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逃犯條例

「光復上水」遊行後爆警民衝突 年輕人被追捕時驚慌跳橋 險生意外

在龍運街與新運街交界,一名推單車經過的中五學生稱自己因口頭批評警方而被警察推倒在地,腿部流血。


2019年7月13日晚上,大批防暴警察在上水清場。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13日晚上,大批防暴警察在上水清場。 攝:陳焯煇/端傳媒

香港昨日(7月13日)在位於新界北的上水區發起「光復上水」遊行,遊行和平進行,大約於下午4:50結束,主辦方公布遊行人數為三萬人。遊行結束後隨即爆發持續一個多小時的警民衝突,期間多名示威者和記者受傷,其中一名示威者頭部受傷,大量流血。

緊張衝突過後,防暴警察一度撤離現場。傍晚約7時部份示威者在上水火車站附近集結,而部份示威者則走入內街,在龍琛路,示威者包圍並滋擾兩間藥房,也有示威者呼籲不要滋擾店鋪。

自晚上約8時開始,示威者陸續離開現場,與此同時,大批防暴警察出現,開始在通往上水廣場附近的天橋上驅散示威者。有示威者在天橋上被警方前後夾攻,驚慌之下嘗試跳橋逃生,幸好被救回;而在龍運街與新運街交界,一名騎單車路過的中五學生稱自己因口頭批評警方而被警察推倒在地,腿部流血。

截至13日晚上9點半,就今日的北區人群聚集,醫管局統計,有15名男性送院,情況穩定。

一名年輕人半身懸在空中,旁邊的兩名防暴警察和一名電視台攝影師合力將年輕人拉上來。
一名年輕人半身懸在空中,旁邊的兩名防暴警察和一名電視台攝影師合力將年輕人拉上來。攝:鄭佩珊/端傳媒
2019年7月14日晚上,警方在上水清場。
2019年7月14日晚上,警方在上水清場。攝:林振東/端傳媒

年輕示威者跳橋避警察,被警察和電視台攝影師合力救回

晚上約8點多,現場目擊者表示,先有一名白衫警察衝入上水廣場,用警棍隨機打人,隨後又出來,跑向警察防線,衝過去想抓一個年輕人。在天橋上,這個年輕人後方是警察防線,前方是衝過來的白衫警察,表現驚慌,隨即衝向天橋的圍欄邊,整個人跨過去,半個人懸在空中,旁邊的兩名防暴警察和一名電視台攝影師合力將年輕人拉上來。這名年輕人被救上來之後,隨即被警方拘捕。

立法會議員尹兆堅對多家媒體表示,該名年輕人曾經在上水廣場內被白衫警察按倒,後來掙脫,衝出天橋後可能因見到又有警察防線,因此準備翻身跳橋。

在天橋上,尹兆堅隨後向前與警察理論,表示白衫警察險些「搞出人命」,理論期間被一名督察用警棍打中額頭,額頭腫起,尹兆堅強調會到北區醫院驗傷追究。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隨後亦在Facebook發帖表示,「警察一輪衝擊後,本以為他們已撤退,市民也決定8pm撤退,明天再見。同時,大批警察開始清場,其實市民早已行往火車站慢慢離開。沒想到大批警察衝上天橋,並往上水廣場方向,突然衝入上水廣場追捕一名穿白衫的年青人,之後轉追另一名穿黑衫的年青人,那名年青人受驚下衝出上水廣場玻璃門,並走向旁邊天橋,但因被警察繼續追出去,警察亦不讓同工及記者靠近,年青人無路可走,在同工眼前跳出天橋,警察和記者及時在天橋外捉緊,從欄外拉他返回天橋。」文章最後拷問:「究竟一位年青人要受多大驚嚇才會不理死活跳出天橋?」

另外,在天橋下的龍運街和新運街交界,正讀中五的沈同學推單車路過,被警方衝上前撲倒,腿部流血受傷。沈同學對現場傳媒表示,自己今日並無參與遊行和示威,只是晚上外出準備食飯,在路上對警方說了一句:「如果政府是不義的,你們就是在維護不義的政權。」警方隨即衝過來撲倒他,沈同學表示感覺「匪夷所思」,不明白「為何警方這麼敏感」。

2019年7月13日晚上,防暴警察在上水清場。
2019年7月13日晚上,防暴警察在上水清場。攝:林振東/端傳媒

傍晚警民衝突,多名示威者、記者受傷

上水警民衝突始於7月13日約下午5時,在靠近上水廣場、位於龍琛路和新發街交界的人行天橋上,部份機動部隊警員被示威者包圍,雙方對峙,警方在沒有警示之下,發射胡椒噴霧。而在天橋下亦不斷有警民衝突,警方揮動警棍驅趕和打示威者,示威者亦向警方投擲雜物。根據《蘋果日報》現場直播,有警察扯下示威者口罩,再噴射胡椒噴霧,現場示威者大叫「黑警、黑警」。

根據香港01等媒體報導,最初示威者不滿警員對一名身分不明、挑釁遊行人士的男子不作拘捕,但雙方較克制,其後有沒有配戴委任證的警員截查年輕人,市民多次要求警察出示委任證不果,引起示威者不滿,其後眾人包圍機動部門警察。

