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逃犯條例

沙田反修例遊行後,警方大規模進入商場清場,警民爆發衝突多人被捕

醫管局表示事件中有28人受傷,其中兩人情況危殆、4人嚴重,綜合傳媒報道,有被制服的市民遭挖眼,亦有人被警員180度扭傷手腕;而警方則表示有10名警員受傷,其中一人被咬斷一截手指。


2019年7月15日,大批警員進入商場與示威者在新城市廣場短兵相接,雙方發生流血衝突。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15日,大批警員進入商場與示威者在新城市廣場短兵相接,雙方發生流血衝突。 攝:林振東/端傳媒

(本文最新更新時間為7月15日 15:00)

香港反修例運動遍地開花,逐漸轉化為地區行動,網民今日(7月14日)在位於香港新界的沙田區舉行遊行,遊行人士眾多,下午約4點,遊行隊頭抵達沙田商場希爾頓中心,而隊尾仍滯留大圍翠田街足球場,人龍延蔓至少1.9公里,直至晚上5時,隊尾仍未離開足球場。晚上約7點45分,大會宣布遊行人數為11.5萬人,而警方則宣布人數為2.8萬。

遊行和平進行,結束後示威人士並未散去,警民一度對峙,延至晚上約9時,警方開展清場行動,示威者被追趕至新城市廣場後,警方封鎖新城市廣場,同時形成人鏈封鎖商場連接的沙田火車站,警民一度爆發強烈衝突。

截至15日11 時半,據醫管局數字,事件中有28人受傷,仍有 7 名傷者留醫,4人在威爾斯留醫,其餘則在那打素醫院留醫。早前情況危殆的兩名男傷者,當中一人情況轉為嚴重,另一人已轉為穩定。

新城市廣場的警民衝突後,地上留下血漬。
新城市廣場的警民衝突後,地上留下血漬。攝:林振東/端傳媒

14日晚23:24分,新城市廣場透過Facebook專頁表示,新城市廣場澄清商場並沒有報警,亦沒有求警協助;同時指出,由面向沙田大會堂的新城市廣場地面出入口,至三樓通往沙田港鐵站出入口的通道,均為24小時公共通道,必須開放予所有人士。

另外,警方表示有10名警員受傷,其中一人被咬斷一截手指;亦有警員的手指被扭至骨裂。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凌晨到醫院探望受傷警員後表示,對暴力行為予以最強烈譴責,強調會全力調查,追究到底。香港政府發言人亦對違法行為予以強烈譴責,強調社會絕不容忍暴力行為。

斷指事件其後在中國內地微信公眾號廣為流傳。根據端傳媒攝影記者現場拍攝的照片以及其他傳媒的照片,一名戴黑色口罩、白色上衣和紅色襪的男子用黑色雨傘打一名警察,其後他被一群警察包圍和追趕;根據網絡照片,這名白色上衣的男子被警察制服後,一名藍衣藍褲的警察的手指插入了白衣男子的眼睛,而於此同時,白衣男子咬住了藍衣警員的上一隻手指。而在隨後的傳媒照片中,一名藍衣藍褲的警察被拍攝到其中一隻手指血肉模糊。

事件發生後,Facebook專頁「向香港警察致敬」上傳一張斷指照片,並寫上「至少有兩名警察斷指......」,其後被發現該斷指照片為2015年一宗台灣新聞的照片,而且並非有兩名警員斷指,該專頁其後刪除帖文,但該來自台灣新聞的照片目前仍在內地微信廣泛流傳。另外,2015年的台灣新聞的標題為「兩男吵架又動口,咬斷手指幸接回」,昨日能正常看到,但目前連結已經無法正常查看

警察與示威者在新城市廣場發生衝突。
警察與示威者在新城市廣場發生衝突。 攝:林振東/端傳媒
警察與示威者在新城市廣場發生衝突。
警察與示威者在新城市廣場發生衝突。攝:林振東/端傳媒
警察與示威者在新城市廣場發生衝突。
警察與示威者在新城市廣場發生衝突。攝:林振東/端傳媒

14日晚上:警方大規模進入新城市商場清場

約晚上9時,警方開始從三方面向聚集在沙田鄉事會路的群眾推進,群眾不斷向後退,有在場的立法會議員以擴音器詢問警方,要求警方指示未被封鎖的離開路徑,讓大家安全離開,但要求未獲回應。

