走了一半。筆者曾經跟幾位滯留在法國的福建移民聊過,他們告訴筆者,去英國至少要準備30萬,到法國只要10多萬。法國對很多福建人而言只是中轉國他們的目的地是拉芒什海峽對面的英國。等待蛇頭安排再次上路的時間裏,有人覺得費用太高放棄了,有人在法國找到了工作。

3、 歐洲的中國及越南偷渡者版圖大概如何?

總體而言,在歐洲的中國移民以來自浙江温州地區的移民為主(温州、青田和樂清)。但是每個地理區域的移民的偏好遷入國是有差別的。温州及其附近地區的中國移民偏好法國、西班牙、意大利和荷蘭等國,而英國的中國新移民則以福建人為主,其中福清人和長樂人居多。法國的温州人非常出名,稍有了解的法國人都能夠用法語發出「温州」的讀音。

2000年左右,除了傳統意義上的僑鄉,經歷了國企改制後下崗的前工人越來越多地加入到國際移民的大軍中,其中以東北三省為主。由於來自非傳統移民地區,他們的遷徙相對容易、風險較小,經常持商業簽證或者旅遊簽證入境歐盟,而後逾期滯留,成為無證移民。他們並沒有特別集中在某一個歐洲國家,在歐洲各國都可見東北移民的身影。

現在也有說法認為死者是來自越南的偷渡客。越南人的目的國偏好美國和西歐幾國。英國、法國和德國都有非常完善的越南移民社區,方便新移民抵達後迅速開始工作和生活。這些國家在歷史上都與越南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1961-1973年,美國派兵參加了南北越之間的越南戰爭;法國則直接殖民統治越南長達60多年。因此在1970年代東南亞的大規模排華運動中,大批東南亞華裔避難出逃,美國因為越戰的關係接納了十多萬越南華裔難民;法國1979年底接納了6萬越南難民,已故的希拉剋前總統曾收養過一個越南養女;同時期德國接納了4萬;英國則於1975至1988年間接納了兩萬多名東南亞難民。

以這些第一波移民為基礎,在英法美等國形成了方便新移民安身的社群網絡和資源,形成「鏈式移民」效應,不斷吸引新的移民到來。在英國,如果七八十年代的越南移民主要來自北越的海防市(Hải Phòng)和廣寧省(Quảng Ninh),那麼90年代末2000年以來的非法移民主要來自中北部三省:乂安省(Nghe An)、河靜省(Ha Tinh)和廣平省(Quang Binh)。這三省比較貧困,且勞動力富裕,容易形成年輕勞動力外流。

4、除了目前這個疑似案例之外,中國近年有哪些偷渡案例?中國經濟在增長,近年歐洲的經濟也在變差,為何偷渡歐洲仍然有吸引力?

最相似的一樁慘案(如果死者為華人的話),是2000年在英國邊境多佛港的一輛貨車裏發現了58具屍體,死者全部為福建偷渡客。荷蘭司機被判14年徒刑,其他9名中國蛇頭組織人員在荷蘭入獄。

求職的時候,薪水很重要,工作福利也很重要,兩項相加才能做出理性的選擇。移民還是不移民也是基於類似的理由:的確,中國大陸這些年平均工資水平在增長,反而歐洲各國深陷經濟增長乏力的困境,但是中國的整個制度安排仍然對處於社會中下層的群體不友好。

大多數選擇偷渡的移民是從事服務業的體力勞動者,而歐美國家體力勞動者的收入雖然也僅處於社會中低水平,但是絕對值較高。法國2019年的最低工資時薪為10.03歐,扣除了醫療、養老等社保費用後為7.72歐,英國的則為8.21磅。在中國,這類勞動者經常連勞動合同都沒有,更別提三險一金或者五險一金了。而在社會福利健全的歐洲國家,為包括移民在內的勞動者提供了多種社會保障特別是醫療保障,比如英國的全民健保系統(NHS),法國的基礎醫保系統(CPAM)。

出於人道主義考慮,法國甚至為非法移民提供基礎醫療救助(最近法國總統馬克龍想取消這一針對非法移民醫療權利的國家救助項目,引起了法國學界的廣泛批評和抗議)。舉例說,相較於中國大陸一場大病毀掉一個中產階級家庭的故事,筆者曾遇到一些得了嚴重慢性病的中國移民,每週需要透析一兩次,費用昂貴,所幸醫療保險全報(無論合法還是非法)。因此在歐洲看病是不用擔心傾家蕩產階級下降的。此為福利一。