自5:30開始,現場警察開始換上防暴裝備,手持盾牌。部份示威者佔領新運路和智昌路交界。在新運路,警民隔著一段距離對峙,警民之間有身穿螢光背心的記者和攝影師。

約5:45,氣氛持續緊張,警方用麥克風廣播宣布示威者正在「參與的是非法集結」,呼籲記者「注意自身安全」,並呼籲示威者立即離開,否則警方將可能使用武力和作出拘捕,部份示威者則開始用鐵馬佔路。

2019年7月13日,警方驅散上水新運路一帶的示威者。
2019年7月13日,警方驅散上水新運路一帶的示威者。攝:陳焯煇/端傳媒

約下午 5:55,所有防暴警察突然向前衝,跨過鐵馬,推進防線,並向示威者多次發射胡椒噴霧,有記者跌倒受傷,端傳媒攝影記者雙眼亦中胡椒噴霧,多名示威者受傷,另外有一名相信是示威者的男子頭部疑似被警棍打中,大量流血,倒臥地面,並接受急救。現場示威者呼籲傳媒拍攝倒臥男子,而警察則對呼籲傳媒不要向前,呼籲記者「不要超過我」。另有一名示威者面部被胡椒噴霧射中,出現強烈過敏反應。

2019年7月13日,警方驅散上水新運路一帶的示威者。
2019年7月13日,警方驅散上水新運路一帶的示威者。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13日,警方以胡椒噴霧驅散上水新運路一帶的示威者。
2019年7月13日,警方以胡椒噴霧驅散上水新運路一帶的示威者。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13日,警方驅散上水新運路一帶的示威者,期間發生衝突。
2019年7月13日,警方驅散上水新運路一帶的示威者,期間發生衝突。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13日,警方以胡椒噴霧驅散上水新運路一帶的示威者。
2019年7月13日,警方以胡椒噴霧驅散上水新運路一帶的示威者。攝:陳焯煇/端傳媒

衝突過後,示威者在上水大叫「我要買奶粉」,包圍藥房

約6:30過後,防暴警察撤離現場,而示威者經過一番商討後,部份留守上水火車站附近集結,部份則走入較多店鋪的上水內街,同時大叫「我要買奶粉」。

在龍琛街,部份示威者包圍了兩間藥房,將其貨品扔回商鋪內,同時大力拍打鐵閘,現場氣氛緊張,亦有示威者呼籲「不要扔東西」以及不要滋擾店鋪。兩間藥房其後拉上鐵閘,示威者繼續拍打鐵閘,部份示威者嘗試撬開鐵閘,但被其他示威者勸阻。

約7:30左右,在另一間已經關門的新龍豐藥房,部分示威者嘗試用路牌撞向藥房大閘,並在大閘外擺放鐵馬,同時用噴漆塗在該藥房的攝錄頭上,又用雨傘防止記者拍攝。

另外,也有示威者在已經關門的中國銀行大門上噴漆,寫上「支爆」等字。

2019年7月13日晚上,部分示威者在中國銀行門口塗鴉。
2019年7月13日晚上,部分示威者在中國銀行門口塗鴉。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13日,示威者包圍藥房,並在鐵閘上塗鴉。
2019年7月13日,示威者包圍藥房,並在鐵閘上塗鴉。攝:林振東/端傳媒

隨著2003年之後,大陸來港自由行人數不斷增加,鄰近深港邊境的上水地區受到影響,遊客和水貨客不斷增加,而迎合需求的藥房等店鋪不斷增加。自2012年開始,該區多次發起「光復上水」行動,抗議水貨客和走私問題,以及自由行讓當區物價提高、影響民生等問題。

今日(7月13日)遊行由本土派政治人物、「北區水貨客關注組」發言人梁金成代表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他早前對記者強調,遊行由網民發起,呼籲政府正視水貨客問題。

針對上水示威活動,香港政府發言人於晚上22時05分發出新聞稿,表示「大部分參與遊行的人都和平有序,但很遺憾有部分示威者在遊行結束後刻意堵塞道路,投擲鐵枝和不知名粉末,衝擊警方防線和襲擊警務人員,發言人對這些暴力行為予以強烈譴責」。發言人同時指出,政府有關注水貨客對當區市民的影響,有關部門亦有採取措施,改善鐵路和口岸秩序。

2019年7月13日,新界北的上水區發起「光復上水」遊行。
2019年7月13日,新界北的上水區發起「光復上水」遊行。攝:陳焯煇/端傳媒

反修例運動散落各區

自7月1日佔領立法會之後,香港反修例運動開始散落各區,香港眾多地區出現「連儂牆」。

7月7日,社區網絡發言人劉頴匡發起九龍區大遊行,呼籲遊行以「和平、理性、優雅」方式進行,遊行隊伍自由尖沙嘴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至高鐵西九龍站外。遊行結束後,示威者在旺角彌敦道被警方包抄圍堵,爆發警民衝突,在場記者亦被警方推撞。在現場,多名便衣警員執勤時未有出示委任證,更直言:「警察執行職務是不需要展示委任證」,引起在場市民譁然鼓躁。

而在明日(7月14日),七個傳媒工會組織聯合發起新聞界靜默遊行,呼籲停止警暴、捍衛新聞自由,而在明日下午,有網民則發起沙田區大遊行,已獲得警方不反對通知書,多條巴士線路已計畫改路、改站或停運。

2019年7月13日,新界北的上水區發起「光復上水」遊行。
2019年7月13日,新界北的上水區發起「光復上水」遊行。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13日,新界北的上水區發起「光復上水」遊行。
2019年7月13日,新界北的上水區發起「光復上水」遊行。攝:陳焯煇/端傳媒
香港 逃犯條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