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王宏恩:統獨、選制與勝算 郭台銘、柯文哲為何不登記參選總統?

藍綠對決或許老梗,但也因為這是台灣必須一次次面對的國際情勢使然。


2019年8月23日,柯文哲、郭台銘、王金平一起參加八二三砲戰六十一周年紀念活動。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8月23日,柯文哲、郭台銘、王金平一起參加八二三砲戰六十一周年紀念活動。 攝:陳焯煇/端傳媒

隨著下午五點台灣中央選舉委員會拉下鐵門,正式確定了郭台銘跟柯文哲不會以個人連署的方式參與明年的總統選舉。另外,已經完成登記的六組人,開始要在四十五天內湊到二十八萬份連署,平均一天要完成六千份。郭台銘和柯文哲如果還想參選,唯一的參選機會只剩下十一月底前由台灣前四大黨(編案:指國民黨、民進黨、親民黨和時代力量,後兩者目前並沒有提名人選)提名,但這等同於要把自己的命運跟四大黨之一綁在一起。

為什麼一路興致高昂的郭台銘與柯文哲,會在最後選擇放棄了自行獨立參選這條看似主動權最大、看起來最像第三勢力該走的路呢?這可以從這次選戰的大格局、總統與不分區立委選舉制度、以及目前民調推估的勝率來看。

反對「一國兩制」成為選戰主軸

首先,自從今年年初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九二共識的內涵加進「國家統一」以及「一國兩制」之後,蔡英文總統藉著這個機會讓統獨議題重新成為選戰重點,並且把本來受到多數台灣民眾歡迎的九二共識給逐漸邊緣化,讓「反對一國兩制」這個詞成為選戰重點,並讓自己站上反對一國兩制民意的中心點上。

在台灣剛與索羅門群島斷交的記者會上,蔡英文總統也再次提到反對一國兩制,將斷交的外交壓力與一國兩制相連。與地方選舉不同的是,總統大選畢竟是跟外交以及兩岸關係緊密關聯,習近平的談話、蔡英文的反擊、以及接下來香港「反送中」的持續抗議,都讓整場總統大選快速的盤整進入了統獨對決。

同時,電力議題由於今年缺電少而新聞曝光不足,同性婚姻已經通過數月,其他公投議題也因為公投日期與大選脫鉤而缺乏討論,讓議題更為集中。韓國瑜或許有想脫離統獨對決的努力,除了日前也喊出拒絕一國兩制,也透過行政院前院長張善政籌組了「國政顧問團」希望主打政策。但韓「重啟核四」的能源政策受到同黨的新北市長侯友宜反對、韓支持的九二共識也被習近平連結到韓反對的一國兩制,而韓的經濟政策也包含優先與中國簽訂貨貿協議,因此目前還是在統獨對決的框架之中。

而當選戰的議題圍繞在統獨時,政治科學的「中間選民定理」預測:一個議題維度加上選舉制度設計只有一個最後贏家,會讓具有競爭力的選項逐漸減少到兩個。在今年年中公布的政大選舉研究中心民調就顯示,台灣民眾對於國民黨、民進黨的支持度重新回升,而對於未支持任何政黨的比例下降,這是2014年太陽花社運以來的新趨勢。2014年以來台灣民眾不支持任何政黨的比例逐年上升,到去年2018年中有五成的台灣人不支持任何政黨,這也給了各個第三勢力出頭的機會。但隨著總統大選來到,統獨議題加上制度設計下,台灣民眾又逐漸回歸兩大黨,第三勢力能分的票自然就減少了。

郭台銘與柯文哲都曾經試著打破這個統獨框架的格局。郭台銘藉著自身背景的優勢主打「拚經濟」,而柯文哲同樣透過自身背景與過去執政紀錄來強調財政紀律與執行力。然而,郭台銘背景的優勢也是包袱,人們對他的經濟評價會與他過去在台海兩岸遊走有關,而最後還是回到統獨。而柯文哲強調執行力,但就算是KPI,也要有一個目標與方向,KPI本身不是方向。

