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盾牌、警棍、催淚彈,19歲少年在612現場

「我們這一代,雨傘運動的時候,只有14、16歲,自己話唔到事...... 但有一顆種子埋在我們心裏。」「好想有一天,當香港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會走出來。」


2019年6月12日,警方數十名速龍小隊在龍和道驅趕示威者,他們以雨傘來對抗。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6月12日,警方數十名速龍小隊在龍和道驅趕示威者,他們以雨傘來對抗。 攝:林振東/端傳媒

「到這一刻,我都無法相信剛才三小時所發生的一切。香港真的還是一個我們引以為豪的自由的國家嗎?」

6月12日傍晚六時許,我和Justin坐在中環一個角落的樓梯上,他摘下口罩,「國家」這兩個字自然而然從他嘴裡說出來,可能是這個世代的「心口如一」。此時,警方的防線已經從金鐘夏慤道推進到太古廣場,離我們大約十五分鐘路程。眼前匆匆來往著戴口罩、稍顯狼狽的示威者,他們正抱著一箱箱礦泉水、口罩、保鮮紙、生理鹽水,奔向前線。遠處不時傳來不知是催淚彈還是橡膠子彈的發射槍聲,還有隱隱的人群嚷叫的聲音。偶爾,一兩個剛下班的白領閒聊著從街上走過,仿佛兩個平行世界。

早上9點多,我第一次見到Justin。他坐在馬路欄杆上晃著腿,手臂纏著軟墊,這是示威者常見的「裝備」,可以擋警棍。這裡是龍和道與添華道交界處,成千上萬的年輕示威者平靜站立,正對著添華道鐵馬後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就在早上八點左右,Justin和他們一道,衝出龍和道,佔領了這條馬路。他們要求香港政府撤銷《逃犯條例》修訂,在Justin等年輕人之後,越來越多市民來到金鐘。

2014年雨傘運動結束之後四年半,香港人再次佔領這座城市的中心。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香港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