大批示威者其後從未設有警方防線的沙田中心前往新城市廣場,部分人欲乘搭港鐵離開,大批防暴警察其後追進新城市廣場。

在新城市廣場,警察不斷推進和揮動警棍,又制服多名人士。在廣場中庭,發生多場打鬥,示威者以拳頭、雨傘及木棍等攻擊警員,有人從高位向警員投擲異物,警察以警棍和盾牌還擊。期間,有示威者上衣被警察完全撕破,後被其他人救走;有示威者圍毆一名倒地的警察,有記者上前阻止;有警察向媒體展示手指傷勢,多間媒體報稱警員斷指。已絕食11天、73歲的金鐘絕食者陳伯期間一度走到防暴警察防線前面,跪下要求警方後退。

警察不斷推進和揮動警棍。
警察不斷推進和揮動警棍。攝:林振東/端傳媒
 警察與示威者在新城市廣場發生衝突,警方向示威者噴發胡椒噴霧。
警察與示威者在新城市廣場發生衝突,警方向示威者噴發胡椒噴霧。攝:林振東/端傳媒
社工陳虹秀阻止警方前進。
社工陳虹秀阻止警方前進。攝:林振東/端傳媒

端傳媒記者當時在場所見,不少警員並未展示委任證,只有部份警員身上有警員編號。

延至10時許,防暴警察慢慢撤出新城市廣場,同時,不少民眾自新城市廣場往港鐵站乘車離開,新城市廣場內遺下大量雨傘水瓶等雜物,地上亦有血跡。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在現場接受傳媒訪問指出,巿民早已希望經新城巿廣場進入沙田站乘搭港鐵,完全不理解警方以甚麼基礎、判斷進入新城巿廣場,驅趕離開中的人群,警方大規模進入是製造恐慌。

大約10點22分,在港鐵沙田站月台上,有民眾以身軀阻擋車門關閉,希望讓更多人趕上列車。由於早前港鐵曾發出告示,表示列車將不停沙田站,有民眾擔心這會是最後一班離開沙田的列車,所以阻止列車駛出。擾攘多時,港鐵職員到場調停,並表示稍後還會有列車進站,然後以人手方式逐一把車門關上,讓列車得以駛離。

已絕食11天、73歲的金鐘絕食者陳伯期間一度走到防暴警察防線前面,跪下要求警方後退。
已絕食11天、73歲的金鐘絕食者陳伯期間一度走到防暴警察防線前面,跪下要求警方後退。攝:林振東/端傳媒

14日晚:警方於擁有不反對通知書的沙田大會堂外拘捕33人

在14日晚上10時許,警方在沙田大會堂附近截查多人,並拘捕當中16男17女。而根據昨日發起者獲得的不反對通知書,沙田大會堂在14日晚上7時至11時為合法集會地點。

此外,香港眾志表示其常委朱恩浩和成員廖偉濂在晚上大約9時45分在新城市廣場外的行人路上被拘捕。眾志表示其成員當時「二人正於示威現場的撤退路線和平離開,並無使用或威脅使用任何武力」,眾志同時表示,朱恩浩在被制服後遭警察180度扭傷手腕,廖偉濂則被警察腳踢嘴角、將其身軀撞至石壆,並多番出言恐嚇。

香港眾志成員廖偉濂在晚上大約9時45分在新城市廣場外的行人路上被拘捕。
香港眾志成員廖偉濂在晚上大約9時45分在新城市廣場外的行人路上被拘捕。 攝:林振東/端傳媒

7月14日的活動由社區組織「沙田一隅」和沙田區議員陳兆陽協助申請不反對通知書,警方所發出的不反對通知書涉及三個時段:一、 2:30-3:30在翠田街足球場集會;二、 3:30-19:00進行遊行;三、 19:00-23:00 的在沙田大會堂的集會。遊行完畢後,沙田一隅本來計畫將於晚上8時在沙田大會堂(俗稱「百步梯」)舉辦紀錄片《地厚天高》放映會,該紀錄片講述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的參政經歷,但由於傍晚開始的警民對峙,主辦方決定將取消放映,將沙田大會堂改為和平集會之地。

經過晚上的警民衝突後,沙田新城市廣場地面有不少雜物,如傘柄、頭盔、膠袋等。25歲的梁先生手執一個黑色袋在場收拾,他表示今日在沙田區工作,至10點放工時目擊新城市廣場場面混亂,有警員多次揮動警棍,呼籲市民離去,但他質疑在場人士根本不知道何處可以離開。