2019年8月6日,台北市長柯文哲舉辦「台灣民眾黨」首次創黨籌備大會,宣布將以台灣為名、以民眾為本。

2019年8月6日,台北市長柯文哲舉辦「台灣民眾黨」首次創黨籌備大會,宣布將以台灣為名、以民眾為本。攝:陳焯煇/端傳媒

重回藍綠兩黨「統獨對決」格局

郭台銘與柯文哲在這段期間的嘗試,的確成功的拉到一些泛藍與泛綠的支持者的票。在各家民調當中,包括郭台銘自己提出的民調,都可以看到郭台銘拉到相等數量、甚至泛綠還多一點的票。但同樣的在各個民調當中,郭台銘或者郭台銘加柯文哲,都離蔡英文還有一段差距,而且這民調的樣本數與涵蓋率都已經很高(五千人、手機市話各半)。

就算在某些民調中郭台銘或郭柯聯盟可以排到第二,但在只有一名贏家的總統選舉中,第二名跟第三名都是輸。尤有甚者,假如因為郭台銘影響到韓國瑜的得票、進一步影響了國民黨在立委選舉的得票的話,那之後郭台銘要聯合國民黨立委推動政策也會更為困難。就算郭台銘透過柯文哲的台灣民眾黨,柯文哲也曾說過台灣民眾黨要執行柯文哲的意志,恐怕不是郭台銘可以全權掌控的,還不如有多年情感與協助的國民黨立委選舉。

有趣的是,在郭台銘退出登記的聲明的第一段,說道『投身選戰以來,我看到的卻是一些政治人物為了私利,挑起階級、仇恨、對立等民粹,那麼,這些會因為我義無反顧的挑起責任而終結嗎?抑或是需要我放下才可能拉回走偏的旋律呢?』郭台銘到底指的是蔡英文還是韓國瑜呢?從郭台銘這番話,他似乎也認識到他參選並不會勝選(所以民粹不會終結),反而是他不參選比較可能民粹終結(他不參選又會讓誰更可能輸了選戰呢?)。這番充滿賽局理論的話含意很深。

而對於柯文哲來說,假如要把他的支持度成功轉成台灣民眾黨的不分區選票的話,理論上他需要師法宋楚瑜過去的參選總統經驗。但近日的退讚風波(臉書與IG都有退讚潮,這是台灣政治人物從來沒有過的待遇)、以及柯文哲過去承諾要把市長當好等壓力,加上台灣民眾黨目前決策仍現混亂(舉例來說,臉書經營狀況不穩定、甚至主打年輕人的台灣民眾黨至今還沒有開設IG帳號),以及柯文哲自己提到參選總統就無法顧好市政(對比韓國瑜現況)的壓力,都可能讓柯文哲在參選後的金字招牌逐漸蒙塵,能否跨過台灣政黨不分區的高門檻還很難說(尤其年輕人投票率比較低的狀況下,台灣民眾黨現在8%的支持度能否超過5%的不分區門檻?)。

假如柯文哲接下來請親民黨提名自己參選總統,那他的支持者在立委選票上,應該要投親民黨還是台灣民眾黨呢?兩邊會不會不小心各都配不到門檻呢?從這些理由來看,假如柯文哲選擇不參選,繼續打好市政,那就能跟現在一樣時不時出來講個幾句順便宣傳市政,也許更能穩固他與台灣民眾黨的核心支持者,而不用上了總統大選辯論台直接面對統獨問題、以及蔡英文跟韓國瑜的砲火。

簡言之,從民調來看,無論是郭台銘或柯文哲,都有著百萬的支持者,都有票。但這些票可能隨著統獨的選戰格局與總統選舉制度而逐漸壓縮,而也因為不分區立委政黨票的門檻而不一定能有效轉換成不分區立委席次,加上兩位候選人各自的特性,在這些條件下使得獨立登記參選成為可能不理性、或者不確定性太高的一個選擇。

郭柯支持者的票在呂秀蓮不太可能接收的情況下,讓這次台灣的總統選舉還是回到了統獨的藍綠對決。從這次國民黨大老聯名、馬郝趙等人強力勸退下,目前也看不到換瑜的驚奇場面出現的可能,除非未來有甚麼預料之外的突發事件。小黨有機會在這次增加票數嗎?這次國民黨要拚過半,不太可能會把票分給小黨;民進黨與時代力量不再合作,雖然目前有跟其他小黨合作的跡象,但民進黨不太可能會跟2012年一樣把票分給台聯黨,頂多只會裡讓小黨區域席次,然後讓小黨自行努力不分區。藍綠對決或許老梗,但也因為這是台灣必須一次次面對的國際情勢使然。

(王宏恩,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王宏恩 2020台灣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