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林家興:韓流湧入,「菁英藍」vs「草根藍」鴻溝愈來愈深

「菁英藍」與「草根藍」相互對峙的局面,加上尚未退燒的韓流與即將到來的總統初選,短時間內都將持續為這樣的板塊對撞加添柴火,直到其中一方燃燒殆盡。


2019年4月30日,台北「突破困境・迎接挑戰——重振台灣競爭力會議」,郭台銘在圓桌論壇台上。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4月30日,台北「突破困境・迎接挑戰——重振台灣競爭力會議」,郭台銘在圓桌論壇台上。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7年4月,筆者曾在〈中國國民黨,在台灣還有未來嗎?〉一文中談及對國民黨由於失去資源,可能將走向「中央權威弱化、諸侯山頭興起….各憑本事招兵買馬,朝民進黨扁平式組織靈活的運作方向邁進」的態勢。在當時,韓國瑜尚在國民黨主席選舉中孤軍奮戰,更無人預見席捲全台的「韓流」興起。

時隔不過兩年,台灣政局急遽變化。韓國瑜翻轉了高雄與藍綠板塊,更翻轉了台灣政壇地景的議題軸線:從台北轉移到高雄、從統獨認同的民族主義之爭轉移到柴米油鹽的民生產業之辯、從專家菁英轉移到接地氣的市井小民。這場台灣政壇的「新南向」風暴先是讓朱立倫幾乎被邊緣化,繼而逼退了王金平。國民黨內原本飄移四散的政治島嶼逐漸凝聚成兩大權力板塊:「菁英藍」 vs. 「草根藍」。

過往論者多喜好以「省籍」作為區分國民黨內權力鬥爭站隊的辨識符碼,然而,「黃復興對決本土派」的二元分析架構早已失去解釋力,既無法適用在黨內80年代後成長的「解嚴世代」,也無法在中生代立委們的經歷中印證。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攝:陳焯煇/端傳媒

筆名「人渣文本」的政治觀察家周偉航曾在自己專欄中歸納外界對於「郭韓之爭」多視為「知識藍」與「草莽藍」的對立。筆者大致上同意他的框架。確實,綜合多種民調分析,支持韓國瑜的主要群眾分野則從40歲開始、到50-60歲以上民眾逐漸增多,最滿意韓國瑜在高雄施政的年齡層則是50到59歲。當中有許多人是不滿民進黨政府粗暴地推動年金改革的退休軍公教人士,或在基層經營如夜市攤販等小生意的庶民。而韓國瑜在選舉時大唱「夜襲」等愛國歌曲的舉動,喚起了他們心中對於過往兩蔣治下「美好年代」想像的強烈共鳴,更營造韓國瑜成為渴望有強人「重振朝綱」的藍營群眾心目中的新明主。

不過,細究「知識藍」與「草莽藍」這樣的詞彙區分,仍難以完全涵蓋到黨內權力板塊對撞的本質。因此,筆者更傾向借用美國共和黨當年「建制派」(establishment)、「反建制」(anti-establishment)與川普之間的關係,來比喻現在國民黨「建制派」(知識菁英群體)、韓粉與韓國瑜之間的關係,並將兩組權力板塊分別稱呼為「菁英藍」與「草根藍」。因為擁有知識與學歷只是「菁英」這一語彙的外在特徵與部分條件,不宜用來描述其階級與氣質內涵,基層的台灣人民大多親切樸實,雖然有草根氣息,但並不一定等於「莽撞」。

「萬一韓國瑜當選了,中華民國/台灣該怎麼辦?」

中國國民黨與美國共和黨的差別在於,當年的共和黨建制派來不及整合與推出一個可以力抗川普的候選人,於是一路讓被認為「失言」、「反智」、「仇恨」、「歧視」、喊著民粹口號的川普長驅直入白宮大位,引發西方世界對政治失序問題的深切憂慮與反思。在台灣,國民黨的「建制派」也正面臨著極為相似的歷史關口:

「萬一韓國瑜當選了,中華民國/台灣該怎麼辦?」

這群有著所謂「外省掛」、「北部視角」、「知識菁英」種種具有當下看來政治不正確標籤的國民黨「建制派」們,大多已走過權力高峰、逐漸淡出政治,因此他們的「老派憂鬱」其實較為接近儒家所稱「憂國憂民」的一種焦慮情緒。他們之所以焦慮,並非對韓國瑜本人有什麼意見。許多人在韓當選前後更都運用各自的人脈與資源大力襄助高雄。他們更心知肚明韓國瑜帶起「韓流」助攻,是國民黨以大勝姿態重新地方包圍中央、遙望政權輪替的重要因素。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攝:陳焯煇/端傳媒

但「菁英藍」這個群體真正擔心的,是國民黨中央與吳敦義殫精竭慮規劃國民黨在2020年總統、國會與守住高雄三贏的一盤大棋被「搞不清楚狀況」的激進韓粉徹底掀翻。外界可以感覺到,雙方的價值觀與對政治情勢的理解有著不小的差距。

出身基層、貌不驚人,沒有西方名校學歷加持的韓國瑜在國民黨的傳統中是難以出頭的,這也是他自述「遭到冷落」十多年的根本原因。

對於上至曾有全國選舉及執政經驗的「菁英藍」政要,下到藍營建制派重要構成部分的中產階級、知識份子、經濟藍選民,特別是外省族群等來說,他們長年在國民黨統治與儒家文化氛圍中長大,「學而優則仕」的觀念深植心中。要代表藍營出來選舉,一定要有傲人學歷、最好喝過洋墨水、有官場歷練,外表帥氣挺拔有「官樣」就更好了。其極致典型是90年代的「政治金童」趙少康及後起之秀「小馬哥」馬英九。按照這個標準,出身基層、貌不驚人,沒有西方名校學歷加持的韓國瑜是難以在國民黨出頭的,這也是他自述「遭到冷落」十多年的根本原因。

然而,這樣的藍營政治人物典範近年來已經悄悄起了變化。一個臉書專頁「發達資本主義時代的打油詩人」在一篇文章中以眷村裡聰明正直品學兼優的「王大哥」與小奸小惡但機靈有血性的小太保「李二狗」一組反差形象,生動地說明了藍營政治明星從馬英九到韓國瑜的典範轉移。

然而,這樣的典範轉移與心態變化大多只出現在藍營基層。在「菁英藍」高層的眾多「王大哥」、「王姊姊」們的內心深處,韓國瑜儘管沒有治理經驗與知識,但可以靠生動演講與個人魅力選贏地方市長、打敗民進黨,這也就差不多了。但總統可是要處理國防、外交、兩岸關係與數千個政治任命,對外更是國家的門面,「韓國瑜真的能勝任嗎?」

上頭的理由講起來大公無私,但恐怕連他們自己也沒有發覺的是,內心深處對於「李二狗竟然騎到頭上來了」的那股不平衡。

「菁英藍」更加擔心的是,儘管韓國瑜目前民調一枝獨秀,但總統大選的競選強度與不同的檢視標準,可能會快速讓缺乏大選經驗、格局識見的韓國瑜被打到「民調崩盤」、「光環盡失」。

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在鳳山的競選海報。

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在鳳山的競選海報。攝:陳焯煇/端傳媒

「你能想像全國性大選的總統辯論,國民黨的候選人在台上被問到說不出話、或是口出穢言嗎?我不敢看。」

此外,地方選舉與總統大選有一個根本性的不同,在於總統候選人必須直面數場國家級的政策辯論、接受國內外各方的檢視與評價,而這正是韓最弱的一塊。韓自上任以來,在市議會質詢當中的表現以及諸多在媒體上的失言,已經顯示出他並不擅長政策論述,甚至連許多一般知識和進步價值觀都無法掌握,如「瑞士是聯合國會員國」、「瑪莉亞怎麼變成老師」、「不丹人都傻傻的」等等。