除了健康,中國人最注重的就是子女的教育問題。雖然中國已經實行九年義務教育,但是家庭特別是城市家庭對教育相關的投入仍然佔相當大的支出比例。但縱觀全局,仍然存在着嚴重的教育資源分布不均的問題。優秀師資都集中在大城市裏,都集中在好學校裏。歐洲各國當然不能說完全實現了教育資源公平,但是除了幾所特別精英的學校和若干問題街區以外,教育資源可以說是平均分布的,普通家庭就近入學即可,移民子女和本國公民子女並不區別對待。在法國,只要家長能夠提供家庭住址證明,無論是法國人還是非法移民,無論是業主還是租客,都可以為子女辦理就近入學。

2019年10月24日英國瑟羅克,在警察線警戒線旁的卡車發現39具偷渡客屍體,市民擺放鮮花悼念。

2019年10月24日英國瑟羅克,在警察線警戒線旁的卡車發現39具偷渡客屍體,市民擺放鮮花悼念。 攝:Zhang Ping/VCG via Getty Images

5、英國對中國偷渡者的吸引力是什麼?

首先,英國作為老牌資本主義國家,對各個階層的人群都有吸引力,不僅吸引了大量的來自中產階級及以上家庭的中國留學生,金融、管理行業的精英和高科技人才,還吸引了不少低技術類勞工移民,其中有中國人、越南人、東歐人和英語非洲幾國的國民。

其次,在中國人群體中,英國對福建人更有吸引力。福建人於90年代初才抵達英國,但是很快也建立起類似於法國温州人的親族網絡,為其後新移民的到來提供了便利。對非法移民而言,順利入境之後亟需解決的問題是工作和住房,不通移入國語言,加上其非法的身份,註定他們很難在主流社會的市場上找到工作或者住房,在這種情況下,族群網絡可以提供相應的資源支持。類似的,第一批温州人早在20世紀二三十年代就到了法國,並在70年代中後期迎來了家庭團聚的另一波移民浪潮,九十年代大批温州人偷渡到歐洲,在法國、意大利、西班牙和荷蘭等歐陸國家安頓下來,形成並發展出自己的社群網絡。

其實福建人最想去的歐美國家是美國,只不過隨着90年代美國移民政策的收緊和對非法移民的嚴厲打壓,偷渡去美國不僅費用昂貴而且風險過大。1993年,搭載了286名中國人的金色冒險號打算走海路入境美國,結果接頭人死亡,船隻在公海等候了兩週之後,船員決定將船開到近海擱淺,讓偷渡者自行遊泳上岸,造成10人死亡。該事件之後,偷渡入境美國難度愈大,越來越多的福建移民將目光轉向了歐洲。事實上,除了歐洲和美國,同在亞洲的日本和新加坡也是福建人喜歡移民的目標國家。

最後,作為移民輸入國的英國還有一點吸引着低技能的勞工移民,即相對於原籍國,英國、美國、法國等移民接收國,在英國的體力勞動者收入相對較高。另外儘管各國情況不同,但是英國等國也提供了相對友好的中小企業創業環境,許多社會科學研究表明,少數族裔群體的創業率往往高於本國人民。筆者的許多移民朋友,剛認識的時候還是無證移民,十年之後不少人已經置業買房擁有自己的餐館、衣工廠或者建築裝修公司。很多原本社會向上流動無望的體力勞動者通過創業完成了階層躍遷,實現了「老闆夢」、「創業夢」。

6、現在的偷渡者跟以前有什麼不一樣?

