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這些香港老闆響應罷市,休息一天

「錢沒了可以再掙,工作不會有做完的一天,但《逃犯條例》修訂一通過就回不到頭。」


楊志良會計師事務所是少數表明嚮應罷市的專業機構。 攝:林振東/端傳媒
楊志良會計師事務所是少數表明嚮應罷市的專業機構。 攝:林振東/端傳媒

6月11日晚上近8時,香港一片細雨,太子內街的小店多半已經拉下鐵閘,設計師Quai一手捧著海報,一手拿著剛整理完的罷市商鋪列表,用身推開還亮著燈的咖啡店店門。店員提醒下單時間已過。「我們是想來派這個海報的。」她翻出海報,「知道你們有參與罷市,所以設計了這個海報,讓你們貼在店外⋯⋯」

海報上,紅色背景映襯緊握的灰色拳頭,兩旁寫有「東主罷工 休息一天」,最底一行寫著「#香港人撐香港人」。她希望市民不僅可以看到拉下的鐵閘,也能留意店鋪決定停業的原因,也希望其他店主見到海報,會考慮加入罷工行列。海報的構思很直接:「新年或者東主有喜時,不都會貼上紅紙嗎?」

不過這一天的休息和喜事無關,而是香港大量商戶集體表達政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的不滿和憤怒。自二月初政府公布《逃犯條例》修訂方案,並於不久前繞過法案委員會,將草案直接帶上立法會大會之後,香港商界、法律界、不同專業界別以及大量市民的反對浪潮一浪接一浪。6月9日,香港街頭湧現大量市民上街遊行,反對修訂民陣最終公布遊行人數高達103萬。然而,惟政府在同日晚上回應表示,修訂草案如期將按原訂計劃,在今日(6月12日)提交立法會恢復二讀,被漠視的民意迅速尋求其他行動和出口。據網上不完全統計,短短兩日之內,已有近千間商店、組織表明自己因反對修例而罷市,當中大部分是獨立經營的小型商店或網店,其中有書店、食店,也有中西醫診所、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等。昨日,端傳媒走訪十間響應罷市的商戶和企業,了解這些自願關上店門的老闆的想法。

 荃灣Sogno Gelato手工雪糕店的店員。
荃灣Sogno Gelato手工雪糕店的店員。攝:林振東/端傳媒

「我們不是說要搞政治,但始終有事情殺到埋身,就一定要做野。」

位於荃灣的Sogno Gelato主要售賣意大利手工雪糕,店裏員工包括店主在內一共四人,老闆鍾先生說,過往部分員工不太支持或熱衷社會運動,但今次罷市的決定卻得到全體員工一致贊成。鍾先生說,他觀察目前大量投入罷市行動的都是小型、微型企業,甚至是「蚊型」,遺憾大量有實力的連鎖企業都沒有參與。他因為,他們罷市或許不會改變什麼,但「多個人多分力」,罷市期間,全體店員均會到立法會聲援。

鍾先生認為,《逃犯條例》修訂長遠將嚴重影響香港的營商環境,因此一定要以行動來反對。過去他也曾參與雨傘運動,他坦言,不信任政府會保障市民,而本次修例對香港影響甚大,若政府繼續漠視民意堅持二讀三讀,待店舖租約期滿後,他將會離開香港。

Book Castle 店員正關上大門。

Book Castle 店員正關上大門。攝:林振東/端傳媒

「毎個人放假都去了遊行,身為香港人都要出來表態。」

Book Castle 主管陸先生向端傳媒表示,Book Castle 與 Book Buddy 同屬一間公司,主要提供兒童英語教材、書籍和遊戲等,共有7 間分店,分別位於銅鑼灣、尖沙咀等地。在過往,香港發生社會運動時,他們也有員工請假去表態支持,公司亦支持其決定。而今次,公司是第一次決定發起罷市行動,意在響應社會各界呼籲。他說,即使此行動並不會改變政府任何的決定,但仍然要站出來表態,告之他們「不贊成」的態度。這次罷市會對他們全港合7間分店的生意額造成影響,但陸先生表示不會去計較。