韓國瑜心直口快的說話風格,雖是他最大的魅力來源,在地方選舉中也可能不被在意。如去年底高雄市長選舉辯論會,當陳其邁信手捻來各項政策數據、反襯韓國瑜僅有口號喊話時,就有藍營幕僚觀看到一半哀嚎:「這樣講根本完蛋了」,但負責操盤的農會大老竟老神在在地直言回說:「咱這邊攏沒讀冊,謀咧採小啦(我們這邊都沒讀書,沒在理會啦)。」而後的開票結果確實證明了農會大老的判斷,但到了總統大選、標準改變以後,韓還能這樣輕騎過關嗎?

「你能想像全國性大選的總統辯論,國民黨的候選人在台上被問到說不出話、或是口出穢言嗎?我不敢看。」一位藍營民代私下向筆者說道。

如此一來,不但總統大位可能被默默醞釀時機「出兵」的柯文哲中途攔胡,高雄市長也鐵定重回民進黨之手,無力扭轉兩岸緊張僵局的國民黨將眼睜睜看著中華民國在紅、綠夾殺下消失,這是國民黨「菁英藍」心中不可想像與承受之重,2020對他們來說確實有種「保衛中華民國最後一戰」的悲壯感。

韓粉當年絕大多數也是洪秀柱參選總統與黨主席時的「辣椒粉」。與其說他們是民粹政治人物的支持者,不如說他們是「對傳統菁英失望」的「反建制」集合體。

「菁英藍」認為明年應該選擇的是一套政治利益極大化的「勝選方程式」,而非深陷對人選的好惡。許多不支持韓國瑜競選總統的藍營支持者,多認為韓市長守高雄、其他人出來選總統搭配國會過半,對藍營才是重返執政「三贏」的勝利方程式。韓粉們喊出「非韓不投」,硬逼韓市長在就任未過半年、政績尚未明顯有感時又要馬上跳去選總統,讓「菁英藍」細思極恐:試問,如果高雄被民進黨拿回去、總統也沒選贏,請問這筆帳屆時要由誰來承擔?這可能也是外界認為,郭台銘在與國民黨「五人小組」會面時,於八點訴求中埋下「備案人選機制」伏筆的原因。

然而對於「草根藍」來說,國民黨「建制派」、「菁英藍」們這樣的「理性規劃」太過「自私算計」、「不解民心」。在「草根藍」的價值觀中:國民黨菁英長期溫良恭儉讓、無力反擊「很壞很奸詐」的民進黨對藍營的追殺清算,讓這些支持者鬱悶了好幾年,他們絕大多數也是當年洪秀柱參選總統與黨主席時的「辣椒粉」。與其說他們是民粹政治人物的支持者,不如說他們是「對傳統菁英失望」的「反建制」集合體。

這群「韓粉」在本質上並不等於「國民黨支持者」,在人數上也大於國民黨基本盤。因此可說是集合了「較為熱情的泛藍群眾(特別是海外僑胞)」與「單純支持韓的基層庶民」。但他們對支持韓國瑜參選總統的狂熱乃至胡亂攻擊他人的程度,就連韓國瑜本人都不得不出來批判他們為「假韓粉」。

「韓粉」原本是拱韓的最大助力,但日漸激進化、盲目支持韓國瑜的情況日漸失控,卻也演變成韓國瑜要面對的危機。日前,藍營形象清新穩健的新生代立委蔣萬安在與黨籍同志閒聊總統初選選情時,一席因麥克風沒關而被播送出去的「真心話」:「韓粉都是比較沒理性,也說不出為什麼支持他」,意外透露出國民黨的「菁英藍」對韓粉的真實看法與無奈情緒。

