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姚楊:意大利政壇再地震,是「民粹主義的失敗」?

隨着傳統政治派系回歸權力中心,人們不禁要問這個問題。


意大利議會。 攝:Filippo Monteforte/AFP via Getty Images
意大利議會。 攝:Filippo Monteforte/AFP via Getty Images

意大利所在的亞平寧半島位於歐亞大陸板塊和非洲板塊交界處,板塊間的運動造成了地震頻發。這個國家的政治「板塊」同樣不穩,各派力量互相擠壓,所引發的「地震」也相當頻繁。

本月8日,去年大選後艱難組建的民粹及主權主義政府內部分裂,隨後迅速垮台。由於事態緊急,議員們只能中斷夏季休假,返回羅馬開會。經過大半個月密集磋商與討價還價,五星運動與在野的民主黨達成初步組閣協議。

29日,總統馬塔雷拉授權法學教授孔特組建聯合政府。面對新的議會多數派,孔特從「去職看守總理」又變成「候任總理」。他表示立即着手組閣事宜:「這將是一屆全新的、為民眾利益而生的政府。」

隨着傳統政治派系回歸權力中心,人們不禁要問:這是否意味着「民粹主義的失敗」?

從參議院開始,在參議院結束

8月8日,意副總理兼內政部長、聯盟黨黨首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向總理孔特(Giuseppe Conte)發難,稱聯合執政基礎不復存在,要求儘快重新大選。孔特隨後舉行全國電視媒體發布會,駁斥了薩爾維尼的指責,並要求其在議會和意大利人民面前做出澄清。9日,聯盟黨(Lega)向參議院提交對孔特的不信任動議。由於本屆政府由聯盟黨和五星運動(Movimento 5 Stelle)共同組建,聯盟黨的不信任動議,實際上標誌着執政聯盟的垮台。

8月20日,意大利總理孔特前往參議院,發表長達兩萬多字的演講,回應政府危機。在講話的一開始,孔特不無唏噓:「我一直很清楚,如果政府被迫提前中止運作,我會回到這裏,回到我最初獲得信任票的機構。」這位人氣僅次於總統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的總理歷數昔日盟友——聯盟黨及其黨魁薩爾維尼的「罪狀」,猛烈抨擊他「不負責任」,追求「個人和政黨利益」,是機會主義者。

和14個月前一樣,分別來自五星運動與聯盟黨的兩位副總理,緊挨着他分坐兩側。不過這次,孔特沒有等待表決,當晚離開參議院後就直接前往總統府遞交辭呈。以退為進的孔特,贏得意大利民眾的讚譽。民調顯示,60%的受訪者認為,孔特當天的表現優於薩爾維尼。

隨後的政局,宛如時光倒流回到了去年大選後的組閣談判期。意大利於2018年3月舉行議會選舉,五星運動獲得約32%的選票,成為議會最大單一政黨,但還需要前執政黨民主黨或極右翼聯盟黨的支持方可組閣。如今唯一不同的是,經過一年多的聯合執政,五星運動和聯盟黨的支持率翻轉,昔日的「小弟」早已不是「吳下阿蒙」。

意大利總理孔特(Giuseppe Conte)。

意大利總理孔特(Giuseppe Conte)。攝:Ivan Romano / Getty Images

政治「豪賭」,世紀「逼宮」

這無疑是場政治「豪賭」,也許還能稱得上是一次世紀「逼宮」。薩爾維尼及其領導的聯盟黨的目標在於儘快(最好10月)舉行提前大選。但是,意大利秋季大選極為罕見,上一次還是100年前,該國第一次採用比例制投票選舉,彼時還是維托裏奧·埃馬努埃萊三世國王(Vittorio Emanuele III)統治時期。

薩爾維尼主導的內閣分裂被不少媒體批評為「不合時宜」,主要是因為年底準備2020年預算案的緊迫性和重要性。在去年底提交的2019年財政預算中,意大利結構性赤字繼續增加,歐盟委員會認定其違反財政緊縮政策,於11月正式拒絕,並考慮對意大利施加高額罰款。雙方矛盾最終以意大利調整預算、獲得歐盟認可而解決。今年6月,歐盟再度批評意大利的赤字超標,稱其在可預見的未來不會有所好轉,準備啟動懲戒程序,意方又一次被迫作出調整。意大利與歐盟的兩次爭端,增加了明年預算提交的複雜程度。