他以「堆在商場變成困獸鬥」形容對峙情況,並一度哽咽,又指自己亦曾參與過去幾次大型遊行,示威者經過多日抗爭,政府仍不讓步,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早日撤回修例,未必有這麼多人抗爭。

梁先生稱,估計地上部份雜物為示威者帶到現場,又指新城市廣場是私人地方,故示威者也有責任打掃,而由於他今日要上班,無法參與遊行,故協助清理雜物,「想出一分力,是好小的事」,「不要讓支持修例者覺得我們是暴徒」。

香港反修例運動遍地開花,逐漸轉化為地區行動,其中沙田區遊行,大會宣布遊行人數為11.5萬人,而警方則宣布人數為2.8萬。
香港反修例運動遍地開花,逐漸轉化為地區行動,其中沙田區遊行,大會宣布遊行人數為11.5萬人,而警方則宣布人數為2.8萬。攝:林振東/端傳媒

沙田區大遊行,人龍延蔓至少1.9千米

香港反修例運動遍地開花,逐漸轉化為地區行動,網民今日(7月14日)在位於香港新界的沙田區舉行遊行,遊行人士眾多,下午約4點,遊行隊頭抵達沙田商場希爾頓中心,而隊尾仍滯留大圍翠田街足球場,人龍延蔓至少1.9千米,直至晚上5時,隊尾仍未離開足球場。晚上約7點45分,大會宣布遊行人數為11.5萬人,而警方則宣布人數為2.8萬。

過往,香港絕大部分遊行在港島主幹道舉行,甚少在新界區舉行,今日是香港罕有龐大遊行隊伍經過沙田市中心的正街,正街雙向共三車道,路兩旁商場林立,包括新城市廣場、希爾頓中心、偉華中心、好運中心等,沿路有部份商鋪如常做生意,亦有部份商鋪拉閘關門。

沙田區大遊行。
沙田區大遊行。攝:林振東/端傳媒
遊行隊伍由大圍翠田街足球場出發。
遊行隊伍由大圍翠田街足球場出發。攝:林振東/端傳媒

大約下午5點,遊行隊頭抵達終點沙田巴士總站不久,在終點附近的源禾路和鄉事會路交界,部份示威者與警方對峙,示威者向警察扔雜物和橙色粉末,防暴警察發射胡椒噴霧,雙方一度衝突,其後示威者拉著中了胡椒噴霧的示威者退後,而警方亦退後。七點半過後,警民隨後雙方進一步後退,隔著沙燕橋持續對峙。

本次沙田遊行由社區組織「沙田一隅」和沙田區議員陳兆陽協助申請不反對通知書,警方所發出的不反對通知書涉及三個時段:一、 2:30-3:30在翠田街足球場集會;二、 3:30-19:00進行遊行;三、 19:00-23:00 的在沙田大會堂的集會。遊行完畢後,沙田一隅本來計畫將於晚上8時在沙田大會堂(俗稱「百步梯」)舉辦紀錄片《地厚天高》放映會,該紀錄片講述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的參政經歷,但由於警民對峙,主辦方決定將取消放映,將沙田大會堂改為和平集會之地。

沙田區大遊行,參加者舉起梁天琦紙牌。
沙田區大遊行,參加者舉起梁天琦紙牌。攝:林振東/端傳媒

警民對峙前線,議員、社工等呼籲警方後退

下午5點40分左右,警民之間在沙田源禾路對峙,警民雙方大約隔著50米。社工陳虹秀向前呼籲警方撤退,陳虹秀表示「只要你們散,其實市民就會散,他們只是遊行未結束,今晚還有放映會」。之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許智峰、朱凱迪等亦陸續到場,在警民之間調和。

而社運人士楊繼昌則在警察防線的前面席地而坐,他對現場傳媒表示,「現在的情況,示威者、年輕人一看到警察full gear(全副武裝),示威者一看到這樣就會放鐵馬,堆砌防線,我想警方指揮官不會經過這麼多日的街頭經驗,不會同樣採用一樣的政策,就是讓警察全副武裝站在示威者面前。我想可以採取一些努力,讓警民之間維持一段距離。」