愛畫室Aura Art店主Amy 。

愛畫室Aura Art店主Amy 。攝:林振東/端傳媒

「就算只罷市一日都大影響,始終畫室位於銅鑼灣地區,租金昂貴,做少一日就少一日的收入來彌補租金。」

位於銅鑼灣黃金地段的愛畫室Aura Art今日亦投入罷市行動。店主Amy 直言,今次對政府好失望,自己雖認為罷市沒有用,但亦只可藉此發聲。Amy打算在罷市當日相約朋友或同事去添馬公園草地寫生。

「現在唯有見步行步,好大程度取決於明天(即6月12日)條例是如何發展。」她認為,回歸過往,今次是眾多社會運動中她感到最憤怒的一次。

「林鄭好無恥,這麼多人(上街)都無動於衷。」

位於九龍馬頭角道的卓家地產有限公司總經理陳小姐對端傳媒表示,是次罷市行動是為了響應社會的號召,她坦言罷市必然會對公司造成影響,但公司5名員工均一致贊成這一個決定,而罷市後的活動則視乎個別員工決定,她不予干涉。

陳小姐指出,老闆現已將部份資金撤離香港,一旦《逃犯條例》修訂通過甚至可能將全部資金撤離香港。

長春藤中醫館的馬欣祺中醫師也參與罷市。

長春藤中醫館的馬欣祺中醫師也參與罷市。攝:林振東/端傳媒

「開店可以有一個讓自己發聲的平台。」

經營wildholics.com 戶外露營用品店的蔡先生說,這次投入罷市及表態後,可能會因為政治立場而流失部份客人,但他相信,支持罷市的客人更加多。蔡先生指,暫未知6月12日會採取什麼行動,會視乎主辦單位的指示而定,亦不排除日後再繼續罷市。他說,許多香港市民以前都一定遊行過,但今次肯定是參與度最高的一次。蔡先生的店鋪在2年前才開張,未能趕上上一次如雨傘運動的大事,這一次,為了反對《逃犯條例》修訂,他希望可以透過自己的店鋪去發聲。

「錢沒了可以再掙,工作不會有做完的一天,但《逃犯條例》修訂一通過就回不到頭。」

楊志良會計師事務所是少數表明嚮應罷市的專業機構,事務所有20名員工,在罷市的今日全部無須上班。楊志良亦為民主派會計界選委,他認為現在,香港政府「視市民於無物」,並直斥最大問題在於盲目投支持票的議員。 他指出,12日後會因應情況發展而再決定罷市行動。

楊志良表示,身邊不少朋友近年都有移民的打算,他原無此意,但政府硬推此例,亦生移民念頭。

「正義是不會有好結果的,但我仍會堅持下去。」

年近七十的陳樹根常把「公道自在人心」掛在嘴邊,他經營的齊心堂中醫診所亦會在6月12日罷市。他最近在內地惹上官非,深感中國司法程序存在很大問題,「講一套做一套,但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啊!」所以他在這次修例站得很前,「為的不是我,而是為了下一代。」

陳樹根曾呼籲同學們一起聯署,但卻嚇怕了同學,更反被說事多,「他們不是支持,而是怕死,不敢說。我都幾乎跟他們割席了。」陳樹根的齊心堂中醫診所將一路罷市至17日,他揚言若政府仍然「硬推條例」,或延長罷市至一個月甚至兩個月,「做得幾多得幾多⋯⋯」

參與罷市,位於粉嶺的柏斯意大利餐廳。

參與罷市,位於粉嶺的柏斯意大利餐廳。攝:陳焯煇/端傳媒

「香港喺水深火熱中,但相對其他地方我地仍然有較多既資源同空間,咁代表我地有義務同責任去分享盡做,世界才會打破宿命循環。」

生活書社由鍾耀華和葉泳琳創辦,葉泳琳說,很多人在行動之前,或許都會想「這行為做出來究竟有無用」,但她認為,罷市的重點是意義,是向政府展示的一個姿態。她指,今次罷市,純粹只是希望每一個人都去做自己可以做的事。罷市將影響收入,尤其香港租金成本十分高昂,但葉泳琳認為,「如果逃犯條例通過,就算賺到錢都沒有意思,單是一個生活循環沒有意義,心靈的意義更重要。」

