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六四·三十年 六四專訪

「尋釁滋事」式紀念,陳雲飛「快樂抗爭」的心法

「公權力就是猛獸,我們目的就是把權力關進籠子裡。」陳雲飛就是馴獸師。


陳雲飛說,「公權力就是猛獸,我們目的就是把權力關進籠子裡」,他就是馴獸師。 圖:端傳媒設計部
陳雲飛說,「公權力就是猛獸,我們目的就是把權力關進籠子裡」,他就是馴獸師。 圖:端傳媒設計部

陳雲飛的微信號由1989-06-04這組數字組成,早前換過手機號碼,尾號仍是8964。在朋友圈內,他自稱為「陳犯雲飛」,附註解釋身分是「尋釁滋事犯」(被授予「一級最危險罪犯」囚銜),2015年清明節前夕,他與一批維權人士在四川成都為兩名死難者掃墓,回程途中,遭近百名警察圍堵,他其後被以尋釁滋事罪起訴,判處有期徒刑4年,期間屢受酷刑。

今年3月25日,陳雲飛終於出獄,沒幾天,他又為死難者掃墓去了。「我們朋友被抓了,擔心萬一沒有人去,我還是悄悄地去了。」他帶著濃濃的四川口音,在電話裡頭對著記者這樣說。「沒有什麼害怕的,因為紀念自己的同胞。該做的事還是要做。」

事實上,這陣子的四川早已一片風聲鶴唳,「六四酒案」拖拉3年,終在4月判決,四人因 在微信公開銷售寫上「銘記八酒六四」、並附以王維林身擋坦克圖的紀念酒,分別被判3年至3年半;至5月,當地獨立電影製作人鄧傳彬將該酒瓶圖片上傳至Twitter,其後刪帖但在凌晨被國保帶走拘留,兩案罪名同樣是尋釁滋事。

致電找陳雲飛,他一口爽快答應受訪。反而是記者遲疑,先後幾次跟他確定意願,真的沒問題嗎?他每次也語氣篤定,「說真話無所謂」,「如果我們恐懼,他們的目的就達成」,「我不想坐牢,但前提我守了法,他要是這樣搞,我就當成榮耀。」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六四週年 六四30年 天安門