郭台銘的出場,不僅反映了國民黨內權力結構生態的變化,更準確的說,郭代表的就是國民黨知識菁英群體們的集體焦慮。

與其說國民黨當中的「建制派」與「菁英藍」是為了「卡韓」而鼓勵郭參選,不如說他們對國民黨與台灣未來有著與「草根藍」不一樣的想像。更直白地說,許多人就是希望韓國瑜可以先留在高雄顧好市政、同時「再造韓流」助攻總統與立委輔選,讓國民黨在2020可以達成總統、國會與高雄的三贏「總目標」。在熟悉市政、累積更大戰功後,韓當可順勢於2024再更上層樓,屆時這群「建制派」也將樂見其成,並非為「卡韓」而卡韓。

2019年3月15日,韓國瑜在鄭世維的造勢晚會上為他拉票,一名支持者在晚會附近的洗衣店裡。

2019年3月15日,韓國瑜在鄭世維的造勢晚會上為他拉票,一名支持者在晚會附近的洗衣店裡。攝:陳焯煇/端傳媒

「韓促成了本土藍與深藍的水平整合,卻又引發了垂直的世代分裂。」

在破壞韓國瑜無私人設的「韓五點」發布並導致各方「看清韓原來根本就想被徵召參選」的海量負評後,這股橫亙在「草根藍」與「菁英藍」之間的政治鴻溝瞬間激化,反向導致了黨內「非韓粉」、「反反建制」的群眾,包括原本的知識菁英、年輕人、建制派、專業官僚與政治工作者們紛紛投靠到朱立倫或郭台銘陣營,形成了「是韓不投」的風氣。藍營從下到上以「社會階層」甚至「世代」為分野的割裂,於焉告成。

一位藍營的資深國會幕僚就在臉書上慨嘆:「韓促成了本土藍與深藍的水平整合,卻又引發了垂直的世代分裂。」

現在黨內外態勢大致上已分成年輕人、中間選民、淺藍因反對韓競選總統而挺郭、朱,而深藍族群、地方派系挺韓。韓如今看似初選已穩,但如果要進一步贏得大選的話,接下來如何吸引前者才是真正考驗。年輕選民、甚至包括藍營各地方的青年幹部自主性強,價值與議題思考也相當多元,僅依靠政黨提名就要求他們歸隊,相對困難,可以預見許多人將「開放投票」。這樣的世代與選民結構分裂,至少在初選結束以前還會持續一段時間,甚至更可能在初選結果出爐後繼續延燒、引爆更大分裂危機。

因此,對這些「建制派」或「菁英藍」來說,有別於傳統國民黨建制派政治人物的溫吞、卻又有能力連結中美,甚至反嗆北京以維持正藍軍「一個沒有馬英九的馬英九路線」的政治素人郭台銘,就成為他們的最佳選擇。有趣的是,被稱為「台灣川普」的非典型政治素人郭台銘,卻是要承載著國民黨建制派的希望出場抗衡「台灣茶黨」(韓粉)。

2019年4月17日,郭台銘到板橋慈惠宮拜祭媽祖。

2019年4月17日,郭台銘到板橋慈惠宮拜祭媽祖。 攝:陳焯煇/端傳媒

「我並不知道這樣自己算是政治光譜哪一塊,總之我想讓蔡英文下台。」韓國瑜是一個最有機會達成他願望的人。

原本在2018年九合一選舉時,甚至還有很多原本光譜偏綠的民眾與年輕人同樣是韓國瑜的支持者。但在半年來的局勢變遷與淘洗後,不但高雄已經回歸藍綠陣營的基本盤,出席挺韓造勢大會的人潮不但大減,年齡層也回歸以中老年人為主。根據勤跑基層的藍營政治工作者描述,他們目前所接觸到的「韓粉」,大致上可以歸納為80%的深藍選民與20%左右的無黨籍基層民眾,族群屬性上相當集中,這也符合大家近來對「韓粉」的傳統印象。那為什麼在歷經多次爭議言論事件以後,韓國瑜在各家媒體的總統民調上依然橫掃千軍?

