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富士康的捷克西遊記:歐洲標準重塑台式資本主義?

工會、客戶、輿論、政府——近20年來,富士康的工廠不得不適應這些機構給出的壓力,嘗試新的管理方式……這間工廠設在歐洲。


古城庫那霍拉(Kutna Hora)市附近的一片綠地,富士康(鴻海科技集團)2007年在這裏開設了在中歐國家捷克的第二間工廠。 攝影:甯卉
古城庫那霍拉(Kutna Hora)市附近的一片綠地,富士康(鴻海科技集團)2007年在這裏開設了在中歐國家捷克的第二間工廠。 攝影:甯卉

上白班的時候,奧列克西(Oleksii Parilov)早上5點多就要起床。這是一間小小但五臟俱全的單身公寓,老葡萄酒廠改造而來。門口有一條被他叫做「大河」的小溪,河床長滿了綠草。廠房離市中心很近,步行十多分鐘;要走一程上坡路,路邊是茂密的果樹或花叢。6月中旬,櫻桃已經結果還未熟透、院子裏玫瑰花開得正旺。上坡路的盡頭,連着一條寬闊的公路,視野一下開闊,右手邊是一片幾乎看不到盡頭的草地,草叢密集,半人多高,隨着風擺動,遠處是緩和的小山坡。左手邊便是奧列克西的目的地:一棟頗大的廠房,藍白相間,大門處寫着巨大的:「Foxconn」。

這是古城庫那霍拉(Kutna Hora)市附近的一片綠地,富士康(鴻海科技集團)2007年在這裏開設了在中歐國家捷克的第二間工廠。

27歲的奧列克西來自烏克蘭,他是富士康庫那霍拉廠裏的一名普通技術工人。他的輪班以四天為期,工作四天、休息四天。或者白班早上6點到晚上6點,或者夜班晚上6點到早上6點。這天傍晚7點,端傳媒記者在市中心見到奧列克西時,這位小夥子剛剛結束12個小時的白班,扶額說,測試了一天的電子元件,腦子有些重。隨即又好奇地問我為什麼會對富士康感興趣。

庫那霍拉市在15世紀曾坐擁銀礦,一度比首都布拉格還要富裕。幾百年前的財富,今天還有很多痕跡,老城和幾座教堂,一早就被列為世界物質文化遺產。這裏還是有名的葡萄酒產地,站在高處俯瞰小鎮,葡萄園、古舊的別墅、石子路、大教堂邊林立的古老人像;咖啡館把座位布在人行道上,酒吧餐廳或者建在老樓裏,或者設在山坡上風景更佳……無論怎麼看,這都是一副經典的歐洲田園景色,與富士康工廠在中國的形象——勞動密集、員工宿舍、軍事化管理——相去甚遠。

站在廠房門口,留着中長髮、說話頗懶洋洋的奧列克西笑道:「這是我工作至今遇到最好的一間工廠了。」比起之前待過的建築工地或是染料廠,在富士康做技工讓他覺得滿意,不像工地勞苦、也不像染料坊會對身體帶來毒害。庫那霍拉生活寧靜、簡單。他休息日就讀書看電影打遊戲,也會利用連休四天的排期,飛去歐洲其他城市遊玩,比如巴塞羅那或阿姆斯特丹。他最喜歡巴塞羅那,覺得是一個需要去很多次的城市。幾個月前,他還剛休了一個月的長假,回烏克蘭探望家人。

「若你不提,我壓根沒多想,這個工廠是不是來自中國或台灣。」聊到後來,他又補充說:「歐洲不是中國,即便在烏克蘭的工廠,也不會像富士康在中國那樣管理的。」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富士康 外來勞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