6月10日,生活書社在臉書發文表明罷市,文章「香港還會是香港嗎?」開題,鼓勵社會各人一同參與。

「永無終點的馬拉松接力賽,與我地同在一個時空既人,你願意接上捧嗎?用我們的意志、心靈,一步步向前行多D,行下有路又再爆落去行多D!」文章寫道:「靈活、有生氣、會分享、有創意、團結、有靈魂的香港人,有生命力不規則反叛的社區,都是我們所愛的香港,都是我們會心痛的香港。」

葉泳琳強調,罷市是其中一個手段,而6月12日也不是抗爭的最後一日,而只是一個開始。

「除你自己以外,還有誰可以站出來替你發聲呢?」

人權律師韋智達開設韋智達律師行(Vidler & Co. Solicitors),他決定於6月12日讓同事彈性上班,不過因為要對當事人的服務,他自己仍會照常上班。韋智達坦言自己與其他12名同事關係良好,留意到他們對修訂《逃犯條例》的關注,尊重他們的想法,故作出相關決定。

「我只能說,我給予他們自由,放手讓他們憑良心行事。我告訴他們做任何事,是取決於他們想做什麽。」

韋智達認為,如果一旦通過修訂,往日的香港就會不復存在,且有一個翻天覆地的改變,而修例或成自1997年回歸以來最大的變革。他說,香港確實有一個可靠的法律體制,而香港市民對這法律體制抱有信心,但對中國的卻不然;而即時修訂今日已經走上立法會進行二讀,他亦然相信每一人的行動的意義,「我們的行動可以令香港變得不同。」

美容院東主Sammi。

美容院東主Sammi。攝:陳焯煇/端傳媒

「少做一日生意不會蝕太多錢,而做多一日生意又不會因而發達。」

美容院東主Sammi開設有兩間美容院,她對端傳媒表示,兩間店都會在6月12日罷市,9名員工亦不用上班,希望表達對政府堅持修例漠視民意的不滿。

Sammi認為,罷市造成的經濟壓力會比100多萬人參與遊行的壓力大,就算未必有成效,都希望能帶動主流大型企業跟隨潮流,投入罷市行動。她認為,林鄭月娥作為香港特首,應該聽香港人的民意而不是唯中央馬首是瞻。

對於罷市引起的經濟損失,Sammi看得很淡,她說,少做一日生意不會蝕太多錢,而做多一日生意又不會因而發達,所以不如罷市表達意見。Sammi在罷市當日都會用和平方法,走到立法會聲援示威者。這一刻,她對前景並不樂觀,但是否再在12日後罷市就要視乎修例的情況,雖然想用罷市作一種抗議,但另一方面都要考慮會不會影響到客人。她又直言,以前都未試過遊行,只因今次修例後中央就可以直接插手香港的事務,「我信不過共產黨,修例的影響好深遠,失去以前承諾的50年不變,一國兩制。」

設計師Quai與Chris。

設計師Quai與Chris。攝:林振東/端傳媒

11日晚上9點多,設計師Quai和朋友還在港島及九龍各區派發海報,但大多遇上鐵閘,她說,「時間太趕了,昨(前)晚設計,今(昨)午印,還要整理罷市商店地址⋯⋯」但轉頭她又高興起來,「這麼短時間,有這麼多商戶嚮應也是好的!在網上擴散時也有不少朋友說會自己印。」

尋覓許多,發現有一間在商場內的水晶店還在營業,把海報親手交給店主後,Quai卻說,「這間應該不會貼了,畢竟是在商場。」我問她,設計、印刷和派發海報預期有什麼效果嗎?她說:「我們不夠勇武敢衝到最前,又沒有能力號召民眾,惟有由小入手,做自己能力範圍可以做到的事,一個做又可能影響另一個人,去做多一點點。」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香港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