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圖解新聞:土耳其介入敘利亞──與庫爾德恩仇錄

10月9日,土耳其軍隊開始越過土敘邊境,向敘利亞北部進軍。這場軍事行動被土耳其官方稱為「和平之泉」(Peace Spring)計劃。


2019年10月14日,土耳其士兵和土耳其支持的敘利亞戰士聚集在靠近土耳其邊境的敘利亞城市Manbij。 攝:Zein Al Rifai/AF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10月14日,土耳其士兵和土耳其支持的敘利亞戰士聚集在靠近土耳其邊境的敘利亞城市Manbij。 攝:Zein Al Rifai/AF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9月24日,在聯合國大會上,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Erdogan)宣布土軍將「在國際社會支持下」進入敘利亞北部,並建立一條長480公里,寬30公里的「和平走廊」,以容納土耳其現時接納的數百萬敘利亞難民,並藉此打擊被政府認為有分裂意圖的「庫爾德工人黨-庫爾德人民保衞部隊(PKK-YPG)恐怖組織」。在兩個多星期後的10月9日,土耳其軍隊開始越過土敘邊境,向敘利亞北部進軍。這場軍事行動被土耳其官方稱為「和平之泉」(Peace Spring)計劃。這是2016年以來土耳其第三次在敘利亞境內展開軍事行動。

截至週二,軍事行動仍在持續,土耳其軍隊和土耳其支持的敘利亞反對派武裝,正在圍攻包括曼比季(Manbij)在內的多個敘利亞城鎮。土耳其方面早前宣稱已經擊斃了超過300名「恐怖分子」,而土軍與土耳其支持的敘利亞武裝的傷亡情況則暫無最新消息。

圖:端傳媒設計組
圖:端傳媒設計組

國際反應──折射土耳其的外交困境

在外交上,儘管埃爾多安在聯合國大會上宣稱將在國際支持下行動,但事實上,「和平之泉」變成了土耳其的單方面行動,並帶來了巨大的爭議。

在和埃爾多安通話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川普)10月6日從北敘利亞邊境撤出了美軍部隊,事實上為土耳其的行動提供了「支持」。這使得土耳其一開始的軍事行動顯得頗為順利。但在國會壓力下,特朗普於14日宣布對土耳其進行制裁,並要求土耳其立刻中止軍事行動。美國的態度由此發生了轉向。而幾乎同時,歐盟也通過共識暫停了對土耳其的武器出口,並可能會視土耳其的反應部署進一步行動。

與此同時,區域內的多數國家也對土耳其的行動表示了反對,沙特阿拉伯譴責土耳其是入侵敘利亞,帶來地區混亂和安全威脅。黎巴嫩等國也表示了譴責。另一地區大國伊朗雖然沒有明確表示譴責,但也表達了強烈的擔憂。至於和土耳其關係較好的俄羅斯,也在各種場合表達了對行動的焦慮。據最新報導,事實上支持敘利亞阿薩德政府的俄軍,在曼比季試圖居中隔離交戰雙方。

圖:端傳媒設計組

隨着土軍的順利推進,北敘利亞的庫爾德人敘利亞民主力量(SDF)和大馬士革的阿薩德政府之間的關係有所變化。據敘利亞官方通訊社阿拉伯敘利亞通訊社(SANA)報導,大馬士革和北敘利亞之間達成了協議,敘利亞政府軍將進入這一地區,抵擋土軍的「入侵」。最新消息指敘利亞軍隊已經進入曼比季等城鎮。接下來,土軍和敘利亞政府軍發生擦槍走火的機率將變大。另一方面,阿薩德政府也正在利用機會重新掌握對北敘利亞地區的控制權。諸多評論指出阿薩德正在成為土耳其軍事行動的「最大贏家」。

國際社會對土耳其單方面行動的最大擔憂,聚焦在北敘利亞的庫爾德自治組織及其軍事力量在剿滅ISIS過程中設立的戰俘營(難民營)。據多方消息報導,有多個類似設施位於土耳其試圖建立的所謂「安全區」中,將很容易受到戰事波及,而如果其中的ISIS分子趁機潛逃,恐怖主義的威脅就很有可能死灰復燃。在土庫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剛剛結束的一場領導人峰會上,俄羅斯總統普京就表示,擔憂土耳其沒有足夠能力保證恐怖分子不會藉機重整旗鼓。

支持土耳其的國家則是少數,包括巴基斯坦在內的幾個南亞和中東國家。

 2019年10月15日,一個敘利亞家庭因土耳其與敍利亞的戰事而逃難。

2019年10月15日,一個敘利亞家庭因土耳其與敍利亞的戰事而逃難。攝:Delil Souleiman/AFP via Getty Images

為何行動──內政驅動的軍事行動

從2018年開始,隨着土耳其的經濟在內因和外因的推動下陷入困境,埃爾多安的執政基礎遭到了衝擊。在2019年初的地方選舉中,埃爾多安的正義與發展黨(AKP)遭到了2002年上台執政以來的最大失敗──在選舉中丟掉了伊斯坦布爾、安卡拉兩大城市和其他諸多地區的地方首長席位。這意味着埃爾多安在土耳其的執政基礎正在動搖。