不過最近在與各方交換資訊的過程中,筆者逐漸發現到「韓粉的組成可能比自己想像中複雜」。例如筆者一位多年不見、平常也並不熱中關心政治的大學學弟。他的父親是日本人,母親是台灣人,有著跨國血統與文化背景,但自身的認同卻是台灣長期以來曾居大宗的「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也信仰孫中山思想。對這位學弟來說,民進黨二次執政的這些年幾乎摧毀了他所歸屬的「身份認同」,他雖然不強求中華民國存在,但也希望保留台灣民主、拒絕中華人民共和國。因此對他來說:

「我並不知道這樣自己算是政治光譜哪一塊,總之我想讓蔡英文下台。」他說,韓國瑜是一個最有機會達成他願望的人,這是一個理性韓粉的溫和告白。

「八德路的中央黨部,只不過是國民黨台北分部。」

另一群同樣符合「建制派」描述的國民黨支持者,對郭韓之爭卻有他們自己獨到的看法。筆者還在台灣時,曾聽人説過「八德路的中央黨部,只不過是國民黨台北分部。」直到親自走訪美國東西兩岸依然死忠支持中華民國的僑界、僑胞,才逐漸從他們身上拼湊出一個以前所不熟悉的中國國民黨。

1949年,大陸河山變色,許多黨國元老、革命元勳的家族陸陸續續來到美國落腳,這群人數十年來雖然少見於台灣媒體視野之中,但至今依然對在台灣的國民黨、海外華人世界乃至共黨治下的中國大陸都保有一定的影響力,典型的例子就是二次大戰中的國軍美籍志願大隊「飛虎隊」指揮官陳納德(Claire Lee Chennault)將軍的夫人陳香梅女士。身為「中國遊說團」(China Lobby)的領軍人物,她生前幾乎是一個人撐起了中華民國在冷戰時期的對美遊說關係網。

這群人的父、祖輩創建了中國近現代的銀行、鐵路、軍隊、郵政系統與教育機構,也是帶領中華民國在大陸時期走過戡亂、建國與抗戰的中流砥柱。而他們至今不但健在、更於美國政商圈落地生根、廣植人脈,當中許多人仍傳承著「華僑為革命之母」的自我期許,積極地在海外為中華民國與國民黨奔走、出錢出力。筆者當時才深刻理解,為何國民黨候選人每逢大選必定走訪海外僑界,以及在台灣、媒體視野中的國民黨,並不是全部的、真正意義上的「國民黨」這個驚人事實。

海外華僑對國家情感一向忠貞,然而這樣強烈的愛國情緒,在過去幾年國民黨丟失政權、蔡政府清算與黨內持續鬥爭之下,一些華僑對傳統的國民黨執政菁英產生強烈的失望情緒。前述提到的「草根藍」價值觀,在這些普遍白領、高學歷,看似屬於「菁英藍」的華僑族群身上,反倒更加強烈。

由於他們曾經付出的比誰都多,因此國民黨敗選時受到的情緒衝擊更大。即便人多在異鄉,「中華民國保衛戰」的情緒卻只有更加激昂與急迫。因此無論是當年勇敢的洪秀柱或如今敢言的韓國瑜,這樣非典型的直白姿態,很容易瞬間喚起廣大海外僑胞的支持熱情。保守估計,在美國的海外僑界當中可能高達八成以上,甚至接近九成都力挺韓國瑜,而他們在美國與西方世界所坐擁的人脈與資源,可能連在台灣所謂的「黨國權貴」們都要為之側目。

2019年5月13日,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到台北國民黨中央黨部會面主席吳敦義。

2019年5月13日,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到台北國民黨中央黨部會面主席吳敦義。攝:陳焯煇/端傳媒