債務與經濟增長已成為當前意大利最頭疼的難題,而政治不確定性所帶來的風險,使之陷入更大的惡性循環。意大利的債務龐大,高達GDP的132%,在歐元區僅次於希臘。此外,該國經濟缺乏增長勢頭,從2018年第二季度的大選以來,該國僅在今年第一季度實現了0.1%的增長

權宜的政治聯姻齟齬升級

回顧當初,五星運動與聯盟黨合作並不算不愉快。去年意大利議會選舉後,經歷兩個多月的艱難談判,政治主張帶有極右翼色彩的聯盟黨與民粹主義政黨五星運動於6月組建新政府。聯姻之初,雙方似乎都對這個「德國式政府」抱有期待,雖時不時有解體傳聞,兩黨的領導人總是予以否認,薩爾維尼甚至將「五年」(一屆議會任期)、「十年」的「穩定政府」掛在嘴邊。

2018年8月,意大利北部熱那亞的莫蘭迪大橋垮塌,上台僅兩個多月的聯合政府乘勝追擊,處理迅速,且先聲奪人,佔領道德和輿論高地,收穫成立以來的最高支持率。然而,隨着政策立法開展,雙方的分歧逐步加大,從單一税制改革、公民最低收入保障政策,到意北方部分大區自治,乃至民生領域,雙方的態度南轅北轍,有時還公開針鋒相對。

其實,兩黨在最初談判組閣的過程中,簽訂了厚達57頁的《變革政府協議》(Contract for the Government of Change)。協議規定,如在實際行動中雙方出現理解和適用偏差,應以誠信原則和真誠態度儘快解決,但假如分歧繼續存在,則需要召集調解委員會。然而,意大利「政績」網指出,儘管在這屆政府運作期間分歧多多,調解委員會一次也沒起過作用,雙方的矛盾日益顯化。

「這是個一直說『不』的政府,而我們需要一個說』是』的高效政府,」薩爾維尼在發難後多次發表講話,反覆強調這一點。但事實果真如此嗎?不全然。由於民調翻轉,近幾個月來,五星運動方面幾乎都在避免衝突。8月5日,薩爾維尼將自己力推的新版安全法案綁定內閣信任票,從而得以加速順利通過。儘管該法案因反移民傾向、罔顧國際法而飽受批評,一些五星運動議員即便持不同意見,但為了聯合政府的延續,最終也沒有投下反對票。今年三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意大利,意大利總理孔特和副總理兼經濟發展、勞動與社會政策部長迪馬約(Luigi di Maio)積極推進簽署共建「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薩爾維尼則避走外地,還批評此舉可能威脅國家安全,但沒有強烈反對。

在歐洲層面,令薩爾維尼大為火光的是五星運動對歐盟委員會主席選舉的相反立場。7月16日,德國前國防部長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以9票的微弱過半優勢,當選為新一任歐委會主席。對此人選,聯盟黨持反對意見,並指責五星運動的贊成票是馮德萊恩闖關成功的關鍵。不過,事件並未升級為危機。

直接激化矛盾的,是意大利都靈至法國里昂之間的高鐵項目工程。由於政府內部無法達成一致,去年該項目就被叫停。這個高鐵項目直接觸及到兩黨的核心利益:對五星運動而言,環保主義是其最重要的政治主張之一,在支持者大量流失的背景下,五星運動在這一點上退無可退;而對於標榜重商主義、從意大利北部發跡的聯盟黨而言,意法高鐵卻勢在必行。8月7日,議會審議關於高鐵項目的動議案,五星運動和聯盟黨互投反對票,徹底攤牌。8日,薩爾維尼面見總理孔特,稱不能接受內部爭論不休的政府,要求儘早大選,「交由意大利人民決定」。

意副總理兼內政部長、聯盟黨黨首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

意副總理兼內政部長、聯盟黨黨首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攝:Alberto Pizzoli/AFP via Getty Images

薩爾維尼的「閃電戰」策略

由諮詢調查公司Winpoll和《24小時太陽報》(Il Sole 24 Ore)共同發起的最新民調顯示,此番「逼宮」過後,聯盟黨的支持率下降了約5個百分點,58%的人對薩爾維尼個人的信任度下降。不過,無論在公在私,薩爾維尼似乎都做了當下的「最佳選擇」——速戰速決。