將政治焦點聚焦到庫爾德問題,有助於轉移執政黨面對的壓力。在當前的土耳其政治光譜中,反對黨在世俗主義問題上和正義與發展黨形成抗衡,但在民族主義議題上,反對黨則多有分裂。其中,「好黨」(Iyi Party)是一個偏向右翼民族主義的黨派,最大的反對黨共和人民黨(CHP)則是傳統的凱末爾主義者(更加世俗主義)和中左的社會民主主義者的混合,也有較強的土耳其民族主義傾向,第三大黨人民民主黨(HDP)則和庫爾德人有較強的聯繫,在土耳其的庫爾德人地區深耕多年。

圖:端傳媒設計組

分析指,出兵北敘利亞,可以幫助埃爾多安及其政黨把土耳其政治鬥爭從近年來的「伊斯蘭主義和世俗主義」對立的框架中拉出來,用民族主義的旗幟去分裂各個反對黨之間的光譜,這正在顯示出效果──「好黨」和共和人民黨都宣布支持在敘利亞的軍事行動,表示反對的人民民主黨,則有多名黨的地方首長被以「恐怖主義」的罪名逮捕

同時,解決難民問題正在變成土耳其社會的「最大公約數」──在敘利亞內戰開始之初,土耳其就大量接受難民。彼時,伊斯蘭主義者以穆斯林兄弟的身份接納難民,而世俗主義者則以人道主義為由敞開國門。但多年過去,土耳其境內的敘利亞難民人數達到數百萬之多,中上階層抱怨生活質素下降,而中下階層抱怨自己的工作被難民搶走,土耳其境內對難民的怨氣正在升温。主動通過向外推進「安全區」解決難民問題,成為埃爾多安從反對派手上搶過議題主導權的一種嘗試。

在上月的聯合國大會的講話中,埃爾多安就指出,「土耳其今天是人道主義援助最慷慨的國家」,並且在難民問題上投入了大量資源和花費。而這是不可能持續下去的。

2019年10月13日,土耳其空襲一批載有平民和新聞記者的車隊後,一名受傷男子在敘利亞東北部庫爾德城市卡米甚利的一家醫院接受治療。

2019年10月13日,土耳其空襲一批載有平民和新聞記者的車隊後,一名受傷男子在敘利亞東北部庫爾德城市卡米甚利的一家醫院接受治療。 攝:Delil Souleiman/AFP via Getty Images

不止「壓迫」──多角度的「庫爾德問題」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中東的庫爾德人的問題,在各個國家呈現出不一樣的面貌,不是簡單的「專制政府壓迫少數民族」的關係。

在敘利亞,阿薩德政府和庫爾德人之間的關係複雜。在冷戰中,阿薩德政府支持土耳其的庫爾德工人黨進行訓練,招募北敘利亞庫爾德人進入土耳其發動襲擊,但對北敘利亞本地的庫爾德抗議者,阿薩德又進行打壓。而在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的意識形態很大程度上壓制了波斯民族主義對庫爾德人的仇視和民族衝突,儘管在伊朗,庫爾德地區的發展不平衡與族群歧視仍然存在。隨着各國政治的發展,如伊拉克庫爾德地區的自治,各個地區的庫爾德人之間的差異也日漸增大,一個統一的「庫爾德斯坦」的想法,在今天多大程度上會被各地庫爾德人認同,是有很大疑問的。

圖:端傳媒設計組

土耳其的庫爾德人問題則歷史悠久,要追溯到奧斯曼帝國崩解時期在土東地區土耳其人、庫爾德人和亞美尼亞人的複雜衝突-合作關係。

事實上,埃爾多安剛上台之際,對庫爾德人要遠優厚於先前的各屆土耳其政府,在庫爾德地區,對正義與發展黨的支持也具有相當的比例,這是因為土耳其的庫爾德地區在土耳其的蘇菲主義伊斯蘭傳統中有很重要的地位,而埃爾多安帶有的伊斯蘭政治面貌為土耳其的「庫爾德問題」帶來了民族主義之外的解決方式。但隨着各方力量和政治態勢的變化,埃爾多安和土耳其庫爾德工人黨之間的關係不斷惡化,並在2010年之後爆發激烈衝突──襲擊和軍事打擊彼此不斷。但對庫爾德人來說,宗教保守的傳統社會、庫工黨的激進左翼道路、庫爾德民族主義、土耳其的共和國政治,都分別導向幾乎完全不同的道路。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庫爾德 敘利亞 土耳其 中東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