如果跟十多年前比較,其實並沒有實質上的不同。偷渡的人不是社會中最窮的人,否則也付不起二三十萬的偷渡費用(當然在有些僑鄉,這筆費用完全可以眾籌借來);在偷渡之前,他們一般都多多少少從事過低技能的體力工作。無論是八九十年代,還是現在,大家偷渡的動機一直是一樣的,就是賺錢,改善現有生活,追求一個更有希望的未來。

對於來自傳統僑鄉的人來說,偷渡從來不易,路上風險多且大。運氣最好的偷渡客可以持修改過的他人護照乘坐飛機抵達目的國,運氣不好的則需要爬山涉水跨越國境線,運氣最差的則命喪途中,從未抵達。

筆者認識的一位中國移民,曾經先從北京坐火車到俄羅斯,然後由蛇頭安排,十多人擠在一輛吉普車裏,經過東歐幾國抵達申根區邊境,停留幾天後,目的地為南歐的分成一組,前往西歐的為一組,在夜間偷偷穿越邊境線。整個偷渡之路可達幾個月。一位福建移民則乘坐前往非洲的飛機,在法國戴高樂機場轉機時闖關入境。

而中東難民和非洲移民一般走海上路線,在地中海經常被歐盟布置在南線的海上巡查隊所阻。對越南人而言,由於獲得俄羅斯簽證比較容易,越南人一般選擇取道俄羅斯和東歐幾國入境申根區。

越南人前往英國的常規路線有:1) 越南-法國-英國 2)越南-捷克/斯洛伐克-英國 3)越南-東歐-法國-英國 4)越南-中國-東歐-法國-英國 5)越南(走水路)-香港/澳門-台灣-英國 6)越南-俄羅斯(走陸路)-拉脱維亞-立陶宛-波蘭-法國-英國 而英國不屬申根區,且與歐陸之間隔着英吉利海峽。偷渡客想要去英國,只能通過海底隧道或者輪渡,英國和歐盟在海峽兩岸都設置了出入境檢查的關卡,嚴格排查過境的人、貨和車輛。(註)

最後強調一點,如今這種橫跨歐亞大陸甚至多個大洲的偷渡行為,毫無例外都是跨國操作,每一段行程都有蛇頭和當地人接頭、協調和安排。

7、中國人和越南人偷渡出來後都做什麼?

因國家而異。但是總體而言,中國人偷渡出去以後主要集中在低端勞動力行業。在法國,他們主要集中在餐飲業、製衣業和建築裝修行業。近些年來,中國移民從事和集中的經濟領域呈現出多樣化的趨勢。以美甲行業為例,在巴黎、倫敦、紐約,隨處可見中國女性戴着白口罩聚精會神地在美甲店裏為客人的指甲做美容。成功的中國人則不限於一鋪一業,轉而專注於大宗的國際化事業,比如進入口貿易。此外,歐美各國街頭的華人性工作者也越來越多,引起了當地華人社區和主流社會的關注。

越南移民呈現出幾乎一致的經濟活動版圖:他們集中在越南餐館和製衣工廠中,近些年來,美甲業成為吸納了大量越南移民勞工的主流行業。此外,不少在英國的越南非法移民參與到非法的大麻種植產業中。根據2012年英國警察首長協會的報告,因為非法種植大麻而被捕者中三分之二是越南人,可見其從業者眾。

8、「脱歐」有沒有增加偷渡的誘因?

在「脱歐」公投之前,英國雖然是歐盟成員國但是並未加入內部不設邊檢的申根區,所以就簽證而言,對作為非歐盟成員國的中國而言,無論「脱歐」與否,持有歐盟居留卡或者申根簽證的人前往英國都需要申請簽證。因此,對「脱歐」前需要通過偷渡方式前往英國的群體而言,「脱歐」並沒有顯著增加偷渡的難度。當然,兩邊邊境檢查的嚴格程度可能會升級,或者「脱歐」後英國可能會修改移民政策,這些都可能對偷渡產生影響,但是目前無法推測或預測這一影響。

但脫歐之後英國與歐盟將不再有《都柏林協議》對難民歸屬的約束,因此英國恐怕很難將從歐陸來的難民遣返,這有可能是導致難民型偷渡者「趕在關閉邊境之前進去」的誘因。BBC報導,近年來因為脫歐的緣故,人蛇集團誘騙難民偷渡英國的案例層出不窮,從2018年11月到12月的一個月之內,就有超過239人從法國加萊沿海地區乘船偷渡到英國,此外也有其他循陸路的火車、貨櫃車等方式進入英國。

(胡安社,旅法移民研究學者)

註:資料來源:『Vulnerability』 to Human Trafficking : A Study of Viet Nam, Albania, Nigeria and the UK, 2017: 28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英國貨車39屍案 胡安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