首先,民意不等人。八月的民調顯示,薩爾維尼領導的聯盟黨是當前意大利最受歡迎的黨派,支持率最高位達到38.9%。該國現行的選舉法規定,大選得票率超過40%的政黨或政黨聯盟可獲得議席多數獎勵。乘着這股勁風,聯盟黨有望單獨組閣。抑或即便沒這麼如意,聯合其他右翼黨派,也能獲得組閣權,薩爾維尼將順理成章地成為其中的主宰。考慮到意大利民眾的搖擺性和未來的不確定因素,越早行動成功率越高——「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

其次,薩爾維尼等這個機會已經很久了。中左翼雜誌《意式咖啡》(L』Espresso)曾嘲諷聯盟黨從結盟那天起就想着奪權,這一點是否為真人們無從知曉,但他分離心的顯現並非一朝一夕。去年上台參與執政以來,除了日常公務和接受採訪,薩爾維尼每月都有助選或集會活動,競選狀態幾乎「從未下線」。從去年開始,陸陸續續的地方選舉中,聯盟黨主導的中右翼攻城掠地,贏下包括原本屬於五星運動和民主黨「鐵盤」的中部和南部地區。今年五月,聯盟黨更在歐洲議會選舉中大獲全勝,獲得意大利34%的選票,風頭一時無兩。

除了民調支持外,對薩爾維尼個人而言,這場逼宮還有不少好處。「他擔心一系列事情,」路易斯大學研究員阿馬蒂奧·維切裏(Maria Giulia Amadio Viceré)表示,「其中一項是12月面臨的聯盟黨是否接受俄羅斯政治獻金的調查與質詢。」除此之外,近期薩爾維尼被指公器私用,讓其16歲的兒子穿上急救衣和一名警察坐上專用水上摩托兜風,同樣被反對黨咬得很緊。

成也「馬泰奧」,敗也「馬泰奧」

可是,薩爾維尼還是過於樂觀,低估了五星運動和民主黨的合作意願。

「他(薩爾維尼)什麼也決定不了。」包括總理孔特在內的多名高官從此次危機一開始就無情地指出這一點。的確,雖然坐擁最高支持率,但目前的議會版圖並非聯盟黨甚或他所能聯合的右翼黨團說了算。其次,內閣的改組和請辭在於總理,解散議會的權力屬於總統,作為副總理和內政部長,除了叫嚷「把權力回歸人民」、要挾上街遊行以外,在體制框架內可做的實在有限。

「本來就對制度無感,如今更是失了分寸,」前總理、在野民主黨的重要人物倫齊(Matteo Renzi)在接受《晚郵報》採訪時如此評價薩爾維尼。倫齊和薩爾維尼的名字都是「馬泰奧」(Matteo),由於從政經歷相似,意大利媒體樂於將兩人並列比較,但兩人在政壇上水火不容是出了名的。

低調多時的左派「馬泰奧」在採訪中給了極右翼「馬泰奧」一個「回馬槍」:倫齊正式提出倡議,要在聯合政府難以為繼的關頭組建「制度型內閣」,也就是有意填補聯盟黨退出留下的真空。鑑於倫齊在民主黨的強大影響力,這一言論,無異於向「千年政敵」五星運動伸出橄欖枝。

當然,民主黨和五星運動都有自身的考量。面對目前24%左右的支持率,中左翼的領頭羊民主黨雖可能比去年情況好些,但基本沒有勝算;支持率大幅下滑至16.6%的五星運動面對大選更是毫無招架之力。另外,就選民基礎而言,五星運動與民主黨在税收、勞動僱傭、歐盟、歐元等多個議題立場較為接近。可以說,雙方具備一定的合作基礎。

五星運動的前經濟顧問、意大利比薩聖安娜大學經濟學教授喬萬尼·多希(Giovanni Dosi)在接受雜誌《意式咖啡》採訪時提出,五星運動和民主黨聯手的目的之一是防範和應對薩爾維尼及聯盟黨。他們的緊急要務有兩個:「第一個關乎政治特性,因為薩爾維尼的專制主義和仇外心理正是新法西斯主義的具體表現;另一個是經濟方面的——聯盟黨煽動起窮人的社會不滿情緒,卻最終補貼富人。」

2019年8月20日,意大利總理孔特在意大利羅馬的參議院,旁邊是薩爾維尼。

2019年8月20日,意大利總理孔特在意大利羅馬的參議院,旁邊是薩爾維尼。攝:Alessandra Benedetti/Corbis via Getty Images

民粹主義的「失敗」?