在大陸的台商群體,也因為利益取向不同而分化為「挺郭」與「挺韓」陣營。

此外,在支持韓國瑜競選總統的群眾當中,有一個特殊的群體需要提到:在兩岸有大量投資生意往來且在中國大陸有巨大利益者,也就是台商。他們相當期待與寄望韓國瑜上任高雄市長後可以活化蔡政府治下三年來已成僵局的兩岸經貿互動,不但協助穿針引線,為韓國瑜介紹大陸人脈與訂單、合資採購高雄農漁產品,就連「自貿區」的相關規劃推動,都有這群台商的身影在其中。

單純想從兩岸經貿往來中牟利者所在多有,在這群人當中,卻有少數兩岸大咖級的「一級玩家」、過往被視為「跨海峽政商聯盟」的巨頭,早早看準韓可能更上層樓,將資源與期待大筆投注在眼看即將競選總統的韓國瑜上,連隨行的幕僚團隊都已代為準備到位。如今郭台銘宣布參選、韓在高雄的聲勢也因政績表現逐漸受到輿論質疑而下墜,令這群巨頭在發現情勢驟變後,如今卻已下不了車。

值得一提的是,在大陸的台商群體也因為利益取向不同而分化為「挺郭」與「挺韓」陣營。包括長年經營大陸政商關係、近年返鄉進軍台灣媒體業的旺中集團老闆蔡衍明,就與郭有不少新仇舊恨。這些企業主多把自己一輩子的高端人脈跟資源奉上,在中美衝突的時局底下,有人甚至是把整個集團佈局的地緣政治風險考量都「梭哈」了。因此,即使同為橫跨兩岸的台商,這群人反而是反對郭台銘參選最力的群體。

為了自身在兩岸的政商利益,國民黨的黨內總統初選在這些台商眼裡已經成為自身企業發展的存亡戰局。令人感到憂慮的,則是中共當局會否透過特定台商或代理人透過挹注資金、政策態度差異或訊息戰等方式試圖影響國民黨總統初選及2020大選結果。儘管筆者認為目前檯面上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個人」在政治操守與國家忠誠度上都毋須憂慮,但對於有特定人士將自身企業或家族利益置於國家主權之前而進行不當政治操作的可能性,仍應保持警覺。

2019年4月30日,台北「突破困境・迎接挑戰——重振台灣競爭力會議」,郭台銘和朱立倫在圓桌論壇台上。

2019年4月30日,台北「突破困境・迎接挑戰——重振台灣競爭力會議」,郭台銘和朱立倫在圓桌論壇台上。 攝:陳焯煇/端傳媒

朱立倫儘管在社群媒體操作上迭有佳作,但當完全打破政治規則的非典型政治素人韓國瑜與郭台銘相繼入陣,相較之下依然被擠回「老國民黨」、「大佬們」的光譜。

將焦點暫時移出郭韓之爭,看看原本真正代表國民黨「建制派」正藍軍、理性溫和與進步路線的朱立倫。參與黨內初選這一段時間以來,想必是最考驗他政治心性的時刻。

平心而論,朱立倫雖然曾在2016年被迫倉促上陣輸掉總統大選,但很快就以自己治理新北市的成績,為侯友宜大勝蘇貞昌三十萬票奠定雄厚基礎、重新累積直攻大位的政治能量。然而隨著網路時代急速演進的社群網路深刻改變了政治的傳播模式與定義話語權的架構,台灣政治逐漸走向娛樂化、選民認知注重「感受」而非理性思考之下,政治人物也被迫「網紅」化,需要靠激烈、出格甚至譁眾取寵的表現來吸引民眾目光。

對相對溫和的朱立倫來說,儘管各自在社群媒體操作上迭有佳作,但當完全打破政治規則的政治素人韓國瑜與郭台銘相繼入陣,傳統政治人物出身的朱立倫即使有相當進步的改變,相較之下依然被擠回「老國民黨」、「大佬們」的光譜。

