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香港之路」:港鐵三綫市民手拉手成人鏈 黑夜中照亮獅子山

「無大台」之下,這場龐大的活動如何實現?我們採訪了活動組織者,現場參與的大人和中學生。


尖沙咀星光大道。 攝:林振東/端傳媒
尖沙咀星光大道。 攝:林振東/端傳媒

反修例運動再迎新一場大型行動。今晚(23日)有大批市民響應網民號召,在港鐵的港島、觀塘、荃灣線各站外手拉手組成漫長的「人鏈」,效法1989年「波羅的海之路」,冀沿39個港鐵站組成約45公里長的人鏈。人潮按照網上計劃,從夜晚7點左右開始在各站聚集,8點左右形成人鏈,大約9點開始「流水式」散去。期間一度有過百名市民登上獅子山頂,以手電筒、電話亮燈,黑夜中照亮獅子山輪廓;多區手拉手的市民又高呼「香港人加油」等口號,並合唱《光輝歲月》、《海闊天空》及《問誰未發聲》等歌曲。

港鐵方面,繼香港機場之後,港鐵於今日亦向法庭申請臨時禁止令,並在晚上7時許於地鐵站內廣播,表示9時將關閉葵芳站。港鐵同時發出新聞稿,譴責近日示威人士行為不負責任,包括昨晚(22日)在葵芳站破壞入閘機、塗污車站等,又指未來一旦車站發生打鬥、破壞、暴力行為,或出現緊急情況,來往相關車站的列車服務有可能即時停止,車站有可能不作事先通知下關閉。

中環畢打街。
中環畢打街。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銅鑼灣波斯富街行人天橋。
銅鑼灣波斯富街行人天橋。攝:陳焯煇/端傳媒
黃大仙龍翔道。
黃大仙龍翔道。攝:林振東/端傳媒

人鏈望能團結市民 引國際關注

30年前,1989年8月23日,與香港遙隔約8000公里的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和立陶宛三國約200萬人民,手拉起手築成跨國長600多公里的「波羅的海之路」,成為本次「香港之路」所效法的對象。按網上計劃,人鏈將分成三段,包括「港島線」由筲箕灣至堅尼地城(約13公里)、「荃灣線」由黃埔至荃灣(約13公里)、「觀塘線」由石峽尾至油塘(約12公里)。

晚上7點左右,三個路線的港鐵站外已開始有市民聚集。「香港之路」籌備人之一Tom(化名)對端傳媒表示,舉辦「香港之路」原因在於想不分「勇武」、「和理非」等不同群體,團結同樣爭取五大訴求的香港人。此外,他認為受「波羅的海之路」所啟發的「香港之路」,能吸引外國媒體聚焦香港,將反修例運動宣揚出去。愛沙尼亞前總統易維斯( Toomas Henrik Ilves )在「香港之路」消息發佈後,亦發臉書帖文表示關注。

Tom進一步解釋,當他們考慮什麼路線能代表到香港時,腦海自然浮現到港鐵,而選港島、觀塘、荃灣綫3條路綫,是希望能喻意當年築起「波羅的海之路」的三個國家。他強調「香港之路」是「唔出馬路,唔塞通道,手牽手企喺行人路」(不出馬路,不阻塞通道,手牽手站在人行道上)。

尖沙咀太空館外。
尖沙咀太空館外。攝:林振東/端傳媒
終審法院外。
終審法院外。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中環遮打花園。
中環遮打花園。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銅鑼灣波斯富街。
銅鑼灣波斯富街。攝:陳焯煇/端傳媒

Tom坦言,籌備活動面對兩方面的困難,第一方面是,反修例運動以來,抗爭者大多希望秉承「無大台」的原則,所以當他們一開始在「連登」討論區找志同道合的同伴,再在Telegram群組討論執行細節時,都難以預計「香港之路」在其他媒體以至現實層面,會引起一般大眾何種反應。而另一方面是,現時香港彌漫白色恐怖,有機會令市民因擔心人身安全,而對到北角一帶參與行動感到卻步。Tom 表示,因此他們今晚7時先在炮台山及鰂魚涌的港鐵站集合,再一同走到北角站,表達「香港人係唔會驚佢哋(惡勢力)」。

黑夜中照亮獅子山輪廓

今天晚上約7點開始,尖沙咀、銅鑼灣、太古廣場、西營盤及荃灣站外均開始出現人潮,現場各年齡層市民都有,有人手持不同語言的標語,亦有部分市民戴上口罩,他們在人行路邊一字排開,站著等待行動開始。