前總理倫齊在20日的議會辯論中高呼,這是「民粹主義實踐的失敗」,「競選時表現突出,但實際操作不盡人意。」

是否「失敗」不好說,但在意大利,確可視作一次民粹主義的「退潮」。「五星運動未能適應管理角色,」卡塔尼亞大學政治學教授薩拉·真蒂勒(Sara Gentile)長期觀察和研究民粹運動,她評論說:「原本比較弱小的盟友(聯盟黨)一旦入閣,就佔據優勢,擊垮五星運動。」真蒂勒認為,民粹主義的五星運動具有局限性,一直以來未能通過制度化發展壯大。

另一方面,「逼宮」失敗的薩爾維尼下野,也可能意味着夾帶主權主義的民粹力量正湧向另一個「高潮」。「製造政府危機」的「罪名」在短期內對聯盟黨會有負面影響,但其進入反對黨「舒適區」,依然可以繼續借助宣傳造勢,迎合普通民眾訴求,進一步打造「重商」、「親民」、「意大利優先」的形象,伺機東山再起。「我可以向意大利人民保證,無論以何種角色,是否在部長的位置上,我們聯盟黨將繼續戰鬥」,薩爾維尼在接受「今夜意大利」(Stasera Italia)欄目採訪時強硬表態。更令人擔心的是,右翼民粹主義與有新法西斯主義淵源的意大利兄弟黨(Fratelli d‘ Italia)關係密切,後者同樣擅長以「人民」的名義推銷「本土主義」,收穫越來越多的支持者。面對質疑,薩爾維尼沒有直接回應:「我們大概是絕無僅有的、渴望選舉的潛在法西斯主義者吧?」然而,回顧歷史,誰又敢說,獨裁者不是通過民主方式獲取權力的呢?

真蒂勒教授分析說,民粹主義仍在成長,即便在荷蘭、奧地利和北歐國家都沒能倖免,未來它們將通過調整策略和盟友取得突破,「因此,我們需要在各個國家乃至在歐盟層面有意識地築起堅強的『防波堤』。」

五星運動-民主黨聯盟:未來面臨更大考驗

意大利議會新的多數派產生,並不意味着五星運動與較温和的民主黨能更加「順風順水」。

首先,他們面臨的是民主代表性的質疑。「這是對意大利人民的蔑視,大家很快就會問為什麼不直接提前大選。」薩爾維尼在總統再度授權孔特組建五星運動-民主黨聯合政府後猛烈發出抨擊。這是氣話,卻也有一定道理:依託去年大選獲得的議席數目與當前的民意有了相當的差距。再往深一層想,聯盟黨之所以能從一個支持率僅為4%的小黨壯大至今,主打的旗號正是反移民、降税收。雖然不免民族主義,但至少反映了意大利人在相關議題上的關注與憂慮。新內閣能否提供更好的解決方案,回應國內外訴求,進而使民眾重拾信心,任重而道遠。

其二,無論是五星運動還是民主黨,由於長期對抗,彼此敵意難消,各自內部對聯合組閣存有疑慮,將來的共事也困難重重。28日,民主黨重要人物之一、前經濟發展部部長卡倫達(Carlo Calenda)在雙方達成合作意向後宣布退黨,原因是兩黨「價值觀全然不同」。另外,即便最後確定合作,五星運動方面也需要說服其成員,並通過網絡平台投票,才能正式施行。由於兩黨的差異性,預計在此後的施政中,雙方分歧的彌合極為困難。民調顯示,超過半數的意大利人並不看好兩黨合作,認為聯盟僅可能持續數月。

此外,雖然各黨派都有其說辭,但這次聯姻多少有些阻擊更受歡迎的右翼接近最高權力的意味。為消除這種不良的印象,新政府必須憑實力說話。就目前而言,除了政治綱領和主張的分歧外,還存在政府過渡、清理舊賬的問題。「新的合作或將開啟意大利政治的新階段,影響甚至能到達地方層面。如果合作紮實穩健,得到民眾愛戴,未來回歸『左右』政治也並非不可能,」意大利《24小時太陽報》評論道,「選民是善變的。」

(姚楊,旅意媒體人)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姚楊 意大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