這對朱立倫來說尤其冤枉,他才不過五十多歲,以國民黨的標準來看可說是相當「年輕」,也久居政壇歷練,但以素人為時髦的風潮一起,他反而失去新鮮感,豐富的行政與政治歷練此刻變成包袱。如果認真評價,朱立倫絕對是十年來最有進步朝氣、能夠確實掌握台灣社會脈動與給出細膩反應的國民黨領導人。在馬英九之後,許多人也視朱立倫能延續國民黨改革路線的次世代接棒者,完成國民黨在21世紀的進步價值與在地化轉型。

面臨韓流崛起與郭董入陣,朱立倫始終展現「氣度哥」的民主風度、以團結為重,這在政爭與內鬥連連台灣政壇甚至國民黨內來說是相當少見。儘管不捨朱可能必須再次與總統大位失之交臂,但許多人也認為無論是誰出線帶領國民黨重返執政,朱立倫豐富的行政歷練、進步的政策思維與在台灣政壇的好人緣,甚至與中美兩邊都有辦法溝通的互信關係,朱應該出任行政院長或副總統。另外,萬一郭、韓事到臨頭因為無法切割事業或其他因素而無法參選到底,持續發表政策、行腳台灣各地的朱立倫也可以隨時上陣。

對大部分的藍營支持者及政治工作者來說,2020年讓民進黨蔡英文下台是最重要且不可退讓的戰略目標。

國民黨內長久以來的結構問題,主要在於台北中央執政的知識菁英與各縣市地方有選舉與生存需求的地方派系之間的割裂、而非單純省籍或階級因素所能涵蓋。因此筆者曾認為,在這種情況下要有辦法整合並領導國民黨的人,不是能夠下鄉接地氣的中央政務官、就是出身地方派系的知識菁英,而當前的國民黨內其實也並不缺乏這樣的潛力人物。

然而,在擁有民粹色彩的素人政治於台灣興起以後,連帶影響了政壇生態與國民黨內權力結構板塊的位移,「菁英藍」與「草根藍」相互對峙的局面,加上尚未退燒的韓流與即將到來的總統初選,短時間內都將持續為這樣的板塊對撞加添柴火,直到其中一方燃燒殆盡。

隨著藍營總統初選時程逐漸逼近,國民黨中央以特別辦法解套納入韓國瑜被動參選的方向,以及透過候選人選定五家民調公司共一萬五千人樣本的全民調方式都大致底定。面臨過去一個月以來面臨目前郭台銘始終和韓國瑜差距7到10個百分點的狀況,許多「建制派」與「菁英藍」在輿論場下的無聲焦慮已經瀕臨爆發邊緣。在認為韓可能難以通過大選檢驗的想法蔓延下,筆者觀察到有部分「建制派菁英藍」的支持者已經乾脆做好了只要韓國瑜出線,他們就不投票、或轉投柯文哲的心理準備。而郭台銘即使順利出線,在大選中的攻防結果甚至中美兩強的反應仍孰難預料。有些頭腦冷靜的政治幕僚,更已經開始思考起萬一明年的局面是國民黨拿回國會多數,卻面臨無黨籍的柯文哲擔任總統時,雙方該如何合作的劇本。

儘管這樣未戰先怯的想法並不值得鼓勵、更為許多藍營支持者詬病,但對大部分的藍營支持者及政治工作者來說,2020年讓民進黨蔡英文下台是最重要且不可退讓的戰略目標。

不過,在近日韓飽受醜聞中傷及外界檢視其市政發言問題後,在《蘋果日報》一份最新的民調中顯示,韓國瑜領先郭台銘的差距只剩2.1個百分點,而且在誤差值內。韓國瑜與蔡英文的差距也只剩5個百分點。國民黨「建制派」的種種憂心,顯然正在逐漸成真,而國民黨「菁英藍」與「草根藍」的郭韓之爭看來也將越演越烈。郭台銘能不能弭平黨內「非韓不投」與「是韓不投」的階級結構對立,進而為緊繃的兩岸關係與中美衝突下台灣的定位找到解方,的確是「菁英藍」群體的期待。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國民黨 韓國瑜 郭台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