示威者向警察扔雜物。
示威者向警察扔雜物。攝:林振東/端傳媒
防暴警察向示威者發射胡椒噴霧,雙方一度衝突。
防暴警察向示威者發射胡椒噴霧,雙方一度衝突。 攝:林振東/端傳媒
警民之間在沙田源禾路對峙,警民雙方大約隔著50米。
警民之間在沙田源禾路對峙,警民雙方大約隔著50米。攝:林振東/端傳媒
警民之間在沙田源禾路對峙,警民雙方大約隔著50米。
警民之間在沙田源禾路對峙,警民雙方大約隔著50米。 攝:林振東/端傳媒

楊繼昌表示自己有心理準備可能被捕,因此連口罩都不戴,「我希望告訴警方我不是來衝擊,市民只是希望和平示威。」

晚上6點11分左右,源禾路有示威者用藍色鐳射燈射向警方,警察警告,指有機會造成襲警。到6點35分左右,源禾路身穿藍色衣服的機動部門換成身穿綠色衣服的防暴警察,綠色服裝應為有防火功能的防暴裝。

端傳媒記者在現場觀察,部份身穿綠色衣服的防暴警察並無配戴委任證,立法會議員朱凱迪曾在現場用麥克風詢問警員為何沒有配戴證件,但警方沒有回覆。

另一邊,在沙田瀝源邨外面,防暴警察不斷推進防線,現場有傳媒問及一名外籍警司John Carroll 為何要進入瀝源邨,他表示因需要穿越沙田鄉事會路清場(Clear the crowd);記者追問,行動的法理基礎為何,他表示是警隊條例。

大約晚上8時30分開始,示威者在沙燕橋中段上三處聚集,而警方則把持沙燕橋兩端,同時在源禾路上設有防線,現場立法會議員指出,若示威者撤退,只能退到沙田大會堂方向。

示威者將地磚挖出來。
示威者將地磚挖出來。攝:林振東/端傳媒

遊行訴求:撤回修理和暴動定性,反DQ

遊行開始時,大會司儀在現場指,今次沙田遊行在除了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等訴求外,還包括反DQ及向沙田區議會施壓,因為曾在新界東立法會選舉中取消部份參選人資格的選舉主任在沙田政府合署工作。而沙田區議會曾以「與地區事務無關」為由,拒絕討論「反送中」議題,故望藉遊行向建制派施壓,希望在7月25日的會議容許討論相關議題。

遊行未起步,劉先生帶同一塊發泡膠版及Memo紙到場,製作「流動流儂牆」。他表示,早前曾以政黨義工身份,在沙田石門邨同樣製作「流動連儂牆」,讓社區居民表達意見,其後。他認為今日遊行人士亦需要有方法讓他們釋放情緒。他又指,曾保存過去的連儂牆,但一直少見市民署名留言,希望有一日大家可以自由自在在連儂牆上簽名。

即將升中一的12歲馬同學與朋友到場,他表示現居於沙田,過去未曾出席反修例的示威活動,因位置距離太遠,但因在新聞目睹昨日上水示威活動期間,警方使用過份武力,有年輕示威者跳橋仍被拘捕,故今日與家人後,決定到場遊行。

示威者與警方在源禾路和鄉事會路交界對峙數小時。
示威者與警方在源禾路和鄉事會路交界對峙數小時。攝:林振東/端傳媒

媽媽群自發辦街站,為遊行人士提供飲品

在遊行隊伍途徑的香港文化博物館外,有一群媽媽自發籌辦街站,為遊行人士提供涼茶、寶礦力、水及退熱貼等物資。

「我哋一班香港媽媽,陪大家行落去,撐落下。」負責統籌的媽媽Natalie對端傳媒表示,在反修例運動初期已建立一個討論社會問題的whatsapp群組,內有約40名來自不同地區的媽媽,早前群組討論時談及,她們參加遊行集會有一定的困難,所以希望嘗試以另一方式,在照顧小朋友時同時參加及支援社運。

她說,媽媽群曾經考慮煲湯予遊行人士,但擔心天氣炎熱,湯水容易變壞,故改為派發涼茶,早前曾在沙田連儂牆測試,效果不俗,所以在近一周內,在群組內自發籌款,購買相關物資,約花費8000元,預備約40桶涼茶、36箱寶礦力及18加侖飲用水供予遊行人士。

Natalie又說,明白有部份示威者的家人立場是「藍絲」(建制派支持者),但她作為媽媽,希望他們可以加油,「我們這班香港媽媽,是絕對支持他們。」

香港 逃犯條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