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評論

馮崇義:從留澳中國學生的語言暴力,看兩種價值體系的碰撞

中國留學生群體中的「小粉紅」可悲可歎,是因為他們畫地為牢,完全浪費留學海外的寶貴機會。


2019年8月18日,澳洲悉尼市區貝爾莫公園(Belmore Park)舉行反逃犯修例集會。 攝:Brook Mitchell/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8日,澳洲悉尼市區貝爾莫公園(Belmore Park)舉行反逃犯修例集會。 攝:Brook Mitchell/Getty Images

2019年3月以來,香港民眾捍衞自由和法治、爭取人權和民主的社會運動,波瀾壯闊、高潮迭起。這一運動的起點和初衷是抵制香港政府修訂《逃犯條例》、防止香港政府將無辜港人送到法治缺失的中國內地審判,因而被稱為「 反送中運動」。這一運動已經發展為全民運動,除了學生和普通市民,教師、律師、法官、新聞界、商界和公務員等各個社會階層都廣泛參加。上街示威人數最多時超過200萬,超過香港總人口的四分之一。各界港人眾捍衞自由、追求民主的激情和執著,連同他們在運動中堅守「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的定力和情懷,令世人歎為觀止。

但是,從2019年7月下旬開始,世界各地的中國留學生發起反對港人示威的「愛國示威」,甚至挑起肢體衝突,顯得相當另類。特別是悉尼、墨爾本、阿德萊德等澳洲各大城市的中國留學生,在8月16-17日兩天大舉出動,對和平集會的香港學生齊聲高呼不堪入耳的加強版國罵「CNMB」,使那些稍有羞恥之心的中國人感到至為尷尬、無地自容。而且,這一醜陋表演過社交媒體迅速傳遍全球,也使世人對中國留學生「刮目相看」。

一百多年前,中國留學生將現代文明帶回中國;一百多年後,中國留學生把野蠻與卑劣撒到世界。在瞠目結舌之餘,值得我們深入思考的是,本應走在世界文明前沿的中國留學生,何以會如此野蠻卑劣?何以會有這麼多與世界文明準則格格不入的言行?

一百多年前,中國留學生將現代文明帶回中國;一百多年後,中國留學生把野蠻與卑劣撒到世界。

「小粉紅」的精神世界

作為在澳洲任教的華人學者,我的總體判斷是,當下中國留學生群體中這些特別扎眼的「小粉紅」,是中共黨國劣質教育的犧牲品,既可憐可悲,也可惡可恨。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馮崇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