7點15分左右,銅鑼灣、西營盤、黃大仙等各站外的人群均有人開始手拉手。人鏈沒有阻塞馬路。

7點30分左右,銅鑼灣牽手市民已包圍維園足球場,並亮起手機燈。有市民互相傳遞口罩、蚊怕水,也有人派發飯團。而黃大仙則有市民開始沿天馬苑上去獅子山。

8點左右,太古廣場外「人鏈」向中環方向延伸。有市民拉小提琴演奏《問誰未發聲》。而尖沙咀星光大道則有市民合唱《海闊天空》,現場群眾高呼「香港人加油」。獅子山上已有市民開始以手電筒及電話亮燈,在黑夜中照亮山的輪廓。

黃大仙龍翔道。
黃大仙龍翔道。攝:林振東/端傳媒
尖沙咀彌敦道。
尖沙咀彌敦道。攝:林振東/端傳媒
尖沙咀星光大道。
尖沙咀星光大道。攝:林振東/端傳媒

9點左右,人鏈開始以手掩住右眼,以聲援8月11日尖沙咀清場中懷疑被警方以布袋彈重創右眼的少女。

參與中學生:「這是在爭取自己的未來」

來自石塘咀的街坊黃先生,今晚在西營盤的人鏈現場,他向端傳媒表示,自己近日幫手派宣傳單張,也會從網上找來警察涉嫌濫權或林鄭記者會的新聞片段,向朋友借來器材,在社區播放影片。反送中運動以來,他主要參與遊行活動,在示威現場則往往站在後排,想要保護前線示威者。儘管不在前線,黃先生也吃了不少催淚煙。721上環清場時,黃先生站在天橋,吸到遠處飄來的催淚煙,他表示之後十天自己都腸胃不適。他發現催淚彈的後遺症會帶來長期影響,決定和朋友一起籌錢,捐保護性的物資給前線示威者。時隔一周,728上環清場,約11點半,他在上環地鐵口附近,看到示威者已經準備離開,警察卻在地鐵口釋放催淚彈,他感到憤怒與不解,「好像當人不是人。」

面對近日事態,黃先生表示自己對民意仍有信心,認為今晚的活動正是凝聚民意的時刻。「民意還是很足夠,但要有些方法彰顯到民意。如果不用衝擊或暴力的手法,還是有方法還是能凝聚民心。」

銅鑼灣東角道。
銅鑼灣東角道。攝:陳焯煇/端傳媒
中環德輔道中。
中環德輔道中。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黃先生認為,現在最重要的訴求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和爭取雙普選。長遠來看,「市民能不能繼續贏返香港,最重要是雙普選。這次運動如果有獨立調查委員會,我想無人不會認同。」他曾參與2014年反新界東北運動,被拉上警車、被警察毆打,向警察投訴課投訴無果,故他對監警會失去信心,認為一定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黃先生又認為政府幾乎不可能再改變態度,「她(林鄭月娥)只退了半步,也不想退一整步。現在要看哪一邊比較挨得住。」

今年16歲、準備升中六的中學生Clark今天也參與「香港之路」,他算是最早參與到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的一群。他從2月開始關注新聞,4月18日參與了第二次反送中運動遊行。Clark修讀商科,讀過會計科目,他當時找來《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進行分析,認為若條例通過,會令外國人不敢來香港投資,也會令香港的自由度受損。

Clark曾參與過幾次中學交流團,多是去廣州、深圳的中學,與當地學生交流。他稱之前對中國沒有太多感受,只覺得中國有時候「好會吹」。他說自己生活在建制家庭,父親「深藍」,小時候被父親洗腦甚深。12歲的時候,佔中爆發,他在9月開始了解何為真普選,開始關注社會與政治議題,走上社運之路。傘運結束後,本土派出現在公眾視線中,Clark當時認為本土派是在「搞事」,對要參選立法會的梁天琦,做出令自己無法進入立法會的事情感到不解。但現在回想起來,似乎更能理解本土派的想法了。

獅子山頂。
獅子山頂。攝:林振東/端傳媒

Clark認為自己是偏向勇武派的「和理非」,有時在示威現場都會站在前線,但懂得靈活轉場。他在6月就買了全套裝備,當時父親只警告他不要太過火;到了七月,父親直接沒收他的零花錢,至8月時他只好「扮成建制派」,才獲得一些財務自由。

整個暑假,Clark都投入到反修例運動中。昨天(22日)在愛丁堡的中學生集會,Clark也有參與,在大會堂幫手設置連儂牆。昨天下午在現場一見到警察,Clark擔心有事發生,趕忙回家帶齊裝備。他笑言自己現在「背口罩型號熟過唐詩」。

今晚他一早來到西營盤「人鏈」現場,帶頭喊口號「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及「黑警還眼」等。對於為何要投身社運,Clark回答:「這是在爭取自己的未來。」

香港 逃犯條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